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向晚柠,你敢耍老子?!

  等到次日,向晚柠终于从莫名其妙的状况中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手机已经被打爆了。

  她一点开Vx,各种消息纷至沓来。

  先是来自经纪人孟心兰的消息:

  【孟心兰:晚柠,你去微博替兰姐澄清一下,兰姐这么多年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孟心兰:没有我,你怎么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孟心兰:……向知念的工作室朝我发律师函?向晚柠,是不是你搞的鬼?你不要以为你攀上了向知念就能耀武扬威了,你攀得了一时能攀一世?】

  【孟心兰:该死,你到底跟他们说了些什么!】

  向晚柠:……

  她看向窗外,恍惚间看到了六月飞雪的景象。

  窦娥都没她这么冤枉。

  她打字回:

  【向晚柠:昨天才下飞机有点事,没来得及看手机】

  没想到孟心兰那边竟然秒回,就像是早已蹲守她的消息一样。

  【孟心兰:晚柠,晚柠!你快帮我跟知念说一下,能不能放我一马?我也没对你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啊!】

  【孟心兰:我现在就在A市警局,晚柠,算兰姐求你了,我真的不能坐牢!】

  【孟心兰:我实在是冤枉啊!】

  这让向晚柠产生了疑惑:

  【向晚柠:向知念对你做了什么?】

  【孟心兰:她找到了我挑唆安屿的证据,起诉我诱哄艺人、苛待艺人!】

  向晚柠:……

  这算哪门子的冤枉?!

  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吗?剧本一摊开,里面你做的事都清清楚楚写在上面呢,比呈堂证供还详细。

  【向晚柠:我也无能为力】

  这句话一发,屏幕开始疯狂震动,孟心兰接连发来辱骂的消息,似乎是即将要被收手机了,所以对方格外慌乱,仿佛想趁着能骂的时候多骂两句。

  【孟心兰:一个书都没读过的明星,你以为向知念看得起你?不过是镜头前做戏罢了!】

  【孟心兰:呵,你还上赶着舔着人家!你也不看看是谁在你父母双亡无家可归是收留了你,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孟心兰:你知不知道像向知念这种豪门里的人,今天愿意逗狗似的逗逗你,满足你的心愿,明天就能让你从天堂掉入地狱!你等着吧!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孟心兰:你听姐一句话,姐永远是站在你那边的】

  向晚柠看到这些用来PUA她的话就一阵心烦,想干脆利落的将她拉黑,但又怕不符合人设,索性一副被她劝动的模样,回道:

  【向晚柠:兰姐,你说得对,我会找向知念说一下,尽力试试】

  孟心兰欣喜若狂,她被两名警察押送去隔离室时也不再反抗,直勾勾的看着警员收走她的手机,眼里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希望。

  “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向晚柠一定会来救我的!”

  孟心兰神情癫狂,在公司高层迫不及待将她交给警方后慌张的心终于落地,甚至有心情在心里设想:等她出去后要如何把公司那几个高层的事抖出去,让他们自相残杀,她好渔翁得利。

  直到跟隔离室一墙之外的电视,正在被警员们播放最近的新闻,而孟心兰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名字。

  “让我们采访一下向氏集团的董事,向庭烨先生,您好,请问最近娱乐新闻报道的消息是否属实呢?”

  “没错,向晚柠的确是我们的女儿。”

  “那向知念呢?”

  “她当然也是我的女儿,具体的情况我们会在两天后为晚柠举办的晚宴上告知,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参加。”

  孟心兰:……

  她听到了什么?!

  仿佛不敢相信一样,她掏了掏自己耳朵,问着离自己最近的警员:“你们看的电视里在说什么?”

  警员瞥了她一眼,他自然也目睹了孟心兰之前的举动,事实上,这正是向知念让他们干的。

  据说对摧毁她这个罪犯的内心有奇效。

  于是警员似笑非笑的回:“在说你的救赎。”

  孟心兰:……

  向晚柠是向家千金?

  这踏马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没人告诉她?!

  孟心兰之前的想象全部成了泡影,心跌落谷底,精神却忽然亢奋,双目赤红,发狂般大吼起来:“向晚柠,你敢耍老子!”

