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N次方

爱的N次方

月影天狼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终于还是失去了

  微笑行走,泪水没有肩膀依靠就是昂头。

微笑面对,谁比自己爱自己更实。

坐看云起云落花开花谢一任沧桑,做平凡人。

就能获得一份云水悠悠的好心情,做平常事。

五年前,刘夏随着叶向明来到了这个小城市,刚毕业时的天之骄之,总以为天地任我行,刘夏家在距叶向明家二百多公里的永乾市。他们在省城上完大学,刘夏的母亲希望她回永乾市,为了爱情,刘夏义无返顾地来到了渭华市,因为这里有她最爱的人,这个她爱了整整二年的男人,为了他,她来了。

五年后的今天,她却要离开了,一个人拖着属于她自己的行礼箱,漫步走在这个小城市里,五年前她来的时候,这个城市还没有现在繁华,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道都留下她的汗水,谁知道现在,自己却被自己最爱的那他,扫地出门了。

因为爱,义无返顾地来。没有爱,漫无目地的离开,她要去那里?

一个人,凌晨两点的街道,身上只有五十二元钱。

她奋斗了五年,有了房,有了车,缺没有了爱。她恨,好恨,但不知道恨谁?

明天,自己的明天在哪里?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出哪里,就这样漫无目地的走着。

好冷清的街道,好冷寞的人心。偶尔路过的出租车司机会停下车,问她去哪里?她总是摇摇头,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

工作她曾经有过,十天之前,她还有着一份让人骄傲的工作,这个城市最大的地产公司销售总监职位。年薪二十万,在这个小城市来说,足够了。一套属于他们的房子,三室二厅140平方米,一辆二十多万的车。

在同龄人中,他们无疑是最幸福的。也是最成功的,那个时候,叶向明无论走到那里,总是对别人说,刘夏,我老婆,利害吧!女强人。

那一刻,她只能陪笑地站在他的身边。给足他所有的面子,叶向明也很受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就成了这个样子,每天回到家,他再也不会问一句:“老婆你辛苦了,我去给你倒水”。而是没完没了地玩游戏。刘夏也知道,叶向明回到渭华市后,家里给他安排到了市城管执法局工作。一份安稳的,朝九晚五的工作,他有大把的闲时间玩。

刘夏却要自己从头来,叶向明的家里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叶向明的爸爸是这个小城市里一个局的副局长,妈妈是管后勤的科长,他们嫌弃刘夏是单亲家庭长大的,没刘夏没有家教。

叶向明却不这样认为,他爱刘夏,为了刘夏,他和父母抗争,他的父母看到儿子这样坚决的态度,做出了让步,条件是刘夏必须跟着叶向明回到渭华市,他们只解决叶向明的工作,至于刘夏,他们不会为她解决工作。

面对他父母的刁难,刘夏忍了,谁让她爱叶向明。

回到渭华市,叶向明的父母给了他们一套老房子,是叶向明的妈妈石莉她们单位以前的房子,两室没有厅,刘夏已经满足了,至少回来之后,他们不会为了租房子而头疼。

五年的感情就这样的成了过往,她浑身不舒服,不知道怎么了,有点头疼,应该是感冒了。

为什么头这么的疼,刘夏走着走着突然就晕倒在了马路中间。

一声急刹车,惊醒了坐在汽车后排正在打盹邵诺琦。

“对不起,邵总,我可能撞倒人了。”司机不敢看邵诺琦,只能低声地说。

心里暗骂着,今天是怎么了?出门没看黄历还是?他看着前面有个人影正在过马路,怎么会突然就倒下呢?

“还不下去看看。”邵诺琦低声地说了一句。

司机小马立刻下车观察,看到刘夏倒在地上,他看看车里的邵诺琦,只能先向他汇报。

“邵总,是个女的,我没撞倒她,是她自己倒的。”小马委屈地说。

“别说了,先救人要紧。”邵诺琦立刻下车抱起了倒在马路上的刘夏。

本来早都回省城了,要是不打听到她现在在渭华市,在明洲集团,他才不会来到这个小城市,和这里的人谈什么生意。为了她,他来了,没想到,她却离职了,为了要给那个男人生一个孩子。心情不好的他,喝了不少酒,没想到,又遇到了有人被自己的车撞了。

当邵诺琦把刘夏抱上车时,他才发现,他找的人,竟然倒在他的车前面,这是怎么回事?

