皇后有个造梦空间
皇后有个造梦空间

皇后有个造梦空间

弹剑听禅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19-07-19 11:26:00

现代孤女穿越架空古代侯府,利用现代知识和见识帮助三皇子夺得帝位。三皇子许诺江山为聘。 第一世,女主被人陷害,不能成为皇后,最终死在冷宫。 第二世,女主风光大嫁成为皇后,后宫几十年沉浮,熬死皇帝,成为太后,然到底心有不甘。 第三世,再次重生,女主决定这一生自由自在,修修真,给人圆圆梦,谁能比她更潇洒?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章 原来如此

第一章 冷宫死亡

  大庆昆熙五年,四海升平,百姓生活安定富足。年轻有为的皇帝受到所有人称颂,这些年,皇帝总会拿出对国家和百姓有利的国策乃至发明,使得百姓们种上高产粮食,军队用上新式武器,富贵人家全部换上玻璃窗户,明窗净几……大庆国力比先帝在位时增长十倍不止,年轻的昆熙皇帝被称为一代明君。

  没有人知道,昆熙帝所做的这些决策皆来自于一个女人,一个身出冷宫中的女人。

  冷宫,名副其实,这里冷清得除了坐在庭院中发呆的女人,再没有第二个人。

  忽然,冷宫外响起了脚步声,似乎有人朝这边走过来了。不过发呆的女子依然在发呆,对此没有任何反应。一会儿后,大门从外面被打开,一群人走了进来。

  女人依然毫无反应,仿佛不知道有人进入了她的地盘一样。

  一道明黄色的身影走到她的前方,叫着她的名字:“蓝筱攸。”

  女人,蓝筱攸没有回答,她就那么呆呆地坐着,若非胸口还有起伏,怕会被人当成一樽雕塑。

  “呵呵……”明黄身影笑了,“你就不想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吗?”

  蓝筱攸仍然没有反应,甚至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明黄身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皇上让我来送你一程。唉,以你的罪行,皇上早就该杀了你的,然而皇上看在过去的情分上留了你一命,你却不知道珍惜,害得宸妃小产。这次,皇上也容不下你了。”

  蓝筱攸终于有了反应,嘴角露出嘲讽的弧度。

  过去的情分?若皇甫睿真看重过去的情分,会将自己打入冷宫?不杀她不过是还想着从自己口中掏到更多有用的资料,如今再也得不到资料了,自己可不就没用了吗?随便一个借口便处死自己。

  宸妃小产?哈哈,鬼知道谁下的手。但不管是谁下的手,宸妃蓝筱雨都会将罪名推到她身上。蓝家不需要两个女儿在后宫之中,蓝筱雨势必要让自己无法再威胁到她的地位,之前就不断地给自己泼脏水。只是——蓝家!父亲,母亲,大哥,二哥,他们真的放弃她了吗?

  “你还有什么话说吗?”明黄身影开口问道。

  蓝筱攸缓缓抬起头,看着面带得色的女子。她能不得意吗?她是与自己斗争的胜利者。两个人从小斗到大,一直都是自己压着这人。现在呢?自己是冷宫中即将送命的妃子,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是胜利者,能不得意吗?

  明黄的色彩真是耀眼啊!再看一看女子的打扮,全副皇后的凤袍凤冠,这就是来示威的。但不得不说,皇后的示威很成功,这一身装扮明晃晃地插进了蓝筱攸的眼里,捅进了她的心里。她又想起了那人当初对她许下的承诺:“我愿以江山为聘,娶你做我的皇后!”

  言犹在耳,物是人非。但没有人指责那人变心,反而纷纷称赞那人有情有义。呵呵,好一个有情有义!他的有情有义就是让自己沦落冷宫,任他人冤枉自己,处死自己!

  好恨!她好恨!她恨那人背信弃诺,恨陷害她的幕后黑手,恨后宫这些女人。她甚至恨上了蓝家的人!但她最恨的是自己,是自己识人不清,落得了如今的下场。

  呵呵,亏她还是一个穿越者,有着另外一个世界数千年的知识和见识打底,却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真是给原世界的人民丢脸。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皇后开口问道。

  早已经有人搬了一把椅子放在蓝筱攸面前,皇后坐下,挥了挥手,除了贴身的大宫女和心腹大太监外,其余人全部退出了院子,在冷宫外等待。

  蓝筱攸盯着皇后,终于开口了,只听她问道:“我想知道,当初将我绑入青楼的幕后黑手可是你?”

  “你就想问这个?”

  “得不到答案,我死不瞑目。”

  “你死不瞑目,又关我什么事儿呢?”

  “死不瞑目的话,我会化为恶鬼纠缠在你身边。你害怕吗?”

