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今逝前生

苏幕今逝前生

裳嘟嘟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祸起

  “锦儿,你慢点,小心摔着!”

院中一个华服女子在后面急急地追赶着前面奔跑的小身影。而那小身影似是故意没听见,依旧直直得往前跑着,边跑边咯咯得笑。

“钟嫂,快,把那小东西给捉住,这围着池子跑不还掉了进去,真是让人不省心。”

女子见追不上,便嘱咐了跑在自己前面的钟嫂,而她停了下来,捂着胸口,轻声地喘着气。钟嫂领了命,朝着小身影的方向加快了速度,终于在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后,一把将小身影给捞在了怀里。

“啊!”小身影在钟婶的怀里不停地挣扎着,手和脚都用上了,可无奈钟婶的力气比她大。最终她还是等到那女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见自己跑不了,便一脸不甘心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小东西,有你这么欺负你娘的么?脾气见长啦?”

这个眼睛如星辰般明亮的女子,正是苏锦的娘,徐娇凤。说起来,她还是赵国里有名的四大美女之一。多少人都想来个金屋藏娇,无奈她最终却看上了一个小小的都尉。所有人无不为她感到惋惜,可她却毫不在意。甚至是违背了父母之命,执意地嫁给了苏锦的爹,苏士途。

此时,徐娇凤正怒气冲冲地将苏锦抱了起来,然后在她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两下。

苏锦挣扎着,边大声地说:“放开我,放开我!”

徐娇凤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还咬牙切齿地说:“放开你?嗯?我真是白生了你这没良心的小东西,哪有不跟娘亲的孩子,就你看见娘想跑,还朝我吐舌头,我真怀疑当时的接生婆是不是把你给抱错了。”

苏锦见强的不行,便立马软了下来,小嘴一扁,哭道:“呜~~~~~娘亲不疼我,娘亲一点都不疼我了。”

这招让徐娇凤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苏锦是跟谁学的,每次都来这招,让她无力招架,最后还是放任了她。

“爹爹!”

在徐娇凤愣神的时候,苏锦一把挣脱了她,然后朝一个修长的身影跑去。那俊秀的男人抱起小人儿,宠溺地将她带着转了个圈,然后说:“锦儿这几天有没有听话呢?”

最近战乱四起,苏士途作为都尉,一天也是不能闲下来的。徐娇凤也有好几天没见着他了,乍一看见,眼泪就不听使唤地流了出来。苏士途正和苏锦说着话,突然看见爱妻流泪了,慌忙地放下苏锦,朝徐娇凤走去。

苏锦看见立马嘟起嘴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哼,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娘一难过,爹爹就不理我了。爹爹真是个花心大萝卜,明明有我在嘛!在苏锦小小的脑袋里,她一直认为爹娘就该宠着她。而爹爹那宽厚的臂膀就是她依靠的港湾,现在被娘给占着,怪不得要吃味了。

“哇~~~~~~~”苏锦想着想着也哭了起来,不过说是哭,更像是嚎。

嚎哭声把正沉浸在团聚的小两口的注意力给成功地吸引了,徐娇凤秀眉一挑,心里知道这小妮子想干什么,现在都想着跟我抢相公了,那以后还了得。

想到这,徐凤娇唇一勾,无限娇媚地说:“相公啊,你不在我自己学着做了些糕点,来,跟我去尝尝。”

“这·······”苏士途为难地看了看苏锦,刚抬起的脚不知该放哪儿了。他知道这娘俩每次都喜欢互相较劲儿,特别是对他的事。虽然说被她们重视是好事,但是次次他都夹在中间,讨好了这个,那个又闹脾气。唉,他怎么就遇上这对活宝了。

“哎呀!”徐娇凤一把拉过他道,“锦儿不是有钟婶照顾的嘛,没事的没事的,到是你最近又瘦了,为妻看着也心疼,我吩咐厨房给你好好补补。”

徐娇凤说着就拖着苏士途离开了,可怜他一句话都还没说,这结果将导致他晚上又要去哄那小祖宗了。

苏锦在那儿自顾自地哭着,想着爹爹一定会来哄她的。结果等了半天都没有动静,她便张开还挂着泪珠儿的眼睛,想瞧瞧是个什么情况。

由于哭了一阵,苏锦的小鼻子尖红红的,整个脸蛋也涨得红红的,而她本来皮肤就白皙,白里透着红,那两个挂着水晶的黑葡萄更给她添了份惹人怜的憨态。那可爱的模样让站在一旁的钟婶恨不得一把抱在怀里,当宝贝珍藏着。

可是这状态没持续多久,在苏锦发现爹娘不见了后,她立马嘴一翘开始赌气了,还奶声奶气地扯着嗓子喊道:“你们两个坏人,我不理你们啦!”

