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八里河

静静的八里河

庄恨水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八里河畔

  九零年六七月的中午,骄阳烘烤着大地。此刻,八里庄的农民正在村东边的河坝上乘凉。

从村口到河坝上的泥巴路旁都是一棵棵四五匝的大树,上面茂密的遮住了天。凉风习习,那些拿蒲扇的老人也把手中的蒲扇当成一种摆设。

忙了一中午的男人现在也在树下乘凉,妇女们则成群结对地回去做饭去了。

到吃饭点儿的时候,那些人重新回到大坝上。孩子们不吃饭,都在河水里泡着,大人们在岸上喊“蛋,回来吃饭,快点上来,你上来不上来?好,你别上来,你要上来看我不撕烂你的嘴,你都搁那泡着,你等着啊,看你爸待会过来不打你”,话刚落音,孩子们都跑回去吃饭。劳累了一中午的大人们也开始扯着闲皮,聊一些“不荤不素”,无伤大雅的玩笑。

刘正德也在人群中,正和一群老人围在一起,边看两个老头“插大方”,边等他媳妇喊他回去吃饭。

不到一棵烟的功夫,正德媳妇便挺着她自豪的肚子来到人场中:“当家的,还不回去吃饭吗?”

“吆,这不是正德媳妇吗?你这一会不见正德就到处找啊?”同村的李三放下碗筷,又卷了一颗烟,蹲在树旁说道,“正德还能和人家跑了不成?”

“那你说,正德要是跑了,我上哪儿找啊?”正德媳妇一脸俏皮地说。

李三平时就喜欢和别人开玩笑,口无遮拦。碰上正德媳妇,也是一个嘻嘻哈哈的人,俩人一见面就开玩笑。加上正德是个老实人,最看不惯就是他们这样,此刻正德正恨恨地瞪着她媳妇。

李三猛吸一口烟,像是想到了一个绝世的好主意一样,边吐烟圈边嬉皮笑脸地说:“找我啊!”

正德媳妇像是没有看见正德挤在一起的眉头一样,瞅了瞅李三,悠悠地来了一句:“你还行不行啊?”

这句话一说出来,李三还没有做出反应,就看见正德从人群中“噌”地站起来,愤愤地往家里走。这一个动作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大笑起来。

正德媳妇像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边朝正德跑边喊:“今晚上我就过去”。

李三差点被呛到,把烟头朝地上一摔,站起来就喊:“别去了,你挺着肚子去我家,不让人家误会这孩子是谁的啊?”说完之后,看看周围发笑的人群,用脚尖踩灭被摔在地上的烟头,端起碗也回家去了。

“插大方”里有个老头,是村长,叫朱宏运,头也不抬地骂了声“没点正经哩”。

正德一路板着他的大长脸,正德媳妇在后面跟着。走到自家院里,正德停下了脚步。正德媳妇一路低着头,两手不断摩挲着她的肚子,不经意正德这么一停险些撞到他身上。

正德媳妇一惊,也停了下来,仿佛怕人看笑话似的关上了大门。在外人面前,正德媳妇开朗、“奔放”,但在自己男人面前,正德媳妇还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她知道正德生气时充其量就是把他的小眼睛努力睁得老大,脸拉得老长,说几句貌似骂自己的话就完了。正德不会打自己,况且自己还有六个月的身孕。

正德媳妇这样想着,也不说话,依旧摩挲和她自以为豪的肚子。

“你说我们刚结婚还不到一年,你这样疯疯癫癫,说话没有一点分寸,你叫别人怎么看我?那李三的花花肠子多着呢!他媳妇整天嘻嘻哈哈,那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们这算是什么啊?你在看……”

正德媳妇不低着头了,她看着正德,眉头紧锁。

正德也心慌了,正德媳妇在村子里也算是美人一个,正德又不是有钱人家,正德媳妇能看上正德,那也是正德的造化。况且正德媳妇在娘家就溺爱惯了,现在虽说吵架她也没有还过。如果正德媳妇真的一生气,离家出走,自己不仅找不到这样的媳妇不说,这刚结婚一年老婆就跑了,他面子上也挂不住。

正德放佛在试探地问:“怎么,还不能说说你了?”

