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四十元的“彩礼”

  润红把写好的钱平等分,然后说:“开始吧!”

强生说:“你先过来买我的东西。”

“凭啥?”

“还钱!”

润红瞪了强生一眼,就开始拿着自己的“钱”去强生的“商店”买东西。然后强生就用挣来的“钱”去买润红的“商品”。

润红再反过来买强生的“商品”时,东西就变贵了。润红“哼”了一声:“不买了!”

该强生了,强生也不买了。润红觉得这样就没有办法玩了,她又跑过去,用高价买刚才低价卖给强生的“商品”。

过不了好长时间,润红的资产真的就成负的了。润红看了看太阳:“不玩了,做饭!”

强生听见做饭就朝屋里走。

“干啥去啊?做饭!”

“凭啥叫我做?”

“那你把这些东西都放屋里,再把这席上的小麦翻一遍。”

强生看了看那么多得东西,就只好做饭。润红把豇豆和花生淘好倒入锅里,又倒点水,强生就开始烧起锅来。

润红去收拾东西,她把东西一件一件地往屋里拿。仿佛那东西很重似的,她每次都只能拿一件。

等强生烧好锅的时候,润红把小东西刚收拾好。润红看见强生烧好锅,就开始让强生搅面糊,煮稀饭。

强生开始反抗了:“凭啥又是我,我刚才已经烧锅了!”

“我刚才还淘豇豆和花生了呢!我又收拾东西了,待会还要翻麦子,你有我活干得多?”

强生哼了一声,跑到灶屋里搅面糊。他知道姐姐偷懒,他也偷懒,面糊慢慢地搅,搅了好长时间。

润红翻完麦,看见强生还在搅面糊,就骂了他一句,自己煮稀饭。

做好饭的时候姥姥回来了,姥姥看着稀饭,问是谁搅的面糊。强生怯怯的说:“我。”

姥姥笑了:“这面糊搅得多细。”

“他偷懒,搅了好长时间。”润红申诉道。

“恩,这面糊就应该慢慢地搅,这样才均匀。”姥姥说完又喝了一口。

强生高兴地冲润红吐吐舌头,润红不服气地说:“那行,以后煮稀饭的活都交给强生了。”

姥姥说:“说到强生我想起来了,刚才从地里回来的时候,人家都讲要买校服,你们老师没有讲吗?”

强生摇摇头,他没有听老师说过。姥姥拿筷子在碗里搅搅:“没听说就算了,正好不用交钱了。”

可是,强生周一刚到学校的时候就听班主任说校服的事儿。他先讲一个学校的名誉的问题,强生听不懂,他也记不住。

他就听见老师说:“所以,为了提高学校的整体形象和同学们的个人形象,我们学校准备让每位同学都订购校服。对,是每位同学必须要定,到时候我们还要发红领巾,只有形象好的同学才有。之前我是没有告诉大家,我怕大家回去之后,在这两天周末中忘了,今天我告诉大家,希望大家都给家里说一声。”

有位同学问:“老师,俺家没有钱。”

“没有钱?那是你们爸妈不想买,一件衣服才四十。我交你们一个‘好’方法:只要你想要,我们就把衣服先发给你,你拿剪子在衣服上剪个小口。你爸妈如果不给你钱,你就对他们说,学校里讲,衣服破了不给退,这样你爸妈就会给你钱了。”老师激动地传授他的“好”方法。

老师看着一个个更加激动地同学就继续说:“实在不行,就哭,就闹,闹到他们给你买为止!”

同学们都高兴地跳起来,强生也高兴地跳起来。

放学的时候,强生就跑回去告诉姥姥这件事情,他要一件校服。姥姥转身进了屋,过了一会手里抓一把钱,姥姥把那钱数了一遍,还是不够,姥姥说:“我也没有办法,你管你大姨借吧,就说等你妈回来的时候再还给她。”

强生想到表兄弟还要买,就没有去大姨家,他先跑到小舅家。四儿对于强生来借钱很惊讶:“是恁姥让你过来的?”