说完,苏锦不理后面的钟婶,自己便向自己的房间跑去。钟婶在后面紧紧地跟着,追了一个时辰才追到的小祖宗,现在又开始跑了,这简直是想要她的命啊,没想到小姐才6岁,体力倒是惊人啊!

入夜,到了该用晚饭的时候了,苏士途他们早已在丫鬟们的伺候下坐上了桌,然后等着他们的宝贝女儿来用膳。等了许久都没看到那小身影蹦蹦跳跳地跑过来,苏士途有些担心地望望爱妻。

而徐娇凤装作没看见地弄了弄面前的碗筷,她心里知道自己的女儿肯定是在闹脾气呢,次次都这样,次次都去哄,这不是在惯着她嘛,所以这次她坚决地不会去哄的。苏士途叹了叹气,站了起来,边走边想怎么哄哄自己的宝贝女儿。

徐娇凤本想拉住他,但没拉到,看着他走远的身影,她在后面做着鬼脸,边做边说:“这妮子迟早要被你惯坏的!”

苏士途慢慢地走到苏锦的房间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道:“锦儿,是爹爹,怎么不吃饭呢?来,给爹爹开开门。”

苏锦此时正在房间里生着闷气,小小的人儿坐在床上,那表情严肃得跟个什么似的。她听到苏士途来找她,心里雀跃了一下,但是随后又想到今天他的“罪行”,立马又垮下了小脸,停下了要去开门的动作,装作没听见。

“锦儿?”苏士途又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里面依旧没有声音,他的心里一激灵,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想到这,他一下推开门冲了进去。

待看到床上正气鼓鼓的小人儿时,苏士途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他一皱眉,走进屋,虽然对苏锦的行为有些不高兴但还是柔声地问道:“锦儿怎么不答应爹爹呢?”

苏锦嘟着嘴看着他说:“爹爹是坏人,锦儿才不应你呢!”

这句话让苏士途哭笑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坏人了,看来宝贝女儿气得可不轻呢。他笑了笑走到苏锦的床边坐下,把她一把抱进怀里说:“锦儿不气啦,是爹爹不好,是爹爹下午抛下锦儿啦,爹爹知错啦,可以么?”

苏锦吸了吸鼻子,瞪着那个温柔哄着她的男人。其实心中早已经不生爹爹的气了,只是想稍稍惩罚他一下而已。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饶了你这次,下次可不要再犯哦!”苏锦说完话不等苏士途答应便迫不及待地用小手抱紧了他,恩恩,还是爹爹最疼我,爹爹的怀抱好温暖啊。想到这,苏锦的小嘴弯成了一个弧形,满足地叹了一下。

苏士途看着女儿的小脸,心里一片温暖。他的心中感谢那个不畏权贵,甘愿一直陪着自己的女人,是她让他拥有了现在的幸福,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有妻女如此,夫复何求。

可是命运总是喜欢跟人开玩笑,它常常在你觉得幸福满溢时,一下就让人跌入万丈深渊。

正当父女俩沉浸在各自的幸福中时,大堂里忽然传来的惨叫声传入他们耳中,苏士途心下一惊,升起了种不好的预感。他将苏锦抱起,急忙往大堂奔去。

怀中的苏锦有些不解的问道:“爹爹,怎么了?”

