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死女人,你给我放开!

  “祖母?!”妄图找回场子的小公子愕然张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不明白往日极为疼爱他的祖母怎么今天不一样了。

  居然让他跟人低头道歉?!

  “衡儿!”贵妇人沉下了脸色,不容拒绝。

  小公子脸色一变,挣出贵妇人的怀抱,不甘的哭喊,“我不!他们胆敢欺负我,凭什么要我道歉!休想!”

  话毕,恶狠狠的瞪了君羡一眼,往外跑去。

  贵妇人无奈扶额,“紫菱,跟着小公子,别让他乱跑,回去后,你自去管家处领罚。”

  “是。”紫菱知今日不同往时,不敢再多有言语,应声之后退了出去。

  “孙儿年幼不懂事,冲撞之处,还请姑娘见谅。”贵妇人朝君羡点了点头,侧眸,“金掌柜,这位姑娘的花费记在夏府账上,姑娘也莫要推辞,便当是为孙儿莽撞的赔礼罢。”

  贵妇人出现的时候,君羡已经收敛了身上的气势,恢复平日的疏懒淡然,闻言含笑点头,“都是年幼孩童之间的打闹,夫人为人宽厚处事公允,此事自不必一提。如此,我们先行告辞。”

  既妇人将自己孙儿的仗势跋扈欺人说成是小孩儿不懂事,她也不会揪着不放,年幼不懂事是妇人亲口说的,那么景离那“不懂事”的一巴掌,也是她孙儿白受了。

  再者,她省了饭钱不说,还得了“赏银”。

  挺满足的。

  牵着小孩儿的手,慢悠悠的,走出了景福酒楼。

  三楼的一间雅厢,窗户半开,暗红锦裙的贵妇人站在窗户下望,凝着一大一小的背影淹没于车水马龙之中,眼波深沉难辨。

  “夫人,为何放过他们?衡哥儿凭白受了委屈了。”力在贵妇身后的嬷嬷声气有些不平。

  “不放过又当如何,”抬手将窗户掩上,贵妇人转身坐进席间,姿态优雅的泯茶,“二楼在座的虽然少有身份贵重之人,却多文人墨客,最喜将所见之事口笔相传,若是我为衡哥儿出头处置了他们,便等于承认了夏府主子贵过天子的言论,一旦流言传进圣上耳里,以为我们夏府有染指天下的心思,你当夏府会有何下场?”

  在嬷嬷的抽气声中,贵妇人冷哼,眼底浮出沉鸷阴冷,“真是小看了那个女子,三言两语便让本夫人计划全盘倾覆!景离……还需重新谋算!”

  “夫人是说,那女子身边的小娃儿,便是景离,景候府世子?”嬷嬷惊讶不已。

  “哼,纵观整个京城,你可见过长得容色更甚的八岁稚儿?景候夫妇虽都有一副好容貌,却远不到让人惊艳的程度,也不知怎生出的这么一个妖孽,小小年纪便……!”话语未竞,手中茶盏重重落下,发出噹的重响。

  华贵的雅间内,久久无声。

  白日的京城大街,车水马龙,人流如潮,热闹繁华。

  景离在人群中被推挤了数次之后,被君羡从手里转移到了怀里。

  “我自己走!”景离作势挣扎,玉白的小脸儿微红。

  “安静点,”柔软的手在景离小屁股上拍了两下,“我知道你能自己走,就是怕一个不注意,你便被人踩到脚底下去了。”

  “……”他虽年幼,却是听懂了,这女人又在嘲笑他个子矮!

  矮到一个不注意就会被人踩到!

  而且,她居然敢拍他的屁!股!

  景离真的怒了,如同羊脂的肌肤染上浓烈的红霞,“死女人!你给我放开!”

  恼羞成怒的奶娃娃,因为怒气,本就如画的精致容颜瞬间鲜活,迸裂出摄人心魄的光彩。

  君羡扬眉,轻笑。

  这个样子,才好玩,符合他的年岁,如一个,奶宝。

  她隐隐发现自己喜欢逗弄小孩儿的出发点,有些猥琐了。

  不过,那又如何。

  景离以后的人生,定必有她参与。

  她会让他的生活,精彩万分,远离那些不该他沾染的死气沉沉。

  浑身散发生气的精致娃娃,弯眉浅笑的绝色少女,这样的组合太过夺目,衬得周围的一切皆成为背景,黯然失色。

  所过之处,无不让人为之瞩目,视线久久不能转移。

  景离最后妥协了,认命的趴在君羡肩头,随他带她东游西荡。

  他还年幼,斗不过大人,是理所当然的。

  只能以这个理由安慰自己。

  虽然君羡看起来,也不过二八年华。

  鼻端嗅着女子身上独有的淡雅花香,心底极力的否认,自己对这个柔软馨香的怀抱,有多怀念。景离微阖双眸,嘴角,不自觉轻扬。

  终是忘不掉,她在人前,将他护在身后的那一瞬,心口发出的熨烫。

  京城东门有许多小巷子,如网状纵横交错。走到这里,似乎一下子远离了京都繁华,沉寂得有些过分。

  这里很破旧,坐落在巷子四周的屋舍,屋檐低矮,门墙斑驳,光线昏暗。

  若非无意间闯入,真不知天子脚下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贫民窟。

  君羡抱着景离,漫步在狭小的巷子里,引来那些分散于巷子各处的人的注目。

  他们或坐或站,衣衫褴褛,面容脏污,眼睛里,多透着生活在底层的失意晦暗。

  他们是乞儿。

  自然,也是有老有少的。

  其中最为年幼的,甚至不过岁余,刚刚蹒跚学步,便已经懂得端着手里脏污的破碗,在有生人行近的时候,摇摇晃晃的上前乞讨。

  躲过了一波又一波围上来的乞丐,站在米字交叉路口,君羡丧气的承认,她又迷路了。

  确定自己已经分不出东南西北,君羡目带希翼的看向怀里的娃儿,还没开口,景离已经把脸撇向一边,顺势的,两只小短腿夹着她的腰努力往上攀爬了一下,双手更是抱紧了君羡的脖子,以便让自己在她怀里更加稳当。

  让她放手都甩不掉他的稳当。

  “我没来过这里,别想放我下来,脏了我的鞋。”

  君羡一梗。

  他是她肚子里的虫吗?她什么都还没说呢,就先开口把她的话堵回去了。

  这里人少,不用担心被推挤到,她还真有让小孩儿自己下来走的想法。

  

第二十章 死女人,你给我放开!

目录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4:40
00: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