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过年

  润红和强生跟着妈妈回到老家住,总算结束了这一段“苦”日子。

过了一个星期,强生放学回来拿了二十块钱,他没有告诉妈妈,而是把这些钱都交给了姐姐。

润红问:“你从哪儿得来这么多的钱?”

“得的?”强生自豪地说。

“得的?怎么得的?”润红还是不解。

“竞赛的时候得的!”

“真的?”润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不是说不考的不好吗?”

“我语文考的不好,数学考了第五名。”润红听到强生这么一说也高兴极了。她从兜里拿出以前的四块钱放在一起,总共就是二十四块钱了。

润红把这二十四块钱都给了强生:“这都是你的。”

强生看着这些钱没有接,他说:“这些是你的钱。”

“什么你的我的?都是你的。只要你好好学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语文不好没有关系,这是一个慢功夫,以后慢慢就提上来了。”润红把钱又给了弟弟。

强生一听姐姐说到语文,心里就酸酸的。竞赛回来以后,语文老师把校长的女儿还有强生叫到办公室,问两个人考的怎么样。

校长的女儿说考得还可以,强生也跟着瞎点头。老师说:“把你们的草稿纸拿过来我看看,你们应该带回来了吧!”

校长的女儿把草稿纸递给班主任,强生也把自己的稿纸递给他。老师先看了女生的,然后频频地点头,又看看强生的,一直皱着眉头。

看完后,老师开始给女生讲:“国庆节种树献给‘母亲’,能想到这个点很好,也突出了题目——《最有意义的一天》,但是你的感情还不够深刻,虽然你的文采很好,描写的也很到位,但是你要把你心中对于祖国的那片炙热的情感描写出来。当然可能你还小,对于祖国,理解的还没有大人透彻,对于你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文章能写成这样已经很不简单了。我建议你没事儿的时候多读读***的诗词和他的概论,这样,既能增加你的爱国情操,又能增加你对于祖国母亲的深刻认识。”

老师又看看强生的作文:“你这个,呵呵,对于你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文章能写成这样也是很不简单了。”老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怎么说你也是五年级的人了,怎么还会写这样的文章?儿童节踢球……哼,还真是‘有意义’啊。我知道她是校长的女儿,平时家里的教育可能要好一点,对于你来说,可能对于国家的概念小一点,但是你如果不会写这个,你可以写其他的!你可以写去敬老院,尽管咱这儿没有敬老院,你不会想象吗?你就是想不出来,你不是写拾金不昧吗?你这前半辈子一定拾到过钱吧,就是写捡钱也比写踢球好啊!再换句话说,假使你真的写踢球,你要是有个好文采,或者有个清晰的中心点,我也不说什么了,你自己看看你写的这是什么啊!狗屁不通!拿回去,拿回去……”老师说完就把稿子扔过来。

强生没有接到稿纸,稿纸就飘下去了,正好落在女生的脚下。强生弯下去的身体愣住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很卑微,他想到底捡还是不捡。女生往后退了一步,把稿纸捡起来,递给强生,强生没有说谢谢,因为强生觉得自己说任何一句话都会被人发现,都会被人数落。他现在只想让世界上只剩下自己,他认为自己不说话就可以觉得只是剩下自己了。

出了办公室的门,女生说:“我数学不如你,但是我的作文稍微比你强一点点,要不……”

强生没有听完,就转身走了。正如之前提到的那样,强生的臭毛病又上来了:别人越是夸他,他越有干劲,别人越是贬低他,他就越自暴自弃。

现在强生也不问老师题目了,数学老师他也不去问了,他怕在办公室里看见语文老师,语文老师该对着全办公室的人说:“就是他,狗屁不通,五年级了,居然还写儿童节踢什么破球……”

强生走到哪儿都觉得有人在他身后指指点点,说他没有能耐,写的作文就像是三年级刚学习的时候一样。

强生的成绩随着他“会就会,不会就放弃”的思想下滑了。

过年的时候润红也和妈妈说一件事儿:不上学了。

放假前润红拿回来一张奖状,上面写着:优秀团员。玉林也回来了,玉林把奖状翻来覆去地看:“什么叫‘优秀团员’?”

“首先要是团员,还要在团员中起到带头作用,什么都要做的最好!”润红解释道。

“那学习也做得最好吗?”玉林斜着眼睛看着润红。润红喊了一声“爸”,羞得进屋了。

玉林把奖状钉在左墙上,自言自语道:“优秀团员奖状也是奖状啊!润红,以后再努力一点,搞个优秀党员,我马上把强生那堵墙上的奖状全部撕下来。”

玉林看了看右墙上强生的奖状,满满的贴了一墙。玉林看着看着,开心地笑了。

玉林现在将近四十岁了,虽然没有多大的成就,不过家里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不是很富有,但是女儿和儿子都很争气。看着这右一墙,左一张的奖状,玉林都感觉自己很自豪。

玉林合计着最近要拼命工作了,女儿要是上个高中,儿子再去个县里的中学,消费就大了。不过玉林觉得只要孩子们努力,自己再累也无所谓。他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自言自语道:“值!”

