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二姑娘的病

  随着大选之日临近,大厨房的掌勺师傅使出全身解数,每天变着花样做新菜式,源源不断地往长朦的云雅居流去。

  趁机送礼谄媚的下人也是不曾断过,个个指望长朦进宫后若得了势,自己也好能沾光。

  反观长嬴的院子,里里外外算下来也没几个下人,冷冷清清,连一日三餐都常常拖延。

  这日中午,长嬴的午膳又送迟了。

  翠珠提着食盒,一进屋就噘着嘴抱怨:“姑娘,厨房又偷懒……”

  说着掀开食盒盖子,菜色朴素寒酸不说,米饭也已经半冷,丝毫不像给大家小姐吃的。

  长嬴淡淡扫了一眼那食盒里发蔫的菜叶,推开手边的窗牖朝对面看去。

  对面就是长朦的住所。姐妹俩虽分居两院,却只隔着一条路,长嬴在前屋用膳,一推开窗,就能瞧见对面外院的情形。

  正有人用小木车拉着一个云纹法蓝的陶瓷冰鉴往云雅居院里去。

  光是那冰鉴表面泛冷的法蓝色云纹就瞧着就神清气爽,更不要说里面极具诱惑的满当当沉甸甸的冰块了。

  仲夏时节的天气闷热难耐,这时候对富贵人家来说,能制冷的冰,是必不可少的。

  长朦屋里的冰从未间断,日日都能有充足的冰块享用,反观长嬴的宁娴院却没领过几次冰。

  两院的面积虽说差不多大,但院里院外的装潢、摆设、仆从人数却是天差地别。

  长嬴好歹是长之荣的亲女儿,吃穿用度还算说得过去,但要拎出来和长朦比,就略显寒酸了。

  尤其冬天的炭火总要节省着用才能熬过去,夏天的冰又供给不足。而这些东西之所以能每年按时送来,不过杜氏需要做做样子好跟长之荣交待罢了。

  有娘疼和没娘疼,总归还是不一样的。

  更不要说还有个常年在外,没什么存在感的爹,每次关心都是口头敷衍了事,不过是给他自己图个心安理得。

  “啧啧啧,云雅居那边又送冰了。”

  “可不是,两天一送呢。在二姑娘院里伺候的可有福咯!哪像咱们,月月就那么一点冰,没几天就用完了,屋里外面都热死个人……”

  外院有两个丫头躲在不远处的廊檐下,一边纳凉一边抱怨。

  “诶唷,咱哪能跟人家比,这一旦要是选上了,那就是宫里正儿八经的主子,老爷夫人见了也得跪下磕头——依我看二姑娘那么漂亮,身子还康健,肯定能选上的!唉,再看看咱这位病殃殃的,还非要上赶着嫁孙家那个不受宠的,两个烂柿子凑一块,估计最后连家产都分不着……”

  那两人唠得忘乎所以,竟开始大放厥词,似乎浑然不觉主子就在前屋里听着。

  长嬴听了几句,眉头就微微皱起,合上窗牖。

  一旁布菜的翠珠察觉到她的不悦。

  “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姑娘,我去教训教训她们!”

  说着就要出去。

  “慢着。”

  长嬴收敛起方才一闪而过的不悦,按住她的手腕。

  “可是……”

  “她们无非是羡慕二妹妹能入宫风光,却不知我与孙三公子若能一生一世一双人更为难得,她们无非是嫉妒罢了,你不必理会她们嚼舌根。”

  长嬴此刻眼里的深情,谁看了都不能怀疑她的真心。

  “可是姑娘,老爷立了这么大的功,日后巴结的人不会少,到时什么好夫婿挑不到。您现在草草嫁与孙三公子本就是委屈了自己,何必再受下人的闲气?”

