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黯然神伤

  外面的世界嘈杂不堪,马老爷子亲自坐镇指挥,就连温良珍和赵静怡也在出谋划策,家丁仆役都在疯狂地找寻着这位马家的大少奶奶,好不热闹。但热闹是他们的,马鸿生只有无尽的孤单和心痛,他一个人在客厅里失魂落魄地踱来踱去。此刻的他,很脆弱,也很痛。这个三十岁的男人仿佛第一次尝到了失恋的滋味,这种滋味苦中带着酸,酸中又有涩,汹涌着绞缠着他的心,一点一点的撕扯着,让他不得片刻安宁,他整个人都好像被掏空了一样,只剩下一副躯壳,在游荡。

  马鸿生即便如此,也不能停止他在心里拼命的呼喊和无助的祈求:丫头,回来吧,我想你,我不能没有你!但他不能得到一点点回应,他的心真得好痛,痛到他无法呼吸,痛得他无力,任凭无边无际的夜魔向他张牙舞爪地重重的压过来,他快要窒息了。原来爱情真得可以把一个人彻底毁灭,也可以让一个人生不如死!马鸿生真的信了。

  马鸿生索性瘫倒在座椅上,两条胳膊胡乱的伸张着。他的臂弯多么渴望着再一次用力地狠狠地抱紧叶子,好好看看她羞红的脸蛋,嗅嗅她甜腻的香味,听听她的呢喃耳语,只要有丫头在,他就是快乐的!但现在这一切只是奢望了,只能是白日做梦了。

  叶子牢牢得控制了他的心,也死死得占据了他的身体,马鸿生全身的血脉在喷张,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流动的全是叶子的温柔,这个该死的温柔让让他整个人仿佛进入了幻境一般,让他欲罢不能,真的是生不如死。好可怜的男人啊!

  一个男人温柔的心也不过如此吧!

  马鸿生此刻又好像极其享受这种痛并快乐的感觉,他不愿让自己弄出一点点声响,生怕破坏了这种幻境,再也找不到这种美妙的身心体验,再也抓不住她的小手。

  突然,马鸿生的心猛得一抽,紧接着是撕心裂肺的疼痛,他赶忙用手捂住胸口,不能呼吸。那是对叶子绝望的思念,那是对爱的不再来的万念俱灰。这种痛,痛得马鸿生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泪只能往心里灌。

  “丫头,你真行!你就这样逃离,不管我的死活!”马鸿生跌跌撞撞地在屋里游走,就像一具走动的僵尸,因为他的魂魄上天入地去追随那个离他而去的女人了,任由冰冷的泪水在他的脸上肆意泼洒。他不想隐藏起自己的疲倦,也不想表达自己的狼狈也固执。

  最痛的距离,是你不在我的身边,却在我的心里。

  世人最苦痛的也莫过于此,情关难过,因为它是两人互动的结果,两情相悦最美,也最让人心醉。一个人唱独角戏,没有回应,必将是最难言的心痛。心痛的思念着对方却不能相见,那将是怎样的一种痛彻心扉!捧着自己滴血的心,轻轻地为它擦拭伤口,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在你的爱之外,我在哪里存在,这一切,你知道吗?

  冷风袭来,梧桐叶落,天下伤心处,惟此而已。

黯然神伤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