  ——

  而另一边的向晚柠正在继续清理着消息。

  【狐朋狗友一号:[微博链接]晚柠,这是你的公司和你的经纪人吗?太坏了,别怕,我们都是站在你这边的……所以今天晚上八点来Nigel喝酒吗?】

  【狐朋狗友二号:[微博链接]晚柠,他们在骂你!太可恶了,不过你别担心,我已经替你骂回去了……所以今天晚上八点来Nigel喝酒吗?】

  【狐朋狗友三号:[微博链接]我靠,晚柠,你快看向氏集团官博发表的最新消息!他们竟然有个流浪在外面二十年的千金大小姐!哈哈哈,她的名字和你的一模一样诶!】

  就当向晚柠看见了和前面不一样的内容松了口气时,狐朋狗友三号又发了一条消息:

  【狐朋狗友三号:……所以今天晚上八点来Nigel喝酒吗?】

  向晚柠:……

  剧情里每次去就准没好事,并且回回都要她买单!

  向晚柠非常想拒绝,但剧本上闪着金光的大字正提醒她作为一个打工人应有的素养——敬业。

  她翻了翻剧本:

  【所以我得去找他们炫耀我是向家的真千金,然后找我那群狐朋狗友诉苦,类似于“为什么我已经回来了向知念还不走?”、“我一个真千金还要看他们在我面前亲密?”、“我迟早要让向知念被赶出家门!”】

  向知念带着一群佣人走来,在门口听到心声,脚步一顿。

  她旋即敲门:“晚柠,能给我开开门吗?”

  “不开!”里面烦躁的呵斥了一句,似乎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暴躁程度,向知念听见里面传出的心声:

  【让我找找摔什么,我靠,这东西要两百万?这么贵?我摔我自己的吧,便宜】

  【可这是我自己花钱买的,我好心疼】

  【我要不放段音效凑合一下吧?】

  在这段心声后,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诡异的音效,里面放出噼里啪啦摔碎东西的声音,伴随着时常出现的“当前网络卡顿”,以及向晚柠铿锵有力的话:“我看见你就烦!别来烦我!”

  向知念:……

  她配合的叹了口气:

  “那L家这季所有的裙子、V家最新款的包、和你姐夫给你在Y国拍下的翡翠玉镯你还要吗?”

  下一秒,房间门立马被向晚柠打开,她忍着心中的愉悦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这不本来就是你该做的吗?”

  但内心:

  【谢谢谢谢,感动X国十大人物我必提名你!我都要没衣服穿了呜呜!】

  【待会还得去酒吧呢!】

  向知念眸色一沉,拍手让那群佣人进来,把衣柜塞满后,她将翡翠玉镯随意递给了她:“这是你姐夫送给你回家的礼物。”

  【这还是翡翠帝王绿,三千万起步……】

  “等你户口迁进来,爸爸就把公司的10%的股份转给你。”

  “妈妈已经在挑房产了,你要是有想要的就跟我们说,等到时候一起过户给你。”

  “哥哥给你选了辆凯迪拉克凯雷德,弄了粉色的贴纸,你应该喜欢……对了,还给你配了个司机,到时候如果要去之前住的地方收拾一下的话,记得叫司机带你去。”

  “我就没有什么送你的了。”向知念说到这,从包里掏出了一张卡:“里面有一千万,你先用着。”

  【哈哈,这些东西比我命还值钱】

  【不是,早知道来钱这么容易我还进什么娱乐圈啊?】

  向晚柠心里发出没见过世面的嚎叫,却得娇纵道:“这些东西本就应该是我的,好了,你可以走了,别来烦我!不要以为你送了我东西,我就能对你有好脸色了。”

  “你等着吧,我迟早有一天把你赶出去!”

  向知念敷衍的点头,伸手一挥,在佣人们神情各异的离开房间后,自己也正要离开,却忽然见她眼睛盯着那个翡翠手镯,心里道:

  【呜呜,它真好看啊,一看就是向知念选的,怎么会有男人知道女生喜欢什么呢?】

  向知念一怔,虽然她没有告诉过向晚柠这件事,也是打着沉宴漓的名义送的。但事实上这个玉镯的确是在陪沉宴漓参加拍卖会的过程中,她一眼相中、觉得戴在向晚柠手上一定很好看,于是才拍了下来。

  她心中一暖,没想到向晚柠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这么喜欢她挑的礼物。

  喜欢就戴呀,向知念正要这么说出口时,又听见她道:

  【可是我要表现得很讨厌向知念,肯定不能带她送的东西】

  【这个手镯也不能偷偷戴呀,他们都能看见】

  想到这,向晚柠的目光缓缓落到了自己脚上。

  【……我戴脚上的话会有人发现吗?】

  向知念脸色一变,急忙快步走过去,将那个玉镯拿起,猛地往她手上一插——玉镯丝滑的落入了向晚柠的手腕处。

  大功告成,向知念松了口气。

  她恶狠狠的警告道:“不准摘下来!”

