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主被病娇反派给抢了
快穿:女主被病娇反派给抢了

快穿:女主被病娇反派给抢了

卷云白兔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2-10-20 17:15:23

位面打工人阮绵终于拿了女主剧本,高高兴兴地跑去攻略男主赚积分。 然鹅,她只不过想保持女主善良的人设,路上顺手救了一个人…… 结果就把自己给搭上了! 阮绵瑟瑟发抖地看着这个凶狠毒辣的病娇大反派,想着自己到底怎么回去攻略男主? 凶残暴君捏爆了男主的狗头:“还想跑吗?” 反派小叔把男主送去吃牢饭:“要一起进去吗?” 吸血鬼大公把男主扬成灰:“漂亮吗?” 阮绵扑过去抱住大腿:大佬,我已经决定弃明投暗了! 积分诚可贵,小命价更高啊! 甜宠,女主可凶可甜,男主病娇大反派,1v1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完结

暴君与小妖妃(1)

  荒郊野外,一辆马车停在树林间,马儿有些躁动地踢了踢蹄子。

  依稀有可怜的啜泣声从车厢里传出。

  阮绵抱着被撕碎的衣裳瑟缩在马车的角落,从她披散垂落的乌发中,隐约可见那白皙雪肤上的青青紫紫。

  她一双杏眸烟雨朦胧,眼泪如珍珠,一颗一颗地掉着,柔弱又无助。

  两道冰冷刺骨的眸光落在她身上,阮绵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越发瑟瑟发抖。

  眸光的主人披着一件黑色长袍,慵懒淡漠地靠坐在马车中,长腿曲起,修长如竹的手指散漫地搭着,一张棱角分明的容颜俊美又矜贵。

  就是不做人事!

  冷漠薄唇淡淡吐出两个字;“过来。”

  阮绵:谁要过去啊?魔鬼!

  少女哆哆嗦嗦地挪过去!

  阮绵心里哭得不要不要的,恨不得穿越回一个多时辰前,狠狠给自己几个耳刮子。

  路边的男人是能救的吗?

  前有背了半部刑法在身上的傅渣渣做前车之鉴……她怎么就忘了自己现在是虐文女主呢?

  捡路边的野男人,一捡一个暴雷!

  她就应该让人赶着马车给压过去……想到刚刚男人镇压她时的恐怖武力值,阮绵小心脏颤了颤。

  压过去是不可能压过去的,还是策马扬鞭,要多远跑多远!

  现在好了吧!

  直接把自己给搭上了!

  就是,剧情里有这一段吗?

  女主的身心不是应该都是男主的才对吗?

  为什么她会被一个不知角色的野男人给霸王硬上弓了?

  最重要……

  ‘你妹的系统,为什么刚刚不把我的灵魂抽出来?’

  系统:……没信号!?

  阮绵:“……”

  你个高纬度的主神系统,你跟我说没信号?

  那要不要我给打10086报一下维修啊?

  系统装死!

  阮绵:“……”

  还她清白!

  哪有打个工,把自己也给赔上的?

  阮绵是时空位面总部的一个小员工。

  从前兢兢业业地在各个位面跑龙套打工,终于得到了上司的赏识,被调到了女主部门。

  为了努力赚取积分给自己换个躯体,过上躺着数钱的日子,阮绵毅然决然地接了积分最高的虐文女主剧本。

  所谓虐文女主,就是前期被男主虐、被女配虐、被各种路人虐的小可怜。

  但凭借着自己的圣母光环,顽强活到大结局,让所有人都愧疚爱我的角色。

  对其他人来说,这种角色简直噩梦!

  但对阮绵来说?

  积分!积分!还是积分!

  要知道阮绵以前当龙套,死得惨兮兮,封顶也就一百积分。

  但是,人家女主部门,起步就是一千,虐文女主更是翻倍,两千!

  在她原来的世界,一积分就能换一千块钱啊!

  那两千积分能换多少钱来着?

  阮绵仿佛看到了大把大把钞票朝她撒过来!

  不就是“男主虐我千百倍,我待男主如初恋”吗?

  阮绵:我行,我可以的!

  然而,她还是太年轻了!

  没想到虐文女主这么不容易的,一来就先失个身!!!

  还不是失给两千积分……哦,说错了,是男主才对。

  “你在想什么?”

  冰冷邪肆的男人捏住她的下巴,幽深可怕的眸子如深渊凶神盯着她。

  阮绵眼泪掉得更凶了。

  男人厚重的眉眼戾气弥漫,“哭什么?”

  阮绵:“我、我害怕……”

  男人:“你会害怕才是正常的。”

  阮绵:“……”

  男人幽深的眸光落在她红肿的唇瓣上,唇珠上有一道小口子,随着她抽泣,溢出点点血珠。

  他突然低头,含住那点血珠,冷戾的眉眼微眯,似尝到味道还不错的美食,露出了一点满意的神色。

  阮绵:“……”

  啊啊啊啊啊,妈妈,这里有变态,救命啊!

