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恶意值读取中
男友恶意值读取中

男友恶意值读取中

卷云白兔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1-02-27 13:03:43

宋夕雾刚解决完渣男贱女,即将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时,乐极生悲,转眼就被拖进要命的考场世界里。 系统要她去消除老公的恶意值! 宋夕雾:“……” 刚恢复单身转头就送她一个老公? 初见,男人俊美恍若天人,温柔又深情地凝视着她:“夕夕,什么都没你重要。” 【叮~同学请注意,你爱人对你的恶意值为88%,深恶痛绝呐~】 宋夕雾:“……” 啊,爱不起爱不起! 宋夕雾杏眸含泪,眷恋依赖,“亲爱的,我最爱你啦~” 于此同时,华美宫殿里的俊美男人睁开一双潋滟的凤目,耳边是系统的播报: 【叮~导师零请留意,您的对象对您的好感度为-1,并持续呈跳楼式下跌~】 男人:“……” 呵,女人! ★ 女主白莲,戏精本精,男主病娇,天生爱演,两人互飚演技,在线翻车,1V1,甜滋滋【大概】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完结章

1.夫人在线翻车中(1)

  “死了呢!”

  明亮光洁的半身镜子中,女子漂亮的鹅蛋脸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低低呢喃,柔弱的声音如刚出生的雏鸟,怯怯无害。

  吖,洗手间的门从外面被人推开,发出一声令人有点牙酸的声响。

  来人眯眼看着镜中的少女,她忧伤地闭着眼,额前的空气刘海轻晃,卷翘的睫羽挂着泪珠,欲落不落,粉色樱唇轻抿着,白皙胜雪的小脸苍白到几近透明,叫人怜爱不已,恨不得将她捧在手心,唯恐磕着碰着她。

  青葱的年华,清纯的气质,看着,还真是令人非常讨厌呢。

  宋夕雾睁开眸子,一双杏目如水般温柔,如林间小鹿般无害,转头只见一个戴着眼镜,浑身透着精英高层气质的正装女人走了进来。

  四十来岁的女人精心保养起来,虽不比二十多岁的女子青春娇嫩,但却有着时间沉淀的成熟魅力,如果心情更顺了,那看起来就更不爽了。

  “宋组长,还在伤心?”

  正装女人走过去,打开水龙头洗手,似关心地问了一句。

  宋夕雾无可奈何地垂眸,“终归一场感情,也是愧疚公司险些因我造成巨大的损失。”

  一场感情吗?

  正装女人不置可否,公司人人都知道宋组长被男友闺蜜背叛,险些背锅入狱,好在她的上司、自己的儿子找到了证据证明她的清白,让她免于身败名裂,最后吃牢饭的是渣男贱女。

  但前提是她自己能失忆,忘记了是谁在最初就把男人的资料送给这位宋组长的。

  明知男人有问题,还能继续跟对方交往,又在差点被男人卖了的时候,一翻身,踩着男人上位……确实够无辜的!

  这几天,她的升职文件就该下来了吧。

  心机白莲,正装女人直接给宋夕雾贴了标签,绝不能让她迷惑了自己儿子。

  但她也不想想宋夕雾不搞前男友,怎么能让她儿子少个竞争对手?

  正装女人拍了拍宋夕雾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日子还长着,你如今也是高经理的得意助手,千万别让我们失望。”

  宋夕雾郑重地点头,“谢谢高董事。”

  “嗯。”

  高董事淡淡地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而在她转身那瞬间,宋夕雾清晰地看到对方嘴角一侧抬起,轻蔑的弧度一瞬即逝。

  得意助手啊?

  宋夕雾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清澈的杏眸一闪而逝的冰冷讥诮。

  有些人就是那么自以为是地认为能把所有人都当成棋子随意摆动,精英聪明的他们只需要品尝干净胜利的果实,而肮脏手段自有人帮他们完成。

  呵,宋夕雾记得那位高董事的宝贝儿子似乎对她有意思来着,那她要不要直接让高董事的担忧成真呢?

  好主意呢!

  回头,她要不要就安排几出欲擒故纵的戏码,拿下高董事的宝贝儿子呢?

  毕竟,不搞事可不是好白莲呢!

  到时,高经理护着柔弱的她,跟母亲作对的时候,不知道高董事还轻蔑得起来不?

  这戏铁定精彩!

  但,宋夕雾摇摇头,算了,主宰她童年噩梦的渣滓终于死了,渣男贱女去监狱里了,她要升职了,多好的日子,多美的人生,何必呢?

  小白莲柔柔弱弱又圣母地想着。

  叮咚!

  【搜索成功……白莲气质100%……符合明天大学招生要求……】

  脑海里倏而传来一道周正似学校广播体操的声音,宋夕雾瞳孔微微一缩,紧握着手机,戒备地环顾四周。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发现什么不对劲,眼前骤然一黑,随之是头皮发麻的剧烈失重感。

  宋夕雾刚想尖叫,那奇怪的周正声音再次传来,就是,这内容……

  【试题加载成功】

  【任务:消除目标对象的恶意值

  难度:噩梦

  模式:单人考场

  辅助文具:恶意读取器

  临时调整:痛感下调90%

  出题导师:零】

  心跳失速的宋夕雾:“???”

  什么试题?什么导师?

  她毕业快两年了吧?

  见鬼了!

