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回家

  现在润红和强生把家里的东西看的死死的,谁要是中午借自己家的东西,下午就去要回来。就是爷爷来借东西,也是下午要回来,不可能让自己家的东西在人家家里过夜。

爷爷还是每天都过来,一开始是过来喂鸡的,现在润红每天知道把鸡喂一遍,爷爷还是过来,算是看看两个孩子。爷爷每天看到润红和强生都要说一句:“上俺家吃饭吧?”但是每次都像是自言自语。

没过几天,乡里的小学要进行竞赛。学校选强生和另一位同学作为五年级的代表去,竞赛就两门,语文和数学。上午考一门,下午考一门,中午就在乡里吃,不回来了。

强生很高兴,四年级的时候学校就组织了一次,那个时候因为要选校长的女儿和另一位同学去,就把强生落下了。强生记得很清楚,当时的代课老师在办公室里给校长的女儿讲一些做题技巧。比如要像“锅底的红芋——先捡熟的拿”。强生就想让代课老师也想起自己,就和小伙伴一起在办公室门口玩,而且故意把声音弄的很大。结果代课老师不仅没有让自己去,还打了强生一顿。

现在是学校同意让强生去了,和另一位同学,校长的女儿。强生放学回来就把事情和姐姐说了,润红一听也很开心,但是她又难过起来。

润红问:“强生,你们怎么去?”

“俺们老师说是包了一辆拉砖的四轮,我们都坐在上面,下午再让四轮把我们带回来。”

“那你们中午吃什么?”

“老师说,到时候买着吃。”

润红转过身,把兜里的钱拿出来数了数。其实再怎么数,还是四块钱。润红很想给弟弟凑个五块钱的整数,但是那一块钱已经让自己买火柴了。

润红把四块钱都交给弟弟:“到时候,你就买点好吃的补补,争取考个好成绩。”

强生看着这钱没有接,他说大家都是一起去的,你买什么好东西自己也不能全吃,肯定是大家一起吃的,要是那样的话,就不用带钱了,别人会买东西大家一起吃的。

润红还是把钱塞给强生:“人家买什么吃,你就买什么吃,咱不吃人家的东西。咱有咱就吃,没有就不吃,不用看着别人的脸色办事儿!”

强生不知道姐姐再说什么,他还是把钱接着。钱在姐姐的兜里已经揣了好长时间了,这钱都皱了,姐姐一直没有舍得花。

第二天,强生就坐着拉砖的四轮去乡里了,带队的有村长和校长。两个大人就挤坐在驾驶室和司机聊着天。

秋意渐渐地重了,秋风也渐渐地紧了。强生看看坐在四轮上的大家,没有一个冷的,大家都笑着,闹着。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就数他的年龄最长。

校长和村长领大家到乡镇的中心小学考试,乡长也去了,吴刚和乡长聊了几句,乡长就过来站在大家的面前。他对着吴刚领来参加竞赛的同学们说:“同学们,我和你们村长吴刚是从小患难的兄弟,和你们校长也是老相识了。今天看到你们这么蓬勃向上,我很欣慰。希望你们好好考试,争取夺个好名次,为你们学校争光,为你们校长和村长争光,为你们八里河争光!”

校长和村长带头鼓掌,孩子们也跟着鼓掌,低年级的孩子刚才在看这周围的景物,被突如其来的掌声吓了一跳,也跟着鼓起掌来。

第一节课考语文,强生觉得语文不太好做,尤其是作文,他之前没有心理准备。当他看完作文之后脑袋就傻了,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名字叫《最有意义的一天》,强生想了想,他想不出哪儿一天对于自己来说最有意义。他就没有觉得有一天有意义过,他看了看时间,在草稿纸上随便写着。

他写儿童节他和同学们一起在操场上踢球,他还没有想到另外一个思路,时间已经不多了。强生就把这个想法写上去,就写儿童节踢球。

中午大家一起吃饭,强生没有去,他上了趟厕所,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吃过饭了。强生摸了摸肚子,又拍了拍:“饱了!”

下午考的是数学,数学是强生的强项。但是强生有个毛病,就是容易得意忘形。按照他数学老师的看法,就是越难的题,强生可以慢慢“抠”出来;越简单的题,强生就越容易犯错。

强生在试卷发下来不到半个小时就做完了,他又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做错的了。剩下的时间就是他与监考老师慢慢“磨”的时间了。那个时候,大家如果算错了,就用透明胶带打在上面,然后一揭,之前写的题都“揭”掉了,直接在上面重写就行了。

过了一会后面传过一卷胶布,监考老师问:“那位同学干什么呢?”

就听见后面的同学喊了一声:“还胶布。”强生听着那声音耳熟,就背过头看看,正好看见是校长的女儿坐在自己的后面。她看见强生往后看,就对着强生往胶布上瞟了一眼。强生看了看胶布,上面已经用掉一点了,还在上面带着。强生把用过的那一点屡直,上面“揭”掉得几个字:你最后一题错了。

强生看了看试卷,又把最后一题看了一遍。没有错啊!先求什么,再求什么,最后求什么,是一步步地来的。

强生把笔扔在地上,趁捡笔的时候对后面校长的女儿皱着眉摇了摇头,那意思是他不知道错在哪儿?

