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案追凶
谜案追凶

谜案追凶

饭团桃子控

悬疑侦探/推理侦探

更新时间:2023-09-22 17:39:34

新书《皇城司第一凶剑》已发布。 万众瞩目的直播间里,潜藏着看不见的凶手…… 公交车的最后一站,连续四人离奇失踪…… 星河路18号,沉默了二十年的秘密浮出水面。 沈珂:没有一个罪犯可以从特案组手中逃脱!
目录

6个月前·连载至新书《皇城司第一凶剑》已发布~

第1章 星河路18号

  直播间陡然亮了起来,一张苍白的脸贴了过来,梳着双马尾的小姑娘面无表情的调试着摄像头的位置,音响里发出滋啦滋啦的过电流的声音。

  画面昏暗无比,时不时地抽动一下,像是许多年前天线没有拧好的老电视。

  “你们听说过莉莉丝吗?这是她的家,今天是她的头七。今天的挑战,便是在这里讲鬼故事,你们说,莉莉丝会回来吗?”

  双马尾像是被上好了发条的人偶,突然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张着猩红的嘴说起话来。

  这是一间单身公寓,屋子很小一览无遗。

  双马尾的身后便是一张床,铺着灰扑扑的床单,床头柜靠墙放着莉莉丝的遗照。相框上挂着黑纱。黑白照片里的人面无表情,上挑的眉眼显得格外凌厉。

  在那遗照前头,放着一个小香炉,里头的香已经熄灭了,三柱香两短一长。香炉前头摆着新鲜的瓜果,拥挤不堪的床头柜角落,还有一个长方形的闹钟。

  上头显示着时间,正是晚上11点55分。

  在床的另外一边,放着一个白色的三门柜。左边是双开门,右边则是单门。

  直播间里的人逐渐增多,弹幕滚动了起来。

  【头七也敢吃人血馒头?不怕升天么?】

  【让我们静静地看主播作死!】

  双马尾并未在意弹幕上的话语,她瞥了一眼闹钟,凑近了摄像头诡异的一笑,“还有5分钟就12点了,不如我们来讲个故事吧。”

  “你们坐过南江新区422路么?那边有个化工厂,厂里的工人下夜班的时候,正好赶上422路末班车。”

  “422路是两节的那种车,每次都挤得像是沙丁鱼罐头一样。那一天下了大暴雨。有一个孕妇来晚了没有挤上车,她拼命的拍打车门。”

  “南江的司机脾气都特别的火爆,司机骂骂咧咧的说着莫拍了莫拍了,挤不下咯!挤不下咯!然后一脚油门就走了。”

  双马尾说故事的时候,除了嘴巴一张一合的,几乎是面无表情。

  “车子开出去不久,又听到了砰砰砰的拍门声!司机彻底火了,怒道,拍么子?鬼拍么子?赶着去投胎啊!”

  “车里鸦雀无声……司机回过神来,冒出了一身冷汗。车辆正在行驶中,外面怎么可能有人在拍门呢?”

  “砰砰砰……”

  双马尾说到这里,坏心眼地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不停地模仿着砰砰砰的敲门声……突然之间,她的身子一僵,猛地回过头去。

  门口传来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

  紧接着那遗照旁的闹钟,突然铃铃铃地叫了起来。

  双马尾扭头一看,只见红光一闪,上头赫然显示着12:00。

  弹幕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半夜不能说鬼!鬼敲门了吧?】

  【奥斯卡不把小金人颁给你我不看!】

  【别这么说主播,最近已经接二连三的出事了……】

  敲门声停了一会儿,又砰砰砰的响了起来。

  双马尾缓缓地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行去,她身量不高,穿着浅蓝色的jk裙,需要微微踮起脚尖,方才能够够得到门上的猫眼。

  她掀开了猫眼的盖子,朝外看去,腿一软,跌坐在地,然后一个骨碌爬了起来,面色骇人的四处张望着,仿佛瞧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紧接着门口的指纹锁响起了淡定地机械女声:“验证失败……”

  双马尾像是听到了催命符一样,朝着那三门衣柜冲了过去,她打开了双开门的那一边,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验证失败……已开锁。”

  【靠!有点毛骨悚然是怎么回事!】

  【厄运退散!百毒不侵!】

  弹幕疯狂的滚动着,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屋子很小,摄像头几乎一览无遗。那大门口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快看快看衣柜!血血血!】

  那白色的三开门衣柜,单门柜的那边缝隙里,流出了鲜红的血。

  画面到这里便被掐断了,一片漆黑。

  ……

  陈末退出了视频播放界面,将手机放在了桌面上,在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了半包红双喜软嘴来。

  他拿出一支,放到嘴边含着,却是没有点火,又塞了回去。

  转而端起桌上的搪瓷缸子,咕噜噜的喝了一大口。

  这茶缸还是他刚当警察不久时,所里发的先进个人表彰奖品,这么多年不知道摔了多少回,底下摔掉了皮,生出了丑丑的黑疤来。

  杯子里头有茶垢,同他那被烟熏过的手一般,黄澄澄的。

  陈末做了三十多年刑警,风里来雨里去的,对于这些并不讲究,便也一直没有换过。

  南江市水陆交通发达,从前有东南西北四个区,后来又新增了一个南江新区。

  这南来北往的人多了,便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近两年来恶性案件频发,市局张局长叫他牵头,成立了特殊案件调查组,专职一些疑难杂案,还有一些“三不管”的事。

  今儿个是上班第一天,手底下的人还没有见着,便来了案子。

  那视频乃是昨夜南江新区发生的一桩离奇命案,灵异主播竹眉在直播的时候死在了柜中。虽然平台及时掐断了画面,但这事儿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

  案子一大早从新区分局转来了市局,又到了特案组手中。

  陈末想着,将茶缸往桌上一放,看向了桌上的四份档案,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

  “都是刺头。”

  最上头的那一份,贴着一张年轻女子的照片。

  她艰难的扯着嘴角,像是在拍证件照时被摄影师强制要求露出微笑。可这笑容实在僵硬,反而生出了几分惊悚感来。

  又或者心底里太过抗拒,整个人显得阴沉沉的,每一根卷曲的头发丝儿都写着生人勿近。

  陈末扫了一眼照片,朝下寻去。

  再一次看到了那一行平平无奇,却又十分不平平无奇的字。

  沈珂,星河路18号惨案的唯一幸存者。

  星河路18号惨案,那是南江市二十年前轰动一时的灭门惨案。时至今日凶手也没有抓到,已经成为一桩悬案了。

  他将茶缸一放,将档案合上,锁进了一旁的抽屉里,然后拿起了搁在一旁的案件卷宗朝着门外走去,这是新区分局一早递过来的。

  卷宗拿开,底下搁着的信封露了出来。

  提前印好的地址栏上写着:南江市城西区正义街道星河路18号南江市公安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