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有惊无险

  万艳红的心情很乱,她懒洋洋的,看着悠然在眼前跑来跑去,反而更增加了她的伤感,一股悲凉的情绪油然而起,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没有男人爱的女人原来如此孤单,良辰美景形同虚设,万种情思又对何人诉说。想着想着,万艳红留下了两滴清泪,泪水打湿了她的红妆,留下了两道黑色的泪痕。她拿起香帕轻轻擦拭着,刚刚擦干净,更汹涌的泪水又直冲下来,她美丽的妆容被划乱了。万艳红索性趴在床上放声痛哭起来,哭得是那样肆无忌惮、歇斯底里,这是一个女人为自己将要寂寞的下半生再哀嚎啊,任铁石心肠的人听了也会动容。

悠然吓得哇哇地哭着,小手拽着妈妈血红的罗裙。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万艳红终于停止了哭声,她站了起来,趔趔趄趄地走到水盆前,捧起水,洗掉了脸上所有的污秽。镜子里,去掉了浓妆艳抹的万艳红,看到一个清清爽爽的自己,看到了最本真的自己。她此时更爱素颜的自己,因为只有这样,才是人最原始的状态,才是一个真正健康的人。万艳红用手轻抚自己清淡的脸颊,她的心中静如止水。既然自己的男人再不留恋这张依然美丽的脸,那好,就彻底解放它吧,不再让它背负一点点多余的东西,还它一个清清白白吧!

万艳红转过身来,抱起了还在哭泣的悠然,亲了亲她的额头,又亲了亲她的脸蛋儿,温柔地说:“宝贝儿,是妈妈不好,不哭了,谁都不许再哭了,好不好啊?”悠然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边哭边说着:“妈妈不哭,悠然不哭……”万艳红把孩子搂得紧紧的,眼里却没有晶莹的泪水……

腊月初八是马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寿,马家上下都动起来了,马家要给马老太大办寿宴,请帖也像雪片一样飞到了豪门大户,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终于大寿的日子到了,一大早马家的四个儿子和四个儿媳妇就到了马老爷的住处请安,商量安排大寿的具体事宜。马老太今天穿了一身镶着金丝的大红花旗袍,金光闪闪。温良珍和赵静怡还给马老太描眉画眼,厚厚的嘴唇上也涂了红红的口红,脸上扑了一层粉儿,显得格外精神,好像年轻了十岁。万艳红也在旁边忙前忙后,为婆婆抻抻旗袍,捶捶背,忙得也是不亦乐乎。三个媳妇可以说极尽溜须拍马之能事,乐得马老太合不拢嘴,脸上的皱纹一褶一褶的,红红的厚嘴唇特别显眼。只有叶子立在旁边,插不上手,叶子觉得自己和这些人总是格格不入,很是不自在。

正在这时,悠然、巍峨、如意欢叫着跑进来,叶子顿时觉得找到了依靠,她迎着三个孩子走上去,把他们揽在自己的怀里,小声地问他们:“嗨!谁愿意到花园里去玩捉迷藏?”三个孩子一听,都蹦跳着嚷着:“我愿意,我愿意!”叶子也很高兴,她示意三个孩子安静下来,趁大人们不注意他们,拉着三个孩子溜出了出去。

来到花园,叶子和三个孩子疯跑着,没有礼仪森规的束缚,叶子感到了全身心的放松,她蒙上自己的眼睛,去逮这三个小鬼,三个小鬼也撒了欢似地玩耍着,叶子和三个孩子嬉戏成了一团,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快乐的童年。叶子尽情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快乐时光,暂时忘记了马鸿生和所有的不快。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叶子可以忘记马鸿生,但是马鸿生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叶子,他用眼扫过去,很快就捕捉到叶子,他的心就很踏实了,镇定自若地指点着。当他再次捕捉那个身影时,怎么也看不到了,马鸿生有些慌乱了,叶子到哪里去了?到哪里去了?他四处张望,有点着急了。这时,阿伊赶紧快走了一步,在马鸿生耳边耳语道:“大少爷,大少奶奶和孩子们到花园去了。”马鸿生一听,吩咐阿伊说:“去,到后花园看看去!”阿伊点头转身出去了。

马鸿海都看在眼里,他心里明白,大哥这是在找叶子,派阿伊出去找叶子去了。马鸿海此时心里也是焦灼难耐,叶子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叶子和孩子们出去了,他也就像没有魂儿的人了,他的心也随着叶子出去了。马鸿海终于盼来了机会,他瞅准大哥并没有出去,只是派阿伊去寻叶子。机会终于来了,可以和叶子单独相处了,所以马鸿海趁人没有注意,偷偷地溜了出去。他敏锐地判断出叶子和孩子们去了后花园,他健步如飞地来到了后花园。

马鸿海悄悄地躲到了一棵大树的后边,他贪婪地盯着叶子,好美啊!虽然万花早已凋零,但叶子就像冬天的精灵,在天地之间无拘无束地起舞着,她飘飘的长发就像瀑布一样,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熠熠发光。马鸿海看呆了,他仿佛看到了飘然而下的仙女,惊艳而脱俗。

叶子和孩子们完全没有注意到大树后边的马鸿海,她们撒欢儿似的跑着、嚷着、嬉闹着,玩得特别开心。

马鸿海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一举一动,早就收在了他媳妇万艳红的法眼里,万艳红只是觉得很奇怪,马鸿海怎么表情很怪异,好像在躲躲藏藏,又好像在东张西望,万艳红猜也猜不透,只是想不通她的男人在这样的场合怎么会有这样的表现。万艳红一肚子的狐疑,这倒激发了她的好奇心,她要看看她的男人今天到底怎么了。

万艳红尾随着马鸿海来到了后花园,她也顺势躲在了一颗大树的后边,静观一切。顺着马鸿海的眼神望去,万艳红看到的是三个撒欢儿的孩子和孩子一样撒欢儿的叶子。难道这里边有什么值得马鸿海感兴趣的东西?万艳红看了又看,她真的觉得没有什么,不就是大嫂和孩子们玩捉迷藏的游戏吗,难道马鸿海也迷上了玩捉迷藏?万艳红此时倒觉得很可笑,没想到马鸿海这么大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看着马鸿海那么专注的样子,万艳红蹑手蹑脚地走到马鸿海的后边,用手轻轻地拍了一下马鸿海的肩膀,这一拍可了不得,把马鸿海吓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他没有敢转过身来,他不知道后边这个人到底是谁,是大哥马鸿生?那就死定了。马鸿海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着,等待着狂风暴雨的到来。万艳红一看马鸿海这个傻样,她咯咯的笑起来,笑得弯了腰。马鸿海这才缓过神儿来,他的心扑通放到肚子里,他转过身来,装出很生气的样子说:“你偷偷摸摸地想干什么,我担心悠然,过来看看。回去!”说着,用手拽着万艳红的胳膊往回走。万艳红一路笑个不停,眼泪都流了出来。马鸿海一脸严肃,但心里边在不住的庆幸着,躲过了一劫,如果是拍他肩膀的不是他媳妇,而是他大哥马鸿生,那他马鸿海真得说不清了。

两口子回到了客厅,都装作没事人一样,重新加入到了人们中间,该干嘛干嘛,只是万艳红有时傻乎乎地忍不住偷着乐一会儿。

有惊无险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