她叹了一口气,举手借胶布。强生就把胶布交给老师,老师把用过的那点咬掉,然后把胶布交给她,过了一会胶布又回来了,上面写了两个字:答案。强生就把最后一题又算了一遍,结果数字算错了。

强生朝前面看看,他看不见前排的答案,那么她怎么就能从后面看见自己的答案呢?强生不明白。

交卷的时候,强生冲她笑了笑,她却说:“有些题目我是不会做,可是数字我还是算得好的。”

强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下午回去的时候的,大家还是坐着四轮回去的。校长没有问大家考的怎么样,好像大家都没有经历这件事儿一样,校长还是村长挤坐在驾驶室里和司机聊着天。

强生回到家的时候姐姐还没有回来,强生揭开锅,从里面拿了一个煮鸡蛋吃起来。强生觉得现在的鸡蛋很不好吃。一个鸡蛋刚吃完姐姐就回来了。

润红问强生今天一天考的怎么样,强生把钱交给姐姐:“不怎么样?”

“什么叫不怎么样?”润红看着强生手里的钱,“你没有去,为啥啊?”

“我去了,中午不饿,就没有吃饭。语文考的不好,数学还不知道呢?”

润红看着这钱没有接,却哭了,她想起来之前自己中午就因为不吃饭要给弟弟留几个包子,所以现在才胃痛的,她又想起来和强生自从妈妈出门以后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她又想起来自己的初中生活,她又想起来……

润红看着这钱没有接,强生就把钱塞到姐姐的兜里,对润红说:“姐,整天吃鸡蛋都吃腻歪了,咱换点别的可行。”

润红笑了:“行,咱今天改善一下生活,姐给你杀个鸡,好给你补补。”

强生高兴地跳起来:“杀鸡好,杀鸡好!”强生又看看姐姐,“姐,你会杀鸡吗?”

润红把牙一咬:“进鸡窝里逮一只鸡!”

强生想起来之前妈妈在家的时候常说下蛋的鸡不能杀,强生就拦住润红:“姐,他们还正在下蛋呢,不能杀啊!”

润红一下子跳进鸡窝里:“不下蛋我还不杀呢!现在我看见鸡蛋就烦!”

强生笑了:“姐,小时候咱妈剥鸡蛋喂小鸡,那个时候你就蹲在咱妈身边看,样子可可怜啦!”

润红一把按住一直老母鸡,老母鸡扑哧一下翅膀,把身上的脏泥水弄的到处都是。润红扭过脸,对强生说:“那个时候是你好不好?我小的时候,你还不记事儿呢!”

“我记得,我记得小的时候在田野里看天上的月亮很圆很亮,那个时候是咱妈抱着我,当时你在身边吗?我记不得了,只是模模糊糊地有个影。”强生望着天空想了想。

润红听到这话愣住了,强生或许是记不住,但是润红怎么也忘不了。润红又笑了笑:“什么年代的事儿,月亮每月十五都那么亮,你该不会有是在梦里吧?”

强生想了想:“是在梦里吗?记不得了,或许是吧。”润红笑了笑。

润红把鸡拿到院子外面,让强生把刀拿出去。强生把刀递给润红,润红问他:“你是扶着鸡,还是剁?”

强生摇摇头:“我不知道怎么弄?”

润红就让强生两只手拉着鸡的脖子按在地上,润红拿着刀在鸡的脖子上比划着,样子像极了要斩行刑的人。

强生说:“姐,行不行啊!”

润红把牙一咬:“想吃鸡,就必须下点功夫!你扶好别松啊,看我的!”

润红大喊一声“啊”,一把刀就落下去,就听“扑哧”一声,强生的身上溅满了血。强生把脸一扭,两只手就松开了。

润红的力气没有多大,再加上刀尖可能砍到地上了,一时没有把鸡的脖子砍断,老母鸡跳了起来。

润红想起来之前杀鸡的时候好像也出现这种状况,她对着满身都是鸡血的强生说:“还是没有掌握好,待会又要再砍一次。

这一顿,润红和强生都很累,尽管老母鸡的肉很难炖透,尽管润红还没有装我好火候,但是润红和强生都吃的很开心。

润红晚上睡不着,她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要不是和鸡有多大的仇,哪儿能一直吃鸡蛋呢!

润红第二天就用架车拉着两袋子麦去镇面粉厂换面了,换面也是要钱的,润红就问:“我们不要麸皮了,实在不行,你看俺这两袋子麦可以换多少面你就换。”

下午润红就把一袋子的面粉拉回来了,强生很兴奋:“以后不用一直吃鸡蛋了。”

一天润红正在班里上课,三姨就过来喊自己。

润红就在想三姨过来干嘛,是向自己承认错误?要求自己还回去?要是那样的话一定是因为妈妈问过她了,三姨一定觉得对不起妈妈才让自己回去的,如果是那样自己绝不会回去,她也绝对看不起三姨这个人。

润红还想着三姨会对自己说些什么,说些软话?那么自己的态度就应该强一点;三姨要是说些狠话?那么自己的态度要比三姨的还要狠。

润红出去看见三姨就站在外边,三姨比平时稍稍打扮了一下,润红问:“三姨,你咋来了?”

