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2章:二十岁不算大人?

  男人走过来,问她:“还要不要吃点别的?”

  云糯摇头,面色有些木然。

  心情低落的时候,就不太想跟人讲话,但很快意识到这样不礼貌,随之又补充一句:“食堂的饭菜挺好,吃的饱。”

  就算没吃饱,也给气饱了。

  两人前后走出食堂,周崇月将她一路送到了医院大门外,拿出手机准备给她叫车。

  云糯见状连忙道:“我自己来。”

  话音刚落,男人手机里就响起司机接单的提示音。

  “……”

  默住两秒,她大方地说了声‘谢谢’。

  周崇月看着她,语气温和地询问:“你爸不在家?”

  云糯点头。

  “家里没有别的大人?”

  云糯稍愣,然后下意识道:“我今年二十。”

  二十岁,不算大人?

  女孩白净的脸上透出丝困惑,周崇月可能也读懂了她话里的意思,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随之将话题带过,问她打车软件里有没有添加紧急联系人。

  云糯怔住,脑子转了半圈,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但那项功能于她而言,基本算是可有可无。

  在南市,除了外婆,和她那不靠谱又经常出差的爹,再没有其他亲人。

  若真遇到危险,外婆有心无力,而等云柏渊赶回来,恐怕只能给她收尸了。

  不得不说,周崇月确实是一个让人相处起来尤为舒服,且又温柔细致的人。

  他没有避讳听到了云糯打电话这件事,也没有像寻常长辈那般,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试图劝说或缓和她与父亲之间的僵局。

  而是在了解到她家里的情况后,善意地提醒她,女孩子独自出行时,需要增强安全意识。

  大概潜意识中,周崇月把她当小孩,但又能将她与他,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

  上车前,云糯加了周崇月的微信,方便以后咨询外婆的病情。

  男人的微信头像是一片深蓝色海滩,昵称很简单,直接用的他姓名三个字。

  车上坐着无聊,她点开海滩的头像,放大,仔细辨别一番,没认出这是哪里的景致。

  然后,鬼使神差问了句:【你喜欢旅游吗?】

  发完顿时后悔,毫无营养的话,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别人工作。

  正准备撤回,那头竟然给出了回复。

  【以前在国外喜欢到处走走,回国后就很少。】

  云糯打字:【是因为工作太忙?】

  【有一半的原因。】

  盯着那行字,云糯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聊下去,看了眼时间,一点五十,距离住院部上班还有十分钟。

  手指翻看上面的对话,才发现她这次跟人聊天,用的是‘你’而不是‘您’。

  念头一转,云糯点开编辑框。

  【嗯……有一件事。】

  过了几秒,对方发来一个问号。

  她:【以后对你,可以不用敬语吗?】

  【当然可以。】

  云糯不自觉笑了笑。

  很快,那边接着弹出一句:【如果你不介意,或许可以跟慕慕一样,叫我三叔。】

  周崇月口中的慕慕,说的是周思慕,她小姨的女儿,也就是她表妹。

  三叔……

  云糯叹出口气,默默熄掉手机。

  第二天,小姨带着表妹从临江赶来,云糯原本打算去接机,结果一看表妹发过来的照片,果断打消了念头。

  四个超大号的行李箱,三个收纳袋,一个用防水袋装着的足有半人高的紫色星黛露,还有剩下不计其数的随身手提包。

  【你们这是……举家搬迁?】

  周思慕:【其中三分之二是我妈待南市这几天的换洗衣服和护肤品,而我要带进学校宿舍的,只有一个箱子和一个星黛露。】

  【为什么不邮寄?】

  【我妈舍不得那钱。】

  云糯:【……你爸破产了?】

  周思慕:【不管我爸怎样,反正在周家破产前,南女士这条咸鱼,大抵还能快活几年。】

  有道理。

  云糯想了想,不得不道出一个残酷的事实:【据我所知,托运比快递更贵。】

  那边沉默。

  【别拦着我,我要告诉我妈,让她崩溃。】

  云糯笑了,果然是亲生的。

  小姨出门声势浩荡,一般会有随行的司机充当全程劳动力,外婆每每总是感叹:“得亏你小姨命好,嫁给了你姨父。”