吃过年夜饭,一家人没有什么事儿,玉林就买了两桌扑克,一家人玩起来。润红妈说:“不是玩钱的,玩着没意思。”

玉林就说:“你要是想玩钱的,我也可以奉陪啊!”

润红和强生就跪下来磕头要压岁钱,润红妈给孩子们一个人二十块钱。四个人开始玩起来,强生和润红不会玩,总是输。

润红妈说:“这样吧,孩子们要是输了,就不掏钱,咱俩要是输了就要掏钱。”

玉林“哼”地一声:“原来你这话是和我说啊!那行,谁怕谁,待会别输不起哭鼻子!”

“谁要是输不起,谁就是小狗!”润红妈开始洗牌。

润红妈给润红和强生使眼色,几局下来,玉林就已经输的什么都不剩了。玉林尴尬地笑起来:“行了,我输了!”

大家都开始笑玉林是个小狗,当然孩子们不敢叫,只是笑。

玉林笑了一会说:“咱们一家好久都没有坐在一起了,今天有是新年,大家都说说这一年有什么收获,明年有什么打算!”

玉林看了看大家:“我先说,今年挣了多少呢,我就不说了,都在你妈那儿呢,她比我清楚,我有多少钱都归她了,明年一年还是挣钱,我希望强生和润红都考个好学校,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玉林说完看看润红妈,润红妈刚才玩的很高兴,脸都笑红了,她现在坐在板凳上,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看着大家。她想了想:“我也没啥愿望,只要你爸别打我,啥事儿都好说。”润红妈说完就笑起来,玉林还没有说话,润红妈又说了,“其实我和你爸一样,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们都好好学习,考个好学校,我和你爸累死累活也心甘了!”

玉林看着润红妈点点头,虽然有的时候两个人经常吵架,但是真正了解自己的人还是对方。玉林又看看润红,润红没有说话,而是强生先站起来:“我先说,我先说!”

大家都看着强生,强生规规矩矩地站起来:“爸,妈,我今年……”强生看着姐姐顿了顿,“我今年竞赛得来乡里的第五名。”强生说到这儿的时候想起来自己的语文,但是他没有说。

大家听到这儿都很兴奋,除了润红,润红有心事儿。玉林看着润红妈:“我怎么没有听你说啊?”

润红妈也很纳闷:“他没有告诉我啊,啥时候的事儿啊?”

强生没有回答妈妈,而是继续说道:“我的新年愿望就是永远都有压岁钱!”他又看了看爸爸妈妈,补充道,“还有考个好学校!”玉林和媳妇听到这句话,心里才安稳下来。

强生坐下来之后就看着润红,润红满脸通红,强生捅捅润红,润红就像是上课受罚一样,缓缓地站起来。玉林打趣说:“我知道,你去年的收获就是:优秀团员!那你新一年的计划呢?说说看。”

大家都望着润红,润红站了好长时间,没有人说话,就听见外面的鞭炮“噼里啪啦”地响。

润红妈说:“润红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会说好话,行了,也不为难你了,坐下吧。想睡觉的睡觉,不想睡觉的熬夜看电视也行。”润红妈说完就站起来了。

“妈,我不想上学了。”润红的声音很小,被外面的鞭炮声淹没了。但是润红妈还是能从鞭炮声中抽出润红的声音。

“你说啥?”润红妈看看同样惊讶的强生,又看了看玉林。

玉林没有什么表情,他好像之前就知道这件事情一样。

润红妈又问:“你说啥?为啥不去上学了?”润红没有说话,润红妈又捅捅润红,“说话啊!为啥不想上学?”

可能是因为玉林觉得看着这俩母女站着不舒服,就拉拉润红妈:“有什么话坐下来说。”

润红妈甩开玉林的手,坐了下来:“你说,今天你给个说法,到底为啥不想上课了?你这不是还弄回来一张奖状吗?我看你不是挺好的吗?到底为啥。”

润红妈见润红还是不说话,就问道:“老师当众打你了?骂你了?”润红摇摇头。

“和同学闹别扭了?”润红还是摇摇头。

“有男生欺负你?”润红摇摇头哭了。

润红妈一下子又站起来,对着润红吼道:“你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到底想干嘛?”

玉林终于说话了:“润红,你是不是觉得你们上学我供不起啊?你好下来让你弟弟上学啊?”

