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副食品厂

  玉林爹走之前,老二媳妇眼睛一转,胳膊肘捅捅老二:“给咱爹拿两个钱,留着他自个花。”

老二把身上翻了个遍,掏出一百块钱,然后一脸窘迫地看着媳妇。老二媳妇把钱拿在手里,然后塞给爹:“你看,爹,今个没有带钱,就这么多,你先拿着花,待会回去再给你拿。”玉林爹看了玉林一眼,没有接着那钱。

李三冲玉林咳嗽了一声,玉林叹了一口气站起来,他不是不想给爹钱,只是觉得老二媳妇当众给爹一百块钱,有些做作。他要是不给就是不孝顺,他要是给了,就显得自己也变得做作了。

不过想归想,玉林还是从屋里拿出五百块钱递给他爹:“爹,这钱你先花着,不够再找我要。”

玉林爹看看两个孩子,又看看大家,接过老二的一百块钱,又从玉林的五百块钱里抽出一张。然后苦笑道:“两个孩子对我都好,我一个老头子能花多少钱,一个人给我一百就够我花一阵子的了。”

老二媳妇看着玉林拿出五百块钱在大家面前,顿时脸色沉了下来,牙齿咬得“咯咯”地响。当她又看到爹从玉林的手里抽出一张一百的时候,知道爹给老二一个面子,心里又骂道:老不死的,鬼精鬼精的。

吴刚还是没有放下八里河这块“肉”,没事儿的时候总往乡里跑。乡长也被他弄的心烦,就问他:“刚子,别看咱俩是兄弟,你整天往乡里跑,比来检举的人都频繁。你到底想干嘛?不是跟你说了吗,八里河那事儿你就别想了,人家已经有八里河风景区了,你不觉得你这样和人家一比显得很逊色吗?再说,之前你上任的时候,我就不让你想这个事儿,现在你啥职位都没有了,怎么还想这事儿呢?”

“我能不想这事儿吗?”吴刚站起来,“我们从小长到大,你应该知道我啊!我看好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它。要是我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我得不到的东西,我就把他破坏掉!”

“你看看,你又来劲了!”乡长叹了一口气,“这样,只要你不去再想这事儿,你想干嘛我都支持你,你要没钱,我现在就可以资助你。”

“这是你说的。”吴刚说完甩门而去。

玉林爹独自住了以后,玉林和媳妇就有时间出门挣钱了,但是润红妈还没有决定是否和玉林一起再去建筑工地的时候,李三媳妇又来找到自己了。

李三媳妇进门就直说:“润红妈,还没有出门啊?我给你找了个好活,咱一块去好不好?”

“好活?”玉林也打起了精神,“啥好活?”

“呦,这是我们老娘们的事儿,你也感兴趣啊?”李三媳妇望望玉林惊讶的表情,笑了,“你想哪儿了?我是说我们邻村要盖一个副食品加工厂,说白了就是做蒜片的。”

“是吗?我咋没有看见?”润红妈努力想了一下说。

“是新盖的,现在正在盖着呢!”

“那中什么劲啊,等到厂子盖好,我们出门都回来了。”

“那盖房子,你以为和盖楼房那么慢了,就一个院子,一个大棚子,几个池子就行了。快得很,现在把人找到,不出半个月就可以上班了。”

“俺以前也没有干过这个啊!再说工资怎么分?”

“没干过无所谓,现学都行,工资还不好说,现在厂房还没有盖起来,不过工资你不用担心。你知道这个厂是谁盖得吧?就是之前的村长吴刚。”

“他?”润红妈和玉林都是一阵惊讶,“他现在怎么开厂了?还在邻村开?”

“你没有听说吗?人家以前就是大老板,现在干这个很正常啊!他之所以不在咱村干,可能是不想打扰大家,或者是不想再回来。人就是这样,当你觉得美好的东西一旦失去了,与重新追回相比,更好的应该是不触及它,而是把它放在一个可以看到,但不会打扰的地方。八里河对于他来说就是这样。”

李三媳妇说完,牛玉林就开始笑了:“你还别说,赖二妈现在说话越来越有哲理了。跟和尚说话一样,一套一套的,听不懂。可我咋觉得这话不像你说的呢?”

“书上说的,听赖二回来讲的。不管咋说,那都与咱无关,只要咱能赚到钱就行了。”李三媳妇说完也笑了。

李三媳妇走后,润红妈想到的不是工资以及工作的事儿,她想到之前吴刚要认强生做干儿子。就因为强生已经有干爸了,另外那时候吴刚是村长,怕让强生认他做干爸以后村里人说闲话,所以没有同意。现在吴刚已经不做村长了,最主要的是吴刚已经开始建厂了,润红妈又想让强生认吴刚做干爸了。

润红妈把这事儿向玉林说了一下,玉林没有同意。他觉得吴刚不会同意的,尽管人家以前是喜欢强生,但是这些年过去了,人家是否还是喜欢强生,这大家都不知道。

“以前人家过来要,那是人家看得上咱们,现在咱去问人家收自己的儿子做干儿子,这算咋回事儿呢?”