“你妈回来了,正在大门口等着呢?”

“我妈回来了?”润红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她顿时面露喜色,然后朝大门口跑去,刚跑了两步就停住了。润红又回到三姨面前,“我妈回来,她怎么不来看我啊?”

“她不是在大门口等你了吗?不就是为了看你啊!”三姨看着润红说道。三姨面无表情,润红觉得三姨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如果是开玩笑,润红这辈子恐怕也没有原谅三姨的机会了。

“我是说,她怎么不过来,上我们班级门口喊我?”润红想不明白自己是妈妈的女儿啊,为什么妈妈还要让三姨过来呢?

润红跑到大门口,她朝四周望了望,一眼就看见路边石凳子上的妈妈。

润红妈的头发变成灰白色,人也消瘦了很多,渐渐地把颧骨显露了出来,一身的灰色尼龙大衣更加显得头发灰白了。

润红跑过去,一下子扑倒在润红妈的怀里:“妈,妈,妈……”润红一遍遍的喊,润红妈用手捋捋润红的头发,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下课了,路上人来人往,润红妈把润红推了几下,润红还是趴在妈妈的身上。润红妈使劲把润红推开,走了。

润红被这个动作惊呆了,她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儿,三姨也走了,三姨走之前对润红说:“中午可以到俺家来了吧?”

润红点点了头,可是三姨已经走了。

中午润红回去的时候,强生还没有回来,润红一想就知道是上三姨家去了,润红也骑着车子去三姨家。

三姨家没有什么变化,就是院子里的下水道旁边长满了绿绿的麦苗。润红知道那是之前因为自己做的,三姨也没有把那些麦面除掉,难道是给自己留下什么印象吗?还是让妈妈回来的时候看看,好向妈妈打个小报告什么的?

强生已经过来了,就站在妈妈的身边。润红进屋看着大家,又看了看妈妈,喊了一声“妈——”。

润红妈站起来,走到润红的旁边“啪”的一声,给润红一个耳光:“你还能耐了!现在还没有人可以管你了是吧?”

三妮忙跑过去拦着二妮:“姐,你咋这样呢?不是说好过去了吗?我让你回来是让你打孩子的吗?你这让我以后怎么和孩子们说?”

润红看着三姨,觉得她这话特虚伪,要不是三姨告诉妈妈,自己也不会挨打的。润红越想越委屈,斜着眼睛看着三姨。

润红妈把三妮推开,“啪”地一声又是一个耳光:“不服气是不是?你三姨凭啥养活你?我又凭啥养活你,现在把你养活值了,你都这样对待大人的?”

强生跑过来站在姐姐的旁边哭了起来:“妈,妈,你别打俺姐,你别打俺姐!”

强生以为妈妈会原谅姐姐,没想到润红把自己一把推倒在地上,大声吼道:“滚!”润红眼里都是仇视,她仇视所有的人,三姨,妈妈,文龙和文凤,甚至还有弟弟。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还包括弟弟,但是她现在看到谁都烦。

润红妈一只手扬起来被三妮拦着了,正好打在三妮的脸上。三妮也没有揉揉自己的脸,望着二妮说:“姐,行了,你现在在我面前打孩子,比打我还让我心寒。都是我的错,我还没有让孩子们原谅我,你就这样对他们,以后我还怎么和他们解释。”

三妮又转过身对着润红:“润红。”润红眼泪掉下来,自己的脸上红红的,三姨的脸上也是红红的。三妮接着说,“我原本以为,你会回家过几天,等你什么时候撑不住了就会回来了。没想到你和你弟弟能吃苦啊,我知道你们有什么委屈都自己吞了。你妈回来是我让她回来的,但是我没有让她打你的意思。你妈把你们姐弟俩交给我,我照顾的不好,我应该挨打!润红,我不怪你,是我对不起你,是我错怪了你!我不求你能原谅我,我只求你别恨你妈,你妈也是为了你着想啊!你妈今早上刚到家,衣服都没有换就要去找你。我和你妈一起去的,你妈怕她的打扮难看,让你在同学面前抬不起来头,所以让我进去喊你啊!你体谅体谅你妈,你啥时候能站在你妈的位置上考虑考虑你就长大了,我这一巴掌就没有白挨啊!”三妮也哭了起来。

润红又扑到润红妈身上,润红妈就朝润红的屁股上打:“我让你回家,我让你不听话……”润红没有躲,就抱着妈妈哭。三姨这回没有拦着,她觉得润红妈能把这件事儿办好。

润红妈打了一会不打了,抱着润红哭了起来。强生也跑过来,抱着妈妈和姐姐哭。

第三十五章:回家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