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欲擒故纵

  狂风暴雨转瞬即至,天气阴沉得不能看到一点点光亮,整个后花园笼罩在烟雾迷蒙之中。马鸿生和叶子在草丛里翻滚着,雨水肆意地浇灌着他们的身体,他们俩就像两条鱼一样,在雨中腾跃、追逐,忘记了自我,忘记了时空,融化了彼此,幻化成了天地之间的精灵。

湘莲、阿奇和阿伊躲在亭子下,焦急地张望着通往后花园的小路。后花园的门已经被马鸿生反锁上了,风急雨大,任谁都不能敲开门。

正当三个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们看到在瓢泼大雨之中,马鸿生抱着叶子从后花园里走了出来。阿奇和阿伊赶紧举着伞跑过去,为马鸿生撑起了一片无雨的天。

马鸿生此时一脸严肃,叶子蜷缩在他的怀里,雨水滴答滴答地流淌着,好像谁也不去在意这些。马鸿生就这样抱着叶子径直地走进了房间,随后“咣当”一声把门踹上。

湘莲、阿奇和阿伊站在雨里,大眼瞪小眼了良久,他们都胆战心惊地等待更猛烈的暴风雨的到来。三个人就这样一直站着,谁也不敢离开半步,他们好像嗅出了剑拔弩张的味道,他们要老老实实的在门口伺候着,随时等着大少爷的召唤。

突然,房间的门开了,马鸿生走了出来,仍然是一脸的严肃。他叫过湘莲,说:“湘莲,你和王妈帮大少奶奶好好地洗个澡,再给她喝一碗燕窝汤,让她好好地在床上休息,不能走出房门一步。听见没有?”马鸿生近乎吼叫,吓得湘莲哆嗦着答应着,一路小跑着闪开了。马鸿生转过身来对阿奇和阿伊说:“走,带我去会会那个小子。”阿奇赶忙说:“大少爷,这雨正大着呢,等雨停了再去吧!”马鸿生一声怒吼:“怎么废话这么多?走!”阿奇和阿伊乖乖地在前边带路,主仆三人消失在茫茫的雨雾中。

左转右拐,马鸿生三人来到了下人居住的院落。马鸿生站在院子里,他第一次这样细致地打量着这个院落,因为就在这个院子里,有一个与他心爱的女人叶子有密切关系的男人在这里住着。他的心里酸溜溜的,他眯缝起眼睛,倒要看看是谁竟敢在他马鸿生之前夺走了叶子的心。马鸿生此时就像一个醋意大发的泼妇一样,面红耳赤,准备着一场你死我活的肉搏战。

马鸿生毕竟是马鸿生,最终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马鸿生的眼睛就像狼的眼睛,放射着吃人的绿光。他马鸿生不能来硬的,他要一点一点地来折磨这个小情敌,让这个傻小子生不如死,让他在叶子的心里留存的美好一点一点的褪去,消失地干干净净。他马鸿生将取而代之,永远地占领着叶子的心,再不允许任何人来窥视和骚扰。

马鸿生示意阿奇和阿伊在门口等着,他一个人走了进去。屋里没有点灯,黑漆漆的,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马鸿生掏出白手绢捂住了鼻子,他的眼睛在快速地搜索,他想立刻把这个小情敌找出来,几拳打出去,让他屁滚尿流,出尽洋相,方解心头之恨。马鸿生想到这里,不禁脸露快意之色。

“谁啊?”有一个人在黑暗里问了一句。马鸿生立刻寻着声音走过去,他看到一个人在床边收拾着东西。马鸿生低沉着声音问:“你是虎子吗?”那个人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马鸿生说:“我就是。”说完,就又扎下头收拾。马鸿生的心也有些激动,他打量着眼前这个情敌,身材不够高大、健壮,一身下人的短衣短裤,放到人群里绝对找不到的一个平头小子。马鸿生此时恨得牙痒痒,凭什么你就先入为主夺走了我心爱女人的心,凭什么?

