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赶县城

  强生去县里和爸爸在一起,家里就留下要上学的润红和工作的润红妈。国秀也去了,润红每天就自己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

天气渐渐的转热了,润红再没有机会去“提毛线”了。她一个人开始想弟弟了,她不是最恨弟弟吗?弟弟总是抢自己的东西,总是在她面前捣乱,总是惹她生气。可是她就是很想他,她开始恨自己总是欺负弟弟,总是在弟弟“告状”之后继续对他更厉害的攻击。她现在多么想弟弟就在她的身旁,她会好好的陪着他玩。

强生现在在县里过的很舒服,说实在的,他并没有想姐姐,真的没有,他甚至忘却了姐姐这个角色。每天和大人一起吃买的饭,一起睡刚盖好的大楼里。尽管大楼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连砖头都还在外面露着。他还是很兴奋,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和国秀一间房子、一间房子的跑。大人也开始到处跑着找他们。

现在强生的嘴变得叼了,他喜欢喝带着小孩头的“娃哈哈”,喜欢吃火腿肠。爸爸总是骗他“娃哈哈”喝多了会闹肚子,火腿肠是死兔子肉做的。

玉林每天要工作,他还要看着到处乱跑的强生,一个人渐渐的感觉吃力了。这天正好是星期天,润红不上课。玉林让润红妈过来,把润红也带着,一家人去县里逛逛。

润红妈很高兴,这几年在玉林家尽受委屈,都没有机会出去转转。现在有一点钱,也想着出去转转。

润红妈把润红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自己也稍稍的打扮了一下。她告诉润红是因为要去县里的时候,润红可高兴了。她想可以去大城市看看,更主要的事可以见到弟弟了。

润红和妈妈要步行四五里到公路上,然后坐公交车去县里。一路上润红一直在前面蹦啊跳啊,可高兴了。

现在天气开始慢慢转热,路两旁的桦树渐渐地茂盛起来,微风习习,吹得桦树哗哗地响。

润红跳啊跳啊就不跳了,她看着大桥闸旁边有个小被子包裹的东西,走近了才看清楚。小被子里面像包了一个婴儿一样,但是谁会把孩子丢在这个地方呢?润红小心翼翼把小被子掀开一个角,她看见一条小腿露了出来,这更加让她确定这是一个孩子,也更加增加了她的恐惧感,可是她的手并没有因为她的害怕而停下来。

正在她要继续掀开被子的时候,一只手把她抓了起来。润红“啊”的一声,她转头看见是妈妈,妈妈一只手把她抱在怀里,一只手捂住她的眼睛。

润红极力地想把妈妈的手推开,但怎么都推不开。妈妈骂了一声,捂住润红的眼睛走了几步,然后把挡住润红眼睛的手松开,一边拉着润红往前走,一边不让润红往后看。

润红问:“妈,那孩子怎么在那儿躺着?”

“大人不要孩子了,就把孩子丢在那里了。”

“那为什么大人不要孩子了,要把孩子丢在那里呢?”

“因为孩子不听话。”

润红不明白,孩子那么小,她怎么能听大人的话呢?一路上润红都在想这个问题,她再也没有心情看这路两边的景色了。

现在暖暖的阳光照在绿油油的田野里,小鸟飞过来,站在树枝上唱几声又飞走了。润红抬头看了看太阳,太阳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她觉得太阳就是天空的一个伤口,或许天空就像一个破了洞的皮球,她就站在皮球的里面,看着外边的光射了进来,那刺眼的光就是太阳。又或许太阳应该是天空的眼睛,它的眼睛都么的明亮啊。

她又想到了那个孩子,那个孩子的眼睛也应该是明亮的吧,她一直以为妈妈是和她开玩笑的。妈妈总是说,如果她不听话就把自己丢在八里河上,原来真的有人把不听话的孩子丢在那里。

她想到自己三岁的时候做的“娃娃”,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已经长大了,已经不会去玩他们了。可是那是自己亲手做的玩具啊,或许是自己放在哪个自己都忘却的地方了,有一天弟弟发现他们,把他们都撕毁了。肯定是这样的,弟弟最爱破坏自己的东西了,他总是让人心烦,爸爸妈妈总是溺爱他。

