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润红的日记本

  润红刚到中学的时候对什么不感兴趣,那个时候妈妈刚出门,自己和弟弟在姥姥家生活。

润红还没有从突然间消失妈妈的伤心中走出来,她又想到以后还要自己骑车车子上学和放学,路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她看看周围,班里也是自己“一个人”,她没有认识的人,她也不想认识谁,她的心里很烦,看什么都是不顺的。

没事儿的时候就练练字,在纸上随便画画。想妈妈的时候,就一个人躲在墙角里哭一场。

强生把润红的日记本砸开了,第一篇就是讲到自己:

今天感觉不错,可就是觉得弟弟越来越烦人了,尤其是今天给他借钱买个日记本,他居然还让我写张欠条。这这个人刚开始和他说话还可以,久了就觉得烦人,讨厌。

看到日记本就想到他的笑,即没有韩少鹏的那种灿烂,也没有“他”的那种秀气。他笑时,便张开大嘴朝天,再发出杀猪(般)的声音,实在让人感到恐怖。有时他的笑,让人感到莫名奇妙,笑时一点都不遮掩。

不过(应该用“另外”),他还是个败家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绝对比不上“他”。嘿,真想“他”要是我亲弟就好了。想起我弟弟,再想起“他”,就觉得生气!(两个人的先后顺序反了)气人!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讨厌的弟弟啊!越想越气,越气越想揍他一顿!

强生看到这儿就笑了,仿佛姐姐说的不是自己,或者自己不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而是旁人的角度上看待润红这篇日记一样。

强生继续往后翻,润红就开始讲她的学校生活,比如小考了,成绩了,好朋友之间的新闻了等等。

当然也讲到她的“爱情”,这是强生之前没有接触到的。日记写了很多,这里不可能把每篇日记都记下来,所有就写个大概。

润红之前到姥姥家,然后要一个人骑车去上学,润红看着别人三三两两的,觉得自己很孤单。姥姥的村子离学校比较远,有一段路是没有人陪同的,这让润红很害怕。

这世界上,说害怕什么就来什么。开学有一个多星期,润红晚上放学回来,走到那个没有人的路段时,心里就紧张起来。润红不断安慰自己:不要害怕,连个人都没有,还有什么可怕的。可是刚说完前面就出现一个人,那人把车子停在路边,润红心里“嗵嗵”地跳,她又安慰自己,那个人不是冲自己来的,可是那人看见润红过来就笑了。

润红也笑了,但是她的笑是很不自然的。润红看了看那人,是个帅气的男生,他的笑也是秀气的。润红心里稍稍安稳下来,至少她觉得他不是坏人。当润红心里平静下来再仔细看那位男生,就觉得他面熟了,可是润红想不出来在哪儿见过他。

“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你不害怕吗?”那个男生问,润红摇摇头尴尬地笑了。

“是我啊。我是韩少鹏,就是坐在你后面的那个。大家前后桌,你居然不认识我?”润红笑着点点头。

韩少鹏也笑了:“我家也是走这条路,以后大家一起走怎么样?反正同路,也是同学。”润红点点头,终于发出了一个“恩”字。

从今往后,韩少鹏就和润红一起放学。韩少鹏很开朗,也会逗别人玩,更会倾听别人的心声,开导别人。润红每天和韩少鹏一起放学也很开心。

韩少鹏在班里也会对自己开玩笑,比如他借了润红的笔,润红拿回来时,他就开玩笑说:“别忘了还回来。”

尽管润红觉得和他在一起很开心,他对自己也很好,润红还是觉得自己是不喜欢他的,至少是不“爱”他的(我不知道该不该用这个字,但是润红的日记本里却记述着她少女特有的感情)。

润红喜欢班里的班长,人长的秀气,做事儿也比较稳重。润红没有写他的名字,强生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润红的日记本上写着“他”。也许就是因为他长的秀气,也许就是因为他的稳重,反正都是强生所没有的性格,润红就对“他”非常的着迷。

