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坐等鱼儿

  “敢问老先生,近来家中可是有人遇害了?”公孙策抱拳

“不错,不知先生如何看出的?”老者问

“这鱼上是一把刀,正是血光之灾,既然这鱼字是您写的,只怕你也会被牵扯其中,所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公孙策说

那老者一惊,心想:“这人算的丝毫不差,说不定他能解我的燃眉之急!”又对公孙策说:“不瞒先生,正是如此,还望先生指点迷津!”老者抱拳

公孙策点点头:“虽然如此,但其中还隐藏着一条路,至于这条路是死是活,完全取决于您!”

“先生,此话怎讲?”老者显得有些焦急

“这鱼下是水,水至清则无鱼,鱼遇水则如日中天,这鱼下水暗指青天之意,就是说,先生如果找到一个是青天的人,那么这鱼则会不复存在,鱼没有了,血光之灾便可迎刃而解!”公孙策解释

“青天,难道先生是指包青天?”老者问

“老先生,这并非在下所指!而是老先生的字所指!”公孙策笑着

老者心想:“看来还真要去会会包拯,说不定还真如这先生所言,那包拯能解这血光之灾!”想着他点点头对公孙策说:“多谢先生!”说完他放了几两银子在桌上,走了……

“师傅,我真是太崇拜你了!”我十指相扣的看着他

“和你学的,忽悠!呵呵呵……”公孙策笑着

“……”我嘴角抽动

这时艾虎会来了:“……”他向顶着大拇指说不出话来

公孙策看着艾虎的模样有些好笑:“你这是,干嘛呢?”

“她,太厉害了,你是不知道啊,我一路跟着那个盐商,他回去后把那对小夫妻放了,还给了他们银两作为补偿,又找来一些他欺压百姓的罪证送到应天府,那知府判了他三个月,并罚银三千两给那些欺压的人作补偿,怎料想他死活不肯,非要知府判他一年半载,还要求知府用他所有的钱财去布施,只要留点给他的家人用就可以了,他个知府软磨硬泡,最后知府判了他八个月,结果他还感恩戴德的谢那知府,可笑死我了!对了,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去坐牢的!”艾虎问

我卖着关子:“天机不可泄露!”

公孙策在一旁笑了笑:“好了,走吧!”

“我才刚来,又要去哪?不摆摊了?”艾虎抓抓头

“鱼儿都上钩了,还摆什么摊!打道回府!”我跟着公孙策走了

“等等我啊!”艾虎在后面追着我们

到了驿馆我对他们说:“我先去休息了!”我扭头一边向他们挥手,一边往前走:“哎呦!”我撞上了一堵肉墙,我刚要摔倒,一双大手将我环在胸前,还好没摔倒:“谢谢你啊!”我也没看是谁

“你没事吧,怎么走路不看路!”一个温润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抬头一看,是展昭:“展大哥,是你啊,你怎么在这?”

公孙策和艾虎知趣的走开了……

第五十一章 坐等鱼儿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