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润红出嫁

  强生再也没有收到廖小雨的信件了,廖小雨和国秀就像强生的梦一样,梦醒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离中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暑假也将开始了。强生现在什么也不想了,什么会不会,都无所谓!强生就买几本资料坐在后面自己做,看到不会的就翻书找找。偶尔也去之前廖小雨租得房子,房子的住客已经变了,但是糊在窗户上的塑料纸还是自己的。

将近放暑假的时候,润红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男生。润红和那个男生来找强生,就在学校旁边的饭店里点了几个菜。

润红看到强生现在的模样,心都碎了。强生的头发好久都没有理了,由于处于青春期,脸上开始长一点点青春痘,两排新长的胡须没有被修理过,软软的,看上去很憔悴。

润红不吃饭,她一直看着弟弟,像是两个即将离别的人一样,润红只想多看看强生两眼,这样她或许能把强生这两年独自吃的苦看出来。她也有一肚子的苦衷,她也希望强生能看到。

强生一直低着头吃自己的饭,像怕被好朋友看到,又像是害怕看这位陌生男生的脸。其实强生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害怕他一抬起头,就看见姐姐看着自己,要是姐姐和自己一样不知道该说什么,肯定很尴尬。

尽管强生自顾自地吃饭,男生还一直让强生吃菜,强生就低着头点点头。润红问菜好吃吗,强生还是低着头点点头。

润红看着强生这样的吃相,又想起之前上中学的时候,自己中午不吃饭,为弟弟买几个包子。弟弟就蹲在灶屋门口吃起来,样子和现在是一样一样的,都是那么心酸,让人觉得心寒。

润红想着想着就哭起来,强生抬起头,看看润红,又看看旁边的那个男生。强生刚想问润红怎么了,那个男生就把手搭在润红的肩膀上,问润红没事儿吧。强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又低下了头。

吃完饭,那个男生就想回去了,润红说:“那行,你就先回去吧,过几天你再让你家里的人过来上俺家谈谈。我下午再走,待会和强生去周围的商场逛逛。”

男生听润红这么一说,就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交给润红,然后说:“恩,那你该买啥就买啥,这钱你先拿着,要是不够的话你先垫着,回来我再给你。”

润红接过那钱,男生就走了。

润红转过头问强生:“你知道那个男生是谁吗?”

强生摇摇头,润红以为强生会问自己那到底是谁,可是强生还是低着头。

从饭店里走出来,润红就陪着强生到学校给他的班长递了一张请假条,然后和强生一起去县里的各个商厦转了一圈。

路上,润红就挽着强生的手,强生很不习惯。对于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强生现在觉得他很不了解润红。至少在对于那个男生的问题上是很不了解的。

强生想问问润红是怎么和那个男生在一起的,可是他没有问,他不知道怎么开口。润红也没有说,她只是告诉强生哪儿的服装好看,然后让强生试试。强生没有来过这么大的地方,没有穿过这么好看的衣裳,他只是看着润红,然后笑了。

晚上润红坐车回家了,第二天强生就被叫到办公室。

班主任说有人举报强生昨天和一个女生拉拉扯扯地逛商厦,为此还没有上课。强生就把事情解释了一遍,又说请假条已经交给班长了,那上面写的很清楚,就是因为姐姐过来看自己,所以请假的。班主任把班长叫过来,问清了情况,的确如强生所说。

班主任冤枉了强生,他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他对着强生吼道:“我冤枉你了吗!你就是这样的人,之前你和廖小雨的事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才多大的人啊?你现在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都不知道你满脑子里到底装些什么玩意儿!”

“我和廖小雨之间没什么!”强生也喊道。

“少扯淡,我只看你的成绩!你告诉我你现在的成绩怎么样?你说啊!我还冤枉你了?你现在想想是否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父母,对得起你每天花销的钱!我都替你丢人,行了,我也不和你耍嘴皮子了,滚,赶快滚!”

强生大吸了一口气,扭头回到教室。强生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个性格:你越夸他,他就越努力;你越贬低他,他就越吊儿郎当。当然在接下来的期终考试中,强生考的也很不好。他刚起来的那点上进的热情,被班主任几句话破灭了。

放暑假那天,强生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希望爸爸去马路上接自己回去,因为自己还有很多的行李。

玉林告诉强生自己在强生的姥姥家,让强生也过去。至于行李,下午或明天再去学校带。

强生就空着手回到姥姥家,一推开门就看见堂屋里摆着一张大桌子,桌子的两边各坐着两个人,一边是爸爸妈妈,姐姐就站在他们的身后。另一边的人强生不认识,但站在他们身后的那个男生强生认识,就是之前和姐姐一起的那个男生。姥姥坐在最里面,正对着门口。

姥姥看见强生过来,就示意强生站在一边,而不是像平常一样热情地接待自己。强生看着这种架势,像是要谈判一样。

润红妈站起来,对着另一边的父母吼道:“你们倒是说说啊!干嘛头低着像豆芽一样!你们建国做的这是人事儿吗!我告诉你,闺女我现在不让她嫁,你回去拿五万块钱过来。要不,回去把房子盖起来再说!我告诉你,我现在谁都不怕,不要以为你留个孩子我就会怕你!我现在就让润红到医院打掉!”

