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前往潇湘书院立享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饮酒伤身

    陆景行立于诺大书架前,手中香烟燃尽,烟灰掉落在地毯上时他才回过神将眸光投向于手中烟蒂,而后抬手将香烟掐在烟灰缸里。

  江城很大,在整个m国乃数一数二的金融城市,他的太太很厉害,二十三岁行业内顶尖规划师,年轻、漂亮、沉稳、有手段,运筹帷幄,知进退,她一颦一笑都足以古惑人心,一嗔一怒足以让你冷汗涔涔,上帝给了她美貌的同时也给了她一副好脑子,可就是这么一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女人,陆景行此刻恨不得能让她醒醒脑子。

  他怎会看不出来她刻意将那些话语说出来气自己?

  又怎会看不出来她皎洁的眸子下泛着的那抹精光。

  她很聪明,聪明到借丈夫的刀去杀人。

  可谓是顶顶的有胆有谋。

  沈清洗完澡,不知是热气熏的还是缓过神儿来了,面色好了许多。

  环顾四周,不见陆景行。

  以为他是连夜回了部队,心中狠狠松了口气。才准备坐下去,陆景行却推门而入,透过阳台玻璃窗见此,她放下去的心再度提起来。

  “洗好了?”他问,随手关上房门。“恩、”她浅应。陆景行迈步过去,见她坐在床沿,伸手拉过一侧椅子坐在她面前,直勾勾的眸子望着沈清,望着她心底发毛。

  “酒醒了?”他声色如常,无半分厉色。

  沈清不应允,她知晓陆景行今日有话同她说。

  仅是看着他。陆景行见此调整了下坐姿,而后看着她,他想跟她谈谈他们之间的婚姻,想疾言厉色告知沈清死了那份心,安安分分做好他的陆太太,可所有话语千回百转之后全部都哽咽在喉间,一句也说不出来,反倒是良久之后,在沈清的注目下缓缓道,“往后少喝些,饮酒伤身。”

  在书房酝酿了半小时的话语,再见到沈清时悉数化成了一句简单的交代,他不忍对她疾言厉色,甚至不想让她心伤。

  说完,他起身朝浴室而去,徒留沈清一人在回味他这句别有深意的话语。

  直至陆景行洗完澡出来,她才稍稍回神,侧眸望向他,清明的眸子看着他质问道,“是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场婚姻煎熬吗?”

  闻言,陆景行拿着浴巾擦头发的手微微一顿,深邃的眸子看着向,带着些许蹙眉,伸手将头上浴巾扯下来搭在肩膀上,“沈清,你该认清事实,不管你是嫁给我陆景行还是嫁给谁,都会觉得婚姻煎熬。”他话语亢强有力,字字诛心,今晚的他,百般隐忍不想同她吵架,但沈清太过不识相,屡次三番提起话题,着实是让他有些忍无可忍。她有心结,无关婚姻无关他人。

  “我是准备这辈子孤独终老的,但为什么你要闯进来?”陆景行话语中的清鄙沈清把握的很到位,甚至是能很好的悟透他其中的韵味。

  “沈清,差不多行了,”没必要见一次就提一次。

  陆景行撩了她一眼转身进浴室,再度出来掀开被子躺进去,不准备同她再继续这个让人脑子疼的话题。

  而沈清此时脑子清醒过来之后在想,他为什么不回部队?

  今天才周四。

  陆景行躺在床上数十分钟过后,见她还杵在原地尚未动弹,不悦的嗓音在诺大卧室响起,“睡觉。”

  此时,她似是恍然回神,看了眼陆景行却并不准备迈步上床,伸手准备将门拉开始,陆景行翻身下床跨大步过来宽厚的大掌握住她芊芊玉手,满脸怒容处于边缘,大有一副风雨欲来之架势。

  “沈清,”

  这声喊的格外咬牙切齿,

  “吵架归吵架。”他没准备因为这点小争吵就分居。沈清清明的看着陆景行,神色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是准备出去喝口水也能让他疾步过来擒住自己?

  她扭动着手腕准备挣脱,却被他越握越紧,陆景行常年在部队训练,手劲大于常人很正常,此时握着沈清时,根本没有控住力道,疼的她沉了脸。

  “松开,”她冷声道。

  “去哪儿?”陆景行追问。

  “喝水,”她沉脸阴沉道。听闻此言,陆景行才松开她,见她开门,跟在她身后下楼,守夜佣人见主人下来,紧随跟过来询问,却在不远处见陆先生摆摆手,他们才得以听下。这晚,当沈清一身真丝睡衣一手端着水杯一手抱胸靠在吧台前喝水时,陆景行便稍稍有些欲火焚身,沈清两杯水下去,伸手将杯子搁在吧台上,而后转身,正好撞见陆景行布满欲火的眸子,吓得顿住了步伐,不敢上前。陆景行的眸子太过吓人,就好像一头穷凶极恶的野兽看到了肉食一般,等着狼吞虎咽。

李不言
  求票票……

第五十六章:饮酒伤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
最精彩的言情小说免费读
打开潇湘书院APP新用户立享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