润红越想越觉得自己可怜,觉得在河畔上的那个孩子可怜,她们就是一样的命运。

润红没有坐过公交车,这是她第一次坐,也是她第一次去县城。她坐在妈妈的怀里,看着两旁的街道、商店从车窗外往后面去。

这种感觉她之前就有的,那是妈妈拉着架车带着她去田里干活。她就躺在架车上,阳光从树缝里依稀地撒下,风摇晃这树叶,零星的光闪得她眼睛疼。她闭上眼睛,感觉树影是朝着后面的移动,但是除了颠簸,她感觉不到自己是向前去的。

润红躺着妈妈的怀里,闭上眼睛,她想感受一下当初自己躺在架车上的感觉。可是她没有这种感觉,她只是觉得自己好长时间没有躺在妈妈的怀里了。

阳光从车窗射进来,润红觉得暖暖的,妈妈的怀里也是暖暖的,润红睡着了。

润红是被妈妈晃醒的,妈妈告诉自己到地方了。润红就看见周围都是五六层的高楼,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的房子。润红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脖子太短了,不够她在这种陌生的地方转着脑袋看的。

妈妈就一直拉着到处看的润红走过一座座的大楼,最后到了一座四层的楼房下面停住。这栋楼房还在建设当中,外面围了一层网丝,网丝的里面就是用粗大的竹子绑的类似脚手架的结构。

润红看见干爸王华在楼下搅水泥,就跑了过去。王华一看是润红,又看到润红身后的润红妈,朝楼上大喊了一声:“玉林,你老婆孩子来看你了!”

这一声喊出好几个脑袋,但是没有一个是玉林,大家开玩笑地传着话:“告诉小牛犊一声,他妈来了。”还有人喊:“嫂子,想玉林了?搁这住几天?”润红妈红着脸:“整天就你能,快喊你哥!”

三楼的强生听见妈妈过来了,这才想起妈妈来。他从窗户上探出头,大喊了一声“妈”。润红妈吓坏了:“快别伸头,退回去!”

其实强生也不知道妈妈在那个地方,大家都说妈妈来了,他也就伸着脑袋喊。润红妈隔着蓝色的网丝,也一时半会看不到强生在哪儿,但他感觉强生肯定伸出脑袋了。

还是润红眼尖,一眼就看见弟弟在那个窗户,她顺着附近的楼梯爬了上去。

润红妈只顾看强生在哪儿,不留神润红也跑了上去。她又对润红喊:“跑回来,危险!”

润红现在只想看看弟弟,什么都听不到,只知道往弟弟的方向跑。楼上的工友听到润红妈的喊声都对着润红妈喊:“嫂子,上来啊!没事儿!”润红妈也顺着润红跑的楼梯上去。

润红到三楼一眼就看见强生和国秀,国秀反应快,跑过来就搂住润红喊“小姑”。润红看看强生,来了句:“咱爸哩?”

“咱爸在楼上干活哩,我带你去看。”润红刚要拉强生,强生就看见润红妈上来了,一下子扑在妈妈的怀里,妈妈又搂又亲,问强生自己在这害怕不害怕?晚上和谁睡?吃的怎么样?最重要的就是:“想妈没有?”

润红看着弟弟重重地点着头,就自己朝楼上走去。

楼上正在“划线”,润红大喊了一声:“俺爸哩?”干活的都是村子里的人,润红还是不会喊人。大家就跟她开玩笑:“哪个是你爸?”

润红朝远处看了看,用手指着:“那个戴安全帽的就是!”

她刚说完大家就笑了:“这么多都是戴安全帽的,到底哪个才是你爸啊?”

润红被羞的满脸通红,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大喊了一声:“爸!”

远处的牛玉林朝这边看了看,然后示意她先下去,他已经知道她们来了,他先忙完,待会就下去。旁边的工友都劝他:“赶紧地,先下去吧,嫂子都等不及了,让孩子来催了。”

玉林咧嘴一笑:别胡咧咧,赶紧干活。玉林又把工作交代了一下,才朝楼下走。

润红先回三楼,看见弟弟正在给妈妈讲他在这里的事情,讲得润红都觉得自己也想留在这儿。白天在大楼里玩,晚上可以看到漂亮的街灯和商店的霓虹灯,可以吃买的零食,看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多美丽的事情啊!

