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自学游泳

  腊月二十九晚上,玉林一家都围在灶屋里煮肉。玉林买了一只猪大腿过年,趁着二十九,准备把肉熬一下。

肉熬好后,玉林就把肉从大腿骨上撕下来,然后把骨头给润红妈和两个孩子啃。强生不想啃骨头,他想吃肉。玉林瞪瞪他:“老灶爷还没有吃呢?咋能轮到你吃?”

强生不嘴一撇:“我和老灶爷一块吃!”

玉林抄一擀面杖就要打,润红妈拦着:“小孩子懂什么。”

玉林放下擀面杖,把盛肉的盆放到花园的沿子上,而且正对着灶屋,院子里的灯照着,如果强生上它旁边,玉林一眼就能看得到。

强生一看爸爸不同意,就去求妈妈。玉林把眼一瞪:“滚,别碍事儿。”

润红妈看着玉林:“吔,你还有本事了,吼这个吼那个的。”

强生就出了灶屋,一个人进屋看电视。润红从后面过来,拉着强生小声地说:“想不想吃肉?”

强生点点头:“想,这半年在姥姥家都不知道什么是肉。”

润红把眼一斜:“别说那么可怜好不好,我带你去吃。”

“可是那肉盆就放在花园沿子上,从灶屋里一看就能看的到。”

润红朝强生脑袋上打一下:“你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一到‘正经’时候,你又犯糊涂了。”润红朝花园里指指,“我们从花园里面吃。”

润红就拉着强生小心翼翼地爬进花园,然后顺着花园的沿子慢慢地摸到肉盆。强生胆小,润红就用手慢慢地伸到肉盆里面摸出一块瘦肉来,还有一点烫手,润红就和强生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起来。

过了一会,玉林问润红妈:“看看肉盆里的肉冷凉没,冷凉的话就涂蜂蜜开始油炸了。”

润红妈起身向花园走去,两个孩子没有在意,还是你一口我一口地吃着。

润红妈孩子纳闷,屋里的灯暗着,两个孩子去哪儿了。正想着,把肉盆一端,就看见花园里蹲着两个孩子。

润红妈“啊”了一声,肉盆差点掉在地上。两个孩子猛然听见“啊”的一声也吓了一跳,大叫了起来。

玉林听到一家三口的叫喊声,忙跑出来问怎么了。润红妈苦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可是两个孩子已经从花园里站了起来,手里和嘴上都是油乎乎的。玉林很想生气,但是就是生不起来,他望望两个孩子也笑了。

不过国秀一家就没有这么开心。正德一回来就和媳妇吵起来,这都快大年三十了,两个人还是谁都不说话。

在这打工的时间段里,国秀妈还是整天嘻嘻哈哈的,今儿和这个开玩笑,明个和那个开玩笑。大家都对正德说:“听说你媳妇都和老板聊对口了?”

正德找到媳妇和这帮人对质,媳妇还是疯疯癫癫的,看着大伙都在,又开起玩笑。有人问正德媳妇,老板这人怎么样。正德媳妇笑着说:“那还用你说,问问你媳妇儿不就知道了吗?”

其他的人都笑了,问话的人看看正德。正德本来就老实,看不惯自己媳妇这样,他更生气了。他现在不能看见老板来工地视察,他每次看见老板从自己身边笑着过去,他都觉得老板的笑是给自己看的,老板给自己戴了一顶绿帽子。

正德更不能看的就是媳妇和别人聊天,或者开玩笑。他每次看见媳妇和工友开玩笑,都觉得是一种“调情”。

有一次,正德看见媳妇和老板站在一起,两个人聊的很开心。正德当时上去杀人的心都有了,他都听到了周围工友的嘲笑声,声音很大,很刺耳。他愤愤地瞪着媳妇和老板,还是玉林把他叫过来。

玉林问他怎么了,他望着媳妇问玉林有没有听工友说什么。玉林愣了愣:“大伙跟你开玩笑的,你自己都不相信你媳妇了?你媳妇儿什么样的人你要不是不知道,她没那意思,都是工友拿你的老实开涮的。”

正德不相信,他现在和媳妇儿睡在一张床上,都觉得她心里想着别人。可每次正德正经地问媳妇儿时,媳妇都对自己说:“出息,就没有别的了?”

正德也不知道他媳妇的话是什么意思,他除了生气,什么也不能做了。

过完年后,玉林和正德又出差了。正德没有让媳妇儿跟着,玉林对润红妈说:“你也别去了,在家呆着吧,反正咱得钱也还完了。你看着孩子,让她们好好学习。”

润红妈看看国秀妈就点点头。

润红妈说:“润红,你去上学一来一回也很累,我给你一块钱,你中午不用回来了,在那儿买包子吃。”润红点点头。

强生和国秀又在一起上学了,而且就是新教室,但是国秀的成绩更差了。国秀说:“在外边的大城市,不能老看成绩,要看总体素质。”

强生看看她:“对,这是科学!”国秀很生气,强生就笑了。

润红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反正就是某一天,润红的胃口不好,特不想吃饭。她用一块钱买了四个大包子,结果就吃了一个。润红把剩下的三个包子带回去,晚上强生看见自己拎着一个袋子回来,问姐姐那是什么。润红就把袋子里的三个包子递给强生,强生先咬了一小口嚼了嚼,又咬了一大口吃起来。

那个时候春天还没有过完,强生就带着“马虎帽”,上面还挽着一个小疙瘩。润红妈看见了,一巴掌拍下去,强生帽子上的小疙瘩就被打掉了。润红妈吼道:“凉不凉,是不是不要命了?”

