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一支甜筒就把我骗到手了

  吃完火锅已过零点,两人身上俱是牛油味,没法上床,只得再洗一次澡。

  黎青酒吹干头发,坐在床上往大腿上抹身体乳,不小心挤多了,抓过池予的胳膊,把多余的蹭到他身上。

  池予耸动鼻尖,闻到一股子牛奶味。

  黎青酒看他露出这副模样,立马出声警告:“不许嫌弃。”

  池予哼笑,视线黏着她,待她涂完身体乳,把人控进怀里,不由分说翻身覆上,柔软而又温热的唇压在她耳根,手往旁边探,摸索着拉开床头柜的抽屉。

  没找到想要的东西,池予动作一滞,嘴唇从身下之人的肌肤上撤离,撑起上半身往抽屉里瞄了一眼,装计生用品的盒子是空的。

  池予不死心,翻了翻抽屉,一盒都没找到。

  “我上次买的都用完了?”

  黎青酒偏了下脑袋,刚被亲得晕晕乎乎,有点没反应过来:“什么用完了?”

  池予拿起空的包装盒,在她眼前摇晃了两下,里面只有空气。

  黎青酒迷蒙的眼睛睁大了一点:“你这个质疑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搞得好像我偷人了一样,你自己用了多少个你都不记得了是吧!”

  池予:“谁没事记这个。”

  黎青酒:“我咬死你信不信。”

  池予闷笑,把空盒子扬手一抛,搂着黎青酒难耐地叹息。

  黎青酒两手并用揉他那张帅得过分的脸,咯咯笑:“活该。”

  池予掀了掀眼皮,她幸灾乐祸的模样映入眼帘,他定了两秒,手往后摸了摸,拿起枕边的手机:“我现在叫个跑腿的……”边说,边打开了外送的软件。

  “这都几点了,你不要脸我还要!”黎青酒扑上去抢走他的手机,凶巴巴地瞪他一眼,“坐飞机不累吗你?”

  “还好。”

  “你不累,我累了,睡觉。”黎青酒关了灯,在黑暗里把他的手机塞回自己的枕头下面,不让他碰,喋喋不休地数落他,“你上回在网上买的保护措施,填了我的名字地址,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妈刚好从老家过来看我,我让她帮我把快递拿上来,我当着她的面拆开,简直百口莫辩。”

  池予不知道还有这回事,毕竟事关自己的形象,急切地问:“然后呢?”

  “哼,还以为你厚脸皮无所谓呢。”

  “快说。”池予催促。

  黎青酒不再卖关子:“我撒谎说是曾以晗买的。她是明星,不方便暴露个人信息,所以填了我的名字。”

  “阿姨信了?”

  “应该吧。”黎青酒不太确定。

  “……”

  黎青酒:“后来这件事被曾以晗知道了,她敲诈了我一顿人均千元的日料!”

  池予不予置评,安分了没一会儿,他的手隔着薄薄的睡裙开始作乱。黎青酒被闹得浑身燥热,压根睡不着觉,掐了下他的胳膊:“还睡不睡了?”

  “老婆,素了一个多月了都。”饭前那段顶多算开胃小菜。

  听着从他嘴里出来的称呼,黎青酒没出息地脸红,弱弱反驳:“谁是你老婆,我们还没结婚呢。”

  话题绕回饭前池予提到的那个问题,他换上正经语气,说道:“那会儿我问你,有没有跟阿姨提我们结婚的事,你怎么不回答我。你忘了问?”

  “不是啊。”黎青酒窝在他臂弯里,脸颊贴着他的肩膀,声音小小的,“我问了,但是……我怕答案打击到你。”

  池予打了个激灵,大脑里旖旎的想法瞬间散干净了:“什么意思?阿姨不同意我们结婚?”

  不应该啊,他从小是黎青酒的母亲看着长大的,他和小九在一起,两家的长辈都是乐见其成的。

  黎青酒拍了拍他的胸膛,示意他放宽心:“我妈倒没有明确地表示不同意。她说娱乐圈是大染缸,还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你待在娱乐圈时间不久,她不敢确定你会不会染上坏毛病,得继续考察你。”

  池予长长叹一口气:“都考察十几年了,阿姨还不放心吗?”