  更可怕的是,男人的大掌往下滑,落到她白皙柔弱的脖子上。

  那骨节分明,漂亮得不行的手指却似死神夺命的镰刀。

  男人恐怖的眸光微闪,似在思考,是要慢慢掐死她,还是一下子拧断她的脖子,给她一个痛快?

  阮绵:“……”

  就不能给条活路吗哥?

  吃完就杀,你是大反派吗?

  男人淡淡道:“说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阮绵很想说“有本事你就杀啊,看是你先死,还是我这个女主先狗带?”

  但,这货连女主都给吃干抹净了,杀个女主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

  阮绵怂了怂了。

  她弱弱地说:“您刚刚不是还对我很满意吗?”

  男人扬眉,“失去贞洁,你不是应该撞死以示贞烈吗?”

  阮绵:“……”

  这是在暗示她什么吗?

  可撞死很疼的?

  而且万一撞不死不是更痛苦吗?

  再说了,她又不是真正这个时代的女子,没了贞洁也不至于要死要活的。

  最重要,死了就没两千积分了!

  男人慢慢收紧手指,“我还是决定杀了你!”

  阮绵:“……”

  兄台,你真的不用去看看精神科医生吗?

  少女白皙软糯的小脸上布满泪水,闭着眼轻轻抽泣,没再求饶,像是认命了。

  脖子的大手突然松开,窒息感消失。

  男人手指意味不明地摩挲着她的小脸,“你想死我还不想杀了。”

  阮绵:“……”

  娘啊,这到底是哪儿来的神经病?

  突然,利器破空的声音传来!

  男人抬手,一件黑色的披风落到她身上,他揽着她纤细的腰肢掠出马车。

  箭矢如细密的雨,朝他们射来。

  阮绵杏眸微睁,怎么还有刺杀的戏份?

  剧本开局有这个的吗?

  好在男人是真的牛逼,广袖一甩,强大的内劲如飓风,瞬间把箭雨吹得七零八落的。

  阮绵差点就给他高喊666了!

  黑衣刺客落下,提起刀剑就是干,连放句狠话都没有。

  “不自量力!”

  男人薄唇勾起,满是讥讽。

  阮绵:“……”

  大佬,您说这话前,能不能先看看来了多少刺客啊?

  人家一人一口唾沫可能就把你淹死了!

  男人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阮绵安静如鸡地装死!

  刀光剑影,杀意涌动。

  男人游刃有余地应对,他赤手空拳,然而,那修长的手指淡漠一划,刺客的脖子瞬间鲜血喷出,死得不能再死了。

  但凡被他内力扫到的更惨,四分五裂,一地碎块残肢,画面堪比恐怖电影现场。

  阮绵把脑袋往男人怀里钻,压根就不敢看。

  男人动作一顿,有些无语。

  死人她怕,那他这个杀人的就不怕了?

  阮绵:都可怕,但杀人狂至少不是死人,还是个很帅的活人!

  男人:“……”

  阮绵眼角余光扫到一把横砍过来的刀,毫不犹豫地一避,把某人当成挡箭牌了!

  男人直接折断袭来的刀,把断刃插进刺客的脑袋里。

  他看向阮绵,眸光幽深得可怕。

  阮绵小脸迷茫,仿佛写着:我是谁,我在哪里?

  如果她说她只是条件反射,不知道这位兄弟信不信?

  至于给人挡刀什么的?

  阮绵:不了不了,好疼的!

  这哥们又不是男主,她也不需要去攻略他,挡什么刀啊?

  男人意味不明地“呵”了一声,下一刻手松开,任某个蠢女人摔了个屁股墩。

  嘶~

  阮绵心里直骂狗男人,但俏脸上写满了怂。

  她裹着他的披风,哆嗦着两条绵软的腿儿站起来,躲在男人的身后继续苟着。

  这时,一群脸带魅影面具,手持绣春刀,宛若鬼魅的青衣人落入战场。

  正在阮绵心里大喊“完蛋”的时候,只见那群青衣人手起刀落,跟死神一样,收割着刺客的性命。

  阮绵:啊,原来是帮手啊!

  放心了……嗯?

  好像有点不对!

  看青衣人的样子,怎么那么像是传说中的锦衣卫?

  等等,绣春刀,飞鱼服……好像就是锦衣卫!

  就在阮绵懵逼的时候,杀完刺客的锦衣卫收刀,对着她捡到的野男人单膝跪了下去,“主子。”

  阮绵:“……”

  锦衣卫是帝王直属侍卫,他们的主子永远只有一位!

  阮绵傻fufu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整个人如遭雷劈,仿佛受到什么惨烈的打击。

  她捂着心脏,一个呼吸顺不过来,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