  姨父在周家排行老二,与老大一起打理周家的产业,周氏在临江扎根数百年,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大家族,世代经商,祖辈累积下来的财富,毫不夸张的说,已经足够后代挥霍几辈子。

  而老三周崇月,于一众世家子弟中,却是唯一一个从医的。

  云糯时常在想,身处那样一个家族,当初周三叔是顶着多大的压力与阻碍,才将医学路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然而反观自己,自十年前母亲去世后,云柏渊几乎就没再干涉过她的生活,说得好听是不干涉,给她自由,难听点,就是不愿把精力和心思花在自己女儿身上。

  或许也是考虑到这一点,外婆才不忍心将她一个人扔在南市,而没有选择跟着小姨和姨父去临江定居。

  大半年没见,小姨陪外婆在客厅唠嗑了一个下午。

  茶几上堆着昨天在医院拍的片子和药,经云糯一番通俗的解说后,南乔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想了想,转头又道:“这病容不得疏忽,糯糯学业为重,不能总顾着您,妈,要不您还是跟我去临江吧。”

  “我哪儿也不去。”外婆拍拍小姨的手:“你有那份孝心就够了,我自己的身子骨我自己知道,还能再活几年。”

  “妈。”南乔无奈。

  周思慕玩着手机插话进来:“三叔今晚请吃饭,说叫上外婆和我姐一起过去。”

  外婆道:“你姐去就行了,我忌口的多,免得扫了你们年轻人的兴。”

  五点左右,司机到了小区门口。

  南乔跟保姆叮嘱完几句,就带着两孩子下了楼。

  吃饭的地方在梅兰胡同,是南市当地一家有名的中餐馆。

  云糯走在最前面,包厢门推开,发现周崇月已经坐在里面。

  周思慕紧跟着进来,欢快地喊了声:“三叔。”

  “崇月到的这么早?”

  南乔有些惊讶,因为之前在电话里,周崇月说下午有台手术,可能会晚点到。

  周崇月朝后者微微颔首:“二嫂。”言语间起身,替南乔拉开右手边隔座的椅子。

  男人今晚穿烟灰色的衬衫,衣袖未卷,领口只敞开一颗扣子,脱去白大褂,身上更多了几分成年男性的成熟气质。

  对方朝自己看过来时,云糯愣了一下,随之‘三叔’两个字,磕磕绊绊地从嘴里蹦出来。

  比起周思慕这个正牌侄女,她第一次面对面叫人叔叔,着实不太顺畅。

  旁边南乔见状,倒是笑着打起圆场:“糯糯现在长大了,面皮薄,有些见生。”

  可能也看出女孩的不自在,周崇月只微微笑了下,将菜单递过去,让她们先点菜。

  餐间的话题大多围绕外婆的病情,接近尾声时,南乔见对面两孩子正埋头玩着手机,出声问:“糯糯马上就大四,是不是快实习了?”

  云糯熄掉手机,抬起头:“还有一年,我们大五实习。”

  小姨恍然,对了,医学专业要念五年。

  周思慕给自家老妈科普道:“我姐学的是临床5+3年制,本科五年毕业后,直接进入研究生规培,完了就能做医生。”

  “那实习的地方呢,是学生自己选择,还是学校安排?”

  一直沉默喝茶的周崇月,适时开口:“南大医学生的实习地点,一般集中安排在附属医院。”

  南乔点点头,转而笑道:“看来等糯糯明年实习,还得托你三叔照拂一二了。”

  云糯端起茶水喝了小口,轻轻抬眸看了眼对面,见周崇月已放下茶杯,神情温和地靠在椅子上。

  复古的雕花灯下,男人眸底晕染着浅淡柔光,那道目光好像正落在她身上,似乎又没有。

  云糯没太听清周崇月最后说了什么,只觉得今晚天气燥热,呼呼的空调声里,脸颊有些微微发烫。

匪匪有意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002章:二十岁不算大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