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口

  “你自己看吧。”叶琳把手机直接递到陈汝安面前,

  陈汝安大致早了一眼,是刘子汌发的,

  总体的意思是明天在饭店等她,如果叶琳去了,就代表她答应和刘子汌谈恋爱,不去,那就是不答应,

  “就这个事?”陈汝安有些不理解,“因为刘子汌你为难成这样?”

  叶琳深深地叹了口气,喝了一口苦涩的红酒,

  这酒不是她带来的那一瓶,进了门,发现白靖屿收了不少好酒,叶琳仗着自己脸面大,指使陈汝安开了瓶贵的,

  “你也知道,我之前有想过和刘子汌谈恋爱。”那段人生最低谷的时光,是刘子汌陪他度过的,这样的情谊,叶琳怎么能不被打动,

  陈汝安没有说话,成年人的感情需要自己做决定,其他的,都是参考,

  “可是呢,浪子怎么可能回头。”叶琳嘴角弯起无奈地笑,

  刘子汌的那些事,叶琳都知道,他的饭店开在哪,哪里就会有一个女朋友,

  而A市,他想发展的是叶琳,

  只不过,叶琳让他动了想结婚的念头,

  “那就要看你想要的是什么了?”陈汝安说的很现实,

  还是那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贪财还是好色,

  叶琳如果贪财,她现在估计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要是好色,可惜刘子汌的长相并没有入得了叶琳的眼,

  长时间的相处会趁机滋生感情,会让人忽略掉那些条条框框,

  叶琳现在自己都说不清自己对刘子汌是什么样的感情,

  明天给出的答案,会不会在某个瞬间让自己后悔?

  她很少这样纠结,眼看着酒杯见底,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只觉得醉意上头,心里一横,索性给刘子汌打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电话那头很安静,好像是在家里,

  “喂?”刘子汌微微惊讶,没想到叶琳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

  “刘子汌,你真的挺可惜的。”叶琳已经喝醉了,说话没头没脑的,

  刘子汌听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什么?”

  这边叶琳也不解释,直接挂了电话,让刘子汌一个人在那蒙圈,

  不止刘子汌蒙圈,陈汝安也蒙圈了,无奈地笑着说:“你这话让人家怎么接。”

  “他让我心里不痛快,我也让他心里不痛快。”叶琳呵呵笑了两声,还想给自己倒酒,

  陈汝安觉得叶琳不能再喝了,伸手去抢酒,

  “干嘛呀,现在就开始护家啦,我喝白靖屿一点酒怎么了?”叶琳表示抗议,

  “你想喝多少都行,但求你别吐在这里。”陈汝安知道白靖屿有洁癖,

  要是他回来看到一团糟,他连觉都能不睡,他能熬夜打扫卫生,

  两个人正说话间,白靖屿开门进了家,

  第一眼瞧见桌上的酒,眼皮突突直跳,

  “你俩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借酒消愁呢?”白靖屿坐到陈汝安身边,去闻她身上酒味重不重,

  有点酒味,但不多,淡淡地木质香水味道更多一些,

  “关你屁事。”叶琳没好气,拿了手机起身准备走,

  白靖屿也不恼,拿了车钥匙准备送大神走,

  安顿好叶琳,回家的路上陈汝安把叶琳和刘子汌两个人的事说给白靖屿听,

  白靖屿将车稳稳地开进车库,只当听了一个小八卦,明天就能吃到瓜了,

  明天叶琳去与不去,这段纠缠了那么长时间的三角恋,也该有个结局了,

  “嗯,可是媳妇,她为情发愁,干嘛跑来霍霍我的酒。”白靖屿进了家门,

  看到那空了的酒瓶,忍不住心疼,

  这瓶酒全球限量珍藏版,有价无市,就这么没了,

  陈汝安不知道这酒的来历,知道后才觉得自己闯祸了,

  “我看你放在酒柜里,以为是普通的红酒。”

  “没事,喝了就喝了,但你得补偿我。”白靖屿嘴角闪过坏笑,

  陈汝安一眼看穿他的小心思,脸色微红,装傻故意问道:“咋补偿?”,

  “让我尝尝被这酒浸染的身体的滋味。”白靖屿骚话脱口而出,

  这话惹得陈汝安的脸彻底红透了,欲拒还迎地被他推倒在沙发上,羞赧地骂他流氓,

  客厅春光乍泄,陈汝安手下意识地想扶住什么,

  却不小心碰到酒杯,酒杯摔落到地上摔碎一地碎片,

  白靖屿吓了一跳,停下动作去看陈汝安的手,

  “宝贝,受伤没?”