玉林是和正德一起下来的,正德看了看,问玉林媳妇:“国秀妈没有和你一起啊?”润红妈想了想:“没有看见她啊!”

正德叹了一口气:“行了,那你们去玩吧,我带国秀也到城里转转。”

“咱一起去吧。”润红妈拉着国秀说,“和你小姑小叔一起好不好啊?”国秀点点头,站在润红妈的身边。

“不用了,你们一家人去吧,我们待会再去,这边还有一点工作没干完,总得留下一个人在这看着吧?”正德又拉回国秀。

国秀就是不回去,正德开始严肃起来。润红妈说孩子想去,就让国秀去吧。

正德开始哄着国秀:“国秀听话,待会我们再去好不好,爸爸这边还有一点事情,让你小姑和小叔先走,我们待会去追他们,好不好。?”

润红妈还想再劝正德,玉林说:“行,待会你们去追我们,追的上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润红妈很难想象,为什么玉林不要正德和国秀跟着他们一起去,反正大家都是熟人,在一起玩多方便。玉林没有多解释,他知道一方面正德现在正在积蓄,要为他生个儿子做准备所以他不想到处乱花钱;另一方面,如果国秀妈来的话,正德也会带着女儿和媳妇出去玩,可是媳妇又没有来,他知道媳妇也为自己省钱,他就更不能乱花钱。现在自己的老婆没有来,要他和别人一家出去玩,他也没有那个心情。

玉林就和润红妈带着孩子往外走,玉林问:“孩子他妈,想去哪儿玩,随便说。”

润红妈被叫的不好意思了,她扯了扯强生:“随便,我要没有你们在这儿时间长,孩子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强生一直都在都拉着润红妈:“妈,我们去看电影,我们去看电影吧?”

玉林又望了望润红,润红被妈妈拉着,在她后面只顾看风景,走的很慢。润红妈问强生放得什么电影,强生自豪地说:“什么电影都有,想看什么电影就有什么电影。”

润红妈想了一下,然后自顾自儿的笑了起来,大家都莫名地看着她。强生拉了拉妈妈:“妈妈你笑什么啊?”

“我突然想起来,之前就去过一次电影院看电影,还是学校组织的,看的是《妈妈再爱我一次》,什么剧情都忘了,只记得大家哭得特别厉害。有个小胖子哭得鼻涕都甩到别人头上了。”润红妈说完又笑起来,两个孩子也跟着笑起来,只有玉林没有笑。

因为是星期天,看电影的人也特别的多。玉林忙着去排队买票,强生拉着妈妈要买爆米花,润红还是什么不说,就一直跟在妈妈后面。

润红妈很是不理解,即使她买过了,还是要说一句:“不就是玉米花子吗?还要那么贵,咱收玉米的时候,自己也炸一点,也不能要那么贵啊?”

润红妈买完爆米花的时候,玉林也从人群中挤着出来了,润红妈看看玉林手中的票,就问多少钱一张。玉林说不贵,就五块。润红妈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五块还不贵,都可以割一斤的猪肉了。

玉林看着周围的人,小声的说:“咱多少时间才来这一次,孩子想看就带着看一下呗。再说,现在就流行看电影,城里人没事就来,你看这多少人啊?”

强生在一旁帮腔:“是啊,俺爸之前也带我来。”

润红拉了拉强生的袖子,但是强生不知道为什么。润红妈怔怔地看了玉林,他觉得玉林现在也不会过日子了。润红妈拉着润红气愤地往前走,玉林拉着强生在后面跟着,玉林一直在想:这次看电影,润红妈也不会看的舒服,还要想什么办法给她解释一下。

润红妈拉着润红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了回来,玉林一愣:“还有什么东西没有买吗?”

润红妈说:“你们还有要上厕所没有,这票怪贵的,咱进去就不出来了,他什么时候放完,咱再什么时候出来?”

