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孩子

  许见在三十五岁这年怀上了孩子,但因为是双胎生的时候比较困难,足足在产房里待了两天一夜都没出来。

  许凡坐在长椅上看一直在转悠的江昼脑子都疼了:“姐夫,你昨天跟今天的微信运动排行榜肯定是第一名吧。”

  江昼一直以来都不太能跟上这孩子的脑回路,这会儿听到他的话一愣,踱步的腿停下,疑惑地看向他:“什么意思。”

  “这两天,你的腿都没停过,”许凡坐直了身子整了整衣领,装逼地捋了把自己的自己的头发,“能不能学学我,稳重一些。”

  江昼抬手把他捋上去的头发揉下来:“天天跟谁学的。”

  产房亮起的灯灭下来,有医生从里面走出来:“许见家属。”

  “我在。”许凡一听到医生喊一溜烟跑了过去。

  “保大!”江昼年龄大了反应迟钝,迟了许凡一步。

  医生看着突然跑过来的二人被吓得后退一步,无语地看了他们一眼道:“男孩十九点三十一分五十秒,女孩十九点四十分十五秒。”

  “什么。”江昼的脑子直接一片空白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医生知道他是因为第一次当爸爸激动,有不少的父亲在门外都是这样,医生在告诉他们的时候都会陷入一瞬间的宕机,“你老婆生了,龙凤胎,男孩十九点三十一分五十秒,女孩十九点四十分十五秒。”

  “生啦!”江昼和许凡异口同声道,“我老婆/姐姐呢。”

  “马上就出来。”

  许见被医生推出来的时候脸色苍白,手背上还打着盐水,江昼连忙凑上前去握住她的手,眼眶里含满泪:“老婆你辛苦了。”

  “不辛苦。”

  许见是顺产没在医院待几天就出院了,这个时候她已经处于半退圈的状态了,但还是有好事的狗仔打听到了许见出院的时间和医院蹲守在外。

  许凡已经在她旁边守了好几天了,就在他出现在家里的时候许见终于起了疑心:“许凡,你最近为什么不去上学。”

  “我这不是想多陪你几天嘛。”许凡磨蹭着坐到小宝宝身边逗他们。

  “说实话。”许凡从小性格就讨人喜欢,他几乎是在许见身边长大的,许见也是最了解他的人,一般他在回答问题的时候转移注意力就是撒谎了。

  许凡松开了小宝宝的手,眼神落寞地看向她:“他们说我妈妈是杀人犯,说我是杀人犯的孩子,给我的桌子泼墨水,椅子放胶水,他们拿球砸我。”

  许凡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在手背上,许见气的肚子痛,恰好江昼端着汤进来,看她面色不对连忙过去:“怎么了?”

  “姐姐。”

  许见捂着肚子指了指慌乱的许凡:“明天你去凡凡的学校,谁欺负的他都给我揪出来,他们怎么欺负你的你就给我欺负回去。”

  闻言江昼蹙眉:“有人欺负你,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个月前。”许凡低垂着头,声音越来越小。

  “怎么不说。”许见忽然想到了有段时间他的背上总是淤青,那会儿她的孕期反应还是很大便信了他说的话,现在想到他这些日子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心都绞痛。

  “我不想你们担心。”

  江昼顺着许见的气:“好啦,凡凡还小遇到这种事情肯定害怕,别太生气,明天我去学校。”

  说完他又蹲下去帮许凡擦干净了眼泪,温声道:“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及时告诉姐姐姐夫,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要说,知道吗?”

  许凡吸了吸鼻子重重点头。

  朋友们是在第二天上门来的,江昼带着许凡去学校了家里只剩下了许见自己,她打开门以为她们都会第一时间先慰问一下自己,谁成想直接都冲到了俩孩子那边,气的许见头顶冒火:“各位,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才是受罪的那个人。”

  几个人同时看向她又同时转回去,此起彼伏的宠爱声酸掉了许见的牙,等几个人看够了小孩许见才看到两个人的婴儿床里全都是钻石金子和钞票。

  “我为什么没有。”

  不知道啥时候溜出去的苏申睿提着一堆购物袋气喘吁吁地过来:“怎么可能没有你的。”

  “谁送的已经忘了,反正都是我们买给你的。”

  许见看着那些橙色的白色的购物袋眼睛都冒金光,一个个看过来瞬间换了个表情:“哎呀我的宝贝们,你们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

  南方这些年对美食颇有研究,她把孕妇按在床上撸起了袖子朝众人说:“我去给你们做饭,等着吃。”

  洛诗跟上去:“我给你打下手。”

