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支妙招

  此时的马鸿生早已无语,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去理会,只是死死地盯着一个地方发呆,眼睛很迷离,也很空洞无物,任什么都不能激发他的半点波澜,间或一轮,让人知道他还是个活物。曾经的那个风度翩翩的绅士帅哥马鸿生如今变成了一个呆若不鸡之人,因为他的心被心爱的姑娘带走游荡,而且杳无音讯,不知去向,找不到回家的路。没有心的人,还能怎样!

王妈悄悄地进来,又悄悄地出去,她心疼马鸿生,就像心疼自己的亲生儿子,他毕竟是她的乳儿啊,是她付出所有母爱呵护长大的孩儿啊!看着马鸿生呆呆的样子,王妈心里酸酸的,老泪纵横,她用手擦了眼泪,又一波更汹涌的泪水喷涌而出,她心疼啊。

王妈坐立不安,不时地朝大门外张望,有哪个毛头小子从门口一闪而过,也会让她精神一振,心提到嗓子眼,眼睛里闪着希望的光,但随即就是失望和无奈,无力地蹲坐在椅子上,又忽的站起来,轻手轻脚地去看看马鸿生,就这样一遍遍地重复着,就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王妈俨然快成了一个机器人,她的神经快崩溃了,精神马上要分裂。

人都是如此,正因为心中有了爱,才会去在乎,才会不自由,才被束缚,心甘情愿地成为了爱的俘虏,不知道这到底是福还是苦。也许凡是人都无法逃脱爱的枷锁,情的诱惑。能够远离这一切的,我想只有神人、圣人,凡夫俗子们都在劫难逃。正因为如此,人类才一代代的繁衍下去,一幕幕上演着相似的悲喜剧,催人泪下,却无法让自己就此逃离。从这个意义上看,人不能率性而为主宰自己的心灵,所以都是悲哀的。即便有些人看透了这一切,并且很清醒,反而更加孤单和无助,这何尝不是对这些人施以的最严厉的酷刑。被封死在铁屋子里的人,麻木不仁、昏昏不醒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可以就这样无知无觉的死去,似乎没有什么痛苦。反倒那几个醒了的人无疑是最悲催的,等待他们的只有在身心极度挣扎中死去,而且是死不瞑目。

哎,因为有了爱的牵绊,才会彼此心痛地惦念,才会彼此心痛地折磨,才会黯然神伤,才会伤痕累累。爱,真是一把双刃剑,可以佑你开心快乐,如入天堂极乐之境,也会打你到万劫不复的地狱。人类痛苦的根源唯此而已。

夜更深沉了,就像人的心沉到了海底,无论你怎样挣扎都走不出夜的无边无际。

王妈的思绪飘来飘去,跳跃不定,她不做无谓的等待了,她要主动出击,她要找到一线生机。

忽然,王妈的脑海一闪而过那个僻静的荒凉的庭院,快速的闪过,让她还来不及去琢磨和研究。但恰恰是这个不起眼的地方,让她心生惊喜,冥冥中有一种感应,就是这里,叶子一定就在这里。她的思绪就像倒带一样,又重新回到了这里,她把注意力牢牢地定格在这座偏僻的平时少有人至的庭院。

王妈不禁激动起来,甚至是一种狂喜,而且感情让她难以自控。她用手捂着自己砰砰直跳的胸口,大步快走来到了马鸿生的跟前,眼里放着一种重生的光,说:“大少爷,我晓得大少奶奶去哪儿了!”马鸿生好像并没有立刻反映上来,他慢慢地转过头来,嘴里嗫嚅着,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但分明他的眼里也有丝丝重生的希望,眼睛睁得大大的。王妈倒破涕为笑,抚着马鸿生的胳膊说:“大少爷,看你高兴的!大少奶奶一定是去了大姑奶奶那里了!”

马鸿生好像突然还了魂儿似的,一下子精神起来。他的脑子里快速地搜索那个被他遗忘的角落。不知为什么,马鸿生的眼泪竟在眼眶里打起了转儿,他的感觉和王妈的一模一样,他也确信叶子一定就在那里。此刻,那个马鸿生多年来未涉足的地方一下子让他看到了希望,点燃了他的生命之火,而且是熊熊的烈火。

马鸿生像个孩子一样,抓住王妈的手,散着欢儿地说:“王妈,现在,就我和你,一起把叶子接回来!”王妈使劲儿地点着头,主仆两人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一路走去,马鸿生看到家丁仆役们就像无头的苍蝇一样乱找乱寻着,马鸿生心里暗自骂着这一群白痴,一点脑子都不动,瞎忙活。不过,转念又一想,也难怪他们,因为叶子的丢失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他们只是在为自己的主子履行义务而已,为了挣得那几块大洋在奔波罢了,又何苦去埋怨这些人呢。

马鸿生的身心再一次分离,这一次不再是痛彻心扉,而是欣喜无极限。他的心提前飞到了那个可爱的地方,去找寻他的丫头……

再支妙招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