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广陵郡王的药

  辛夷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见到活的傅九衢。

  还是以一个即将被他捏死的炮灰女身份。

  也不知走的是什么运,

  一开局,男主死了,大反派追来了。

  “勾引广陵郡王,惨死其手。”

  辛夷想到剧情设定,心便跳得快了几分。

  对于有血有肉有痛觉的人来说,死不可怕,怕的是“惨死”。

  所以,勾引是不可能勾引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勾引。

  她只想离傅九衢越远越好。

  “郡王,我不是在闹,而是在逃命。”

  雨雾正浓,傅九衢和他的大黑马仿佛与烟雨融在一起,好看,却慵懒漠然。

  “为何要逃?”

  辛夷站到屋檐下,指向刘氏。

  “他们想抓我回去,烧死我。”

  刘氏一听,怒火中烧。

  她恨不得当场搧死这小蹄子——

  可今儿个广陵郡王突然找上门来,自称受张三郎嘱托,要帮忙照料家中妻小,即使她再不乐意,也只能先忍她几分。

  “郡王,误会呀。我这三儿媳妇得知三郎死讯,就和小甜水巷的王大屠户眉来眼去,我不过骂她几句,就要死要活地跑出家门,要跟人私奔……”

  辛夷不理刘氏,眼睛带笑望定傅九衢。

  苍白的、凌乱的,散漫的,那模样如同一朵被暴雨摧残过的花儿,些许凋败,却也倔强。

  “他们想逼死我,独占朝廷给三郎的赙银。”

  赙银就是抚恤金。刘氏本来就没有想过要分半个铜板给三儿媳妇,看她找傅九衢告状,激恼不已。

  “你娘老子还没咽气呢,何时轮到你个丧门星拿三郎的赙银?分明是你想改嫁他人,故意克死三郎。”

  辛夷看了刘氏一眼,嘴角微动。

  “我要能克,第一个克死你。”

  刘氏气得心窝子疼。

  这蠢笨如猪的东西自从投河醒来,言行举止就与往常大不一样,换了个人似的,胆子也大了,居然敢当场咬她?

  “诅咒婆母,大不孝啊。郡王,你要为民妇做主,这小破鞋没有王法了咧。欺负妯娌,辱骂公婆,同野男人勾三搭四,从不给三郎留半分脸面……”

  傅九衢阴晴不定地看着她。

  “既如此……”

  清悦的嗓音,听上去带点嘲弄。

  “那就让她改嫁王大屠户,你们眼不见为净。”

  张家人如同雷劈一般,愣愣看着傅九衢。

  广陵郡王不是说和张三郎有过命的交情,两个人“称兄道弟”的吗?哪有把兄弟的娘子改嫁他人的道理?

  “这不妥,郡王,这样不妥……”

  张家人的尴尬,傅九衢视若无睹。

  他将缰绳交给身侧的孙怀,慢悠悠下马,拢一拢氅子,慢步到辛夷面前。

  “行远离京前曾经说过,小嫂若有改嫁之意,当应许之。”

  傅九衢个子很高,这个角度的他,辛夷实在很难找到形容词来描述,很艳色、很清雅,很欲,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坏……

  大概这就是纸片人的魅力吧?

  集顶级画师之长,用最好的技艺来勾勒,不可方物,世上无两。

  只可惜,不是个好人。

  辛夷眼波微动,哼声一笑。

  “郡王看我,像是吃不起猪肉的样子?”

  傅九衢“嗯”一声,是疑问的语气。也许是没有听懂她的意思,又或是惊讶于辛夷淡定的反应,这一个嗯字便在喉间辗转,低哑缠绵。

  辛夷心尖一麻。

  这种被人撩拨的感觉,让她喉咙莫名干痒。

  “郡王,我和三郎情比金坚,我不改嫁。”

  傅九衢低笑,“是吗?”

  雨滴从药铺的屋檐上滴落下来。

  傅九衢眼睛半合,睥睨着她。

  一种微雨清露似的香味,就这么猝不及防地闯入辛夷的鼻尖。

  这是取木樨、蜡梅、海棠等物炼制而成的一种香胰子,最是风雅有情致。

  但芬香里,夹杂着隐隐的中药味儿……

  辛夷忽然有点想笑。

  “我的终身大事,不劳郡王操心。倒是郡王的暗疾,我或许可以助力一二。”

  她说得平静。

  傅九衢的身姿却有一瞬的凝滞。

  雨雾里幽冷的光色,勾勒出他渐渐晦暗的脸,嘴角噙着的一丝笑,衬得那近乎惨白的肤色,令人生寒的冷。

  四目相对。

  空气怪异地粘稠起来。

  辛夷眨了下眼,“郡王,我们做个交易吧?”

  ·

  从汴京城东水门出来不过十余里地,就到了张家村。

  这个村子里的人,大部分姓张。张巡家的宅子临水而建,一座青砖黛瓦的二进院落,住着十余口人,河边的木岸与邻里相通,水渠上的便桥那一头,就是从京城来的官道。

  灵棚搭在张家宅子的前院,三根一丈余长的丧幡高高竖立着,裹着的白布在寒风中飘荡。

  鼓乐通天。

  灵棚里外坐满了村邻和宗亲。

  看到辛夷跟着张家人回来,同行的还有一个前呼后拥的年轻郎君,一看便知是富贵窝里来的大人物,亲邻们眼里充满了艳羡。

  张巡出息了。

  张家人跟着鸡犬升天。

  张巡死了。

  张家人也能受朝廷的看重。

  村里人窃窃私语。

  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声,那是“广陵郡王”,人群便骚动起来。

  广陵郡王傅九衢——

  当今皇帝唯一的妹妹卫国长公主的独子,少年成名,文武双状元,特务机构皇城司密使,天子耳目,可以在皇帝舅舅身边带刀行走。因他极为受宠,早早便得封爵位,俨然是京中世家子们膜拜的“带头大哥”,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

  辛夷听到那些议论,暗自发笑。

  谁会知道,如此风华绝代的广陵郡王,光鲜的外表下,有一副黑心肠?

  ·

  辛夷迈入后院的厢房,面无表情地脱下湿衣,换上那一身粗麻孝服,梳了个简单的发辫,再插上一朵白花……

  铜镜里倒映着她的模样。

  单薄瘦小,苍白如鬼。

  十五六岁的模样,湿漉漉的小脸,巴掌大,尖瘦的下巴,皮肤是辛夷上辈子求而不得的那种冷白皮,五官也都长对了地方。

  这么好的一张脸,可惜……

  长了痈疮和疹子,粒粒丘疹,影响了容貌。

  “是你的执念,唤我来的吗?”

  辛夷对着镜子自言自语。

  空寂中,一股夜风裹挟着寒意袭来。

  她不觉得冷,不觉得怕。

  只是默默思考这个十足脑残的穿越开端——

  以及,傅九衢怎么死的问题。

  别看傅九衢人设超级变态,其实是个短命鬼。

  他活不过二十二岁,病死在皇祐五年,昆仑关之战后不久。

  是的,傅九衢有病。

  这对辛夷不是什么秘密。

  因为傅九衢的病,是辛夷亲自设定。

  说来,傅九衢是杀她的刀,她却是傅九衢唯一的解药。

  之前在孙家药铺的门口,辛夷本来想用为他治病的由头,获得脱离张家的自由,结果被他冷笑无视。

  “别在我眼前兴风作浪。”

  一句话,就硬生生把她带回了张家。

  很显然,傅九衢不会轻易相信她,更不会受人挟裹。

  但一个有病,一个有药,辛夷不着急。

姒锦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2章 广陵郡王的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