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式探险笔记
非正式探险笔记

非正式探险笔记

药到命无

悬疑侦探/悬疑探险

更新时间:2022-02-28 10:16:39

我死了很久,但我还活着,嗯……至少有一部分活着。老实说我不太喜欢那些盗墓者给我取的外号,不过我是个愿意接受新鲜事物的人。 所以没错,我就是盗墓者们谈之色变的粽子,一个自认只是得了怪病,期待早康复的‘病人’。 我患上了名为‘长生’的怪病,并伴有记忆力丧失等症状。 PS.我被困在墓里出不去了,谁能带我出去?在线等,挺急的。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030章 离开蓝星(完)

第一章 我不喜欢黑驴蹄子

  当墓道中出现第317个盗洞,我知道又有蠢蛋下来陪我了。

  他们不知道,这个墓很邪门,那个精心设计过的盗洞很快就会消失,它只会送它的制造者下地狱,而且是单程票。

  在最开始,我敌视过这些以发死人财为生的家伙,乐于见到他们踩中各种机关陷阱。

  而我只需要躺在棺材里,等他们推开棺盖的时候坐起来吓吓他们。

  大多数时候他们会吓得屁滚尿流,当然,他们当中也有胆大的高手,想往我的嘴里塞黑驴蹄子、往我的身上泼狗血,或者企图用墨斗线捆住我。

  结果显而易见,我还在这,他们却已作古。

  我和绝大多数粽子不同,尽管死去多时,但我仍保留着记忆、思想和情感。

  随着时间的流逝,记忆渐渐退色,我忘记了自己的姓名、来历,但我仍然是个有智商的粽子。

  因此每当有自命不凡的家伙掏出黑驴蹄子想谋害我,我都会抢先夺过来,照着他们的脑门砸回去。

  遇到一只会反杀的粽子……你能想象他们当时的表情吗,虽然我的面部肌肉已经僵硬,但这并不妨碍我在心里捧腹大笑。

  偶尔我和会这样的人成为朋友,因为他们总会发现,这座邪门儿的墓根本没有出路。

  在脑力枯竭、工具失效、黔驴技穷的时候,他们和我一样,都是这座地下牢笼的困兽。

  不过大多数人会疯掉、人在绝望之后,寻死的念头便会浮出水面,漂在他们脑海中,越泡越大,像浮尸一样难以忽略。

  于是我意识到,即便是穷凶极恶的盗墓贼,有时候也会像林妹妹似的多愁善感,最终把自己郁闷死。

  更让他们绝望的是,他们用命换来的,只是座一穷二白的‘空’墓。

  这里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金山、银山,而且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这座墓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些害死过无数盗墓者的机关。

  它们太有研究价值了,简直令人惊叹,数千年来,它们从未停止工作过。

  实际上我已经不记得我和它们存在多久了,关于这座墓的年代是我从盗墓者那听来的。

  是的,盗墓者,他们从我的敌人,变成了我的良师益友,时间真伟大不是吗,人人都会在它面前屈服。

  那些被困墓中,又没有对自己痛下杀手的人,他们在极度寂寞空虚的时候,会选择跟我聊天。

  我也懒得再吓他们,他们也奈何不了我,我们会在古墓中形成一种另类的室友关系。

  ‘长生病’就是其中一位在下墓后活得比较长的家伙想出来的,我得说他的外貌和他的内心有一种极致的反差感。

  起初见到他,我以为这家伙是个误入墓中的野人,后来他被困住,时常自言自语,我又觉得他或许是位哲人。

  他说我只是得了一种名为长生的怪病,也许有一天科技发展到某种高度,我便能得到医治、从而痊愈。

  他说他等到不那一天了,第二天我在主墓室外找到了他的尸体,在墓中上吊自杀的人,他是第一个。

  后来我总结,如果有被困的盗墓者对着我自言自语,这将是一个信号,内心强大者,用这种方法防止自己失语,内心脆弱者……说明他们离崩溃不远了。

  只有少数盗墓者会发现我的与‘粽’不同,他们在极度空虚时,会问我一些简单的问题,然后观察我的反应。

  我并不介意跟他们交流,哪怕只是肢体语言,可当他们意识到这对逃生毫无帮助的时候,他们便不再搭理我了。

  我的胳膊和腿可以动,在棺材里躺烦了也会出去走走,但我绝对不会走太远,因为这墓里到处都是机关,我不确定自己被夹扁了以后会怎样,所以保险起见,我只在自己的墓室里溜达。

  关于我的身份,盗墓者们众说纷纭,他们没在墓中找到过任何文字符号,甚至除了年代,他们一无所知。

  每次听到他们说这种丧气话,我就暗骂他们是蠢蛋,我才是最想知道自己身份的那个人,可是他们总是让我失望。

  根据他们的说法,这是一处风水宝地,地下必定建有大墓,是个难得的肥斗。

  这倒没错,几千年来,这墓不知吞了多少条人命,早就肥得流油了。

  别人读历史,是读书,我读历史,是观察盗墓贼,从他们的穿着打扮、作案工具和说话方式,就能看到外面世界的变化。

  最近十年,我迷上了一件新鲜玩意儿,有些盗墓贼下墓的时候还带着手机,我跟着一个盗墓贼学会了摆弄手机,遗憾的是墓里不能充电,玩着玩着就没电了,很是扫兴。

  后来教会我玩手机的家伙感冒发烧烧死了,这不能怪他,古墓里温度很底,晚上睡觉最爱着凉了。

  我因此难过了一阵子,把他装进耳室的大陶罐里,在罐子上刻了他的名字,也算是让他入土为安了。

  再后来,凡是他们死在我能够到的地方,我都会翻翻他们的口袋和背包,见到手机就拿走。

  墓里虽说没网没信号,但有人的手机里存着音乐、电影、小说,甚至还有单机版的手游。

  它们为我枯燥的古墓生活平添了一些色彩,我学到的新词汇越来越多,对我而言,他们没有隐私,我会翻遍他们的聊天记录,点开每一条语音对话。

  不知道是不是人气沾多了,我最近感觉自己比以前灵活许多,直接表现是我能眨眼了,不再像从前那样双目圆睁,张着大嘴像要吃人似的。

  按说古墓里没有镜子,但盗墓贼常跟道士合作,甭管是真道士假道士吧,他们身上特别喜欢镜子,尤其是光亮的铜镜。

  第一次在死后照镜子,我被自己吓了一跳,不敢相信镜中那个披头散发、双眼凸出、嘴巴大张的怪物是我。

  但我已经不记得生前的自己长什么样,便姑且接受了死后的样貌,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喜欢生活有点小情趣,哪怕是粽子,也是个爱美的粽子。

  于是我用盗墓贼留下的食品包装纸,给自己折了一些纸花,戴在头上弥补容貌的不足。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