苏士途心里虽然着急,但不想影响到苏锦,故笑道:“没事,爹爹带你到娘那边去。”

“嗯。”

答应了一声后,苏锦将头乖乖地趴在苏士途的肩膀上。晚风阵阵吹在苏锦的面上,她看着从他们身边一晃而过的景物,因为天黑的原因,白日颜色各异的景色现在看来全都融汇成了一种颜色,黑色。不知怎么的,看着那渐渐远去的黑影,苏锦的心里有了害怕的感觉,伴随着苏士途越来越快的脚步,苏锦皱起了眉头,强忍着那不适的感觉,闭上眼,任由他把自己带去大堂。

一踏进大堂的侧门,苏士途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不好,他心中一紧,朝堂中望去。

“娇凤!”

原本趴在苏士途肩上的苏锦在进了大堂后便直起了小身子,还没等她转过身,就被苏士途的惊呼给吓着了。苏锦有些埋怨地看着自己的爹爹,等她发现自己的爹爹有些不对劲时,她好奇地沿着他的视线望去。

“爹......”苏锦呆呆地看着那地上的人,有些害怕地叫了一声苏士途。

而苏士途恍若未闻,只是盯着正躺在地上的人,眼里满是不相信。

“爹,那是娘么?”

徐娇凤,她的娘亲,整天追着她想跟她亲近的人,此刻正躺在地上的血泊中。她的嘴里不断地冒出红色的鲜血,她听到声音便艰难地抬起头望向苏锦他们。她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她太虚弱了,连她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苏士途听了苏锦的话后身子一震,将苏锦放下,跌撞地跑向徐娇凤。他扑跪在地上,然后将徐娇凤搂紧怀里,丝毫不管被染红的衣衫。

“娇凤,娇凤......”

他撕心裂肺地一遍一遍喊着她的名字,他的心好痛好痛,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噬咬着。

徐娇凤感到自己的眼睛越来越沉重,但她拼命地想睁开眼,再看看这个男人,这个她一直爱着的男人。他在哭,眼泪一滴一滴地掉在她的脸上。她抬起手想为他擦泪,可是怎么也够不到。

苏士途看着她抬起的手,一把将她的手拉住,附在自己的脸上。他心如刀绞地将她的手在自己脸上来回摩擦着,她的手好冷。苏士途语无伦次地说着不要离开我,苏锦看着爹娘搂抱在一起,第一次心里没有排斥感,此刻的她,心里占据着一种叫伤心的感觉,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她跑过去站在他们面前大哭,边哭边叫着爹娘。

徐娇凤那沉重的双眼笑着看着苏锦,让苏锦的心里不由得一颤,娘的那个笑比任何时候都温柔,都美,为什么她以前没有发现呢。她知道娘要离开自己了,她不想她离开,苏锦哽咽着语无伦次道:“娘,不要走,不要离开锦儿。”

徐娇凤柔声说:“娘不会走的,锦儿要乖乖的,娘会在天上保护你,看着你。”

“娘,我不要你去天上。”

话一说完,忽然,大堂里不知何时多了一群黑衣蒙面人,将他们围了起来。

苏士途看见立马伸手将苏锦搂进怀里,而徐娇凤似是很满足地闭上了双眼,苏士途只觉得自己手中的那只手重重地下沉了下,然后再也感觉不到她的气息。他低吼了一声,带着浓浓的伤感,就像一只受了伤的野兽,他将头深深地埋进已经没有气息的徐娇凤的颈项里。

“苏都尉,是要我们动手还是你自行解决?”黑衣蒙面人中站在最前面的那人有点不耐烦了,准备随时动手解决今晚的猎物。

“是谁。”

苏士途并没理会那人的话,只是说道,“是谁的命令!”

“这你无须知道,你只要知道你今晚将命丧于此就够了。”说着便一个手势示意其他人动手,离苏士途最近的黑衣人一扬起手中的剑,朝他们刺过来。

苏锦被苏士途护在怀中,她只看见一道刺眼的亮光朝他们袭来。

“呯”冷兵器相撞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很是刺耳,苏锦闭上双眼,安静地待在爹爹的怀里,她相信爹爹。

谁也不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人们清晨醒来的时候,只看见苏府成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是烧焦的味道,朝廷也派了重兵清理现场不准闲杂人等进入,毕竟死的是朝廷命官。人们只看见抬出来一具具烧焦的尸体,那情景让人触目惊心。

第一章 祸起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