润红不知道怎么办,她曾问过强生韩少鹏的事儿,但是强生不理解,以为自己真的恨他,所以润红也不再和强生说任何初中的事儿了。

韩少鹏让润红感动过很多的事儿,最让润红感动的是她最后知道韩少鹏的家不经过姥姥的村庄,而是姥姥的家经过他的家,也就是说他为了润红多走了很多的路。

后来润红回到老家,再也不用走去姥姥家的那条路了,韩少鹏也转了路,到这边送润红回来。润红中午不吃饭,把钱省下来给强生买包子,韩少鹏就买东西给润红吃,润红不接受。按照润红交代强生的话就是“我有我就吃,我没有我就不吃,干什么事儿不看别人的脸色”,后来韩少鹏也不吃中午饭了。

中午放学后大家都回去吃饭了,班里就剩下润红还有韩少鹏,润红坐在前面看书,韩少鹏就坐在她后面看书,但是两个人什么都看不下去。

晚上放学,韩少鹏就把润红送到八里河上。润红从来不敢在这儿坐着,韩少鹏就自己坐在坝子上看着润红回去,然后又看看八里河。月亮升起来了,把八里河的河水照得银闪闪的,韩少鹏的心里揪像河水一样,泛起了浪花。

快放假的时候韩少鹏曾表明自己的心意,不过润红没有同意。润红还想着“他”,尽管润红不知道他的意思。

润红曾经给过他东西,那是从三姨家摘的草莓,是和强生一起偷偷地摘的,为了那,三姨还在地头骂了好长时间。润红把每个草莓都挑拣好,然后把每个都认真洗干净。递给“他”的时候,他还非常高兴,润红看着他依旧秀气地笑,心花都绽放了。

强生能感觉姐姐当时很高兴,因为润红的日记本里写道:看到他对我笑,我差点就摔倒了,还好草莓递到他的手里,要不肯定掉了。

到初三开学一段时间后,润红去了三姨家,韩少鹏依旧送着自己。可是韩少鹏又对自己“表白”了,润红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她想这样也好,就答应了。

润红写道:一个是,我想谢谢他照顾我,才这么做的,我想紧紧(说)一句“谢谢”太轻了,他以前想和我做朋友,我现在就圆了他的想法,也做报答;二个是,我想用喜糖来试探一下“他”的想法。也许有人认为我态(太)狠了,但事实所逼,我没有办法。我亲爱的你,我并不是真心伤害你,只不过也是想借此来暗示你,我喜欢你,你会接受我吗?我也有些害怕,怕这场戏上演坏了。我也有些心虚,因为自己在干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不是一件小事。(它)会被别人误会(自己)为玩弄自己和别人的感情的,而且,最后的结局也让我担心。

第二天润红特地做了准备,润红一直在班里等着韩少鹏说出来。也不知道韩少鹏是不是因为发现什么了,或者因为觉得润红居然同意自己的“请求”了,让他一下子觉得事情不“好玩”了。因为润红也听说,男生的爱好就是把不可能追到的女生追到手,一旦他们成功,就觉得“没意思”了。

反正韩少鹏没有说出来润红想的那句话,而是问润红:“你真的喜欢我了,还是故意用我来试探‘他’呢?”

润红觉得不可思议,润红没有向大家表明自己是喜欢“他”的。难道,是自己上学给“他”草莓的时候被韩少鹏看见了?