对方的母亲苦笑道:“亲家母,你这话说的就不……”

“谁是你亲家母?谁是你亲家母!明天不把钱拿过来,孩子你就别想带回去!”润红妈继续吼道。

润红拉着妈妈的衣服,带着哭腔说:“妈,你别这样……”

润红妈一把把润红的手甩开,指着润红的鼻子骂:“谁是你妈?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你个挨千刀的!你没见过男人啊!”

润红听着最后一句话是从自己的妈妈嘴里说出来,眼泪“哗”地流下来。润红大哭着喊道:“你啥事儿都怪我,你自己都没有责任吗?事情的结果不都是你造成的吗!”

润红妈“啪”地一声给润红一个耳光:“你自己没见过男人也是怨我吗!”

那个叫建国的男生赶紧跑过来,一把扶着润红对润红妈说:“婶,都是我的错,可是润红现在不是一个人,你就是不看在润红的面子,你也要看着她肚子里……”

“你说的都是屁话!不是你的错,还能是我的错?我正要找你算账呢!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居然……”润红妈说着哭了起来。

玉林叹了一口气,对着强生说:“现在骑车子带你姐先回去吧,我和你妈待会就回去。”强生就骑车带着润红往家里赶。

建国的父亲站起来,对着玉林说:“你放心,俺们也不是那种没有脸皮的人,我这就回去给你筹钱,我就是借,也给你借够五万。”说完就回去了。

建国的母亲也站起来,对润红的姥姥说:“那,婶,我们就先回去了。以后有时间再过来。”姥姥叹了一口气,建国的母亲也走了。

建国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放在姥姥的面前:“姥姥,来也没带啥东西,这钱你就拿着吧。”姥姥没有拿那钱,润红妈一把抓过钱揉成一团,扔在门口。建国看着那钱,也没有捡,从上面走过去了。

路两边的麦子熟了,大家都还没有开始收割,一片片金黄色的,可好看了。可是强生和润红都没有心情看到这些。

走着走着,润红就趴在强生的背上,两只手紧紧地搂着强生的腰。强生觉得自己的后背湿了,他知道姐姐一定哭了,姐姐现在一定很痛苦,她有太多的心事没有人可以说。

强生没有问,他也不需要问。还和以前一样,润红要是觉得自己信得过,她会把什么都告诉强生,如果她信不过,强生问什么她都不会回答。

强生想着姐姐的哭泣,自己也控制不住哭了起来。他想大家都长大了,都有了自己的烦恼。姐姐再也不是那个站在村口老槐树下,对着大家喊“以后你们要叫我‘牛哥’”的样子了;再也不是那个对人家喊“我小弟只有我自己可以欺负”的样子了;再也不是当初遇到表妹侮辱时,一把拉住自己说“以后咱回去自己过”的样子了。

姐姐变得很脆弱,或者她的内心就是很脆弱的。

走到八里河上坝子的时候,强生骑不动了,他让姐姐先下来,等他把车子推上坝子再让姐姐上来。

润红上了坝子,就站在坝子上看八里河。现在正是六月份的天气,河里却没有一个人,路上也没有乘凉的了,八里河一片死寂。

强生走到润红的身边坐下来,他看看润红,没有说话。或许“安静”对润红来说就是最好的安慰。

润红也坐下来,她说:“强生,我也不想和他在一起,这一切都不是我愿意的。”

强生看了看润红,他不明白。润红就说:“之前我刚到那儿上班的时候,胃还是不舒服,那个时候吃饭也很挑剔,吃的米不能太硬,馒头也很少吃,刺激胃的菜更是不敢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开始一下班就跑去为我打饭。那个时候公司没有几个员工,饭菜都没有多少。他第一个跑到桌子前,为我盛软和的米饭,自己把馍皮吃了,把里面软的给我吃,在大家气愤的眼神里,为我拣菜里的好吃的。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感动,但那不是爱情,我知道,他对我来说真的只存在感激。

“但厂里的每个人都看了出来,大家都开我的玩笑,说我们恋爱了。我知道咱大姨去世的时候,大表哥回去了,那个时候我是小组长,因为工作忙就没有回去。大表哥一定把厂里的话对咱妈讲了,没过几天咱妈和咱小舅就来到俺厂里找我。