“快开车,去医院。”邵诺琦对司机小马喊到。

不要啊!千万不要。为了找你,我忍了受了八年的煎熬,本以为回国后就能见到你。却一直被所有的事情缠着,我爸不想让我再见你,我现在有能力了,我可以保护你了。

“夏夏,你的小琦哥哥回来了。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会倒在大街上,为什么浑身发烫,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夏夏怎么了?”邵诺琦没有因为找到刘夏而高兴,而是一直在问自己。

当刘夏被送进急救室的时候,邵诺琦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两只手还好像是抱着刘夏的样子,小马诧异地看着邵诺琦,跟这个老板两年了,从来还没见过他失态,现在这是怎么了?这么失态,难道这个女人他以前认识。

不可能吧!听公司人说,邵总一直在英国那边读书,从来没来过渭华市,奇怪了。刚才看到邵总的样子,小马还是吓坏了,幸好他没撞到那女孩子,不然看邵总的样子,后果很严重的。

“谁是病人的家属。”护士走出急救室问。

“我们是她的朋友,请问她怎么样了?”邵诺琦走上前去问。

“她没什么事情,重感冒,身体有点虚,受了风寒。一会醒来之后,你们带她回家,给她补一下。怎么这么不爱惜身体。”护士叮嘱了一下,就离开了。

“谢谢。”小马帮邵诺琦对护士道谢。

此刻的邵诺琦,一心都在急救室里的刘夏身上。

我这是在那里?头为什么这么疼?好黑啊!好黑啊!这是哪里?小琦哥哥,这是哪里啊!你们别吓我,你们去哪里了?你们不要我了,真的不要我了吗?夏夏很害怕!你们回来好吗?夏夏再也不调皮了!小琦哥哥。刘夏在迷迷糊糊中,喊着邵诺琦的名字。

“夏夏,我很高兴,你还记得我,夏夏,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没有一天忘记过你,有多少次我都想回到你的身边来,告诉你,我爱你,但我没办法,我以为,我努力后,就可以回到你的身边,却没想到,事事难料,我努力,你却丢了。夏夏,我再也不要放开你的手,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情,以后,有我在,你再也不会害怕了。”邵诺琦紧紧地抓住刘夏的手。

他再也不敢放开他的手了,十年前,没办法,他要去留学,家庭的变故,让他瞬间好像长大了许多,十年后,他想再次找到她时,却再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好不容易,知道她回到了这个城市,没想到他们竟然以这种方式见了面。

“邵总,你的电话。”司机小马拿着邵诺琦的电话走进了病房。

“什么?怎么会这样?”邵诺琦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夏夏,对电话说:“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夏夏,你等着我,我去处理一件事情,一定要等着我,再也不要让你走开了,十年的时间,让我们错过了多少幸福。现在我找到你了,就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了。”邵诺琦在刘夏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急匆匆地离开了。

“小马,我把她交给你了,她醒来之后,你立刻给我打电话,我现在要回省城处理一些事情。她醒来后,什么都不要说,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她,明白吗?”邵诺琦没办法,他的爷爷,邵氏集团的董事长邵章突然心脏病突发,进了医院。他不得不赶回去。

“邵总,你就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她。”小马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跟邵诺琦什么关系,但他从老板的眼神中看到了焦虑,知道这个女人对老板很重要。

邵诺琦不舍地离开了病房,病床上的刘夏,丝毫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终于醒来了,看看四周白色的墙,她这是在那里?为什么头还是那么的疼,她记得她正在走路,突然一道强光照了过来,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刘夏睁开眼睛看看,病房里除了她,什么人都没有,看看自己,衣服什么都好着呢?行礼箱在离她病床不远的角落里放着。

她下床后,轻轻地推开病房的门,一个男人在门外的凳子上好像睡着了,护士台的护士不知道此刻做什么去了?

逃这个字从刘夏的脑海中闪了出来,是,逃,不然她还能怎么样?身上只有五十二元钱,连人家医院的药费都付不起。

刘夏轻轻地拉着行礼箱,走到了楼梯口,逃也似的离开了医院。

第一章 终于还是失去了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