  “好了,什么委屈不委屈的。”

  长嬴刚舒展的的眉头又皱起来。

  “你懂什么?孙三公子行事端正又才华横溢,待人温柔和善,自是绝佳良配,受不受宠又有什么要紧。再者我身子不好,孙家夫人恐还要嫌我,若是不成了,当心叫人瞧了笑话。”

  “可是更好的公子,隶京也是一大把啊……”

  “再好也不是孙三公子。行了,你再多嘴,我可要扣你的月钱。”

  “是是是,奴婢有眼无珠,姑娘息怒~”

  退出屋后,翠珠方才还谄媚的笑容,立刻消失殆尽。

  长嬴平日极少发火,对任何人永远都是笑眯眯的,像只温顺的狸奴,怎么磋磨也不会发火。

  可平日里越温顺的人,一旦动起怒来,就越有威慑力。

  翠珠是懂这道理的,因此也不敢触及她的底线,只是她没想到长嬴对孙三公子这么执着痴迷。

  之前瞧那过公子,实在没什么特别的。硬要说,就是生了一副还算不错的皮囊,可应该也没到能让人喜欢到要死要活的地步。

  想到这,她不禁暗暗哂笑,这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

  她思索一会,便出了宁娴院,朝杜氏的院落方向走去。

  午膳过后,翠珠照常收拾碗筷,把食盒送回厨房。

  往常她去,来回只要一炷香的功夫,可今日却是半个时辰不回来。

  长嬴似是把她忘了,倚在贵妃榻上闲闲翻着话本,芍药侍在一旁安静打扇。

  她平时便是这样的性子,下人擅离职守也不过问,总是病怏怏地往床上一靠,丝毫没有能管家的气势。

  以往她是有午睡习惯的,今日不知怎么了,像是看话本看得精神,全无困意。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小丫鬟匆匆来报:“姑娘,二姑娘院里好像出事了。”

  长嬴闻言连忙披衣出屋到院外查看,远远瞧见对面外院乱作一团,好像有人大声嚷嚷着什么。

  很快就清晰听见一墙之隔的外院有个人高声喊了句:“蠢东西,愣着做什么?他去叫大夫,你们就找夫人啊,这还要我说,姑娘出了什么事你担得起吗!”

  迎面几个小厮慌慌张张出来,分别匆匆赶去杜氏那院和府宅大门的方向。

  方才通报的小丫鬟叹息了一句,“水瑶可真凶啊。”

  长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也没进院,就站在门口往对面张望。

  紧接云雅居里院又匆匆走出一个熟悉面孔。

  正是方才那迟迟未归的翠珠。

  两人一对上目光,翠珠马上心虚地低头。

  可见方才那两句便是她喊的。

  正讲着宁娴院的情况,二姑娘却出了事,她一慌神就跑到外院叫人。

  本来估摸着往常这会儿,长嬴饭后都会午睡一个时辰,照理说不会察觉她不归,更不会在这么巧的时候出来和她撞上。

  方才她没收住嗓门,也不知长嬴听没听见,她眼珠一转,胡编道:

  “姑娘,我……我刚才送完食盒回来,就被二姑娘叫去,不知怎的二姑娘没说几句话就突然腹痛不止……我……”

  长嬴好像没听见她说话,脚下匆匆,径直往云雅居里院去。

  翠珠远远望着她的背影,在大门口徘徊了片刻,左看看右看看,最终没敢跟进去,而是独自回了宁娴院。

  主屋里乱作一团的众人已经恢复冷静。

  长朦脸色惨白,无力地瘫在床上,手死死捂着小腹,三个贴身大丫鬟雷打不动地守在床边。

  “喉咙……好痛……水……”

  水瑶一边哭一边倒水,扶着主子慢慢饮下。

  长嬴一进屋就扑到塌上,抓着长朦的手腕焦急道:“朦儿,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唬我啊……”说着,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滴在长朦手背。

  长朦向来嫌恶长嬴一身病气,可如今她也是个病人了,想甩开她的手却没力气,只能任由她抓着。

  长嬴边哭边擦眼泪,可这眼泪像长朦床头打翻了的酸梅汤,止不住的流,甚至几度哭到晕厥过去。

  几个大丫鬟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情绪又被她带得崩溃了。

  她们倒并非真心疼长朦。而是临近大选,二姑娘偏偏出了事,她们实在担待不起。

  先不说主子能不能康健,就光是几个下人伺候不周,让主子误了大选这一条,老爷和夫人就饶不了她们。

  毕竟这不是普通的嫁女,可是老爷夫人指望家族能真正跟圣上攀亲戚的唯一希望啊!

  二姑娘这要是不行了,总不能指望那个病秧子大姑娘吧?

  完了完了!

  全完了!

一颗杏黄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二章 二姑娘的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