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好事

  “不得无礼,她是方良娣。”

  裴曜也跟着转头,但这声不痛不痛的训斥,显然并非真心。

  且若是细细观察一番,还会发现在裴曜的眼底似有若无的带着几分看戏的意味儿。

  对此,方玧面不改色,从容行了个平礼。

  “见过何良娣。”

  按理,她与何氏同在一个位份,是需要互相见礼的,但显然何氏并未把她放在眼里,不仅未回礼,还故意道。

  “哦,原来是你啊,当真好福气呢,若不是你家嫡姐抱病不能参加选秀,你倒是没这机会入东宫。”

  何良娣瞧着骄纵跋扈,却并非愚钝之人,一番话不仅嘲讽了方玧庶出的身份,还顺带又在太子面前给她上了把眼药。

  方玧入东宫,算是遵照先帝遗嘱,听着荣耀,却并非好事。

  裴曜出生之时,先帝已经是重病弥留之际。

  彼时先帝膝下几个成年皇子为夺嫡,手足相残,挣到最后,竟就只有裴曜一根独苗了。

  先帝自知时日无多,于是立了刚出生的裴曜为太子,可主少则国疑,他得为裴家的江山做打算,为裴曜铺路。

  所以先帝想到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幼弟,荣王。

  于是将荣王召入京都,传位于他,令其抚育裴曜,日后再将皇位传给裴曜。

  荣王生母身份低微,自己本身也是才干平庸,不引人注目,所以才能在先帝手中活下来,得此重托后,当时也是立下毒誓,保证一定会好好将裴曜养大。

  虽说荣王诚恳,也不敢有二心,可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长远,所以先帝还是为裴曜做了打算。

  封右丞相陆川为太子太傅,立遗诏,日后陆家女要做太子妃,同时,将心腹大臣方宏深提入内阁,封为三品东阁大学士,同样也要方家女入东宫。

  如此操作,自然不止文臣上的布置,同样接旨的,还有手握重兵的南宁候杨家。

  杨氏女也是这一批和方玧一道入东宫的,不过她是被封为侧妃,位份要高于方玧。

  其实按理,方宏深如今已经是官至从二品参知政事了,方家女封侧妃也使得,可前提是方家得对太子心诚啊。

  但选秀前夕,方家的嫡女方珮忽然‘抱病’,方玧这个庶女被推了出来,参选秀,入东宫,而选秀结束后,方珮的病忽然又好了,当今皇上承景帝,为了安抚方家,将方珮许给了他的嫡长子,大皇子裴泽成为侧妃。

  如此操作,明眼人都瞧得出,这分明就是方家已经倒当今圣上,早就忘了先帝的托付,现下是想投靠依附大皇子,而非辅佐太子了。

  所以这也是为何方玧说自己是李代桃僵,入东宫来替嫡姐受罪的。

  她在裴曜心中是叛臣之女,能有好?

  这会子何氏在裴曜提起这一茬,显然是故意了。

  方玧心中了然,并不去偷偷打量裴曜的神色,只是不急不缓的回了何氏的话。

  “能入东宫侍奉太子,自然是天大的福气,我为庶出,从来自知身份低微,不敢多有肖想,所以嫡姐错失,我得之,自当视为珍宝。”

  她的语气如面色一般从容,眼神沉静,叫人觉得她说出的话,乃至她这个人,都分外真诚可信。

  何良娣显然未曾料到她会如此应对,一时没接上话。

  顿了顿,才轻哼一声道。

  “倒是口齿伶俐。”

  裴曜笑了笑,收回目光,哄了何氏一句。

  “不及你可爱。”

  听到这话,何氏才满意的勾起了唇角,像胜利的天鹅一般,扬着小脸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方玧这边,也安静的由丫鬟领着坐到了一旁。

  不过她明显感觉到,裴曜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儿,不是刚才那种带着威压和淡漠的感觉,反倒是多了几分探究。

  这是好事。

  好奇才会接近,接近了,她的手段才能派上用场。

  坐下没一会儿的功夫,人就陆陆续续的都到齐了。

  以裴曜和太子妃为中心,众人依次按位份高低坐下。

  因为人不多,所以安排的是个圆桌,这也方便了方玧能观察到在场的每一位女眷。

  东宫后院的位份分为太子妃一人,侧妃两人,良娣四人,淑人八人,以及不限数的侍妾。

  太子妃陆月华端庄持重,眉目温和大气;何良娣明艳活泼,乖张可爱;赵良娣姿色平平,有几分小家子气,但却是东宫里唯一有子嗣的,膝下是刚满两岁的大公子,侍妾冯氏,样貌清丽,衣着却不光鲜,显然不得宠。

  以上四个是东宫的旧人,此次和方玧一道新入东宫的,也是四人。

  为首的便是南宁候府嫡女,侧妃杨氏,再就是方玧,封为良娣,还有两位家世平平的淑人,周氏和宋氏。

  杨侧妃长得十分清丽,因是将门之女,还带有几分英气,周淑人五官精致,身段也是最玲珑有致的,在方玧看来,她应当是在场女眷中最美的。

  最后是宋淑人了,是楚楚动人,柔弱可怜的那一类。

  总之都各有千秋。

  这会子不宜再有动作,太过引人注目,所以方玧只默默的用膳,顺便观察在场人的举动。

  毕竟日后就都是局中人了,或敌或友,都得先了解。

  但大约是裴曜在场的缘故,每个人都表现的十分规矩,期间,何良娣算得最活泼的,裴曜除了与太子妃说话,便就是和她搭话最多了。

  而新来的人里头,只有杨侧妃被问了几句,她也是个会说话的,太子似乎较为满意。

  方玧猜测,如果没有意外,今晚怕就是杨氏侍寝了。

  不过最后散场的时候,裴曜却留在了梧桐苑陪太子妃,这算是告诉众人,他对太子妃的看重吧。

  而次日,裴曜就去了杨氏的未央阁。

  碧落斋里,方玧听着青容打探来的消息,淡淡道。

  “若下一个不是我,恐怕就不好办了。”

  青容没接话,但显然是一个想法。

  只是接下来一连半个月,除了十五那一天去见了太子妃以外,裴曜竟都没有再来后院,似乎把新入宫的几个都忘了一般。

  这般操作一时让方玧有些拿不准他的心思了,不由生出了几分焦躁。

  可偏偏在这时候,忽然前院来了人,通知她今晚去前院侍寝。

画堂绣阁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二章好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