  黎青酒忍不住笑:“我是妈宝女,我听我妈的,她不点头,我总不能偷来户口本跟你扯证。”她又拍他胸口,安慰他,“所以啊,你且慢慢等吧。”

  不过,池予的话提醒了她,他们认识十几年了。

  准确来说,是十六年。

  那年她六岁,池予的父亲因工作调动,一家人搬来她家对面。

  早在房子装修的时候,她妈妈宋慧萍就告诉她,再过不久,对门有新邻居入住,叫她见了人礼貌打招呼,给邻居留下好印象。

  那是夏日的傍晚,宋慧萍从超市买菜回来,牵着黎青酒上楼,母女俩说着话,在楼梯口撞见了新邻居,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和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大的小男孩。

  小男孩长得好看,黎青酒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红了脸,拽着妈妈的胳膊躲在她身后害羞地偷瞄。

  宋慧萍跟那个女人打招呼:“你就是新来的邻居吧?怎么在这儿没进去?”

  女人长发披肩,四肢纤细,笑起来柔婉动人:“孩子他爸在楼下接电话,钥匙在他那儿。”

  “要不进来坐会儿?天儿怪热的。”宋慧萍热情邀请。

  女人犹豫了下,同意了,并自我介绍说,她叫周岚芳。

  她身边的小男孩在妈妈说完话后,仰头对宋慧萍道:“谢谢阿姨。”

  宋慧萍眉开眼笑,在他的小脑袋瓜上摸了摸,夸赞:“真乖。”而后,她给自己的女儿递了个眼神,提醒她叫人。

  黎青酒直勾勾地盯着小男孩瞧,全然忘了妈妈早前对她的叮嘱。宋慧萍借着转身开门的动作,在黎青酒肩膀上按了下,再次提醒她。

  黎青酒歪头朝着小男孩脆生生地开口:“你叫什么名字呀?”

  宋慧萍:“……”

  宋慧萍开了门,邀请母子俩进屋,对着周岚芳尴尬地笑笑:“这丫头,也不知道叫人,还是你家孩子懂事。”

  “她还小嘛。”周岚芳性格随和,倒是打从心底里喜欢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她拉过自己的儿子,弯下腰给她介绍,“他叫池予,应该比你大,你可以叫他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阿姨吗?”

  “我叫黎青酒,爸爸妈妈喊我小九,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的九,但我的大名是喝酒的酒。”黎青酒一手伸出五指,另一只手竖起食指,“我今年六岁啦。”

  “嗯,你确实比池予小。”周岚芳被她逗笑,转头跟宋慧萍道,“原本不打算再生了,现在觉得有个女儿真好。”

  宋慧萍泡了杯茶端过来放在茶几上:“可别被她的外表欺骗了,她皮着呢。”

  黎青酒很快展露了自己的顽皮本性,她看上了池予怀里抱着的棕色小熊玩偶,眼巴巴的,道:“哥哥,这个小熊可以送给我……玩一会儿吗?”

  她是想说可以送给我吗,可能是意识到这么讲不礼貌,话说出来就转了个弯。

  看出小丫头很喜欢这个玩偶,周岚芳想着他们一家刚搬来,以后很多事情还得指望邻居帮忙,便柔声询问池予的意见:“你愿意把玩偶送给妹妹吗?妈妈可以再帮你买一个。”

  在妈妈的眼神下,只比黎青酒大一岁的池予忍痛割爱,将新买的玩偶送了出去。

  为了表示感谢,黎青酒搜刮了自己的玩具箱,没找到一件像样的回礼——那些玩具都被她玩旧了。于是,她从冰箱里拿出一支甜筒,递给池予:“谢谢哥哥,请你吃。”

  池予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后来,他总说,黎小九,你一支甜筒就把我骗到手了。

三月棠墨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2章 一支甜筒就把我骗到手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