强生把包子给妈妈,妈妈就在锅上热热给强生吃。强生拿着包子就蹲在灶屋门口吃,润红妈过来看看强生:“你到底贫不贫?家里不是也给你蒸包子吗?也没有见你吃的那么兴!”

强生咕哝着:“我也不知道哪儿好吃,就是觉得比自己做的还好吃!”

润红看着弟弟,她想起自己小的时候,那个时候弟弟刚刚出生,妈妈不再宠爱自己。润红就发誓自己有个宝宝的话,一定会宠着他,爱着他。然后弟弟闹气,润红就去哄他,她看到强生躺在床上看自己样子和现在是那么相似。不是动作一样,而是都让她觉得自己的心里揪的慌。

润红从这个时候,中午开始不吃饭了,就把中午买的包子带回家。刚开始妈妈问:“你不饿吗?”

“我不太饿。”

“不饿买这东西干什么,不要钱是吧?”

润红就开始吃一个,有的时候太饿了,想想弟弟吃包子的样子,就忍过去了。

这段时间,润红的心里很难过,不仅仅是弟弟,不仅仅是自己填不饱肚子,而是她的初中生活,她谁也没有告诉,就把这些都写在日记本里。她想也许多少年后,或者结婚以后,再回首看到这些经历,一定会觉得自己很傻,但是现在,润红的心里像倒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了。

润红就这样中午不吃饭,将近了半年。放暑假的时候,她渐渐地觉得胃不舒服,但是她谁也没有告诉,还是把他们写在日记本里。

强生暑假没有事儿,就找赖二玩。赖二说:“我才不和你玩,和你玩儿总掉东西。我的口风琴现在都没有找到,自从你上你姥姥家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丢东西,反而还捡东西。刚开始我以为你是小偷,后来你走了之后我就捡东西,我就觉得你是‘倒霉虫’!”

其实,强生还真是一个倒霉蛋。电视买回来之后,润红妈就告诉强生:“我出去借张鞋样,你在家里老老实实写作业。”强生就趴在桌子上写作业,可是他作业也有写完的时候啊!强生刚打开电视,妈妈回来了:“强生,不是让你写作业吗?怎么又在看电视了?”

“我做完了!”

“整天敷衍了事,就不能认真一点,你看你这字,就不能一笔一划地写?”

强生真的希望妈妈在自己的身边看着自己写作业,因为妈妈不在自己身边,强生每次写完作业刚打开电视,妈妈就回来了。

最后强生想到一个办法,他把门关上,可是他刚关上门,妈妈又回来了。润红妈把门打开:“怎么,你是不是趁我开门就赶紧把电视关掉,然后写作业?”

最后强生问妈妈:“我怎么样才能不那么倒霉呢?”

润红妈就告诉他:“从早到晚,一直写作业,就不会那么倒霉了。”

赖二看看他:“算了,我什么也不带就出门,看还能掉什么?”说完就脱下衣服,露个膀子。

“那你去哪儿玩?”

“我去八里河游泳,你去不去?”

八里河对于强生来说还是有点危险的,之前遇到很多的事儿都在八里河发生,像是国秀妈落水啊,反正没有好事儿。但是自己在家确实太无聊了,强生就说:“去,我去!”

赖二一直提醒强生:“水边坡浅,你就坐在水边。”

强生点点头:“我之前在姥姥家住,都是坐在水边。”强生讲到这儿,就想到自己的好朋友,强强。那个时候都是强强陪着自己坐在水塘边的。之后有去过姥姥家,但是姥姥不认识邻村的孩子,强生想自己去问强强的住址,但是又害怕。

赖二点点头,又叫了几个小伙伴,大家一起去洗澡。

到坝子上的时候,几个小伙伴就把衣服脱掉,强生也把衣服脱掉,然后跟着几个小伙伴下河。

会游泳的和不会游泳的一看就能区分出来,会游泳的都是一个猛子扎进去,强生呢?蹲在岸边,慢慢地往下蹚。

强生一个人坐在岸边,赖二他们向河中心的小岛上游去了。临走之前,赖二说:“强生,这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暗渠,你就坐在岸边,别往中间去啊!”强生点点头。

等他们都向河中心游去了,强生就一个人坐在岸边。他又想起来强强,他把之前第一次认识他,到他为自己喊“救命”,再到最后的分开这些事儿都想了一遍。然后强生看看小伙伴们,又看了看周围的水域。

