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六章

  江昼最近总是忙到很晚才回来,许见自己一个人在家无聊就没事在微博上开开直播和粉丝聊天。

  ‘姐姐婚期什么时候呀?’

  许见今天开的是化妆局,她画好了眼线才回答:“下个月二十号哦。”

  ‘那说的签名照和伴手礼还算吗?’

  “当然算啊,结婚那天我会让工作人员在评论点赞和转发里面随机抽选宝贝寄过去,没有开私信的宝贝记得打开哦。”

  ‘姐夫呢?’

  许见给妆容上了口红便是完成了,她凑近镜头便摆姿势让粉丝截图便说:“他最近有一些忙,回来的很晚。”

  ‘叮咚’

  话音刚落客厅的门就被人打开,许见顺着声音看去,那边一顿折腾之后江昼才脚步虚浮的走进来,他扶着沙发,身上浓烈的酒气瞬间溢满鼻腔,许见连忙起身过去:“怎么喝这么多?”

  江昼推了推她保持距离,大着舌头说道:“离我远点,别熏着你,我上去洗个澡再给你说。”

  “我扶你。”许见刚伸出手就被他躲开,“不不不用,我能走,你先自己玩会儿。”

  拗不过他许见只好跟在他身后看着他进了浴室才放心,而她这会儿早就忘记了楼下还有直播在开着,她更不知道的是这会儿直播上的聊天早就朝着十八禁发展了。

  ‘喝多了???上楼了???人没了???’

  ‘开车了!!!用感叹号,绝对的。’

  ‘我去,这么生猛嘛,人来到就开始啃。’

  ‘没想到啊,他们还挺旺盛。’

  ‘快点给我现场直播,我要看啊啊啊。’

  许见摸着口袋里找手机,找了好大会儿才想起来下面还有直播呢,连忙小跑着下楼,她看到粉丝刷起来的黄色弹幕的时候脸猛地涨红:“没有,哎呀,你们真讨厌,我不播了,拜拜拜拜。”

  许见不直播这些人便转移阵地去了微博,许见直播的热搜很快就挂了上来。

  ‘别熏着你,救命,他们好爱,喝多了回家竟然害怕熏着老婆,我家那位回家就怕我离他远一点省的吐的时候找不到人。’

  ‘别人的老公vs我的老公啊,我真是爆哭。’

  ‘老公怕熏到妻子不让靠近,老婆担心老公跟上楼,别甜死我好吧。’

  “在看什么?”洗完澡江昼裹着浴巾走出来,未干的发丝慢悠悠地往下落着水滴,他抬手擦了擦坐在许见身边。

  “刚刚我在直播,她们都听到了。”江昼洗完澡身上只余下沐浴露的香味,许见贪恋地钻入他怀里,却在还没靠上去的时候被人拎开,“身上湿。”

  “无所谓,我就是要抱抱,”许见不管不顾地抱着他,闲聊起来,“今天怎么喝这么多啊。”

  江昼鲜少喝多,上一次还是过年时候被许剑清灌得。

  “楚风说我马上结婚了非要灌我,我一个人喝他们两个。”江昼拿着毛巾用力地擦着头发,直到不滴水了才丢到一边。

  “还有谁?”

  “徐怜。”

  “啊...”许见今天看到洛诗哭心里也不是滋味,想说是渣男但人家确实不是,最后只说了句,“他们真的没可能吗?”

  “徐怜不想,他们家庭差距太大,他认为他跟洛诗在一起就是害了她,他的家庭太复杂了。”江昼将徐怜下午说的话说给她听,“晚上我看到徐怜掉眼泪了,认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脆弱的一面,他很爱她,但是有些事情不是爱可以解决的。”

  “嗯。”

  后来他们都默契的不再提起此事,徐怜也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

  婚礼定在五月二十号,结婚的那天根据粉丝要求开了直播。

  诺大的别墅贴满了喜字,到处挂的都是红灯笼,下人们在客厅里忙活着生怕怠慢了客人。

  ‘咚咚’

  林阿姨端着一盘点心进来:“小姐,你们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好嘞,谢谢阿姨。”

  许见刚刚化好妆,稍微吃了点东西就跟着摄影师一起去院子里拍照了,她算是许见的御用摄影师,二人的配合默契很快第一套中式婚服的照片就被拍好了。

  “见见是真漂亮啊。”

  许见提着裙子路过客厅的时候一个叔叔夸她,许见朝人笑了笑:“谢谢叔叔,您今天也超帅!”

