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流浪小孩

  叶子很享受偎依在姑姑怀里的感觉,此时此刻她可以完全甩掉沉重的面具,做回那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

  岁月静好,心如止水,情有所依。

  窗外偶尔传来鸟雀的清脆的鸣叫,在树叶深深处,一定停留着几只可爱的小家伙。叶子不禁几次抬起头向窗外寻去,弥望的是浓密的绿色,绿色遮住了朗朗晴天,婆婆娑娑。

  姑姑又开始忙碌起来了,擦拭桌案,打扫庭院,侍弄花草,拆拆洗洗。这是她一天的功课,她也是勤勤恳恳,一丝不苟,从她红润白胖的脸上,可以看出她很满意眼前的生活。

  叶子愿意这样跟在姑姑屁股后边,静静地看着她忙活着,有时也能帮上忙儿,真是不亦乐乎!

  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叶子和姑姑赶紧躲在屋檐下,看雨听风,倒别有一番情趣。

  叶子问姑姑:“东家的孩子怎么还不回来?会不会淋雨啊?”姑姑说:这个小少爷,太调皮。才14岁,已经不服管束,想去哪里去哪里,也不让大人们去找他。可怜了东家两口子,都那么和善人好,偏偏儿子这样不省心。唉!不用管他了。”

  叶子听了这些话,感觉心头一震,眼前的一切猛然都变得狰狞起来,张牙舞爪向她叫嚣。平和美好甚至让人心生羡慕的家庭背后竟有着难言之隐,有着深深的隐痛。

  叶子不禁重新打量起这个院落。她目力所及之处,依旧一尘不染,井然有序。翠绿的杨柳妩媚地撩拨着地面,长着青苔的土瓦花盆里月季花吐露着大团大团的花蕊,雕刻着花纹的鱼缸里大鱼在上下翻越,堂屋里飘来缕缕的灯烛的熏香。即便被暴雨鞭笞,也没有零落的迹象。

  叶子有些烦躁,站起身来,一路闻着灯油的香味走进堂屋里。抬头先看见一个赤黑黄边大匾,上书三个亮堂堂的大字“荣福堂”,堂屋正墙上挂着一副硕大的鏨银对联,

  上联:座上烟霞连云起

  下联:堂前珠玑昭月明

  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二尺来高古铜鼎,悬着待漏凤朝阳大画,各色古玩意儿。地下两溜各四张楠木交椅,乌溜溜地发着亮光。

  叶子心里纳罕着,这家主人很有品味,家境也一定是殷实富贵之家。

  叶子一路看过去,不知不觉来到了后屋,挂在墙上的镜框吸引了她,她快步走近去看。料定照片中的两个人一定是这家的男女主人了。女主人梳着光溜乌黑的发髻,一双温柔的眼睛让人见而亲切,小巧性感的嘴唇微微上扬,大方优雅的神态被人艳羡。男主人棱角分明,头微微向妻子倾斜,满眼的宠溺。夫妻两人看起来琴瑟相和,恩爱甜蜜。叶子情不自禁地摸了摸照片中的夫妻两人,并在心底祝福这一对夫妻永远幸福下去。

  叶子在这里停留了很长时间,看了又看。突然,一声响亮的雷声,把叶子的思绪拽了回来。

  叶子顺着原路返回。姑姑在屋檐下织着毛衣,针线在姑姑的双手里回旋往复。叶子又坐在姑姑身边,把头轻轻的靠在姑姑的背上。不知为什么,她却高兴不起来了,裹紧了小衫。姑姑问叶子:“闺女,想什么呢?”叶子没有回答,只是把眼光投向迷蒙的雨帘之外。

  在叶子的心底,原来一直还牵挂着那个虽未曾谋过面的不回家的14岁男孩儿。这么大的雨,他会不会被淋湿,他会不会害怕,他会不会迷路,他会不会想家,他会快乐吗?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啊,他能应对这突如其来的风雨吗?他的父母亲是否在此时此刻为他担心垂泪?

  越想越心慌,越想越难过,叶子的双眼模糊起来。

  叶子为了一个陌生人家的孩子为什么如此动容?我想她一定是觉得自己和这个男孩同病相怜,都是在外流浪漂泊,其中的酸甜苦辣外人无法体会。既而她又想到父母见不到孩子的疯癫与绝望。

  叶子哭了,哭的很伤心。她有着一颗敏感的充满爱意的心,她是善良的,她能由己推人,想到别人的不易与苦辛。她又是无力的,她自己还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虽然她在一直抗争。她更无法去拯救别人于水火。她只能暗自神伤垂泪。

  雨点渐渐稀落起来了,地上的水涡旋转着向更低处漂移过去,几片落花也紧随其后。一两只不知名的鸟雀偶尔飞出来叫上两声,又倏的飞走,不知去向。屋檐上滴下的水还在啪啪地敲打着窗棂,单调又乏味。

  不远处传来孩子们戏水的喧闹声,现在是孩子们游戏的主场了。

  

流浪小孩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