“不是,俺姥让我上俺大姨家借,我就先过来给你借,俺妈回来的时候就还给你了。”

四儿叹了一口气:“不是舅不借给你,舅家里也没有钱了,现在正急着求贷款呢。你还是到你大姨家看看吧。”

强生不知道他说“贷款”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小舅就是说:自己也没有钱。

强生就跑到大姨家,正如强生想的那样:表兄弟都在屋里哭着呢。

强生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他在门口听到大姨对着两个孩子吼道:“要那东西干啥?还那么贵,有四十块钱,我可以给你们俩一个人买一件了。”

但是强生还是进去了,大姨看见强生过来,就对着强生训表兄弟:“你们俩看看人家强生,人家怎么那么懂事儿?人家成绩不比你们好吗?人家要那校服了吗?人家就一心想学习,你看看你们俩……”

强生怯生生地说:“大姨,俺姥说她没钱,让我过来给你借,俺姥说了只要俺妈回来,这钱一定给你送过来。”

大姨不训表兄弟了,她看看强生,叹了一口气,然后从席下拿出来四十块钱对强生说:“恁大姨呢,也不是很富有,本想给你拿五十的,不可能说你要四十,我就只给你拿四十。但是你大姨也穷,既然恁姥都让你过来了,现在就给你拿四十。你放心好了,别听你姥的,这钱不用你还了,算是你结婚的时候我随礼了,到时候我到那喝酒吃饭就行了。你看行不行?”大姨说完就笑了,仿佛那是一个玩笑。

强生不知道什么是“随礼”,他看大姨笑了,就认认真真地点点头。

大妮看看两个孩子还红着眼睛就说:“强生,我也不管你吃饭了,你现在回去吧,恁姥要是问你为啥没有在这吃饭,你就说你来的时候俺家已经吃过饭了。”

强生点点头,又看了看表兄弟,跑了出去。当他跑到墙头外面的时候,他还听到大姨的声音:“哭什么哭?有本事你们也考个好成绩我看看啊!你们要是能考个好成绩,我现在就给你们买……”

强生下午就把钱交了,下午的时候表兄弟迟到了,两个人站在讲台上,老师就拿着教棍问他们为什么迟到。

表哥把手一摊,露出八十块钱,说:“在家要钱了。”

老师把教棍夹在嘎子窝里,对着全班同学说:“看到没有,大家都应该像这样,我都没有想到!你们当中没有交钱的,也应该学习一下。你们家长要是不给你们钱,你们就跟他说,‘你要是不给我钱,我就不上学了’,这样你家里人不就给你们钱了吗?这两位同学为我们做了一个例子,不错,回到座位上去吧。”

表兄弟在别人的笑声中回到座位上,老师还在自言自语:“这俩孩子真能!”

强生终于穿上了新校服,那是蓝白相间的一套。下课铃一响,同学们都跑出去玩,远远地看去,大家都一样,可好看了。

下午放学,大家都兴奋地朝外跑,强强本来想找强生踢球,一转眼强生就跑出去了。大家都是穿校服的,从后面一看,能区分的只有“男生”和“女生”。但是强强还是抓住了强生,强生一转脸,强强就笑了。

“大家都是穿一样的衣服,你知道我怎么就知道这是你吗?”

强生摇摇头。

“你的头发太显眼了,我一看就知道是你。”

强生摸摸自己被姥姥剪秃的头发,没有理强强。

“待会到哪儿玩?要不我们还去踢球吧?”

“不去了,俺姥今天打面,我去帮她拉架车。”强生摇摇头说。

强强听他说完就抱着球走了。

强生先回去把书包放下,就看见润红骑着车回来了。润红看了看强生的衣服:“这就是你借四十块钱买的?”

强生嘴一咧,然后把身子站直。

润红“哼”地一声,走了。强生就在后面追,润红就跑快一点,好让强生追不上来。强生追了一会,姐姐站住了,对他喊了一声:“你就是个败家子,要那衣服干什么?”然后就加快速度往打面的地方跑。

强生还没有跑出村子,就看后面有一只芦花大公鸡在追着自己跑。其实,强生要是站住,那只公鸡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但是强生没有心理准备,刚才听到姐姐说自己是“败家子”的时候就要委屈地哭了,现在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一只大公鸡,他顿时哭起来。

强生边跑边哭,大公鸡紧追不舍。但是等强生跑出村子时,大公鸡却不追了。强生就一直哭到打面机房。

打面机房的噪声很大,姥姥就扯着声音问强生怎么了。强生都哭不出声了,他哪儿还有大力气给姥姥解释这一切。他尽管哭着说着,但是姥姥还是什么也听不见。

强生不解释了,就红着眼睛瞪着姐姐。

姥姥对润红说,这几袋子面一次拉不完,分两次拉,让润红和弟弟先拉一次回去,她在这儿帮忙撑袋子。

润红就在前面拉着架车,强生在后面推着。走到半路的时候,润红小声嘀咕了一句:“小败家子儿。”

强生立马不干了:“你凭啥说我是败家子儿?”