润红摇摇头,还是哭。玉林继续说:“你放心,我有钱,我就是再没有钱,供你们两个上学我还是能供得起的。”

润红没有说话,润红妈调整了一下情绪:“润红,是不是成绩跟不上啊?”润红本来还想摇摇头,可是她觉得这样就不能阻止爸爸妈妈这样无休止的问话,润红就没有动。

玉林认为润红是因为自己的成绩跟不上,所以才不想上学了,就劝润红:“润红,我知道你这快要中考了,现在很紧张。你别紧张,会就是会,不会就不会了。这不还有半年的时间吗?你就静下心来,什么都不要考虑,你就只管复习。到时候考上你就上,真是考不上,咱也没有什么说的,自己努力就行。你要是想复习了,我还供你,你想上到什么时候,我都供你。不是说你是丫头我就偏心,和你小时候一样,你爸我全力就是为了你们姐弟俩,别的别想了,啊?”

润红抽噎着,玉林心疼的说:“没事儿,反正不就半年了吗?一转眼就过去了,你现在退学像什么样子,还学你妈当年上五年级啊,好不容易交了学费又不上了。”玉林说完笑了两声。

润红妈瞪着玉林:“现在教育孩子呢,你说的是啥话啊?”

玉林摆摆手,让润红早点睡觉吧,要是想看电视就看电视。放假就要好好的玩,上学就要刻苦地学。

玉林说完站了起来,就要走出去的时候,润红又哭着说:“我不上了。”

润红妈本来已经和玉林走出去了,又转过身往这边走。玉林一把拦住她,然后摇摇头,把润红妈拉出去了。

晚上润红没有看电视,强生也没有看电视。现在两个人已经分开睡了,中间用一个帘子拉着。

强生问:“姐,你睡了吗?”

润红翻了一下身子,强身知道姐姐还没有睡,就问:“姐,你告诉我,你为啥不想上学了?”

过了好久,润红那边才说出一句话:“强生,我胃疼!”

强生一下子就坐起来:“姐,你现在胃疼吗?我告诉咱妈一声,咱去看医生!”

润红忙说:“现在不疼,你也别告诉咱妈,要不我就不和你说了。”

强生觉得自己好难办,好不容易得到姐姐的认可,把她的心里话告诉自己,却让强生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地步。

润红说:“强生,你还记得你之前吃我拿回来的包子吗?那个时候我看你吃包子的样子,我心都碎了。小的时候咱妈一直偏向你,你也不用否认,但是我不怪你,我也不怪咱妈,我谁都不怪!我要变得要强起来,我不恨你,并不代表我会喜欢你们。有一天,你哭了,我哄你,你就不哭了,盯着眼睛看着我,那个时候我也心碎过,我想要自己对你好点,可是你太顽皮,总是惹我生气。那天你吃我剩下的包子,我刚给你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高兴,你居然要吃我剩下的。可是当你蹲在灶屋门口吃包子的时候,我都要哭了,我发誓以后自己可以不吃饱,也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

“那天在咱姥家,是咱姥的错让咱俩没有接到妈妈的电话。我那个时候可恨她了,我没有吃饭就去上学,其实我不用吃饭的,我没有胃口。可是当你把你的储蓄罐递给我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那个时候我恨所有的人,尤其是对我好的人。所以我才把你的储蓄罐打翻在地,看着你难过,我也很心痛。

“在咱三姨家那天,咱妈打我,你挡在我面前,对着咱妈喊‘不许打我姐,不许打我姐’,强生你知道吗?我当时真的很开心,我把你推倒,骂你‘滚’,都不是我有意的。从小到大,都是咱姐弟俩在一起,就你最了解我,最懂我。我也就只有对你吼,对你凶!但那不是我恨你,是我真的找不到发泄点,只有你和我最亲了,你明白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一段时间的饥饿,还是以后的种种情况,让我的胃越来越受不了了。我常常不能吃饭,吃多了胃就会很痛,但是半中午又饿了,饿的时候胃还是痛。那种痛你不知道,我受不了。”润红说完就呜呜地哭起来。

强生不知道怎么说,他也没有说话。润红哭了一会说:“我问过人家了,人家都说‘十人九胃’,就是十个人有九个都有胃病,所以也不是什么大病,你别告诉咱妈了。”

周围都是沉默,润红说:“时间不早了,早点睡觉吧!”

但是两个人眼睛都睁着,谁都没有说话。过了好长时间,强生也不知道姐姐睡觉没有,就随便说了一句:“那个惹你生气的男孩还在上学吗?他还惹你生气吗?他变好了没有?他还抢你的东西吗?”

强生听着姐姐的床响了一下,知道姐姐又翻了一个身,姐姐没有睡着,她听见自己在说什么,但是姐姐没有回答他,是因为他走了吗?还是他还惹姐姐生气?强生想起来国秀,国秀到哪儿去了呢?正德一家过年就没有回来,会不会有人问国秀,是否之前有个男生欺负她。强生想了想,哭了。

润红翻了个身,把被子蒙在头上,躲在被子里哭起来。

过了年,润红还是她的想法,她确定不上学了,就像当年的润红妈一样,说不上就不上了,谁也没有劝住她。

第三十六章:过年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