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条金鱼

  日子一天天流走,偶尔照照镜子,叶子竟发现自己的乌黑长发中闪烁着丝丝银光。这次叶子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只是轻轻把它们㩐下来扔掉。

  人总有一天会变老,由勃发丰盈变成迟缓老态,只是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有很多时候看不清方向,迷失在滚滚红尘中。

  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路应该怎样走,走向哪里。

  背负在肩的重担束缚手脚的锁链统统摔碎砸烂还是乖乖承受爬行。

  在荆棘满地中麻痹自己,梦想着在被奴役中优雅地舞蹈,看!我比你笑得更妩媚招摇。

  叶子的心此时刚硬和冷峻,她想去参透什么,其实她什么都参透不了。她哪里有什么智慧,她什么都没有。她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女人罢了,亦或是爬行链条中那个笑得傻乎乎的一个而已。

  叶子有些失落,她又走到了鱼缸前。刀刀和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六齐刷刷向她游来。叶子看着它们,思绪有点飘忽。

  老五在哪里?叶子才醒过神儿来。不对啊,老五不可能游离于队伍之外啊。叶子看了又看,张着嘴讨食的金鱼当中确实少了一个老五。

  叶子低下头,上下左右仔细地找寻。找到了!老五沉在了水底,静静地躲在了水草的后边,一动不动。只有水流涌过时,它的尾巴才顺着水流的方向摆动,然后又归于静止。

  叶子觉得好生奇怪,以前从没有这种情况。难道老五换了性情,更喜欢这里的环境吗?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叶子琢磨不透,想不明白,只能静观其变了。

  叶子把鱼食洒在水面上,刀刀和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六一如既往地疯抢而光。老五依旧一动不动地沉在水底,不为所动。

  叶子有些担心,她故意拍了拍老五所在的鱼缸壁,还是不动,再拍一拍,没反应。叶子没辙了,算了,不动就不动吧。

  叶子带着不解和一丝丝隐忧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子迫不及待地来看老五。老五还是那个姿势,静静地沉在水底,让水草遮挡着自己,一动不动。叶子有些蒙圈了,什么情况?

  正当叶子不知所措之时,那五条金鱼朝着老五游了过去。它们在老五的头顶上穿梭着,老大老二还试图咬老五的尾巴。它们这是在问候?示好?嬉戏?还是别的什么?

  老五动起来了,它看起来很不情愿,缓缓地游走了,游到了水面的一个角落,又不动了。

  这让叶子有了仔细看看老五的机会。

  叶子惊讶地发现老五的尾巴上鱼鳞参差不齐,好像被咬了一样,肚子上的鳞片也残缺不全了。老五的眼睛看起来泛着白,一副怯生生的、楚楚可怜的表情。叶子明白了,老五生病了,或者被同伴攻击了。

  叶子不知如何是好,怎样来拯救老五啊?叶子着急得快哭了。

  正在这时,刀鱼也向着老五游了过去。刀鱼靠近老五,狠狠地咬了老五一嘴,扭头就跑了。老五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身体,没有躲避。接着那五条金鱼也游了过来,让叶子更为不解和心痛的一幕发生了,老大老二老四直接上口咬了老五。可怜的老五拼尽全力向另一个角落游去,试图躲开同伴的侵犯。这五条鱼又追了过去,轮番轰炸。

  老五沉到水底,停留在水草的后边,依旧一动不动。

  老五此刻暂得平静,它慢慢舔舐伤口。它也许没剩多少力气了,一股水流就把它冲出去,暴露在外,它不再躲避。它就在那里又一动不动。

  叶子爱莫能助,心里很难过。

  这时姑姑在叫她去吃饭,叶子不得不伤心地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叶子匆匆去看老五。

  老五飘在水面,全身的鳞片所剩无几。

  叶子流下了眼泪,她把老五捞出来,埋在了草丛里。

  叶子向鱼缸望去,她害怕了,又不敢去看。

  天蓝蓝,白云飘荡,那只翱翔的老鹰自由自在,飞过山巅,越过丘陵,雄赳赳的鸣叫声划过长空!

  

那条金鱼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