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菌紫茶

悬疑侦探/悬疑探险

更新时间:2024-01-26 00:01:51

温小筠,现代知名漫画家,胆子小得出奇,怕黑、怕血、怕青蛙,害怕一切恐怖丑陋的东西。 万没想到,一次极限赶稿,叫她意外地穿进一部汇聚悬疑、虐恋、凶案等诸多恐怖元素的破案漫画中。 面对各色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凶案,又要破案,又要保持男装大佬的温小筠彻底麻爪…… 别说破案,能不晕过去就是万幸。 更没想到,辅助她的时空系统竟是她古代身份的原主。 原主超级记仇,辅助无从谈起,只有各种挟私报复,公报私仇; 本该帮助她的男主却是她最大的敌人,处处刁难,事事掣肘; 为顺利回到现代,温小筠只能咬牙硬上, 结果奸邪凶犯一个个都被绳之于法; 自视天才为所谓欲的系统原主对她有求必应; 骄傲男主施展所有本领,任她驱使。 所有人都想知道她逆风翻盘的秘诀, 温小筠抹了把冷汗:“我现在也不敢睁,奈何眼睛就是尺。照相机记忆,瞥一眼就忘不掉……” 某男主鄞诺:不仅忘不掉,他还能把所见场景原封不动的画出来。 某第一美男:不仅画得出,她还能将犯罪现场细节详细推导出来。 某天才原主:不仅推得出,上道后,她还能破解所有人的心理。 众黑手真凶:她/他不就是个小小刑房吏吗?大意了,没有闪o(╥﹏╥)o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33章我不是温竹筠,我只是我

第一章 穿越成凶手?

  这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惊天震地的霹雳一道紧接着一道炸响在阴沉沉的夜空中,将整个世界震得惨白一片。也将屋子里的人,震得心惊胆战。

  温小筠执着火折子,借助着时隐时现的雷电光亮,小心的将烛台上的蜡烛点燃。

  橘黄色的火苗倏然而起,飘晃了一下,映亮了她那张满是泥污的脸。

  抬头前望,凶狠的雨点噼噼啪啪的冲撞着单薄的窗纸,似乎下一秒就能砸进屋子。

  她有些庆幸的想,还好遇到的那个小徒弟足够善良收留了她,不然今夜就惨了。

  就在此时,房门处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拍门声。

  温小筠又将扣子迅速扣好,站起身,警惕的望着紧闭的房门,“谁?!”

  然而外面的人并没有回答的意思,反而更大力的撞起门来。

  温小筠看着被撞得山响的旧门扇,不由得惊恐的后退半步。

  容留她在这里住下的是主人家的六弟子。

  最为权利最小的小徒弟,他只能给她腾出一间老旧的杂物房避雨过夜。

  门窗年久失修,很不结实。根本承受不住外面人这样凶狠的冲撞。

  果然,没有两下,破旧的木门就被人一脚踹开,冲进来两个表情凶恶的中年男人。

  其中一个两步冲到温小筠面前,不由分说的揪住她的脖领,拖死狗一样掉头就往外面拽!

  “你个畜生!我们好心收留你,你竟然恩将仇报!看老子不把你抽骨扒皮,剁碎了喂狗!”

  温小筠现在的身体不过十八岁的年纪,身形又单薄瘦弱的不行,根本抵不住那人的力量,脖子被勒得通红,险些要喘不过气来。

  她拼命的攥住那人铁铸一般的大手,哑声叫喊,“你在说什么?我一直都没出屋,我什么都不知道——”

  另外一个男人看见温小筠竟然还敢反抗,照着她的脸蛋劈手就是一巴掌,“贼狗攮的臭杂种,怎么就让那个不长眼的小六子带进门?看老子不活剥了你!”

  两个人狠狠拖拽着她急急奔过长长的回廊,将她薅进回廊尽头的正屋后,用力往地上一掼,就将她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把温小筠摔得昏天暗地,她感觉肩胛骨都要被撞碎了。

  缓了好一阵,她才能稳住呼吸,抬起头审视周围情况。

  这应该是一间客厅,地面上铺着木纹漂亮的地板,周围墙壁上悬挂着不少字画。

  屋里上方位,摆着几组案几太师椅。正对着温小筠坐定的是个年轻男人。

  二十一二岁的样子,一袭白衣素洁胜雪。最抢眼的还要数他的脸。

  温小筠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脸。

  头上戴着一顶莲花白玉冠,乌黑的长发被整齐束起,半分乱发也无。穿着一件素色道袍,质地轻盈飘逸,布料上乘,做工精细。手执一柄湘妃竹制成的拂尘,脚下穿着一双纯白色的缎面长靴。令人惊奇的是,外面到处都是脏污的泥水,而他的靴子却没有半点脏污。

  当然最令人惊奇的还是他那张美得毫无人性的脸。

  肤白如玉,长眉翠深如黛,一双凤眸熠熠明亮。明明是素淡至极的装扮,在他身上却显出一种超凡脱俗的尊贵。

  在他后面还侍立着一名藏蓝色武者服饰的中年男子,表情严肃,目光犀利。右手按在腰间,似乎只要旁人擅自接近他家主人半分,他便会抽出隐藏在腰间的兵刃,将对方斩在当场。

  温小筠皱了皱眉,暗暗打量着屋中环境。

  偌大的厅室,除了面前的白衣男子,藏蓝衣服的武者侍卫,押她进来的两个男人,再没有其他。

  难道白衣男子就是这座宅子的主人?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