润红没有回答他,因为润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让韩少鹏更加相信自己的理解。他笑了一下:“你喜欢他,就去表白吧,别以后时间过了,大家都后悔。以后我也不送你了,你自己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儿。这张相片送给你,你们要是成功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祝你幸福。”

润红接过照片,韩少鹏就站在八里河前,照片不是很清晰,应该是他借别人的手机照得,后来洗的吧。照片的背面写着:赠予牛润红,韩少鹏。

润红看着这张照片,眼泪就掉下来了。润红写到“每个人应该都是这样,比起没有希望的幸福,更喜欢现实的残酷”。

润红说:“对不起,之前一直是你的照顾,你很好,我也很感激,但是我没有办法不想他,他……”

韩少鹏笑了,依旧是那么灿烂:“不用说了,去找你的幸福吧。”说完转身就走了。

韩少鹏还是坐在自己的后面,可是大家的话越来越少了。甚至走在大街上碰到,韩少鹏也装作没有看见润红,润红写道:今天在路上遇见韩同学(韩少鹏)了,我坚信他看见并认出我了,但可能还有些不能理解(原谅),不过没有关系,离毕业还有大半年的时间。我可以等,等到我们都原谅对方。也许,不可能。

这时候润红又想起“他”了,润红是真的很喜欢“他”,并且从开始到现在,从未改变。但是却被“他”拒绝了,就是那个星期天。

润红问:“为啥?”

“因为你已经喜欢韩少鹏了,并且你们在一起了。有一段时间他一直在中午和你在教室里吧,他晚上都会送你回家吧!你们八里河的环境不错吧?他也向你告白了吧?你不是也已经同意了吗?”

润红没有说什么,她觉得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她不知道“他”怎么知道那么多,是韩少鹏向每位同学发牢骚吗?说自己如何如何喜欢润红,并且每天送她回家,陪她在教室,并且向她表白了,而她的同意居然是为了利用自己!

润红就是那天回到三姨家,偏巧又下雨了,偏巧淋了麦子,偏巧三姨错怪自己。这么多巧合,让润红接受不了,她与三姨顶起来,之后受不了文凤的话才回去的。

后面的日记再也没有提到韩少鹏和“他”,都是一些班里的小事儿。像是某某某为了某某某喝安眠药了,润红就感叹一下,但是不会提到韩少鹏和“他”。韩少鹏的相片也存在润红的日记本里,润红几次想撕了,琢磨一下又放弃了。至少看着他的照片,润红还知道在她的初中生活,有个男生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帮过自己,还喜欢过自己。

润红写了自己的学服装期间的想法,她打电话问过玉林,只是假装随口说说:“爸,我想上学。”先前玉林的态度是不反对的,但是润红告诉他还想在镇中学上学时,玉林就两个字,“不上”。

润红还是想回去上学,她觉得自己已经原谅韩少鹏和“他”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原谅自己,不过已经无所谓了,润红只是想回去好好上学。润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努力挣钱,然后自己学电脑,学自己想学的东西,一切都好好的。

润红还写道三姨,是先前上学时候的事儿:

今天是我最悲伤的一天,今天三姨来俺家,只说欠俺家一百元,对于那一千六百元(强生和润红在三姨家的那段时间,润红妈的确给三妮打过一千六百块,但是强生不知道)的说法是只剩下二百块。我们在他们家住的时间不超过两三个月,后来和弟弟一起回来住了。为此爸爸很生气,妈妈只是说算了。吃饭的时候,爸爸说了一顿饭的时间,妈妈还只是笑。后来爸爸开始唉声叹气,骂人,妈妈便和爸爸顶了起来。爸爸从西屋走到东屋,后来,妈妈又笑着叫爸爸,说跟他商量一件事儿。可妈妈刚开头,爸爸的火又发了,吵了妈妈两句后便走了。妈妈一直在流眼泪,爸爸停了一会又回来了,(他)看见妈妈在流眼泪,便又吵了妈妈。可想而知,妈妈也不让。本来只是小吵,也未曾想过一家人会为了几百块钱而水火相容。