  “我怕什么?你人活着我都不怕,你死了我更不怕。”皇后虽然嘴上说得强硬,但眼神泄露了她内心的惧意。

  蓝筱攸嘲讽地盯着皇后,那眼神让皇后腾地一声,火了。

  “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好了。不错,是我,是我让人做的。”皇后冷笑,“你运气好,让你逃脱了。可又怎样?你的名声还是毁了。你当不成皇后了,皇后的位置是我的了。”

  “果然是你!”蓝筱攸本来以为自己会恨得冲上去挠花皇后的脸,然而她没有,也许是早就猜测到了吧。虽然这件事情,当初蓝家无论如何也查不出幕后黑手,但蓝筱攸心中早有认定。毕竟,皇后才是最终受益者。

  “是我又怎样?”皇后昂起脖子,“我既然敢承认,就不怕你说出去。哦,对了,你也没有机会说出去了。”

  说完,皇后叫了声自己的心腹大太监的名字:“张耀堂。”

  心腹大太监上前一步,手里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整齐地码着三尺白绫。白绫的质量非常好,颜色如同雪一样白,质地如同婴儿的肌肤一样柔滑。这样的白绫,普通人家得到后绝对会像宝贝一样爱惜,哪里像在宫廷中,不过是用来杀人的工具。

  “蓝筱攸,耽搁得够久了,该上路了。”皇后心情畅快地说出这句话。终于,这个曾经的劲敌要死了!

  “不用这么麻烦!”蓝筱攸没有去拿托盘中的白绫,缓缓从袖子中抽出一支金簪。金簪簪体光亮,显是蓝筱攸经常拿在手中摩挲所致。金簪簪尾尖锐无比,自然也是被人磨出来的。

  “你要做什么?”皇后脸色变了。

  张耀堂和大宫女急忙上前挡在皇后的前面。

  蓝筱攸没有理两人的动作,也没有理皇后的问话,只呆呆地盯着手中的金簪。这金簪是她及笄之时,蓝父和蓝母送给她的。她一直爱惜无比,但现在看着金簪,却觉得很是讽刺。在蓝父与蓝母的心中,只怕已经不承认她这个女儿了吧?

  这是让蓝筱攸最受不了的,前世做为孤儿,蓝筱攸重视亲情胜过爱情。蓝家的态度成为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呵呵……”蓝筱攸忽然笑了,在皇后三人防范的视线中,高高举起金簪,再狠狠地扎了下去。

  金簪扎进蓝筱攸的咽喉,鲜血顺着雪白的脖颈流下来,让另外三人看得触目惊心。皇后本就想着亲眼见蓝筱攸去死,但她以为不过是见着蓝筱攸上吊的画面,却没有想到直面如此鲜血淋漓的画面。皇后被吓得尖叫起来。

  蓝筱攸冲着皇后露出最灿烂的笑容,嘴唇动了动,留下临死前最后一句话。

  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皇后看懂了:“今天的我就是明天的你!”

  “啊——”皇后尖叫一声,眼白往外一翻,晕了过去。

  张耀堂和大宫女慌了,急忙喊人进院子,将皇后抬回了她自己的宫殿。只留下鲜血流了满地的尸体孤零零地倒在院子中。

  蓝筱攸鼓着一双眼睛,真正的死不瞑目。冷宫中已经没有人了,自然也没有人她胸口的一块玉佩在沾染了她的鲜血后,忽然发出一道绚烂的绿色光芒。光芒消失后,蓝筱攸的双目闭合了起来。

  “死了?”昆熙帝皇甫睿批改奏折的朱笔顿住,精神一阵恍惚。

  “回皇上,蓝氏并非悬梁自尽,是用金簪捅破了自己咽喉而亡。”太监回禀道。

  “倒是她会选择的死亡方式。”皇帝喃喃地道,脑海中发现出蓝筱攸的面容,与冷宫中的蓝筱攸不一样,皇帝脑海中的蓝筱攸意气风发、风采夺人。一幕又一幕的回忆划过皇帝的脑海,他记起了自己与蓝筱攸的初识,记起蓝筱攸出主意帮他破坏掉二皇兄的谋划,记起蓝筱攸帮他的一件又一件……

  皇帝最终叹冷口气,吩咐道:“以妃礼厚葬蓝筱攸。”

  “是。”太监恭敬地应道,弓着身子腿出御书房。

  这个命令很快传遍整个后宫,后宫女人们听过就放下了。不过一个死人,再不能跟她们争宠,何须费精力去关注。

  消息传到宫外,蓝夫人眼泪水猛掉,不断地埋怨蓝侯爷:“我就说皇上对筱攸是有感情的,只要将资源全部倾注到筱攸身上,她迟早会在宫中站稳脚跟的。你却将蓝筱雨给送进宫中,生生害死了我的女儿!”

  “你知道什么?”蓝侯爷哼了一声,“正因为筱攸死了,皇上才会这么厚待她。如果她还活着,冷宫就是她最后的归宿了。”

  “你胡说。”蓝夫人不愿意相信蓝侯爷的话。

  “你自己心里明白,我没有胡说。行了,哭过就得了。宫里面娘娘刚小产,你进宫的时候多带一些补身体的药材给娘娘,顺便将李氏也带进宫,让她们母女见上一面。”

  蓝夫人气得几乎咬断银牙,却不得不应承下来:“我知道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