润红妈不管,她的“执着”劲又上来了。玉林就问她:“强生不是已经有干爸了吗?”

“哎,瞧你说的,那人就不兴有两个干爸了?这说明咱儿子受人喜欢!”

“就算这样!咱儿子现在不是正在上学吗?现在刚上初一,你还让他上学不?”

“行行行!到时候再说还不行吗?”润红妈厌烦地说。

玉林看着媳妇叹了一口气,他觉得她渐渐地变了。之前刚来的时候很温柔,那个时候自己说什么她都不敢还,渐渐地变得“疯”起来,然后和当初的国秀妈变得一样“强势”了,现在近乎野蛮了,什么事儿她开始想做主了。不过玉林说强生现在还在上学,润红妈算是稍稍平静下来。

润红妈不这样想,从玉林娘过世之后玉林所做的一切都让润红妈渐渐地觉得玉林这个人靠不住。所以,她必须变得强势起来,变得能拿得住主意。她也越来越不在乎玉林的想法,因为她觉得他的意见只会对家里造成损失。现在唯一可以靠得住的人就是自己,她只相信自己的了。

当玉林对润红妈说“我们一起出门挣钱,还去山东的工地上,大家好有个照应”的时候,润红妈就觉得不能和玉林一起去,因为他没有一个令自己满意的思维,跟他在一起只会使自己跟着倒霉,除非他一直听自己的。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润红妈还是决定和李三媳妇一起去吴刚建的食品加工厂上班。另外,现在要是与吴刚的关系弄好了,以后强生也可以做吴刚的干儿子了,也可以有钱了。这事儿是李三媳妇介绍的,李三现在也是个村长,现在和李三媳妇一起,也算是和村长搞好关系。无论以后的工作怎么样,李三媳妇都算欠自己一个人情。

这样想想,润红妈都觉得自己必须要和李三媳妇一起去加工厂了,这“一石好多鸟”了!

吴刚从乡长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就去找李三,让李三媳妇上村子里问问,帮忙找多点人干活。

李三很纳闷:“你不是很在意八里河吗?怎么又决定开厂了?”

“开厂只是为了让我更有把握赢得八里河。”

李三不是很明白,他又问:“那么多得厂可以选择,为啥就选择食品加工厂?”

“你可以告诉村民,不要一年四季不是小麦就是玉米,我们要种点经济作物!这样可以提高农民的整体收入,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啊!”李三听到这儿咧开嘴笑了。

其实吴刚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原因没有和李三说。

有乡长做后盾,资金很快打来了,资金一到,啥问题也没有了。厂子很快就建好了,人也找起了。

润红妈就跟在李三媳妇后面上班了,玉林只好自己出门挣钱去了。

厂子没有多大,在八里河的上游,紧挨着河流。工资是分成的,没有底薪,干就有钱,不干一分钱也没有。

院子里坐满了老太太,一人手里拿着一把特制的镰刀,就是把两个镰刀连在一起,做成一个大“剪子”一样的工具。等蒜瓣从车上卸过来的时候,大家都把蒜瓣倒在自己旁边,然后用特制的镰刀把蒜瓣头的根须切掉,然后过磅,一斤一毛钱。老太太在家没事儿,就搬着椅子过来切蒜瓣。

润红妈站在池子的旁边,切好的蒜瓣放到一个机器里脱皮,然后倒在大水池中泡着,她就负责把用一个硕大的漏勺把冲洗好的蒜瓣捞上来,倒在一个大水桶里,然后交给下个部门。

吴刚不常来,来的话就到处看,他会喊着切蒜瓣的老太太,要她们不要切的太厚,那样可惜了,也不要切得太薄,那样不合格。润红妈也不停地干,稍有放松,脱过皮的蒜瓣就把池子填满了。

润红妈没有时间考虑与吴刚攀亲戚,她也没有精力。一天从早到晚都是不停地干,累都累个半死。好不容易回到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她也不想做饭,浑身都散架了。她就不吃饭了,一个人躺在床上,开始想东想西了。

她从小时候记事儿到现在工作期间的点点滴滴,有时候想一两件事儿,有时候想两三个人,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等她一觉醒来,又可以去上班了。

强生现在每个星期都回来一次,回来也不回家,直接上加工厂,看谁不在就用人家的镰刀切一会蒜瓣。润红妈很是生气,一有空就冲他吼:“你回来干啥?你能干啥?你切的那些蒜瓣钱还不够你坐车的呢?赶紧回去看书!”

