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鸿生发飙

  日子就这样悄悄地流逝,有多少悲欢离合都烟消云散,又有多少爱恨情仇在轮番上演,也不知谁的眼泪在飞,只会看到一张张平淡的脸。

叶子百无聊赖地靠在窗前,望着窗外的红花绿草,蝉的聒噪让叶子心里更加烦闷。幸好这些天良珍源源不断地送来上等的咖啡,浓郁的咖啡的香味儿让叶子好像上了瘾,一有空儿,就喝上一杯,成了打发时间的最好的良药。此时,她又冲泡了一杯,芳香的咖啡香气很快飘满了屋子。叶子慢慢地品尝着,就像一个吸食大烟的人一样,看起来极其享受。清风徐来,翻卷着叶子的长发,她的身心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舒畅。她走向窗户,沐浴在清风中,尽情地呼吸着带着泥土香味的空气,她好像忘记了所有的伤痛,觉得自己是一个自由的人了。

突然,叶子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生活如此美好,而这一切却都不属于她。她就是一只笼中鸟,只能透过密密的小木头格子去望天,接受着嗟来之食。想到这些,叶子的眼泪又扑簌簌地流了下来,她捂着自己的胸口,痛的简直无法呼吸。她恨透了马鸿生,自己所有的不幸都是马鸿生这个刽子手一手造成的。叶子不禁歇斯底里地喊着:“马鸿生,大混蛋——”叶子激动地胸脯一起一伏,不能自抑。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叶子睁开泪水朦胧的双眼,向窗外望去。她突然被吓了一大跳!花园中,一个修剪工正拿着大剪刀目不转睛的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一脸的惊诧和疑惑。叶子觉得这张脸好面熟啊!她立刻认了出来,这不是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虎子哥吗,只是眼前的虎子哥胡子拉茬,一身下人的穿着打扮。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心里一阵狂喜,她使劲儿地擦了擦眼泪,提起裙摆,飞奔出去。

虎子也认出了叶子,但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叶子怎么会在上海巨富马鸿生的豪宅里,这难道是在白日做梦吗?自从叶子进了上海女子学校之后,虎子再也没有见过叶子,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虎子也曾到叶子家里去过,才知道叶子早已失踪了。他对叶子的思念和牵挂没有一天断绝过。

此时此刻此地的重逢,让虎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看着飞奔而来的叶子,虎子竟连连地往后退,大剪刀也不由自主地扔到了地上。叶子看到了一步步往后退的虎子,她猛地停住了脚步,她终于清醒了。两个人中间早已横亘了一条永远不可逾越的鸿沟,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涩、纯真的小女孩儿,虎子哥也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憨憨的少年了,一切都已在她踏进马家公馆的那一刻起改变了。叶子在这边儿,虎子哥在那边儿,谁都不能再越过雷池一步,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叶子的心顷刻间碎成了千片万片,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早已是人去楼空,只有那个大剪刀孤零零地躺在草坪上。叶子疯狂地四处张望,但只有满目的红花绿草。叶子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眼泪横流……

突然,叶子感觉马鸿生从身后抱住了自己,她感到一阵阵的厌恶和恶心,她的脸憋得通红,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挣脱了马鸿生的胳膊,发了疯似的向后花园跑去,一路上摔倒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摔倒,鼻青脸肿,也不肯停下脚步。叶子的反常举动让马鸿生马上意识到,叶子遇见了她不该遇见的人,并且很有可能遇见了她往日的小情人,她已经受到了强烈的刺激。

马鸿生的眼睛此时露着凶光,他像一只被激怒的狮子,狂躁着,咆哮着。他怒吼了一声:“阿奇——阿伊——,给我滚过来。”阿奇和阿伊从未见过马鸿生发这么大脾气,连滚带爬地跑过来。马鸿生一把抓住他们的脖领子,恶狠狠地说:“大少奶奶刚才见哪个野小子来?”两个人被马鸿生揪得喘不过气来,从嗓子眼儿里挤出几个字:“没——有——见——谁……”马鸿生更加生气,一手一个提溜起阿奇和阿伊,说:“好好想想,想不上来,今天你们的小命儿就别要了!”两个人吓得得瑟成一团,脚悬在半空挣揣着,直喊救命。

这时,湘莲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她央求着说:“大少爷,你放了他们两个吧。我知道刚才大少奶奶见到谁了。”马鸿生一听,撒了阿奇和阿伊,转过身来,抓住湘莲的肩膀,急促地问:“谁?”湘莲被马鸿生的手捏得生疼,她强忍着疼痛,小声地说:“大少奶奶看到前两天刚来的虎子,就,就——哭了!”马鸿生放开了湘莲。

果然被马鸿生猜中了,叶子的小情人竟然找上门来了!也好,早晚要了结,也是该了结的时候了,马鸿生绝不容忍叶子的精神出轨,他要把一切可能引发叶子精神出轨的事物扼杀在摇篮里,绝不手软。因为叶子就是他的命,当他的命受到哪怕一点点威胁时,他也会疯狂地反击,直至扫除一切危险因素。

马鸿生大步流星地朝着后花园走去,阿奇、阿伊和湘莲瞪着眼睛看着马鸿生远去的背影,他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们不知道马鸿生又会对叶子做出怎样疯狂的举动,竟忘了自己的伤痛,都暗自里为叶子捏了一把汗。

马鸿生来到后花园,他很快捕捉到了叶子。他慢慢地向叶子靠拢,叶子好像感觉出了什么,她又发了疯似的往湖边跑去。眼看就要到岸边了,叶子仍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马鸿生急了,他知道叶子不会停下脚步了。不要忘记,马鸿生可是身怀绝技,有着超一流的武功在身。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他稳扎马步,气沉丹田,发动内力,甩出双手,气场一圈圈源源不断地传输到叶子的身体里,叶子被强大的气场吸引着,一步步地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马鸿生的身旁。

马鸿生收束内力,双手抱住了还没有站稳的叶子。四目相对,思绪万千。马鸿生紧紧地抱着叶子,就像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生怕一松手,宝贝就又会不翼而飞。叶子好像要窒息,她急促地喘着气。马鸿生大声地吼着叶子:“你真想丢下我一个人去死吗?你别白日做梦了,只要我马鸿生有一口气,你就别想死!我要你陪我一辈子!”叶子不住的咳着,她推搡着马鸿生,哽咽着说:“你也别做梦了,让我去死!”两个人就这样纠缠着、撕打着。

叶子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腿一软,瘫倒在草地上,马鸿生也顺势倒下,滚在了草丛里。

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间一场暴风骤雨就要来临!

鸿生发飙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