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莫不是害怕了?

  “孩儿不敢。”垂眸,景离独自坐在车厢一侧,周身都是疏离。

  “离儿,你是本候嫡子,是景候府世子,你该知道你的身份生来就与人不同,并非寻常的八岁稚儿!耳濡目染,很多事情即便我不说,你自己都应该懂!”疾言厉色过后,景候闭眼缓了一缓,放慢声调,“君羡是救过你,不可否认她也确实有点本事,但是你对她了解吗?不过是一个相处短短时日的人,你竟然为了她,跟父亲忤逆?”

  景候妃看了两人一眼,适时的靠近了景离些许,语重心长,“离儿,君小姐终究只是个过客,能养育陪伴你成长的,唯有父母,听母亲的话,莫要为她惹你父亲生气。倘若你父亲真的发怒,君小姐只怕承担不起。你也不想闹到那般境地吧。”

  景离始终垂着眼眸,安安静静的,没人看见他眼底浮现的嘲讽。

  每次察觉到他的抵抗,他的父亲母亲便总会一唱一和,软硬并施,将他重新推回他们想要的境地。

  可是他的忍耐,换来的只是一次比一次更加不堪。

  无妨,无妨的,只要这一次不像以前一样,他想,他依旧会忍过去。

  只要他们,别去动她。

  夏府与景候府都在皇城五环之内,又分属两条不同的街道,乘坐马车需行近半个时辰。

  此时已经是日暮时分,夏府门口的大红灯笼早早点亮,有夏府管事在门口亲迎贵客。

  夏阁老隶属内阁,是个老臣了,于文臣一脉有着举重若轻的地位,能接到夏府邀请柬的,也都是在朝堂上有着重要话语权的重臣,尤其的景候,手中势力人脉可与夏阁老分庭抗礼。

  远远的看到景候府的马车,便有人进去通报,夏阁老携夫人亲自出门迎接。

  两方相互寒暄过后,夏阁老视线落在景离身上,眼底闪过亮色,景候看在眼中,微微一笑,“离儿,过来见过夏阁老。”

  看着被推出来的精致娃儿,夏阁老笑抚长须,“不必多礼,小世子真是一天一变,越发出色了。上次一别,老夫心中倒是时常记挂着,可惜家中孙儿每一个赶得上小世子讨人欢喜。”

  听到上次一别四字,景离倏地攥紧了拳头,眼底盈满恨意,低垂着头作乖巧状,来掩饰自己的异样。

  同样面色微变的还有夏夫人,只是变化仅仅一瞬,便回转笑意,看着景离,“说来我也在景福酒楼见过小世子一次,当日发生了点不愉快,冲撞了小世子,还想着找个时间同侯爷及景候妃致歉呢。”

  景候朗声一笑,“当日的事情本候也听说了,离儿自小被娇惯,性子有时候蛮横得很,夏夫人能不计较,本候还得感谢夫人大肚,事情已经过去了,便不再提了。”

  “对对,娃儿之间打打闹闹的才正常,过去的事情无需再提,”夏阁老打了个哈哈,做了个请势,“侯爷跟景候妃今日能赏脸前来,老夫面上有光,快往里请,我们坐下来慢慢聊。”

  随夏阁老亲自引领,三人依次进门,在路过夏夫人的时候,景离抬头对上她的视线,嘴角露出笑意讥讽。

  夏夫人面部一阵扭曲,从后看着景离小小的背影,眼底冷意渗人。

  马车是陆续到来,这一幕,没人看见。

  尽管还没入夜,夏府内已经是灯火通明,沿途的路径以及周边园景都挂满了红色灯笼。在府邸左侧的偏院里,已经摆上了酒席,丫鬟家丁有序的进出,席间有不少先到达的高官及家眷入座,相互之间相谈甚欢,时有笑声传来。

  也有不少是带了孩子来的,小娃儿们聚在一处,也是笑闹声不断。

  景候一家到来,场面静了片刻,立即就有人走上前来打招呼闲谈。更多的人是将视线落在几人身后那个小小的身影上,流露出来的目光复杂不一。

  大人还好,都是在圈子里游走的人物,做到不动声色易如反掌,小孩子们就差了道行,甫看到景离的时候先是惊讶,继而是窃笑声频起,甚至有人当场就对着景离指指点点起来。

  景离笔直的站着,如玉的小脸上神色寡淡,对周遭的一切视若无睹。

  这种场面他见惯了,再不会如当初一样愤怒、羞愧、屈辱。

  景候府世子景离,在权贵的圈子当中,早就是个公开的又不能宣诸于口的笑话。

  入了座后,夏阁老亲自陪在一侧,与景候及周遭凑过来的官员相谈甚欢,气氛融洽。谈到兴起的时候,但见夏阁老看了静坐的景离一眼,随即招呼一旁追逐嬉戏的小孩儿,“你们过来,带小世子一块去玩。大人们闲聊,怕是小世子在这里无聊得紧,若是怠慢了小贵客,可就是老夫招呼不周了。”

  “祖父放心,孙儿定好好招呼小客人!”一声脆生生的应答,有人来拽景离的手臂,被景离挣了开去,抬眸,就见到一张眼熟的脸,“小世子,过来跟我们一块玩吧,我们去花园做游戏!”

  笑嘻嘻的脸,看着他的眼睛里分明闪着恶意。

  夏府最受宠的小孙子,景福酒楼的小纨绔。

  景离嘴角几不可见的轻挑,龟孙子,夏元衡。

  “去不去啊小世子?大家都等着呢!”

  “莫不是小世子见了生人害怕了吧?”

  “放心,这都是各个世家的小公子小姐儿,不会随便欺负人的,哈哈!”

  有夏元衡打头,其他人便跟着一言一语,暗暗嘲笑挤兑起景离来,若非旁边有大人在,他们有所收敛,否则说的话怕是不止这些。

  夏元衡下巴微扬,居高临下的看着景离,等他回答。上次在景福酒楼害他丢了那么大的脸,这次,他定要整死这个徒有脸面的小贱畜!

  环视这些人,景离慢条斯理的点头,“好啊。”

  出门前,她特地叮嘱,谁敢欺负他就让他狠狠揍。

  一群以夏元衡为首的狗,当中有不少人是以前就曾欺辱过他的,他想看看,这次,他们还能不能将他欺负了去。

  

第三十八章 莫不是害怕了?

目录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4:40
00: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