马鸿生压着火气又问:“你这是在收拾什么呢?”虎子说:“收拾行李。”“怎么?你想走?”“雨停了,就走。”“为什么?”“不想干了。”马鸿生很快意识到这个小子已经感觉出了什么,他要逃走。

马鸿生绝不会让他走,既然送上门来了,那就来个彻底的了结吧。

马鸿生走出屋子,吩咐阿奇说:“阿奇,不能让虎子走出马家公馆半步。立刻带他到客厅来见我。”说完,消失在风雨之中。

阿奇跑进屋里,看见虎子已经收拾好东西,正坐在床上看着天发呆。阿奇走过去,拍了拍虎子的肩膀,说:“虎子,大少爷现在要见你。走,跟我走一趟。”虎子很惊讶,说:“大少爷要见我,有什么事?”阿奇神秘地说:“肯定有好事。马上跟我走一趟!”虎子被阿奇拽着胳膊顶着风雨去见大少爷,他很是不情愿,但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马鸿生背着手,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怒火燃烧得他几乎丧失了理性。外边电闪雷鸣,狂风怒号,雨点“啪啪”地打着窗户,他用手狠命地捶着桌子,“咚咚”作响,一个可怕的杀人计划已经发酵。

马鸿生重新端坐在椅子上,抽着雪茄,闭目养神,等待着,等待着……

“大少爷,虎子到了。”阿奇低声在马鸿生耳边报告。马鸿生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虎子,这个小情敌在他面前表现得很是局促。马鸿生站起来,在虎子面前走来走去,看似不经意地走动,实则犀利的眼睛已经把虎子的每一根神经都看透了。虎子顺着眼,等待着,等待着……

突然,马鸿生“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让人心里害怕。马鸿生拍着虎子的肩膀,说:“虎子,你有本事啊!”虎子丈二和尚摸不到头,结结巴巴地说:“大少爷,我……我有什么本事啊?”马鸿生大声地吼着:“你有大本事啊,你自己都不知道?”虎子被吓着了,他一个劲儿地说:“大少爷,我……我……我……”

马鸿生又坐回椅子上,向虎子招了招手,虎子走了过去。马鸿生一把拽住虎子的手,眼睛直直地盯着虎子,吓得虎子往后退,但马鸿生的手就像钳子一样掐住他,丝毫不能动。虎子哪里知道,就是这一双手,把叶子死死地圈禁在马家豪宅,没有半点自由。此时此刻,这双手又来圈禁他,让他从今以后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马鸿生托着虎子的下巴,语气忽然变异常温和,说:“虎子,不许回家,我这儿正缺人手,留在我马鸿生这儿。我保准你有吃有喝,绝不会亏待你。”虎子被马鸿生180度的态度转变弄晕了,他现在就好像在做梦一样,不知发生的这一切是真的还是假的。突然,一个雷“咔嚓”一声巨响,把虎子打醒了。虎子不禁哆嗦了一下,他的脑子里忽然又闪现出叶子向他飞奔而来的身影,虎子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他和叶子之间的私情被马鸿生知道,那肯定是会出人命的。

虎子的表情变化逃不脱马鸿生的眼睛,马鸿生心里暗笑,傻小子,你胆子也不大吗。

马鸿生抓着虎子的手不放,继续说:“知道为什么要你留下来吗?”虎子使劲儿地摇着头,马鸿生又说了:“听说你和大少奶奶是老乡,还是同学,就因为知根知底,才让你留下来做事。”虎子一听,稍稍松了一口气,原来马鸿生知道他和叶子的同学和老乡关系,并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谢天谢地!看来,小命儿是保住了。

虎子感激地说:“谢谢大少爷!既然大少爷这样信任我,我就留下来,做牛做马我也愿意。”马鸿生又仰天大笑,伴着外边的电闪雷鸣,这次虎子倒不觉得这笑声有多么的恐怖了。

马鸿生回头冲着阿奇和阿伊说:“你们俩听好了,从今天起,虎子就是咱们马家的管事的,月银500两。另外,把后院的房子收拾出一间,让虎子搬过去住。现在就动起来!”阿奇和阿伊又一次大眼瞪小眼,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大少爷的脑子进水了?

虎子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真的吗?还是自己听错了?自己有何德何能,得到大少爷如此栽培!虎子的头又开始晕起来。

马鸿生把手一挥,说:“你们都下去吧,我累了,要休息了。”

三个人告辞退出去了。马鸿生看着虎子的背影,冷冷的一笑。

欲擒故纵

目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