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城司第一凶剑
皇城司第一凶剑

皇城司第一凶剑

饭团桃子控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5-29 23:55:50

三年前,飞雀案起,父亲蒙冤被害,顾甚微遭遇乱葬岗围杀! 三年后,重返汴京,她成了皇城司第一凶剑,勇者屠龙! …… 韩御史定亲三回,三家都落罪下狱,这一回他决心找个恶人来克!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番外:韩轻舟

第1章 皇城司

  盛和三十年春,汴京少见地阴雨连绵,迟迟不见暖意。

  五更天光着头的行者敲响了第一声木鱼,西内掖门外街市的瓠羹铺子飘出了香味,排起了长队。

  一队骑兵飞驰而过,溅起了水花,排在队尾的食客躲避不及被喷了一身泥点儿。

  这食客生得端是五大三粗,毛发根根竖立,腰间悬挂着一柄宝刀,手上全是茧子,瞧着便是个不好惹的主儿,此刻见自己脏了衣袍,张嘴就骂了起来,“招子不用便抠……”

  他那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那门前迎客的战战兢兢的童子给拦住了。

  “您不要命了,那可是皇城司!”

  童子压低的声音里带着惊惧,见那队骑兵并没有回转头来,心中吊着的那口气这才算放松下来。

  听到皇城司这三个字,壮汉瞬间哑了火,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咬牙切齿地用南地口音低骂道,“呸,阉党跋扈,走狗当道。”

  周遭排队之人闻言脸色微变,都悄悄离他远了几分。

  那门前童子腿一软,四下里看了看,拉着那壮汉便去旁边的小巷子。

  这一进去,这童子便着急忙慌的作了个揖,抓住了壮汉的手。

  “这位好汉,我等小民不想惹官非,您莫要再妄议了。我听您口音,当是打南地来刚刚入汴京。那……那……”

  童子声音细不可闻,“您当是不知,东宫谋逆,张春庭斩杀废太子于玉台前,一连三日的雨都没有将殿前的血洗干净。路边的狗吠上一声,皇城司都要当逆贼抓回去审讯一番……”

  “关御史撞柱死谏到现在还在闭门思过……咱小本买卖糊口,还望好汉饶过……”

  他说着不等壮汉反应,跺了跺脚,袖子一甩快步又跑到那瓠羹铺子前迎起客来。

  巷子里安安静静的,毛毛细雨落在头发上,变成了细密的水珠。

  潮湿的墙角根儿生出了薄薄一层青苔,看上去带着朦胧的绿意。

  北地罕见这般潮湿,壮汉低垂着头摸了摸腰间悬挂着的大刀,一脸的冷静,丝毫不见先前暴躁样子。

  他缓缓地摊开了手掌心,掌心当中放着一张纸条,上头写着密密麻麻的名字。

  他仔细的看了看,“关正清”三个字,排在了第一个。

  雨水落了下来,将那名字晕染了开来,像是带着宿命一般。

  壮汉没有迟疑,把字条塞入袖中,朝着巷子的另外一头走去,没有走上几步,却是停了下来,手死死的按在了自己的刀柄之上。

  狭长的巷子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

  她穿着一身素色,手中撑着一把画着雨后残荷的油纸伞,腰间斜挂着一把黑黝黝不起眼的长剑。

  她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高挑而单薄,仿佛一阵风便能将她吹飞去似的。

  四目相对,壮汉屏住了呼吸,死死地盯着那小娘子的手,只要她的手一触碰到剑柄,他便即刻拔刀。

  周遭像是瞬间安静了下,直到那小娘子撑着伞旁若无人的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壮汉这才觉得自己仿佛恢复了听力,瓠羹铺子前的童子清脆的说话声又能听得见了。

  壮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有些懊恼地抓了抓自己被打湿的头发,脚一蹬飞快地消失在了雨幕中。