“你就是一个败家子,你要不是败家子,你花那钱买那没有用的干啥?”润红也停下来吼道。

“这是我们老师让买的,你们学校没有,但我们学校有,大家都买,每个人都得买!”强生也冲着润红吼道。

润红把架车一停,站在那儿狠狠地骂了一声:“你就是败家子!”说完就跑回去了。

强生看车子没有人拉了,就自己拉起来,边拉边说:“这是老师让买的,不是我要买的。”

进村的时候有一段路是上坡,强生拉不动,就使出全身的力气,可是还是拉不动。也许是力气用大了,强生的眼泪都出来了。

从旁边过的大人,看见强生自己拉着车子,就过来帮忙推到强生姥姥家,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姥姥。

姥姥回来之后,把润红批评了一顿。孩子不是自己的,即使润红再怎么不是,姥姥也不会打她的。只是简单地批评,也让润红泪流满面。

姥姥知道,润红从到这儿没有买过一丝布,做一件像样的衣服,她看到弟弟拿大价钱买这么个衣服,心里委屈。

晚饭的时候,姥姥就用这新打的面蒸了一锅的馍,蒸好以后,姥姥又开始抱怨:“怎么这馍就是蒸不白?”

说着,她有从馍皮上揭掉一块褐色的疙瘩:“年纪大了,碱都拌不开了。”她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她看看润红,又看看强生,没有一个人在回她的话,大家都在吃自己的馍。

姥姥问强生:“要不要吃什么菜?”强生摇摇头。问润红,润红也摇摇头。

姥姥一口馍吃不下去了,她怎么也咽不下去,嗓子被堵住了一样。

她问润红:“润红,你在俺家是不是过的特委屈?”

润红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姥姥又看看强生,强生也在啃着馍。

姥姥问强生:“你来的时候,恁妈是不是告诉过你,在姥姥家再苦也不能说出来?要不然的话,为什么生活的那么苦,都没有听你们怨一声?”

强生也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吃馍。

姥姥叹一口气:“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我不知道恁妈有没有告诉你们,但是你们能跟着我这个老婆子过苦日子,你们都是好孩子。你妈也是好孩子,她小的时候家里穷,全村的人都穷,那个时候没有煤球这一说,家家户户都是烧锅。每天早上家家户户都是去捡干柴,就去村子西边的树林。那时候捡柴的人很多,哪儿有那么多的柴让大家每天都去捡啊。每天恁妈都去的很早,可是你早,别人比你还早。去晚一会,什么都搂不着。那时候天多冷啊,那冬天,那雪……就那么过来了……”姥姥说不下去了,她昂着脸,生怕眼泪掉下来一样。

润红和强生都没有说话,大家都在使劲地咬着馒头,然后生生地往下咽。

姥姥吸了一下鼻子,苦笑了一下:“这馒头越来越不好吃了。”

晚上强生和润红都睡不着,他们都好久没有听到妈妈的声音了,他们像极了被遗弃的孤儿,他们每天渴望的不再是妈妈快点回来,而是妈妈快点打电话过来。可是妈妈就一次电话也没有打。

现在四儿终于想到要做什么生意了,秋意越来越浓,四儿找到村长,想让村长作为担保人,然后自己到银行借点钱。

四儿把自己的想法和村长说了,并且四儿又把自己的房子作为抵押借了五千块钱。四儿刚借到钱,就去二手车行买了一辆二手三轮车,又进了点水果,然后到处骑着卖。听姥姥说生意还不错,就暂且不说。

国秀在山东那边上了小学,是全日制寄宿的。这样正德和国秀妈都能安安分分工作了。

最近润红妈和玉林吵架了,原来玉林告诉润红妈自己戒烟的事儿是骗润红妈的,不仅如此,玉林还开始喝酒了,而且每次都是醉熏熏的。

这天,玉林从外面又喝醉了回来,半路骑自行车撞到了一辆汽车上,左边脸划在地上,都划破了,左边脸都是血。开汽车的人因为看见玉林这样,也害怕,直接跑掉了。

玉林一个人躺在公园里,他睡不着,他觉得脸火辣辣地疼。他没有看医生,他也没有意识去看医生。润红妈找到他的时候,玉林正靠在长椅上直“哼哼”。润红妈看着玉林左边的脸像涂了一层碘酒一样,她以为玉林看了医生,却不知道那是灯光暗,她没有看清楚,那是玉林脸上的血定住了。

润红妈没有理玉林,就在他旁边坐着,哭了起来。

她一哭,便想起了她的孩子,她的孩子现在怎么样?等她把欠的钱挣够,她就回去,再也不来了,她就这样决定了。

可是现在,她确实很想她的孩子,是那种痛彻心扉地想!那种想,就像现在处于黑夜之中一样,令她恐惧,却无法自拔。

她想明天给孩子打个电话,越快越好。

第二十六章:四十元的“彩礼”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