正德媳妇把食指放在嘴边,做出一个“嘘”的动作。正德也安静下来,静静地听着。他听到了小孩的哭声,接着就是“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

“不好,牛玉林和他媳妇打起来了!”说完两人朝玉林家跑去。

牛玉林家没有围墙,正德夫妻直接进到院子里,正看见玉林的女儿,三岁的润红坐在堂屋门口大哭,玉林蹲在堂屋的方桌旁。一间茅草小房的灶屋门口都是碎碗渣子,玉林媳妇挺着大肚子一屁股拍在案板上,把案板上的东西都朝外扔。

正德媳妇把润红拉起来,走到灶屋门口,看见玉林媳妇正举起擀面杖往外扔。

“吆,你这是撵人走啊,我这还是刚来啊,是不是嫌我没有拿‘包’啊?”正德媳妇边说边蹲下来给润红擦眼泪。

玉林媳妇一看有人来了,先是放下手里的擀面杖,然后像是找到了倾诉对象一样,“哇哇”大哭起来。

正德媳妇赶紧过来把玉林媳妇扶下来:“婶,别哭了,有啥委屈你跟我说,我给你撑腰,解放都多少年了?男女平等早就实行了,可不带这样的。说,有啥委屈你就说。”

按辈分,正德叫玉林“叔”,但玉林媳妇才比正德媳妇岁数大几岁,虽比她先来,但第一个孩子润红才三岁了。堂屋门口的柱子上用毛笔写的“一九八六年建”还没有褪色。被叫了一声“婶”,玉林媳妇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只顾自的哭。

正德斜瞪了自己媳妇一眼,也不知道是说“人家的事情不用你管”还是在说“就你能,显摆”。

正德媳妇不管他,看着哭得上气不接的玉林媳妇,把话又转向玉林。

“你说你也是的,你一个大老爷们,还是兽医,也算是我们村顶有学问的了,有什么东西不能忍着,你媳妇现在挺着肚子,比我的都大”正德媳妇形象地挺挺自己的肚子,接着说,“也有九个月了吧,你不为大人想想,可得为孩子想想。你现在一个丫头,我婶着怀里再来个小子,你那个时候就等着乐吧,现在你还欺负她,万一出了什么事情……”

“嗯哼!”正德这回是正面瞪了媳妇一眼。

正德媳妇自知语失,就问玉林媳妇到底有什么委屈。

玉林媳妇顿了顿,然后出了一口长气,说:“你说说,他当个兽医有什么好的,家里又不是有多少钱,他在外边就楞充大款。”

正德媳妇眉头一皱:“他外边有人了?”

正德一听,脸都吓白了,他望望玉林,又急忙把目光移开。

玉林媳妇好像没有听见,又说了起来:“你说你看一次猪病,能挣多少钱?现在好了,你连钱都不要了,不说挣得钱,你连药钱都不要了。我看你还拿什么进药,我当初要知道你这样,你嫁给你干嘛,这日子没法过了!”

正德媳妇算是听明白了,她望望玉林。玉林没有看她,而是看着正德,希望正德给他评评理。

“大家都是前后庄,人家没有钱,我难道去抢吗?谁家没有难处,你什么时候没有钱了,大家不都帮帮忙吗?”

正德点点头。在外人看来,正德很会劝人,别人说什么他都耐心地听,说什么他都赞同,很会顺别人。但正德媳妇知道,正德特没有主见,别人是对是错,他压根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瞎点头。

玉林一看有人给他撑腰,语气又强烈了起来:“你在看看她,整天就不能消停消停,过两天好日子?整天……”

“过好日子,我跟了你净过了你娘的好日子!哦,你一个人一走一天,这家里农活,里里外外我让你干过没有?你爹娘帮我干过一点没有?润红他们帮我带过没有?家里活地里活还不是我一个人。你爹他整天往老二屋里串,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干什么?”

原来,玉林姊妹四个,他是老大,结婚后分家就住在老房子东边,挨着老房子。老二也结婚了,分家后住在村口,老二媳妇泼辣,公公婆婆都怕她,所以去的有点多。老大媳妇要强公婆越不帮自己,她干劲越大,什么活都自己包。老三和四丫头都没有成家。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玉林最不能容忍别人辱骂自己的父母,况且这是他最爱的人。

玉林媳妇越想这日子没法过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再加上正德媳妇在旁边“帮衬”似的对玉林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少说两句得了”。玉林媳妇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又将原话里里外外的说一遍。

正德现在拉着玉林,要他有什么话好好说。他不拉还好,这一拉,让玉林更加气愤了,更觉得自己“能耐”了。原地转了一圈,从旁边抓起一个板凳就要扔过去。

玉林媳妇也不闹了,像是一口气窝在心窝里,怎么也出不出来。双手捂着肚子,就感觉肚子越来越重,要往下坠。

玉林这一看,吓坏了,刚才的能耐也没有了。高举的板凳“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伴着一声“媳妇儿,你怎么了?”

“要、要、要、要、要生了!还不快把小婶抬到床上!”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两个大男人听到正德媳妇的一句话,就开始把玉林媳妇七手八脚地架到里屋床上。

“小叔,你赶紧烧水。当家的,把我们结婚时的那条新毛毯拿来。还愣着干嘛?去啊!”两个大老人都站在屋里,不知所措。

正德都不知道自己媳妇还会接生?但情况太乱了,每个人都乱了。

第一章:八里河畔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icon-dots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