  顾甚微听着那踏水之声,并没有回头。

  她撑着雨伞越过了瓠羹铺子,在万家馒头铺子买了久违的馒头,不紧不慢地朝着记忆中的宅院行去。

  青瓦白墙黑木门,灯笼匾额石头狮,黑底金字写了“顾宅”二字。

  顾甚微瞧着,微微抬起了伞,朝着东面看了过去,那边烟雨之中亭台楼阁飞檐翘角,隐约有丝乐声起。

  年幼之时她曾经同父母亲住过的澄明院,如今已经成为福顺帝姬府的一部分了。

  她垂了垂眸,径直地朝着顾家的大门口行去,门房顾楼早在她驻足之时,便盯着她瞧了。

  “小娘子可有拜帖?”

  顾楼三十有七,头上生了些许白发,虽然顾家来汴京已经好些年,但说话之时,还是带了几分岳州口音。

  “来讨债的,自是不用拜帖。都说贵人多忘事,顾氏如今了不得,连故人都不识了。”

  顾甚微说着,收起了油纸伞,雨水顺着伞面流了下去,蜿蜒又曲折,像是流淌的血。

  顾楼猛地睁大了眼睛,那是一张苍白得犹如死人的脸,丝毫没有血色,剑眉星目的少女是那般熟悉又陌生。

  他脊背一寒,额头上却是冒出了冷汗,结结巴巴地嚷嚷出声,“您!您!您还活着!”

  顾楼说着,猛地回头朝里看了看,随即又声音里带了颤,“您既然还活着,为什么要回来?快走。”

  “不是说了么?来讨债的。”

  顾甚微咬了一口馒头,径直地朝着门内行去。

  万家馒头在京中享有第一的美誉,从前阿爹时常架着她去排头个。

  五更天蒙蒙亮,回来的时候,怀中的馒头还是热的,正好赶着阿娘梳洗完毕。

  一进门去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面巨大的石壁,石壁之上纂刻着“清正慎行”四个大字,再往下去洋洋洒洒的是七七四十九条顾氏族规。

  那刻字粗看金钩银划颇有风格,但细细看来每个字像是被无形的框画住了,无一出格。

  顾甚微瞧着,眼中带了几分嘲讽。

  顾氏寒微,往上数八代都是私塾先生教书夫子。到了顾甚微的祖父顾言之那一辈,许是积累的八辈子功德终于凑够了,祖坟上冒了青烟,顾言之高中进士举家进京,算是勉强在这皇城根下有了一席之地。

  顾言之翻遍圣贤书,绞尽脑汁方才写下这般规矩,壁成之后车马过闹市又走骑云桥再到国子监,方才进府。

  府中人未至,规矩天下知。

  穿过长长的回廊,又走过几道垂拱门,顾甚微径直地去了福善堂。

  顾家晨昏定醒朝食晚膳自有定数,每逢初一十五阖族五房,上至七十老叟下到三岁孩童,齐聚福善堂彰显孝悌。

  今日正值十五。

  顾甚微进门之时,恰到了压坛咸菜配糙米小粥这一步,一屋子姓顾的同时举勺,那举手的高低角度,嘴巴张开的大小,皆为一致。

  明明坐了一屋子的人,却是诡异的没有一丝声响。

  像是半夜闯入了鬼宅,瞧见两排子纸糊的假人办宴会似的,装模作样了无生气。

  见顾甚微进门,不知是谁率先惊呼出声,紧接着便是勺子落地,打翻碗盏噼里啪啦的声音,整个福善堂突然活了过来。

  “鬼!鬼……”

  顾甚微听到鬼字,冲着主座上的顾家家主顾言之咧嘴笑了笑。

  顾言之瞳孔猛地一缩,他手指颤得厉害,却是斯条慢理地将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朝着坐在他下首的长子说道,“顾氏家门不幸,出了犯上逆贼,承蒙官家仁慈,不允诛连之请。”

  “吾等当上报皇恩大义灭亲。玉城,去请皇城司捉拿罪人顾甚微。”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