强生也不想没事儿就在路上跑来跑去,他只是想看看妈妈,想看着妈妈干活。

过了一个礼拜,强生又回来了,他还买了一袋豆奶粉。润红妈把豆奶粉看了看:“你买这弄啥,竟胡花钱!”强生很不理解,之前妈妈也没有特别刻意花钱的用途,也没有那么节省过。

强生只是看妈妈早上起来不吃饭,就想给妈妈买豆奶粉,让她什么时候不想做饭了就可以冲一杯喝了。既然妈妈说这是乱花钱,强生就觉得自己应该节省一点,好把这钱给省“回来”。

强生回到学校就吃馒头,也不吃菜。那个时候馒头是一块钱六个,强生早晚各一个,中午吃两个,一个星期就花了四块多钱。

没过几天廖小雨的好朋友让强生请她吃棒棒糖时,强生一想到要花一块钱,就倒吸一口凉气。

他终于明白妈妈现在为啥不爱那么花钱了。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挣钱太难了,就觉得花钱太不舍得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好久都没有花钱了,猛然花钱,心里还不能“适应”。

润红妈每天都是重复这一个动作,那就是不停地从池水里捞脱了皮的蒜瓣。她每天的思想也是一个,就是赶紧到放假,那时候自己就不干了。强生也回来了,润红妈结账的时候就可以领着强生找吴刚,让吴刚收强生做干儿子了。

润红妈这样整天枯燥地想啊想啊、盼啊盼啊的,就真的快放假了。

放暑假之前学校要进行期末考试,考完试就可以放假了。考试前廖小雨的好朋友找到强生,她说外面租房子不是很安全,尤其是在放假的时候,所以廖小雨用过的书和被子放在租的房子里不安全,想放在强生的宿舍里。

强生很郁闷:“你不是也住在宿舍吗?为啥东西要放在我那儿?”

“你不是男生吗?那些个东西我们哪儿能搬得动啊?再说你和廖小雨……”那位女生没说完就笑了。

强生不想让别人误会,但是他又想让别人误会他和廖小雨之间有什么事儿。比如之前大家都传开说自己和廖小雨抱着被子租房子,老师也找到自己谈话,虽然证实只是自己帮助廖小雨,但是强生依旧为此暗暗开心。

强生嘴上不要她胡说,但是还是帮廖小雨把书搬到自己的宿舍,考完试的当天又把被子也抱到自己的宿舍。连宿管看到他抱着花被子,也目送强生走很远。

强生走之前准备行李的时候,发现廖小雨的书堆里有一本之前用完的日记本。强生想了想,就把那本日记本放在自己的行李中,准备带回去。

润红妈看到强生放假回来,就去和吴刚说说自己不干了,并且把工资也接了。

第二天润红妈就带着强生赶了趟集市,把强生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买了一套,好好地打扮了一下。又买了一些礼品,准备过一天去找吴刚,让吴刚认自己的儿子做干儿子。

润红妈不知道吴刚住在哪儿,就把礼品带到加工厂。两个人就站在加工厂的大门口等着吴刚。强生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意思,他问妈妈,妈妈就说没啥事儿。

吴刚终于来了,润红妈就上前把礼品递给吴刚。吴刚正往厂里走,被润红妈的这个动作吓坏了,忙问润红妈这是干嘛。

润红妈笑了:“没啥,就是送你一点东西,意思意思。”

吴刚没有接,直接朝厂里走。润红妈没有拉住他,也跟着他进了厂。吴刚一扭脸,问:“这不逢年不过节,你这是啥意思?”

润红妈一看自己已经进到院子里了,一些切蒜瓣的老人都停下手里的活看着润红妈,润红妈突然觉得自己很尴尬,她压低了声音说:“你之前不是挺喜欢俺儿子的吗?还想认他做干儿子。”

吴刚看看强生,一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他努力想着。想了一会,他猛然拍自己脑门一下,意思是想起来了。不过他面露尴尬之色,看了看强生,觉得很讽刺。

强生也很尴尬,他看着妈妈和吴刚说话,一时竟愣在那里。强生的表情很傻,吴刚叹了一口气说:“这事儿回头再说,你看看你拿着这些东西在人场里,像什么样子?”

润红妈觉得吴刚这话说的也在理,她看看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又拿着东西尴尬地走了。

没过几天上面就下来人了,好多的车都停在加工厂的门口,有抱着摄像机的,也有拿着麦克的记者。工人把吴刚喊来了,吴刚又把乡长喊来了。

乡长站在摄像机面前说:“我们之前没有接到任何举报,要是接到举报,我们一定把这个厂停掉的。这个厂的确有大量的污水排除,我们一定在短期内把厂子停封处理,如有不合格的地方予以劝告,对于不接受劝告的,我们将采取法律途径保护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希望广大群众监督……”

末了,乡长又请记者吃饭,至于吃饭之间的事儿大家都不知道了,反正这条新闻也没有播出去。

乡长找到吴刚:“你还真是厉害啊!让你别再想八里河的事儿,你就给我来这出,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这厂子,我现在收到的举报有多少,我能帮你压着就帮你压着,我要帮不了你,你也别怪我不够兄弟情意。”

“你放心吧!到时候挣的钱让你挑大头还不行吗?对了,都是哪儿的人举报啊?”

“刚开始是八里河附近的居民说你的厂子排污污染了下游的八里河,现在连你们厂子附近的村民也开始反映你的情况了。我估计他们是看检举没有效果,才动用记者的。”

“这些个人……”吴刚说到这儿想到前几天润红妈带着强生去找自己的情形,笑了起来。

第四十五章:副食品厂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