  下一刻,宋夕雾有种灵魂落地的感觉,失重感消失,可心跳依旧如坐云霄飞车。

  “夕夕?”

  宋夕雾刚恢复点力气的身体又一软,嘶,耳边男人这声音,低磁质感,如浑厚的大提琴音,绕着丝丝缠绵的温柔,真……要命!

  宋夕雾猛然睁开眼,双眸瞬间落入一片星空中,叫她心头微悸。

  “夕夕,”男人见她对着自己发呆,再次温柔地轻唤了她一声。

  宋夕雾回过神,心里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眼前男人白衬衫、西装裤,最简单的社会精英打扮,却是俊美恍若天人。

  他眸若星辰,眼深似海,初见时明媚清澈,稍时如坠无边黑夜中,五官线条冷峻,唇薄而淡,偏生要微微上扬,勾出温柔的弧度,无情又似多情,矛盾也最是迷人。

  她可以肯定,这男人是她生平仅见的俊美,那般醉人的温柔也是人生第一次见,不觉心跳失速。

  只是此心跳非情窦初开,而是……毛骨悚然!

  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鬼状况?

  她在哪?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又是谁?

  灵魂三连问,可惜无人答!

  宋夕雾不会傻到以为自己是被绑架了什么的,她意识一直很清楚,也正是因为因此,心底才更加发毛。

  科学发展观怎么背来着?

  说好的建国之后不能成精呢?

  她这是遇见鬼了,还是遇到妖怪了?

  内心慌得一批,宋夕雾脸上却分毫不现,眼角余光扫了周围一圈。

  这是一间她在职场碾压个几十年都不可能买得起的卧室,水晶吊灯、高级家具、唯美大床,明亮奢华,看得人眼红。

  很好,她能确定自己真的是见鬼了!

  …………

  想起刚刚耳边那周正的播报声,结合接触过的几本网文小说,宋夕雾初步能确定自己的处境。

  只是,有生之年,她居然能有幸真遇到此种异想天开的奇事,还真是受宠若惊呐。

  “系统?”

  宋夕雾琢磨了几秒先前的播报,无师自通地使用起意识流呼唤。

  【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那周正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应,宋夕雾心跳再次不稳,想重新捡起自己碎成一地的无神论都不行了。

  “能说明一下情况吗?”

  纵使心里翻江倒海,宋夕雾声音依旧平静。

  【同学,你现在正在进行明天大学招生考试。】

  宋夕雾:“……谢谢,我已经毕业,没重修的打算,麻烦送我回去。”

  【考试已经开始,同学很抱歉,无法中断。】

  宋夕雾:“……”

  脏话刷屏!

  忍了忍,宋夕雾努力保持礼貌,社畜没别的好,就是面具戴得牢,心里再MMP,脸上还是可以笑嘻嘻,“请问,我如何才能回去?”

  【通过招生测试,进入明天大学校区,会有前辈指引。】

  宋夕雾:“……”

  她该高兴它没说自己已经挂了,回不去了吗?

  乐极生悲,说的可能就是她了!

  人生刚要走上巅峰,转头一盆狗血罩着脸就泼过来,真特么!

  罢了,来都来了,回又回不去,除了干还能咋地?

  小白莲没别的不好,就是韧性强。

  “夕夕,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男人看她一直呆坐着,不说话,担忧地抬手,轻抚上她的额头。

  肌肤相触的温凉让宋夕雾眸色微变,忍住了想倒退避开他的手的冲动。

  “我……没事。”

  “没事就好,”男人温柔一笑,惊艳了她的双眸。

  宋夕雾不确定地问:“系统,他就是我的……任务目标?”

  【是的,同学,这位是你现在的丈夫燕南,身价无法估计的大总裁。】

  宋夕雾:“……”

  天价大总裁和小娇妻,这是什么狗血剧本?

  尤其是上一秒还是苦逼兮兮的社畜,下一秒就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老板娘,这大起大落的人生!

  不过,恶意值?

  宋夕雾看着眼前名义上俊美多金又温柔款款的丈夫,怎么都不像是对她有恶意的样子吧?

  心里的腹诽刚落下,面前俊美男人的头顶上闪了闪,出现了一个黑色进度条,上面刻着恶意值读取器的小字。

  随后,宋夕雾眼睁睁地看着那黑色进度条迅速地往前推进,在她目瞪口呆下,停留在了88%的刻度上,那清新可见、几乎涨满的黑色进度让男人的温柔俊颜瞬间变得扭曲而惊悚。

  真爱呐!

  她都要感谢男人没让恶意读取器的进度条直接走到100%,那才是真正的感天动地夫妻情呢。

  宋夕雾霎时杏眸含泪,烟雨蒙蒙。

  这楚楚可怜的小模样让男人微怔,他眸中浮起怜惜和心疼,“夕夕,怎么了?是身体哪儿不舒服吗?”

  这怜惜和心疼真切的得宋夕雾险些质问系统,它那恶意值读取器是不是残次品来着?

  然而,男人眼底看不透的浓稠暗色也清楚地彰显着他的深不可测。

  宋夕雾轻轻抽噎一声,“没有不舒服,我只是太感动了,亲爱的,你真是对我太好了。”

  人生第一次拿到偶像剧剧本,结果,尼玛还真是偶像剧——全都是演的,她能不感动得痛哭流涕吗?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