  那人笑着摸了把油光锃亮的头发,开心的眼尾都炸开来:“哎哟,是嘛。”

  “当然啦,”许见看了眼墙上的时间,已经快要九点了,“叔叔我现在上去了,待会儿您们要帮我多拦一会儿哈。”

  许见并没有选择秀禾而是选择了手工绣制的宋朝婚服,大气而庄重。

  南方站在窗口拿着望远镜把风,看到第一辆车的时候连忙道:“车来了,”她看了眼许见脚上整整齐齐的鞋子更慌了,“鞋鞋鞋,藏鞋。”

  头上的冠实在是太重了,许见一低头脑袋跟着向下坠,她扶着冠求助正在认真堵门的苏随:“帮我弄一下,低不了头啊。”

  好不容易把鞋藏好许见就听到下面几个男人的喊声,她连忙起身跑去窗外看热闹。

  以江昼为首,楚风为尾几个人挤成一堆,许见在上面拉开窗户一副吃瓜的样子看着下面的几个人在答那些伯伯叔叔早就准备好的难题,这些题都是关于股票啊金融啊之类的,周一文和余晨听的脑瓜子嗡嗡的便退出了队伍的先锋。

  “你说,我踩着那个树能不能上去。”周一文掐着腰看着旁边许剑清十分喜欢的一颗不知名树木。

  “你知道人家房间吗?”

  周一文一抬头就看到了正倚着窗户看热闹的许见:“这不就知道了吗?”

  余晨被他说的一头雾水,他朝着许见那边抬了抬下巴。

  “哈喽啊。”

  许见热情地朝着他们挥手,声音吸引了一众正在努力答题的男人,江昼抬眸看去,眼睛微微一亮,和之前的婚纱一样,这套婚服他也没见过,许见俏皮地朝他抛了个飞吻,江昼见状直接撇嘴装委屈:“老婆,我好想你。”

  直播的弹幕这会儿在迅速的刷着。

  ‘啊啊啊太甜了,我好想你。’

  ‘你们看见见,我真的笑死,这是真的在吃瓜吧。’

  ‘见见搞得像看热闹不像结婚。’

  ‘太甜了,太甜了。’

  许见心一软心想要不然直接让他进来吧,叔叔伯伯出的题许见是知道的,确实很难,她刚要开口就被苏随一把拉回去按在床上:“你给我好好的坐着。”

  然后走到窗边朝下面抛了句:“江昼,你少迷惑她!”然后砰地一声把窗户给关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姐生猛啊,是谁是谁。’

  ‘是苏随啊各位,那个作家。’

  不知道过了多久下面的嘈杂声慢慢消失,房门被人敲响,屋里所有的伴娘都立刻警惕起来堵住了门。

  “姐,是我,小睿,我进来帮你们。”苏申睿说的真诚,南方先去窗户那儿看了眼伴郎团还在不在才点头让苏申睿进来,可是门一打开进来的不是苏申睿而是一堆穿着伴郎衣服的男人。

  江昼被围在中间十分装逼的滑跪到许见面前将手上的花递出去:“我亲爱的宝贝,请跟我回家吧。”

  而在这甜蜜的身后是苏申睿被苏随提着耳朵教训:“你竟然帮他们,你个叛徒,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苏申睿被扭得身子往下弯,他掏出了江昼给他的一大摞红包,尴尬地笑了笑:“姐,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苏随瞥了眼:“财迷。”

  “分你一半。”

  “我七你三。”

  “你强盗啊。”

  苏随手上力气重了些,苏申睿连忙举手投降,分到了钱苏随开开心心地跑去凑找鞋的热闹。

  许见伸出了自己光溜溜的脚丫:“十分无奈,我没鞋子啊。”

  江昼把花放在许见的怀里,朝着身后的弟兄们说道:“给嫂子找鞋!”