  “嗯。”陈汝安声音娇嗔,眼神勾人,握住白靖屿的手。

  白靖屿笑了。

  贪财好色,陈汝安妥妥地好色,

  好在陈汝安的手没有受伤,白靖屿也是在确认她的手没有受伤之后,才继续耕耘,

  早上陈汝安很早就醒了,白靖屿正站在床边穿衣服,瞧见床上的人儿睁了眼,

  “这个点就醒了?”白靖屿趴到床上,亲了亲陈汝安的脸,“老二约叶琳约的是早上吗?”

  “他们约的是晚上。”陈汝安坐起身,感觉自己浑身像是散架一般酸疼,

  “那你起那么早干嘛?”白靖屿趁机揩油,

  “今天装修公司要来,我和他们谈谈装修的事。”陈汝安握住白靖屿作乱的手,

  白靖屿把房子装修的事忘记得干干净净,

  装修的是他买给陈汝安的那套房子,装修风格全然按照陈汝安喜欢的风格来弄,

  两个人的审美多少有些差异,白靖屿也就不多给参考意见了,

  陈汝安偏好简约风,白靖屿的品味有些奢华,两个人自然而然地聊不到一块去,

  和设计师最终敲定所有细节之后,差不多快要过了饭点,陈汝安请去设计师去刘子汌家的饭店吃饭,

  进了饭店,大堂经理像是找了救星,

  “陈总,你有见过我们刘总吗?今天一直联系不上他,这边有个合同需要他签字。”

  “我今天没有见过他,我帮你问问吧。”陈汝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刘子汌平常喝醉酒,睡到日上三竿是常有的事,

  她打了白靖屿的电话,

  “喂,媳妇。”白靖屿那边很吵,正在忙,

  “屿哥,二老板在你那里吗?饭店那边好像有事找他。”陈汝安开门见山直接问,也不想耽误白靖屿的时间,

  白靖屿一边应付着旁边人的交谈,一边回答陈汝安:“老二不在我这,你去那里吃饭的吗?”

  “嗯,我带着设计师过来吃个饭。”

  “好,等会老二应该自己就出现了,你好好吃饭去。”

  在白靖屿心里,陈汝安好好吃饭比什么事都重要,

  两个人结束通话,陈汝安又给叶琳发了消息,

  叶琳这会应该在烤肉店,饭点是她最忙的时候,一时半会儿应该也不会恢复陈汝安,

  “稍微等等吧,下午应该就联系上了。”陈汝安和大堂经理交代了几句,就领着设计师进了包厢,

  菜刚刚上齐,叶琳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我跟你说件事。”叶琳的声音有气无力,

  陈汝安多少猜到她要说什么,“嗯。”

  “我拒绝了刘子汌,我觉得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嗯,你的决定百分之八十是对的。”陈汝安不是在否定刘子汌,是在肯定叶琳的话,

  有些人,只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当恋人,

  所以刘子汌因为叶琳的拒绝伤心难过,不知道躲在哪里,直接失联,

  所有人都只当刘子汌是在缓冲自己的情绪,感情对于他来说,可以影响情绪,但不至于走不出来,

  直到饭店经理急匆匆地出了饭店,正巧被陈汝安撞见,

  “怎么了?”

  “刘总进医院了。”经理着急说完往医院赶,

  陈汝安吓了一跳,匆匆和设计师告别,开车去了医院,

  路上打不通叶琳的电话,白靖屿的电话也打不通,都在忙,

  因为什么原因进了医院,陈汝安想不出来,难不成因为失恋想不开?

  这多少不太可能,

  到了医院,发现警察也到了,陈汝安有些慌张,抓住经理问到底什么情况,

  “调了监控发现是喝醉酒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陈汝安倒吸一口凉气,好端端地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手术室里,抢救了一个多消失,手术室的门被打开的那一刻,陈汝安立马站起来去询问情况,

  医生摘下口罩,脸色沉重地说道:“抱歉,我们尽力了。”

  一时间,陈汝安不知道该说什么,前两天还神采奕奕和他们开玩笑的人突然没了,任谁都接受不了,

  白靖屿的电话打了过来,他已经知道刘子汌进医院的事,

  “怎么样了?”他这会儿正在往医院赶来,

  陈汝安沉默了几秒,说道:“抢救无效,二老板去世了。”

  “什么?安安,你别开玩笑,这不可能的。”白靖屿情绪彻底失控了,

  那么多年的好友,白靖屿和刘子汌宛若亲兄弟,亲如手足,现在突然听到这样的噩耗,他一时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傍晚时分,该来的人都来了,唯独刘子汌的亲生父亲,迟迟没有现身,

  白靖屿已经哭得眼眶发红,叶琳沉默地站在一旁,只觉得这是刘子汌的恶作剧,

  是他来恶搞自己拒绝他的整蛊游戏,

  可是刘子汌的身体冰冷,再也见不到他意气风发的样子,刘母已经哭晕过去好几次,

是温鎏啊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五十六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