“强生,那是一个厂啊,就是厂里的人再不多,在大家的面前我还要脸呢!咱妈到厂里以后,二话没说就当着大家的面给了我一个耳光!还对着大家问我为什么这么不要脸!我是她闺女啊!是她生的养的闺女啊!她当着大家的面这样说我、打我,还问同事谁是建国,建国站起来,咱妈上去就开始打他。

“强生,别说我们没有谈恋爱,就是我们谈了!那又怎么了?她当时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润红说不下去了,“呜呜”地哭起来。

强生拍拍润红的背,润红就靠在强生的肩膀上,过了一会她又继续说道:“咱妈要我马上回去,我给老板说要辞职,老板说要把工资算一下,顺便把我组长的职位交接一下,让我明天回去。你知道吗?那晚咱妈就睡在我们寝室里,和我睡在一头,就连我上厕所她都要跟着。

“第二天中午,我把工资领到了,咱妈就让我和她一起回去,我不知道咱舅那天晚上是睡在哪儿的,我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建国。走了没多远,我想起来行李还没有带完就回去带行李,顺便到厂里和之前玩的好的同事道别,因为我是小组长,有些活他们是弄不好的。当我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建国,他也看见我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竟然一下子跪在我面前,脸上哭的像个泪人似的。

“强生,从来没有一个人为了我的身体而不顾别人的眼神!没有一个人为了我被别人无缘无故地打!没有一个人为了我当着大家的面跪下!没有一个人为我的离开流泪!没有一个人!为了我,而放弃自己的自尊!

“当时我的心都碎了,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这辈子我就跟他了!我行李都不要了,就跟着他去了令一个地方打工。直到最近快放假了,我要回来,我不想让咱妈再难过。他怕我回来以后就再也回不去了,就在我回来的前一天,我就有了……”润红说着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要不是咱妈,或许我对于建国只是感激,也或许我就在放假的时候回来了。可是就因为咱妈的这些动作,给了建国一个可以展示自己独特能力的机会。也让我相信他是真的,我,也是真的!你明白吗?”润红说完看看强生,强生看看河水点点头。

强生带着润红又回到家,家里一片狼藉。润红说:“因为从回来我一直瞒着咱妈,没有说我已经有了。直到昨天建国要来说亲,咱妈不同意,我没有办法,就把有孩子的事儿告诉了她。咱妈接受不了,所以,家里就这样了。今天没有办法,两家就只好去姥姥家见面了。”

强生叹了一口气,就开始收拾东西。等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完了,润红就问强生最近的学习怎么样。强生点点头,也没有说好或者不好。因为之前的太聪明,让他现在没有办法回答别人不好了。

润红说:“小弟,你还算为这个家挣了一口气,你要好好上学,将来挣大钱养活咱爸咱妈!”强生还是点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建国就带着四万七千块钱来了,他告诉玉林:“叔,我把钱给你拿来了,就只有四万多,都在这儿,你自己看看。”

润红妈拿着那钱,告诉建国:“回去给你爹娘商量一声,选个好日子就把人接回去吧。”

建国也没有留下吃饭,转身回去了。走之前,润红看了看建国,建国对她点了点头。

没过几天,润红就被接走了。走之前,润红妈拿着镰刀要上地收麦子,玉林就坐在院子里不说话。建国就骑着摩托车过来,因为润红还小,没有办结婚证,也没有一个婚礼。

润红走到玉林的旁边喊了一声“爸”,玉林抬起头,一下子苍老了。润红的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来,玉林也哭了。

润红坐在摩托车上,就像一般走亲戚一样,没有一点出嫁的感觉。车子走之前,玉林把一个包交给润红,里面是建国送来的四万七千块钱。润红看着玉林说不出来话,玉林也断断续续地说:“这是你妈的意思,到那边好好过日子!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谁都没有办法。”玉林说完就进屋了。

润红喊了一声“爸”,声音被摩托车带走了。强生站在门口,他看看地上,一地的伤心随着摩托车的车印流到远方。

润红走了以后,王华就又回到一个人的生活,他之前还有润红这个不算亲的亲人,现在他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邻村强生的干爸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大年初一强生去他家拜年的时候,家里没有一个人。强生只好又拿着包裹回来了,润红妈问强生这是为什么。强生想了想,或许是因为人家听说强生为了前途,认吴刚作干爸,结果吴刚还没有搭理强生。就觉得强生很势力,不愿与强生再结为干亲家了。

这样一算,强生和润红又同时回到起点。强生和润红同时认的干爸,现在又同一年断绝与干爸的关系。

王华到现在别说成家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但是生活不算很糟……

第四十九章:润红出嫁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