  伴郎团刚想开干就被伴娘团拦住,洛诗十分神气地扬着下巴:“女孩子的闺房怎么能是你们这群大老爷们随便翻的,你们玩游戏,通过一关就允许找一个地方。”

  江昼答应了。

  第一个游戏,十五二十。

  林青作为混迹了全球大部分酒吧的夜场小王后肯定是要先出战的,她大大咧咧地撸起了长长的袖子,朝对面说道:“你们谁来。”

  “我来!”举手的是周一文。

  在这之前他们所有人就都已经见过了,周一文是特警她是知道的,林青笑着跟他闲聊:“警察哥哥,平时工作忙吧。”

  周一文被问懵了:“这有啥关系嘛。”

  “关心一下你嘛,”林青摆好姿势,迅速喊出,“十五十五二十,十五!”

  “十!”

  二人加起来总和是十五,第一轮林青胜,许见坐在床上十分激动地欢呼出声。

  林青十分飒地转身和姐妹们击掌,朝着周一文晃了晃食指:“你不行。”

  最后这轮游戏还是林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让了一步他们才终于能指定一个地方,余晨看着被子里鼓鼓囊囊的指定了,洛诗笑嘻嘻地走过去把故意混淆他们的鞋子从被子里拿出来丢给他:“你觉得我们会这么傻给你们留在这儿嘛?”

  一共准备了三轮游戏,他们把把输,接过是一直在看热闹欢呼的许见急了:“你们又是开公司又是当警察的,咋回事啊!”

  江昼连忙跑过去撒娇:“宝贝,给个提示。”

  许见就是恋爱脑!江昼一撒娇她就受不了了,见她要交代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许见!”

  许见连忙闭上了嘴巴捏了捏江昼的脸蛋:“宝贝,你慢慢找。”

  游戏完了之后其实伴娘们也有些着急了,连忙改了挑战。

  “提问,许见洗澡最喜欢的温度是多少。”

  江昼秒答:“淋浴四十二,泡澡四十五。”

  这听的伴郎们下巴都惊掉了,这不得把身上烫出来泡啊。

  “bingo,选一个。”

  “行李箱!”

  几个人被他气的脑袋疼:“错了!”

  “你看看有什么地方跟平时不一样的啊!”

  江昼连忙四处观察着,在看到墙角处立着的吉他时终于开窍,灭了的斗志立刻燃起来:“我知道了,继续!”

  南方拿出了一个白板,上面粘了好多个口红的眼色,分别是芭比粉,豆沙红,车厘子色和正红色:“提问,许见最适合什么眼色。”

  “我宝贝都适合!”江昼急中生智。

  “错!”南方在正红上画了个大大的圈,“谁让你使小聪明了!”

  。

  “下一个问题,你这个答不上来你就完蛋了,许见的名字笔画是多少。”

  江昼几乎秒答:“十画!”

  伴郎团和伴娘团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你知道人家的笔画不知道人家适合什么颜色的口红?!全场只有苏随和周一文不诧异,两个人高中的时候整天在本子上写对方的名字,他们对对方名字的熟悉程度可以达到你问他们说,‘XX姓的第三笔画是什么’他们能秒答的程度。

  “bingo!”

  “吉他袋!”

  “啊啊啊——”许见见他终于答对了开心的手舞足蹈。

  江昼为她穿上鞋子之后林阿姨端着红色印着喜字的碗走进来,笑吟吟第递给二人:“祝新娘新郎早生贵子,天长地久。祝福新人生活甜甜蜜蜜,团团圆圆。”

  “谢谢林阿姨。”

  许见在人群中找着许剑清的身影却怎么也看不到,苏申睿告诉她老头正坐在楼下流泪呢,许见听着不由得心头一颤。

  穿上了鞋子他们去到一楼敬茶,许剑清正坐在茶几前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背影落寞,这些热闹好像都与他五官。

  “爸爸。”

  “哎,”许剑清连忙抹了下眼泪操控着轮椅转过去,他看着穿着婚服的许见眼眶再次湿润,笑着点头,“好,好。”

  许见和江昼跪在准备好的软垫上端起印着喜字的茶杯敬茶:“爸,喝茶。”

  “哎,”许剑清以此端过二人手里的茶喝尽,掏出了极厚的红包递过去,“孩子,对她好一些,她要是不听话或者你不喜欢她了就把人给我送回来。”

  “爸,我会好好爱她。”

  许剑清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女儿交待道:“结婚了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小孩子脾气了知道吗,有事情你们要商量着来,你们以后就是一体了...”