  过了许多年洛诗身上的锋利早就被生活全部磨平,许见每每看到她都会一阵唏嘘。

  ——————

  两个孩子越长大许见越觉得老大根本不像他们俩,许思舟整天稳如老狗像个小大人,有时候他还会反过来教训许见,相反老二江思渐结合了他们俩的性子十分活泼,活泼到什么程度呢,许见今天回家就看到了江思渐给她留的纸条说是躲猫猫,许见找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找到,最后还是江思渐自己出来的,她在许见衣帽间最高最角落的柜子里躲着呢,许见气的要揍她,她却丝毫不害怕地叉着腰在上面晃荡着两条小肉腿,声音很奶地跟她讲道理:“妈妈,你找不到绵绵就打人,你这叫恼羞成怒。”

  许见手里的鸡毛掸子还没丢掉,怒气冲冲地指着上面的江思渐喊道:“江思渐,我数到三,你不下来我今天就让你屁股开花。”

  完啦,喊大名了,妈妈真的生气了。

  江思渐连忙捣腾着小短腿从上来的地方爬下来,她的高难度动作直接看呆许见。

  “你到底是跟着谁学的!啊!”许见手里的鸡毛掸子纯属是装饰品,她一下一下敲着柜子几十万一条的裙子都没舍得让羽毛沾到江思渐一点。

  “怎么了?”江昼拿过许见手里的鸡毛掸子放在一边,垂眸去看江思渐,“惹妈妈生气了?”

  江思渐沉默着点点头,这会儿是真的知道错了。

  “她爬那上面去了,这么高摔下来怎么办!”许见气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江昼帮她揉着朝江思渐使了个眼色,“去,站墙角去。”

  “好。”

  许见坐在床上让他帮自己揉着太阳穴,气的心脏痛:“这孩子也不知道随了谁了这么皮。”

  “随你啊。”

  “谁说得,我那里有绵绵这么皮。”

  江昼帮她回忆往事:“也不知道是谁高中的时候为了一个柿子爬树哈。”

  许见装傻:“谁啊?我不知道。”

  江昼抬手挠她的痒痒肉,和她一起倒在床上,闹够了江昼就撑着脑袋看她,许久才开口:“我老婆怎么这么好看啊。”

  “我都四十一了,好看个鬼。”

  虽然四十一岁了但许见保养的和二十八岁的时候相差无几。

  “好看,娱乐圈现在还每天召唤你回去呢。”

  许剑清在许见生下孩子的第二年突然生了场大病整个人只能靠药吊着,公司他没办法再继续操心了许见便宣布了退圈去经营公司,在她退圈之后娱乐圈的新人层出不穷但没有一个能超越许见,林妲儿也自此失去了对手,几乎是只要闲下来就给许见发消息问她回不回来拍戏,粉丝也整天召唤她,她便答应了粉丝有空就更新动态,而每一次更新她都要上一次热搜,并且一直到现在都有狗仔跟拍她。

  “姐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许见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连忙起身关上门,小声地问江昼,“小舟不在吧?”

  江昼摇摇头:“在下面看电视呢。”

  “那就好,”许见像做贼一样从梳妆台的最里面拿出了藏起来的香烟,她从二十八岁戒烟到四十一岁都没成功,后来许思舟开始扔她的烟,娘俩就开始了斗智斗勇的生活,她小声的点燃解着烟瘾,江昼笑眼看她,“你不怕儿子闻味过来。”

  “楼下呢,没关系。”

  话音刚落门把手就被人拧开,许见对上许思舟冰冷的眼神的那一刻浑身都发抖,她讨好地笑着,只见许思舟双手在身后一背便开始了念叨:“妈妈,你知道抽烟有什么危害吗,抽烟会让肺部....”

  他念叨着念叨着江思渐也凑了过来,学着她哥的样子摇晃着头,等他说完江思渐补上:“妈妈,抽烟是不对的行为。”

  听到江思渐的声音他转身:“你知道嘛,如果你从那个柜子上掉下来...”

  还不等她哥念叨江思渐就立刻捂着耳朵跑开:“我继续去站墙角了!”

  江昼看着她们乐不可支地笑着,紧接着许思舟便转过来:“爸爸,你知道衣服上有多少细菌嘛,细菌会....”

  他的笑容直接凝固在了脸上。

  二人对视着互相问。

  ‘随谁啊?’

  ‘反正不随我。’

  ‘我也不这样啊。’

  ‘我也不这样啊!’

  到底随谁啊!

十二条蛇 下载APP支持作者
没错,这个问题困扰了他们一辈子(因为小舟长大了也这样哈哈哈哈哈)   明天还有一章哈

番外:孩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