其实河边的水域不深,而且很缓和。但是强生觉得很恐怖,之前都是有强强陪着自己,他也没有多大的感觉,可是现在就强生一个人,他就觉得恐怖起来。

强生看看之前国秀妈落水的地方,他又想起来国秀妈之前从水里爬出来,浅水域都成了血红色,那就是血。强生越想越害怕,他没有想到要上岸,因为大伙都在岛上玩,他也想赶紧上岛上和他们聚在一起。

强生慢慢地向河心移去,但是河床的坡度还是很缓和,他想起赖二对自己说前面有一个暗渠,他就开始小心起来,并且把“救命”两个字就放在嘴边,好在自己一不小心滑下去的时候,把它们喊出来。

强生继续往前挪,他的两只手不断地划着水面,但是完全没有作用,因为他的两只脚踩着河床往前挪。

突然,强生觉得自己没有了重心,一下子滑到暗渠里。他大喊一声“救命”,就开始往下沉。他的嘴还没有闭上,就喝了一口水。

可能是“三折耾为良医”吧,这回他掌握一门技巧:下沉的时候就不断吐气,升出水面的时候就不断吸气。

其实暗渠到水面不深,充其量就到强生的头顶,可是强生的整个身体被埋在水里的时候,他就觉得水恐怖了。

强生就按照自己的经验做着那些动作:下沉,呼气,着地儿,用力蹬,上升,浮出水面,吸气,下沉……

可是这样,哪儿还有工夫喊“救命”呢?强生就两只手在水面上不断地扒着。

赖二正在和小伙伴们在小岛上玩耍,就听见岸边水面被拍打的声音,抬头一看,就看见两只手了。

小伙伴们都吓坏了,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竟一个个地站着干看。

强生正努力着,慢慢地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快不支了。这个时候,他觉得有人拽住他的腿,然后他的脑袋就沉到水面下,然后他就开始喝水了。

赖二看大家都不动,骂了一声:“我就知道,跟你在一起,竟倒霉!”骂完又一个猛子扎过来。

赖二潜到水底,看见强生的乱蹬的腿,抓着就向岸边游。强生本来就离水边没有多远,赖二游了两下,就改为爬了。

赖二把强生倒拉上岸,强生就开始咳嗽起来。这会儿,小伙伴们才开始游回来。大家看看强生的样子,都笑了。

一个小伙伴问赖二:“你干嘛要拉他的腿?”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现在正在喊‘救命’,你要是在他旁边,他肯定逮着你,然后紧紧地搂着你的脖子,打死也不松开。那个时候,别说他,你们要死一对,所以你要让他够不着抓你,你就拉着他的腿就好了!”赖二看着大家吃惊的表情,自豪地说。

其实,赖二说的很对,但是他但是没有那么想。本来八里河就不是很大,一个小岛也就十来平房米,距离河岸也就四五米,赖二水性好。他想一个猛子扎到强生身边,然后绕到他后面救他,可是他一个猛子还没有露出水面,就打在强生的腿上,他也是顺势就拉起强生的腿往岸上游。

强生咳嗽了一会,感觉好多了。小伙伴们又陆陆续续地下水了,强生也想下水,赖二不让。

强生说:“那你教我游泳,我就不会再喝水了!”

赖二说:“这玩意儿就和骑自行车是一样的,一旦你学会了一辈子就甩不掉。但是,你可能怎么学都学不会,哪天一神经就会了,说不准,所以我也不想教,你自己慢慢琢磨吧!”

赖二说完又跳进了河里。强生就坐在岸边想办法,最后他想到怎么自学游泳了。

强生蹲在浅水域,大吸一口气,然后把脸埋在水里,慢慢的,他的整个身体都开始漂起来。这时候,他就开始用手扒着水,用脚蹬着水往前划。这些都比较简单,最难的就是怎么从水里把头抬出来。强生试了好久都没有办法,他只好用手压着水面,头才慢慢地抬出水面。

强生把自己的办法告诉了赖二,赖二说:“两只手压着水,那叫‘狗刨’,人家之前就发现了。”

但是强生仍然觉得那是自己的,所以他还是很高兴。

强生跑回去,告诉妈妈,自己已经会游泳了,并且把自己如何被水淹了,如何被救上来,如何去自己学游泳都告诉了妈妈。

润红妈很担心:“谁让你去河里游泳了?你是不是想死啊?以后还去吗?”

强生说:“妈,没事儿,我以后就会游泳了!”

“游泳怎么了?你没听人家说吗?‘淹死的都是会水的’!”润红妈对着强生咆哮道。

强生觉得自己和他们不一样,他发现自己游的时间不能太长,连续两分钟,强生就会觉得心跳加快,气喘不上来了。所以,以后即使自己去游泳,也只能在河边游了。

润红妈越来越觉得孩子自己在家里不放心,她要去哪儿都带着强生,这样可以随时随地看着他了,这样强生就不会有危险了。

可是,再怎么看着他,强生还是会很危险。而且,这次更严重些……

第三十章:自学游泳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