  说着许剑清忽然哽咽起来,许见看着他眼角的泪再也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爸。”

  “常回来看看爸,”许剑清推着她,“走吧,去吧孩子,好好的。”

  热闹的年轻人跟着大部队离开,诺大的房子里骤然静了下来,刚刚被许见夸赞过的叔叔拍了拍许剑清的肩膀,笑他:“当时我闺女出嫁你笑我哭,现在你不也是这样。”

  “去,我才没哭。”许剑清拍开他的手,倔强地别开脑袋,那人还想说些什么他直接按着遥控器走了,气的那人站在原地摇头,“这老头。”

  ——

  一周前许见看天气预报,上面说今天的天气是暴雨,但当天亮了之后她拉开窗帘看到的却是一碧如洗的天空,这会儿微风轻轻吹着,喜鹊跟着他们的车叽叽喳喳地叫着,好像一些都在为他们未来的美好生活做着祝福。

  许见刚刚哭过这会儿还抽抽嗒嗒地窝在江昼怀里,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哄着她:“我们三天之后就可以回家了。”

  “为...为什么不是明天回家。”她现在就开始想许老头和许凡了。

  “要第三天回门的,傻瓜。”

  许见抽泣着说道:“你还挺传统。”

  “好了,不哭了,我们快要到了。”

  许见看着路边熟悉的景色连忙拿出粉饼出来补粉。

  江昼的家里没有长辈,他们只在这里走了过场就去了婚礼现场。

  ‘咚咚’

  苏随十分警惕地握住门把手:“谁?”

  “姐,是我,开个门呗?”是苏申睿的声音,但这个伎俩早上她们已经中过招了肯定不可能再上当,苏随冷哼一声:“苏老二长本事了,还敢来骗我,滚蛋。”

  见他不管用了江昼连忙自己出马:“苏随,我这边有个项链忘记给见见了。”

  苏随给许见递了个眼色,她左找右找确实是今天要戴的珍珠项链不在,她朝着苏随点点头。

  “那好,你递给我。”苏随只开了个门缝伸了只手出去,江昼在门外奉承地笑着,“就让我看一眼呗,就一眼。”

  苏随朝他笑了笑伸出手,看着她这么友善的样子江昼以为成了就将项链交了过去,谁成想苏随拿到项链的那一刻立刻变了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砰地一声把门关上:“做梦!”

  门几乎是摔在了江昼的脸上,听着里面的伴娘笑成一团他恋恋不舍的走了。

  弹幕同时刷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江昼今天想走好多次后门没走成,唯一的筹码还没拿走了。’

  ‘我们想看见见啊,为啥不给我们看,我们也要看。’

  ‘傻了吧,我们看到了江昼不就看到了吗。’

  ‘我回头要做个见见搞笑合集,她今天真的很像来吃瓜看热闹的哈哈哈。’

  婚礼的场地并不大但足够梦幻,几乎每一位宾客到达的时候都会连连赞叹留下纪念。

  “哈喽大家好,我是陈甜。”陈甜拿着话筒站上台,下面一阵欢呼声,她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是家喻户晓的歌星了。

  “今天我担任了许小姐和江先生婚礼的司仪,但是我经验不足,见见就说让我随意一些,关键的流程别错就好,那我今天就随意了,我们欢快一些好不好!”她的话筒朝向台下,齐齐地说了声好。

  “那让我们欢迎新郎江昼。”

  婚礼的配乐他们很早之前就商量好了,不准伤感,谁都不许掉眼泪,所以在这个时候一首很欢快的歌曲放了出来,江昼在遇到她的这两年慢慢地洗去了那六年昏暗留下的伤疤和阴影,他开始慢慢地变成了以前的那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

  “我先来采访一下新郎,紧张吗?”

