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学世界的普通警察
柯学世界的普通警察

柯学世界的普通警察

弹剑听禅

轻小说/同人衍生

更新时间:2022-09-01 09:05:06

南野星树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一位“普通”警察。 每天普通上下班,遇到案件便成为007。 真的很普通。 也不过是他破案的成功率高了一些,第一天上班的时候逮住了某个炸弹犯,让某位优秀的警察没有为了一千二百万的人质付出自己的生命。 也不过是最早发现了某小学生侦探的真实身份。 但他可从来没有恶趣味地恐吓过小学生,也没有揭穿小学生的身份。 也不过是救下了某个卧底暴露自杀的公安警官。 也不过…… 好吧,我承认,他一点儿也不普通!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百二十五章 原著观同人四

前序

  蓝天白云,阳光明媚地挥洒大地。

  青山绿地,怎么看都是一副美丽的景色才对。

  但实际上,绿地早已经被血给染成了红褐色。

  阳光下的不是生机勃勃的向日葵,而是一具具的尸体。

  还都是年纪不大的人的尸体。

  他们有的是被刀杀死的,有的是被子弓单收割掉性命的,还有的是中毒死掉的……

  这是一个海岛,面积不大却也不小的海岛,但如今,整个岛上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其余人都死了。

  剩下的两个人年纪也不大。

  他们长相相似,五官不说一模一样,却也有八九分相似。

  两个人都有着一头淡金色的头发,一双如同翡翠一般颜色的双眸。

  此刻,两个少年距离了七八米远的距离,他们的手上都握着一把手木仓,木仓口对着对方。

  两个人都没有动,他们的手指都按在了扳机上面,却没有扣下去。

  然而,这一次的考试只能够活一个,他们不想杀死对方,但考官可不会遂他们的心意,最终会逼着他们动手的。

  “动手吧,阵。”其中一个少年开口了,“我不会留情的,希望你也不要留情。我们公平竞争。”

  他对面叫做阵的男孩子没有回答,他的面孔非常冰冷,但说话的男孩子却知道,阵已经同意了。

  男孩:“我数一二三,到三的时候,我们一起动手,看谁运气好能活下来。”

  阵依旧没有说话。

  男孩:“一、二、三。”

  “砰——”的一声响。

  叫做阵的男孩丢下手中的木仓,朝着对面男孩冲过去,抱住了往后跌倒的男孩。

  “幽……”阵终于开口了,声音中充满了惶恐与悲痛。

  然而,叫做幽的孩子却无法再回应他了。

  子弓单穿透了幽的心脏。

  阵抱着幽,紧紧地抱着自己的亲生弟弟。

  他错了,他为什么会认为幽会朝自己开木仓呢?

  他看到了在幽的不远处的草地上一颗完整的子弓单。

  在经过之前拼死的搏杀后,他和幽的手木仓中都只剩下了一颗子弓单。

  如今幽的子弓单在草地上,那之前与自己对峙时,幽的手木仓中就已经没有子弓单了。

  阵想明白所有的事情。

  两个人只能有一个活下来,幽做了选择。

  他放弃了自己,只想着让自己的兄弟活下来。

  在他举起手木仓之前,便已经偷偷地将最后一颗子弓单从木仓膛中取了出来。

  他跟自己说话,吸引自己的注意力,暗中将子弓单丢在地上。

  让他自以为他真的要跟自己公平竞争。

  他了解自己的性格,肯定会开木仓。

  他早就给两个人制定好了结局。

  “幽……”阵小声叫着怀中少年的名字,但少年却无法再给他回应了。

  阵的眼眶酸涩,但却流不出哪怕一滴眼泪。

  自从进入训练营开始,他就再不流泪了。

  流泪是弱者的行为,阵要做强者,抛弃了任何一个让他变得软弱的行为。

  但是……

  阵将脑袋埋在幽的肩膀处,他的眼睛没有流泪,但他的心流泪了。

  脚步声响起,但阵没有理会。

  他清楚脚步声的主人是谁。

  除了那些丧心病狂、将他们丢在海岛自相残杀的教官,还会有谁?

  “086号,你是这次比试的胜利者,可以成功从训练营毕业,拿到代号。现在,跟我离开。”

  “给我十分钟。”阵开口了。

  “理由。”教官冷声问。

  阵:“我要将幽埋入土里。”

  顺便将他的人来情感跟着一并埋葬。

  教官啧了一声,仿佛看穿了阵的想法。

  “只有十分钟。”

  说完,教官转身离开了。

  当年,他也是如同这个少年一样,亲手埋葬了自己的同伴以及自己的人类情感。

  十分钟后,阵走到了海岸边,登上了船。

  船驶离海岛,将这个小岛远远抛弃在身后。

  阵站在甲板上,却始终没有回头再看一眼儿。

  ……

  海岛上再没有一个人了,只有一些被血肉吸引来的虫子以及海鸟,啃食着曝露在地面上的尸体。

  太阳渐渐西落,又到了黄昏的逢魔时刻。

  夕阳此时已经变成了红色,看着跟流出的鲜血的颜色有些相同。

  阳光照射在海岛上,似乎整个海岛都笼罩在血色中。

  忽然,海岛变得安静无比。

  岛上栖息的海鸟以及虫子都停止了动作与鸣叫。

  它们似乎感觉到了强大的存在,吓得它们连动不敢动一下。

  只有海风呼啸着,让寂静的海岛变得更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

  忽然,海岛上多了一个人。

  一个外表看起来六七十岁的老人。

  他的脸上已经有了皱纹,酒红色的头发中也掺杂了不少的银丝,但他的行动却十分顺畅,轻轻一跃,便跳上了两米高的岩石。

  这身体素质,完全就不像是个老人家该有的素质。

  这个人行走起来轻松无比却又优雅无比,举手抬足间自有一派风范,贵气天成。

  他用看似缓慢实在很快的脚步,来到了之前两个少年对战的地方。

  这里的地面上有一小块的隆起,那是阵给幽堆的坟墓。

  老人站在土堆前,静静地等待着。

  就只见土堆附近的植物根系开始蠕动,不一会儿,土堆的土被植物根系给全部推开了,露出了里面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的少年。

  老者伸出手,将少年从土中抓了出来。

  他仔细打量着少年,轻笑出声:“跟我长得还有些像。”

  他打横抱起少年,转身离去。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海岛上的虫子才敢再次鸣叫,海鸟们也才敢再次振翅。

  它们一只只迫不及待飞离了这个海岛。

  这里太可怕了,它们不要再待在这里了。

  谁知道那可怕的怪物,还不会来这座岛上。

  ……

  “你很不错。”

  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从扬声器中传出来。

  阵看着墙壁上的屏幕,那里面只有一道黑色的剪影,让人看不清楚其长相,他的声音也是经过变声器传出来的,让人无法判断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这个人就是导致了他和幽自伤残杀的幕后黑手了,也是他以后要服务的Boss.

  阵捏紧了拳头。

  “Gin,你的代号。”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