妈妈拿起了衣服要回姥姥家,爸爸却认为是(她)拿了爸爸仅剩的三千块钱,为此,他们便有点开始打了(不是很通)。从妈妈哭,我和弟弟便开始为这个荒唐的事儿而流眼泪。爸爸气急,使劲拉自己的头发,把一个一点都不坏的凳子摔的分了好几块。爸爸想打正在骂他的妈妈,被窝拦住几次,后来似乎平息了。爸爸的腰疼了起来,我和弟弟在妈妈的身边也哭了好久。

后来,我说:“爸,我们出去说说话吧。”就留下弟弟和妈妈。

爸爸说“好”,我们便出去了,我断断续续地说:“爸,其实,其实妈妈不是在和你商量吗!可你已出口便吵人。爸,你骂妈妈那么难听,她是我妈啊!别说几百块钱,也别说她(三姨)不给,即便她给咱,不要了行吗?咱得幸福就值这么点钱啊?爸,咱啥也不要了。咱只要幸福和快乐行吗?爸,咱为这点儿钱生气值吗?我从小就怕你们打架。爸,你不会让我弟弟天天在学习时还担心你们千万别打架吧?爸,咱不要那八百块钱了,我过了年就出门,我去挣钱,给你,爸……”

爸爸只是一只手不停地和头一起摇说:“爸爸不气,爸爸不生气,爸爸谁也不听,只听我女儿的……”而另一只手却一直捂着肚子。妈妈此时,也站在柜子旁边哭。

我走到妈妈的面前说:“妈,睡吧?就算为了我和弟弟,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生活,别哭了……”边说着边递过去一个毛巾。

弟弟也说:“妈,我一定好好读书,挣很多钱给你。”

我用力摇摇妈妈的肩膀说:“就算为了我和弟弟,咱好好过日子吧!没钱再挣,为了我和弟弟,你今晚就睡吧!别去姥姥家了,也别去小姨家了……”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将妈妈的泪水擦干。

妈妈也帮我们擦擦眼泪说:“妈哪儿也不去了,你们睡去吧!”说完,妈妈就趴在柜子上哭起来。

我用力摇摇妈妈的肩膀说:“妈,你别哭了,我怕,妈,我怕……妈,你听我的,咱好好过日子。妈,你别哭了,我真的害怕……”

后来爸爸出去散心,一会又回来了,便劝妈妈睡觉。可妈妈只是坐在被子里,一直都不肯睡,直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们拉灯后又说了一些话,说什么我不知道,反正语气又缓和些。妈妈让弟弟陪她在那个屋里睡,妈妈也只是哭,记得在一个晚上的时间里,却发生了这些事。记得刚开始,妈妈还笑着说,让爸爸回来买花,那个时候爸爸出门还没有回来。

我开始害怕,开始担心,开始感到恐惧。这个晚上是我离开任何一位后,所有伤的心,流过的泪都比不上这一回。

此时我才真正地想拥有幸福,拥有一世的幸福。不让金钱代替了幸福,金钱也是无法代替的。

此时,我和弟弟真的立志:好好学习。多说也无意,做了才行。爸爸妈妈,求你们,就用你们的和气,等等,再等等我的成绩吧!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强生翻到最后一页,那是姐姐交给自己之前就写好的:明天就要走了,晚上还要收拾东西,中午就把日记写了。以后我就真正告别学生时代了,那些曾经失去的,没有得到了,我都放弃了。我要进行我的新生活,妈,爸,强生,我走了……

强生缓缓地出了一口长气,然后把日记本合上了,他看了看手里韩少鹏的照片,又把它夹在日记本里。润红走之前对强生说,关于日记本,想烧就烧吧。强生觉得没有必要烧,这个笔记本和笔记本中的“他”一样都将成为润红的回忆。或许有一天润红看着日记本,连自己当初最喜欢的“他”都忘却了,至少她还知道那些事儿,那个曾经喜欢自己的男生,这些都是润红值得回忆的。

强生好久都没有看到国秀了,强生要到县里上学了,强生还能看到她吗?

吴刚村长的职位不干了,李三开始忙碌起来……

第三十八章:润红的日记本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