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兰姐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死了

  此话一出,周围只听得见众人的呼吸声,就连刚刚还怒意滔天、气势磅礴的粉丝也在这一刻哑了声,仿佛当头一盆冷水浇下来。

  好半晌,向晚柠才听见粉丝问:“你在逗我玩吗?我说的是她发的小作文!你看见了有什么话想说吗?”

  【什么小作文?于阙舟连手机都没还给我!】

  【这不是我的剧情吧?否认的话会不符合人设吗?等等,她说我转发了,那应该是我经纪人干的】

  【真是的,也不跟我通个气,搞得我挺尴尬的】

  向晚柠心里嘟囔着,似是想通了什么,一想到她刚刚发表的言语,在篝火的映射下脸颊显得越发红润,带着点旁人未曾察觉的羞赧。

  虽然不知道经纪人给她转发了什么,但她却不能表现出来,为了不出错,她嘴上只好道:“哦,你说那个啊,就是我转发想表达的意思呀,何必再来问我呢。”

  问了她也不知道啊。

  旁边有人听到她这么说,险些笑出声,忍不住吐槽:“好一个废话文学。”

  偏偏那叫做竹子的粉丝没听见那声吐槽,反而是向晚柠的这句话让她满腔怒火都有了归处,心态崩溃,直接在电话里破口大骂,将向晚柠全身上下批判得一文不值。

  “我就知道,你要是这么践踏粉丝的心意,你还进什么娱乐圈?干啥啥不行,除了一张脸还能有什么能看?”

  “我们这些粉丝还在替你反黑,甚至给你洗白说你或许不是网上说的那个样子,竟然被我们在意的人背刺了!现在看来那些营销号说得也没错!”

  “你退圈去吧,天天粘着向知念我看你是替身当上瘾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没我们你什么都不是!”

  “你他妈是真该死啊……”

  眼见这位粉丝越说越过分,主持人连忙断开了连麦,惊慌失措的抬头看向于阙舟。见对方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心思,又将视线落在了向晚柠身上。

  兴许是骂得太狠,又或者是这段时间的相处中让主持人觉得向晚柠其实人还不错,她委婉的打着圆场:“刚刚这位粉丝可能太过激动,晚柠别太在意。”

  【不在意,她说得还算温柔啦,身为反派什么话没听过?我可无坚不摧了!】

  比这还难听的话她也听过吗?

  明明不是自己的问题,却仍然揽在自己身上,受了委屈被人误会也不辩解……向知念有些生气,心里想着:这所谓的剧情、所谓的人设就这么重要吗?比她自己还重要吗?

  向知念从小就没怎么受到过旁人的误解,即使进入娱乐圈,很多事情无法避免,也仍然有专业的公关团队为她保驾护航。在向知念的心里,不是自己做的就不能承认!

  不是长嘴了吗?哪怕网上还是有人听风就是雨,但否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是给粉丝一个交代。虽然不认可粉丝过激的举动,但向晚柠这样敷衍地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也难怪粉丝生气。

  “你去哪看的微博?”伴随着一种恨其不争的气恼,向知念看向她,一筷子打掉了她夹着的烤肉:“还吃呢?被人骂心里好受吗?节目组都没把我们手机还回来,你去哪看的?”

  向晚柠似是没有想到向知念会忽然帮自己说话,眼睛不自觉放大,嘴巴微微睁开。

  就当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弹幕上一群人则因这件事吵得不可开交:

  【我就说向晚柠刚刚的反应很奇怪,根本不知道樱桃小酒是谁,她会不会根本没看过?】

  【她没看过为什么要承认?不是自己的事为什么要承认?诡计多端!】

  【这向知念怎么一直帮向晚柠说话?万一她自己藏了个手机呢?我都要对向知念粉转黑了,还是说她其实是圣母?】

  【楼上说话别那么难听,知念姐肯定是知道内情才帮她说话的啊!本来就是,节目组一开始就把手机收走了!】

  【你们搁这网络看得清什么人呢?向晚柠本来就没你们想得那么不堪,她的粉丝是生气她不把别人的心意当回事,现在实锤向晚柠根本没看过!】

  就在大家僵持不下时,忽然有人抛下一个惊雷:

  【你们快去看@大嘴说八卦这个营销号,他出来站向晚柠了!】

  *

  营销号本来就是最会见风使舵的一群人。

  在看见热搜上一群人对向晚柠的指责后,大嘴说八卦的博主张越眼珠一转,猛然发现了这一处商机:和大众站在对立面,如果他爆出的料足以服众,他便能得到“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赞美,和一波巨额流量。

  张越想到兰姐让他发的黑通稿,他手机Vx里甚至有不少关于“向晚柠黑通稿”交易的记录,便想另辟蹊径将这波流量赚到。

  他先是点了根烟夹在指尖,酝酿好情绪后,这才带着一点沉重的敲下了字,发布了一条微博。

  大嘴说八卦V:我本来也不想说什么的,这个时候沉默最好,但这向晚柠实在太惨了,我都忍不住站出来替她说句公道话,她的黑通稿和桃色新闻全是别人买的……你们懂的哈,顺便曝几张截图证明我说的话[图片][图片]

  本来众人是抱着看戏的态度赶来的,一打开图片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附上的截图时间跨度相当久远,从向晚柠刚出道到现在,每一年的交易都有,也就是说,向晚柠出道开始后就有人花一笔高昂的水军费,锲而不舍的黑她。

  她究竟得罪了谁?!

  有人问博主:“你现在突然发这条微博是为什么?你不是收了钱吗?”

  张越心想:当然是为了钱,为了流量啊!哪怕现在替向晚柠说话,也只是因为帮她说话的好处大过发表她黑通稿的利润,五十万的费用和一波可变现的巨额流量,肯定选流量啊!

  但他当然不能这么说。

  他打字回:“我拿钱办事坦坦荡荡好吧,就是前几天这家公司又来找我,我确实黑她一个人也累了,也觉得这小姑娘挺可惜的,这五年啥坏事都没干,锅全在她身上了。”

  底下评论以一种极为可怕的速度不断增加,张越第一次品尝到流量的滋味,高兴得红光满面,偶然瞥到一处说“那向晚柠碰瓷这些事也不是她的本意吗”,大手一挥,决定将向晚柠洗白到底。

  他也不管向晚柠有没有真做过,直接回复:“我老实跟你讲,基本上都是她公司干的好事,跟她本人没啥关系,不这么做就等着被雪藏!”

  他越说越来劲,仿佛自己就看见了真相:“她的微博自己都没权限,都是她公司控制的,她自己都登不上去!”

  众人一片喧哗。

  他们又抓着张越不放,问了好几个问题,在得到答案后忙跑到自己粉的明星超话,忧心忡忡的发表评论“我们哥哥签的也是小公司,有向晚柠前车在前,我们哥哥会不会也是一样的待遇?”。

  向晚柠为数不多,差点当场解散的粉丝也迅速汇聚,分批作战。先是冲到向晚柠公司和经纪人兰姐底下质问,随后又辗转来到《恋爱的旅行》直播间,在向晚柠还没回过神来时,刷了一波心疼。

  兰姐看见的时候都惊呆了。

  不是,什么叫“基本都是公司干的好事”、“她的微博自己都没权限”,他们也是说通了向晚柠才做的吧?也算向晚柠自愿的事,不带这么冤枉人的啊!

  她怒气冲冲的发布了微博,急着撇清自己:我们公司不会将艺人的账号捏在手中!向晚柠不是在直播吗?你们自己去问不就好了吗?!

  “他们不会想听我解释,我解释了也不会信。”向晚柠终于从脑海里扒拉出一句话,磕磕绊绊对向知念说了出来,即便如此,眉目也是掩藏不住的傲气:“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呢?我可是女明星,有点非议是正常的,这说明我红呢?怎么,你嫉妒?”

  她话语尖锐,夹枪带棒。

  若换做之前,向知念一定在心里骂自己一句“叫你别好心”,随后对她置之不理。

  但是在能看透她的心思后,在得知了她的真实身份后,在与她相处这么久之后……向晚柠如今的行为,落在她眼中便像是一只炸毛的猫。

  习惯躲在角落舔舐伤口,对所有人都竖起锋利的爪子,只是为了在流浪的日子里保护自己。

  她如果没有被抱错,在向家长大,哪里会是现在这个模样?

