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前往潇湘书院立享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情不知所起

    车子停在沁园,南茜原以为是自家太太回来了,可见是先生时,有些错愕,此时、陆景行手上的秽物已用毛巾擦拭干净,将沈清靠在车座上,而后下车拉开车门将她抱出来,南茜见自家太太瘫软在先生怀里,险些吓得站不住,若非徐涵在身后扶了一把,她近乎要跌坐下去。

  “南茜、上来,”陆景行面色阴沉跨大步朝楼上而去,似乎抱着沈清根本不足以让他有半分压力。

  “太太应酬醉酒,不关你们的事,小心些伺候,先生心情不好,”徐涵见南茜步伐踉跄好心提醒,而这句提醒似是给她下了定心丸。

  她生怕是沁园这边出了差错,若真是那样,可怎么得了。

  陆景行快步上楼将沈清放于床上,弯着身子替她扯过薄被,南茜亦步亦趋紧随其后上楼,在先生将太太放在床上时,伸手脱掉了太太的鞋子,而后站在身后颔首道,“我下去让厨房熬些醒酒汤上来,先生需要晚餐吗?”

  “去吧!在熬些清粥,”陆景行沉声吩咐,待南茜下去之后将被子往里推了推,坐在床侧看着睡得迷迷糊糊的人儿。

  他想了不下千万次该如何同沈清相处,可这些想法一次次被推翻,直至现在,他像是海上一抹浮萍,浮浮沉沉,他天身贵胄,为人低调刻板,有自己的底线原则,可这些东西在沈清面前一改再改,一修再修,豪门之中特别是他这种天生顶尖贵族子女,对待婚姻都较为平淡,无非是相敬如宾罢了,可陆景行恰如其反,他希望自己这辈子能折一人所爱,折一人到白首,一辈子太长。

  伸手抚上她微皱的眉头,此时的沈清乖巧的像只猫儿似的,在他掌心蹭了蹭,面色寡白浑身酒气,瘫软在床上,没了那股子唾唾逼人的气势,有的只是睡后的安稳。

  短短数月,他见过沈清声嘶力竭的模样,见过她悄无声息落泪,见过她咄咄逼人,见过她沉默寡言,我见过她醉酒后的模样。在清水湾强迫她签字的时候,滚烫的泪水砸到自己手背上,只觉千金重,所以他速速逃离,以防自己后悔,后悔将这个沉默寡言的女孩子逼到这等地步。每一次她将自己气的七窍生烟时,恨不得能狠狠收拾一顿。南茜端着醒酒汤跟清粥上来时,陆先生衣袖上的秽物告知她,先生并未离开太太身旁。将东西放在床头柜上,陆景行伸手摸了摸碗沿,试了下温度,而后吩咐道,“守着些,我去换身衣物。”南茜点头,看着素来冷言的先生转身进浴室,再度出来时已经换了一身家居服,沈清还在安睡,伸手将她从床上捞起来,见她睁着朦胧的眸子看着自己,将床头柜上稍稍冷却下去的醒酒汤端起来放在她唇边。

  “喝点,免得一早头疼,”他语气温柔,带着些许淳淳善诱的味道。

  此时靠在陆景行怀里的沈清想拒绝,余光却瞟见候在一侧的南茜,却也只好就着青花瓷琉璃碗口喝了半碗醒酒汤。

  “太太可在喝些粥?”南茜在一侧轻问道。“我洗个澡,”她翻身而起,推开陆景行朝浴室而去,那矫健的步伐哪里还有喝多的影子,此时陆景行单手插兜立于身后,打量的眸光在沈清身上流连忘返,来来回回,直至她转身消失在浴室门口,才将眸光收回。沈清推门进去后,靠在洗漱台良久才缓过神来。她运筹帷幄,殚精竭虑利用陆景行对付那群老东西,只怕早已被他看的透彻。正当她思索懊恼之际,门口传来敲门声,南茜恭敬的嗓音在门外传来,“太太、需要帮忙吗?”她双手撑在洗漱台上一声轻叹,尽量让自己嗓音听起来如往昔,“无需、你去忙吧!”南茜站在门口,回眸看了眼自家先生,见他点头应允,才缓缓转身带上门出去。陆景行立于卧室许久,久到沈清在浴室给自己做好心理建树,传来流水声他才转身去了书房,唤来徐涵。“去赵市长那走一趟,将今日情况告知他,何话该说,何话不该说,你自己斟酌,我陆景行的老婆,不是谁都能觊觎的,”他单手夹烟,立于书房诺大藏书架前,背对徐涵,看不见神情,但最后一句话语中的杀伐气息,足以让徐涵知晓,这件事情该如何解决。须臾之后他缓缓点头,“好的先生。”他跟随陆景行许久,知晓他有原则有底线,也知晓他自婚后开始,一直在更改自己的原则底线,甚至一向不表于情的陆少偶尔会有阴晴不定的时候,他知晓,陆先生、失了心。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徐涵转身出去时,将布满汗水的手掌在军装裤上浅缓擦了两下,动作快速,且面无他色。

第五十五章:情不知所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
最精彩的言情小说免费读
打开潇湘书院APP新用户立享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