  江昼拿着话筒说道:“紧张。”

  陈甜笑了笑,打趣他:“看出来,浑身都在抖。”

  “好了,那咱们别墨迹了,有请新娘和许叔叔。”

  司仪小姐用力打开大门,灯光在这一刻尽数打在她的身上,她像光一样向他走去,江昼的心脏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漏了一拍,他的鼻尖忽然一酸,眼泪夺眶而出,许见歪着脑袋强忍着情绪说道:“傻子,说好的不哭呢。”

  江昼连忙擦了下眼泪:“忍不住啊。”

  “现在请父亲将新娘交给新郎。”

  许剑清在将许见的手放在他手上的时候再次叮嘱:“对她好一点。”

  “爸,我会的。”

  许剑清下了台,江昼小心翼翼地牵着许见的手往舞台中央走去,他们的婚礼没有司仪乱七八糟的流程,简简单单却足够欢快和温馨。

  下了台许见去更衣室去换迎宾的衣服,她拉开帘子就看到等在外面的江昼,吓了一跳:“干嘛呢?”

  “我想抱抱你。”

  许见看着他因为哭过而通红的眼眶抱住他,哄着:“怎么啦。”

  “见见,谢谢你。”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

  “不用谢。”

  江昼,也谢谢你啊,谢谢你来爱我。

  许见的敬酒服选的是一款酒红色贴身礼服,她跟着江昼挨桌敬完酒之后肚子都要饿瘪了,连忙拉着他去了包厢里的主桌。

  桌子上的几位都喝了不少,周一文因为今天划拳输了气的继续挑战林青,结果还是把把输,他见江昼来了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赶紧拉住他:“哎哎哎,你可来了,江昼你不知道这娘们可能喝了,我马上吐了。”

  林青气的撸起袖子就要揍他:“你说谁娘们,你才娘们。”

  “我告诉你,你这样可算袭警!”

  林青喝的上头了,叉着腰:“你管我呢,我今天打定你了。”

  许见饿的肚子咕咕直叫,压根不想管他们,坐下就开始吃,她看着还在喝的几位提醒道:“别忘了,晚上还有part呢。”

  几个人闻言立刻放下了手里的酒杯。

  这个part在准备婚礼的时候就计划好了,中午搂席晚上回家开part。

  南方端着杯酒坐在摇椅里看着他们后院里的景色,感叹道:“有钱真好啊。”

  “喜欢?我明天也去买一个。”楚风财大气粗地坐在南方身边,南方晃了晃手指,“那不行,你这样算婚前财产。”

  闻言楚风来了精神了:“啥意思,想结婚了,我们明天就结婚。”

  南方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抬屁股就走:“谁说我想结婚了,楚风你别想太多!”

  “哎呀,我今天都抢到手捧花了,咱们明天领证去呗。”

  南方停下脚步怒气冲冲地踩了下他的脚:“楚风,谁家结婚这么草率!”

  楚风见人生气了也顾不上脚了,连忙蹦跳着追上去哄着:“我的意思是我们领证就可以是共同财产了,不过你不愿意的话我明天去买一个直接写你的名字,南方别生气了,南方。”

  天边的火烧云一点点被黑夜吞噬,院子里的灯光猛地亮起,不知名小虫子在下面无目的地飞舞着,许见靠在江昼怀里看着正在嬉笑打闹的朋友们,余晨在大快朵颐,林青和周一文到现在都没分出个胜负,苏随这会儿刚刚挂了电话气的在掐人中,恰好苏申睿过去了她把气都撒在了苏申睿的身上,楚风还在追着生气的南方,洛诗独自在角落喝着酒,大概是在想没出现的徐怜。

  她抿了口杯中的饮料,冰凉的液体顺着口腔传到全身,许见轻轻靠着江昼的肩膀:“真好。”

  而江昼的目光一寸不移地看着她,同样说道:“是啊,真好。”

  许见,谢谢你让我再次拥有了爱和家人。

  正文完。

十二条蛇 下载APP支持作者
谢谢大家这两个月的陪伴,番外明天更哦

第一百零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