玉林叹了一口气,望了望大家,没有一个人要去。主要问强生,他也不去。

一家人就进去找好位子看电影,进去的时候电影已经在放了,也不知道电影是什么名字,只记得是武打片。看的还没有十分钟,强生憋不住了,想去厕所。玉林站起来看了看,电影院里也没有厕所,他想再看清楚一点,后面看电影的人都开始喊他坐下。

玉林低声对润红妈:“我带强生出去上厕所,待会再进来。”

润红妈一脸的愤怒摆摆手让玉林去,玉林刚转身,润红妈又把他叫住:“把这两张票拿着,待会进来的时候要用。”

玉林摇了摇头:“不用,进来的时候要重新买票。”

“啥?!”润红妈一下子站起来,门口的检票的员工,一看场子里有人喧哗,就朝这边走来。“不看了,走!”润红妈说着拉起润红就朝外边走。

玉林满脸尴尬地看着电影院里的人,大家也都看着他,仿佛他们的举动比电影还要好看。检票的人员看见润红妈往外走,也都继续干自己的工作了。

润红妈从屋里走出来气的不行,润红更是对弟弟十分的气愤。她觉得弟弟都是被爸爸给宠坏了,刚来的时候对弟弟的想念一下子就成了泡影。

润红妈一直在前面走,润红在她的旁边,强生也跑了过来“妈、妈”的叫,润红妈始终板着脸。强生又跑到爸爸的旁边,玉林把强生拉到巷子里,让强生在墙角里上了“厕所”。

回到工地上的时候大家都吃了一惊,这才出去多少时间啊,就把县里逛了一遍?润红妈打着哈哈:“这县里也没有什么好玩的,还没有咱村里的风景好。”

王华说:“大哥,你也没有带嫂子去看看电影,学学城里的小青年?”

不说看电影还好,一提到看电影润红妈就气不打一处来。润红妈拉着润红到了三楼,看见正德和国秀在三楼的席子上玩。国秀看见润红上来就跑到她身边抱住她:“逮住了,逮住了,我追上你们了,我吃什么你们要买什么?”

“好,好,你想吃什么我就买什么。”玉林也上来了,边走过来边说。

正德看见润红妈的脸色不太好,就拉过国秀:“别胡闹!你们这是怎么了?不是去县城里玩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润红妈叹了一口气,好像要说“一言难尽”的样子,可她什么也没有说。

玉林说:“看电影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没有心情看了。”

润红妈接过话:“晚上把强生接回去,不行,待会就回去。”

正德一听,这、这是咋回事?不过把两个孩子接回去也好,自己不用操心了。这一点和玉林想的一样,玉林也没有说话,他的意思就是:接回去吧,把这两个小的都接回去。

说完润红妈让玉林把强生的东西收拾一下,待会就回去。正德也没有把孩子留下的意思,只是单纯的礼貌:“收拾东西慌那么狠干嘛,今天不走了,明天再走,今晚让玉林带你到城里逛逛街,乖乖,这县城里的晚上,街道可漂亮了,到处都是灯,跟白天一样。”

“跟白天一样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了,现在就回去吧,恁闺女现在可回去,我一下带着。”润红妈像玩笑不是玩笑的说着。

正德看看玉林,玉林站起来收拾东西,正德也站起来收拾东西。玉林拿过来一个大方便袋:“这一袋都是强生的零食,也带回去吧。”

润红妈接过袋子打开看,润红就把脸朝向一边。润红妈又接过几个袋子背在身上,一边拉一个小的,喊着润红往回走。

玉林想想,这三个孩子一个人看不过来,就跟了上去,说把孩子送回家,明天再过来。润红妈没有说什么,玉林就把包都放到自己身上,一个人在后面跟着,润红妈也没有什么意见。

走到八里河大闸的时候,润红站住了,看了看周围:“孩子呢?”

牛玉林跟了上来:“啥孩子?”

“早上来的时候看见这一个被包着的孩子,现在没有了。”

牛玉林知道怎么回事了,他推推润红:“哪儿有什么孩子,快走。”

牛玉林他们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国秀妈听说国秀也回来了,就跑过来看看。玉林开始分两家的行李,分到那零食时,强生一把抢过来:“这是我的。”

国秀妈往强生脸上拧了一把:“你个小牛犊,我还能要你啊?”说完后又转身看看润红“润红怎么没有?哦,我知道了,润红不是亲生哩,大街上讨的吧,还是河坝上捡的?”

润红没有说话,悄悄的走了出去。

第十二章:赶县城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