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流沙

  我愣住了,不会吧,我走了那么久,还吃了几次东西,估计了三天时间,为什么实际只有一天时间,难道我的时间暂停了?

王叔看到我一脸疑惑的样子说道:“小江,你走的那条通道,自从手电没电以后一直处于无光状态,会使得你对时间的判断力以及生物钟出现偏差。还有那条通道应该不长,因为我们所走的路并没有出现那么长的路,估计是在绕圈子,但在某一个时间点,机关被触动,导致于你走了出来,如果姜子牙真的连你要走在哪里都算到了,不会算不到这个,还有就是你说的壁画中的黑影,我们一直没有看到,我们甚至还回去找了你,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这回是真的无语了,搞了半天我是在兜圈子,但是如果说姜子牙什么都算到了的话,不会在人数上算错,那这个人或者东西,要不是王叔他们看不到,要不是跟着我下来了,并且在我绕圈子的时候先跑了出来,也就是这个东西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估计已经跑到前面去了。但却时在一路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除非这个东西是我看不到的,但是这样的话他也可以跟着王叔,那么这就形成一个解不开的死循环了,只有一个可能,这个东西不存在,但这样的话,那画上面的第六个人不是就没有意义了?

我提出问题以后,所有人都在苦苦思索,陈平忽然说了一句:“你们都被偷换概念了。”

我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你看到的图只画了在你掉下来之前的样子,没有之后,如果是真的的话,只i有一个可能,这个人是从后面走了,然后为了避免我们发现,把之前的墓室弄塌了。”陈平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一点,他用的是“人”这个词,那是不是说他当时发现了什么。发现了为什么不说?

陈平,到底是什么人?我心里一个大大的问号被打了出来。

我们休息好了以后出发了,现在和首领所说的二十年前很像,来路被坍塌堵了,必须要从别的地方离开,那我们是不是也会和那时一样呢?我不敢去想了。或许真的像在三生石中那个年轻人说的一样“历史只是在不断从复”,不知道我们的命运又会怎么样。怪不得一些曾经博弈商海的人临死前常说:“平淡才是最美的”。有很多人在骂“有本事你不要坐那呀,让老子来做不是更好,到时你就不会说这话了。”其实那些人只是看到了光鲜的一面,背后影藏了多少永远影藏在背后了,永不见天日。

我们离开这条墓道以后一队人走着,他们为了节约手电光,也为了不走丢,只开了一个电筒,我还奇怪电筒只开一个为什么会防止走失,脱线女说道:“师兄你连这都不知道,只开一个的话,没有光的人都会紧紧跟着这束光,比所有人都有光更好,我当时只是似懂非懂的点头,但现在回想起来,那句话原来也充满了哲理,或许是会想起曾经的所有人的时候。我想起了曾经那张蹦蹦跳跳,欢脱无比的那张脸的时候,人在绝望的时候支持走下去的永远都不是什么希望,而是对过往的回忆。

我们就这样跟着王叔的光走着,这条墓道就像让我们缓解一下一样,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连机关都没有,姜子牙的机关从归墟到现在都没有什么连贯性,我一直以为人家只是吓唬一下盗墓贼一点都不厉害,但是就像为了证明我的话一样,真正的危险终于显露了出来。

我们走进这个墓室,一开始只以为这是一个普通的墓室,只是中心有一个大台子,但是就在靠近中间的时候,后面的墓门忽然开始向下掉,而且掉的速度很快,我们根本就跑不出去。

轰隆一声,大门就彻底的和上了,估计是出不去的,我相信姜子牙不会只把我们关起来,绝对有后续。果然,从上面漏下来一些凉凉的东西,我一下就冒出了不好的预感,果然大量的沙子从上倾泻而下。

居然是流沙,流沙这种东西虽然很普遍,但也很好用,尤其是现在。我们被断龙石锁在里面的时候。王叔大吼道,快爬上那边的台子。我们开始向上爬。爬了一会底下都被黄沙遮盖的时候,不知道我是真的身手太差还是运气太差,在一片混乱间,我居然被一个人踩了一脚,我直接无语了。但是控制不住的向下掉去。

人生就是如此奇妙,我一只废材之前一个人走过了那么多艰难险阻,结果却被同伙人害死了命运真是纠结。

就在一瞬间,下落的一瞬间,我被抓住了,被陈平一手抓住了,他只有一只手抓着石壁上,另一只手把我抓住了,可以看得出他很吃力,但是他还是没有放手,就在一瞬间我身体一轻就上去了,我知道他是把我甩上去了,但是他自己掉下去了。我看到的时候脑子一嗡。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我上到了石台上,看着底下的黄沙,却出奇的冷静,把包里的绳子往王叔那里一扔,就在王叔不要的声音中跳了下去。

在黄沙中有一种强大的扯力,完全不是像水中游泳一样,刚进去我就眼睛都睁不开了,然后抓在手里的绳子也滑了出去,我想抓却只抓得到沙子,我拼命的呼吸空气,但只是沙子往嘴里灌,陈平用命换来了我,我居然还是死了,我真是蠢货啊。

“是的,你就是一个大蠢货。”旁边有一个人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

“滚远点,我都他爷爷的的要挂了,谁还在说风凉话。”说完我就愣住了,沙子都停下了,我可以自由的呼吸,还可以说话,但就是动不了,另一个我在坏笑着看着我,如果不是动不了,我会上去抽他一耳光。

他笑着说道:“需要我救你吗?我可以帮你办到一切的事。”他眼神纯洁真挚,我都要相信他了,但是我很快的亲醒了,这货做的事全都是不好的,做了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连锁反应的,我是不可能去求他的。我没有再说话了。只是想用眼神吓死他,但这是不科学的。他只是诡异的笑了一下。忽然他消失了,然后我又呼吸不了了,靠这货是要让我先挂掉我吗?

我被一只有力手抱住了,我第一感觉是这是陈平,果然被慢慢向上抱了起来,我的头露了出来,不停的咳,但好歹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了。但还是很呛,上面开始拉绳子,我连眼睛都睁不开。好不容易被他们拉了上来,喂水的喂水,按摩的按摩,这时候有一股力量拍在了我的背上,我一下就全吐了出来,眼泪也流了出来,终于好多了,我一看是陈平蹲在我的身边,估计那一下是他打的,他身上也全都是沙子,不过比我的狼狈样好多了。

我有些奇怪他是怎么抓住绳子的,早知道我把绳子扔下去不是更好?还害得我下去找刺激。不过我没说什么,怎么说也是人家救了我。

这时候王叔无奈的说道:“你也真是的,居然直接就跳了下去,万一没被救怎么办?陈平是抓在台子底的一个凸出来的地方,人家自己也上得来,你又没有人家这身手,又不看清楚,吃苦头了吧。”

我才无语,搞了半天绳子被王叔他们拉了出来,结果我不在,还是陈平把绳子绑上又救了我。不过我现在更想知道是哪个混蛋谁踹了我一脚,要不然还他妈有这事啊。

但是当时在混乱中,我都没看清是谁,在我上面的只有钱运钱和陈平,估计是脱线男了。靠啊,这人,鄙视之。

我们现在就像一个孤岛一样,根本离不开,王叔研究了一下说道,这个石台是空的,我们出去的路就在这里面,说着趴在地上用耳朵贴在地上,一边听一边敲击着石板,听了一会王叔起身说道:“这个底下确实是空心的,但是我们现在要找出机关在那。”

第二十九章 流沙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