  他们觉得可笑的人设和剧情,觉得她坚信自己是反派非要走剧情的样子很傻,但这是不是向晚柠身体的保护机制?

  在面对她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事时,让她能有个安慰自己借口?

  有那哪个女生会想成为反派?而向晚柠本有机会成为公主。

  向晚柠喝着饮料,一抬头,见向知念不知想了什么,眼睛发红,顿时被吓了一跳。

  【天啊,向知念眼睛怎么红了?被篝火熏到了?】

  【怎么看向我了,我怎么了?我就吃了她一块烤肉,不至于吧】

  她想到这,有些犹豫的将盘子里烤好的肉裹上蘸料,夹好放进了向知念的盘子里。

  【还给你】

  向知念:……

  心里的伤感顿时被击破。

  主持人又在这时念到了下一个连麦对象:“恭喜我们的‘祝向晚柠糊透地心’的粉丝得到了连麦的机会,额……”

  怎么又是针对向晚柠的粉丝?

  主持人心里叫着倒霉,话语一顿,飞快朝于阙舟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对方点点头,便准备打岔混过去。

  “怎么又是我们的晚柠?看来喜欢晚柠的粉丝很多,很抱歉,我们得多给其他嘉宾的粉丝一点机会,所以……”

  她刚说完这句话,就见向晚柠举手:“没事,你让他问吧。”

  【让我瞧瞧他们还能问什么问题~】

  【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反派的魅力了!】

  语气欢快,就像刚刚发生的一切不存在。

  主持人见向晚柠不识抬举,差点被气笑了,如今僵持不下,正主都答应的情况下,她要是再拒绝便不太合适。

  于是她有些自暴自弃的连上了麦。

  话筒还在向晚柠这,她拿起来拍了拍话筒,问:“你想问我什么问题?”

  那边的粉丝问:“我想问你的微博是你自己在管理吗?”

  屏幕前的兰姐也因这句话掐紧手心,表情严肃,死死盯着画面中的人,直到看见她点了点头,才松了口气。

  她背后冷汗淋漓。

  她就说嘛。

  兰姐放下心,又听见粉丝说:“今天我过生日,那你能登录微博账号祝福我一下吗?”

  嗤。

  这群粉丝就想在自己偶像面前刷脸,在节目上向晚柠不好拒绝,等到时候她发了自己再删了就是。

  的确如兰姐所料,向晚柠没有拒绝。

  她先是思考了一下:【我只是对比我混得好的艺人恶毒,没说对粉丝不耐烦吧?我看看剧情,喔天呢,剧情里压根没几个帮我说话的粉丝,难怪没写我面对粉丝的态度呢!】

  【更何况在镜头面前,再怎么说我也是要演一下的!】

  “没问题,生日快乐。”向晚柠挑起眉,送上简短却富含个人特质的祝福,好像被她祝福十分荣幸一样。

  她又朝于阙舟的方向挑衅的伸手:“至于在微博上发表祝福,那就麻烦于导把我手机还给我了。”

  于阙舟抿了抿嘴唇,双眸一弯,一簇坏主意便在他眸底亮起:“可以是可以,但要在镜头前喔。”

  【我就打开微博,应该看不见什么隐秘内容吧?】

  这么想着,向晚柠果断点头:“没问题。”

  在弹幕一片“还能这样玩?”、“靠让自己的偶像给自己送私人祝福”、“慕了慕了”中,向晚柠拿到了工作人员送来的手机。

  她微笑的打开了自己阔别已久的手机,面容解锁,点进微博中——

  下一秒,因自己许久没登录账号导致被弹出。

  向晚柠重新登陆时,望着陌生的账号沉默。

  【啊!完了!这个账号是我经纪人帮我注册的啊!】

  【密码是多少来着?!】

  向知念:……

  于阙舟:……

  屏幕面前看见这一切的兰姐只觉眼前一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死了。

洱月柿绮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十六章 兰姐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