  天知道过两天她会在什么奇怪的部位上看见这个翡翠手镯!

  *

  等坐上了车,吩咐司机开到Nigel酒吧后,向晚柠这才靠着车窗,开始细细回想起最近发生的事。

  就跟做梦一样。

  她摸着手镯,表情还有些不可置信,似乎是想不通自己明明是带着恶意而来,为什么能得到向知念如此温柔的对待,和向家这么多人的包容和宠溺。

  向晚柠有些惶恐,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都有些担心。她既怕自己真的对这些人做出了不可挽回的事,又怕自己形象如此恶劣,让她们对自己产生失望和难过的情绪。

  等等。

  自己竟然在意在他们心中的形象?

  遭了,向晚柠心想不好,扮演反派最忌讳的就是动了真情。

  她试图以翻看剧本中自己这个角色悲惨的遭遇来警醒自己,自己未来不会有好下场。

  她现在赊来的一分爱,往后就要让她十倍百倍的还。

  更何况,他们爱的人是“向晚柠”,是剧本中的“向晚柠”,是和他们有血缘关系的“向晚柠”……才不是扮演“向晚柠”的她。

  即使她从向晚柠出生时就来到了这个世界,即使她也全盘接受了养父母对她的苛责和谩骂,即使她也经历了被孟心兰算计、PUA,成为娱乐圈最痛恨的存在。

  但她始终不是原本的那个人。

  向晚柠说服自己,叹了口气,打开微博后正看见“向氏集团自爆自己接亲生女儿回家、并在两天后为她举行盛大的回归宴会”,不由一笑。

  看吧,评论里都在期待这次宴会,她的粉丝也激动得仿佛被认回的这个人就是自己,但只有向晚柠知道——她即将搞砸这次宴会,不少剧情都汇聚于此。

  她眸中一片清明,在心里给自己念着口号:

  打工人,打工魂,打工人就是人上人!

  好好干活吧,或许等做完任务后,才能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向晚柠其实是个很矛盾的人,很怕孤独。可她有任务在身,在任务完成前也有自己的人设,甚至在任务完成后会失去现实生活中拥有的一切,没有办法交朋友。

  诶?

  向晚柠突然想到什么,顿时来了精神:既然现实不行,那在网络上的网友总归没问题吧?!

  到时候只要记得自己的账号,她换了一个身份也能和网友再续前缘!大不了先不面基就是了!

  先交一百个网友,总能捞到几个能说话的吧?

  还有最近很火的手游,游戏可是最增进感情的东西!

  向晚柠感叹,自己可太聪明了。

  “我看看,叫创世神是吧,哇,这么多人玩?那我应该能认识很多朋友吧?”

  ……

  此刻的向家别墅内。

  在向晚柠走后,几人跟打游击战一样出来碰了头。

  墨音抱怨道:“我今天都没跟她说上话!”

  “这不是远远的看了她一眼吗?”向庭烨安慰着她:“我见晚柠还不太自在,等宴会过了应该就好了,你看她今天都不来找我们说知念的事了,频率有降低……医生怎么说?”

  向知念宣布结论:“医生让我们抽空带她去自家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向老爷子在一旁杵着拐杖,咳嗽两声提醒:“快让老李汇报一下现在的情况。”

  老李就是配给向晚柠的司机。

  向池淞立马发短信问:

  【向池淞:现在情况如何?】

  兴许是还在开车,过了好一阵,老李那边才会:

  【老李:晚柠小姐刚下车去了Nigel酒吧】

  【老李:小姐和她那群朋友碰头了】

  【老李:小姐和他那群朋友进包厢了】

  【老李:对了,小姐之前在车里一直念叨着“创世神”这款游戏,好像说要在里面多交点朋友】

  向池淞将这些消息转播给众人,向老爷子松了口气,欣慰道:“交朋友好啊,多交点朋友,这个项目我投了!你们去跟那个游戏公司的负责人谈,让他们在里面多照顾晚柠一下。”

  随着几人纷纷点头,并把这个重担交给了他,向池淞一边信心满满的点头,一边又觉得这个游戏好像在哪听过,十分耳熟。

  灵光一闪,他忽然道:“这不是于阙舟他那个公司研发的新游戏吗?!”

  

洱月柿绮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十九章 向晚柠,你敢耍老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