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6 脑子坏了

  后方玄策大军陆续在城外安营歇息,崔璟与魏叔易等人则被城中刺史迎去了驿馆。

  城中官员殷勤备至,本烦恼于崔大都督与魏侍郎同时入城要分别如何接迎,此时见得二人一道入城,省心之余,又不免致力于端水之道。

  论官职权势,自是如今玄策军的上将军、遥领并州大都督之职,又为崔公嫡长孙的崔璟更叫人不敢忽视,且同行的又有一品骠骑大将军常阔——

  可魏侍郎出身郑国公府,年轻有为,此番又是圣人密派的钦差,那也是万万不能轻怠的……

  好在前者虽冷面寡言,一身从战场上带回还未来得及卸下的煞气,但并不与人为难,待席罢,便叫下属将他们打发了。而后者言行随和,半点也看不出刚在城外遭遇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

  一行官员出了驿馆,皆松了口气。

  边走边低声说着:“之前隐约听闻这崔大都督与东台侍郎不算对付,眼下看来倒不像是有什么过节的模样……”

  “我还听闻崔大都督与魏侍郎乃是幼时玩伴呢,瞧着也不真……传言不可信罢了。”

  “余下之事,可都安排妥当了?”

  “刺史大人放心。”

  ……

  常阔借口养伤,并未去前厅参加那些官员设下的接风宴,而是在房中陪着常岁宁用晚食。

  自家孩子刚遭遇了此等事,他守着孩子还来不及,何来心思去应付旁人。

  饭前,常岁宁问起了他的伤势:“……是伤在了腿上?”

  起初她还未太留意,直到方才在驿馆前下车时,才注意到常阔的右腿行走时有异。

  常阔笑着道:“在左肩上,不过箭伤而已,已经无碍!偏崔大都督非要将我拘在马车里!”

  不在腿上?

  那他的腿……

  常岁宁有些怔怔地看向他衣袍遮盖下的右腿。

  看来是旧伤了。

  如何伤的?

  一直如此了吗?

  她有心想明问,却只能试探着:“那……阿爹的腿如今还会疼吗?”

  常阔笑着拍了拍大腿:“都十多年了,早没什么了!”

  十多年……

  当年她离开京师时分明还好好的,那便只能是……十二年前与北狄那一战了?

  那一战,正是他领兵。

  常岁宁沉默了一会儿。

  战场上死伤乃是常态,可昔日英雄落下伤残,总是会让人难过的。

  所以,玄策军才交到了旁人手中吗?

  她有太多想问的话了。

  而常阔此时放轻了声音,关切问:“岁宁这是怎么了?”

  他虽为武将,却是粗中有细,并非鲁莽愚笨之人,察觉到了少女的情绪波动。

  常岁宁抬起眼来,看着他。

  方才且是初见,老常还顾不太上细思,而待到日后,她必有诸多“异样”,需要一一解释应付。

  “有件事,我需告诉阿爹。”

  对上那双与记忆中不同的眼睛,常阔莫名紧张起来:“……何事?”

  “从前之事,我有许多都记不得了。”

  常阔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这是何意?为何会突然如此?这症状是从何时有的?!”

  常岁宁面不改色:“从那些拐子家中醒来后,便如此了。先前他们在我身上使了许多蒙汗药,或是此故。”

  “那……头可有受伤没有?可还有其它什么不适之处?”常阔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来:“我先叫人找个郎中来!”

  “不必。”常岁宁连忙阻止了:“在合州时,魏侍郎已请郎中为我看过了,其它并无妨碍,一切都好。”

  这是实话,魏叔易的确为她请过郎中。

  常阔忙问:“那郎中可有说你这……这不记事的症状是否能够医治?”

  “我并未同魏侍郎与那郎中说明此症。”对上常阔略不解的神情,常岁宁道:“适才死里逃生,阿爹不在身边,我不敢与外人轻易说起这些。”

  阿鲤幼时刚被她带回来时,一群老爷们围着这么个女娃娃转,既新奇又激动。

  阿鲤咧嘴笑了笑,老常高兴——“我化了!”

  阿鲤瘪嘴哭了哭,老常心疼——“我化了!”

  他好似成了个雪墩子,随时随地说化就化。

  显而易见的是,他此时又化了,且化得眼角都红了,点头道:“好孩子……独身一人在外谨慎些,这是好的。”

  “你既不想叫外人知晓,那待回京后,阿爹再请府中的郎中替你细看看。还有此番合州之事,阿爹也已同魏侍郎打了招呼,定不会传出去半个字。”

  如此一番安慰罢,才又轻声问:“那你同阿爹说说,你都还记得些什么?”

  常岁宁答:“记得阿爹,记得自己是谁。”

  这非假话——

  除了自己,便只记得阿爹了!

  常阔又狠狠感动了一把,眼眶顿时更红了:“好……这便够了。”

  说着,蹭了蹭眼角的泪花,总结道:“也就是说,脑子坏了……但没完全坏?”

  常岁宁:“……算是吧。”

  常阔平复着心情,坐了回去,继而安慰道:“无妨,不过是忘了些无关紧要之事而已,只要能吃能睡,其它的便都不是问题!”

  “回头找郎中瞧瞧……再跟着阿爹练一练,这身子骨强健了,说不准哪日便能想起来了!”

  常岁宁默然。

  在老常这里,没什么事是“练一练”解决不了。

  但此时她无比赞成地点了头:“好,听阿爹的。”

  她是得“练一练”,才不会让一些事太过难以解释。

  见她竟答应了,常阔十分欣慰。

  此时有人送了饭菜进来,摆好了碗筷,常阔便未再多问,只一个劲儿地往常岁宁碗中夹菜。

  常岁宁于心底松了口气。

  眼前局势不明,她还没有做好将一切和盘托出的准备,只能先以此蒙混过去。

  而与其日后谎话一个接着一个,不如一次撒个大的,就此省去诸多麻烦。

  至于脑子坏了……就坏了吧。

  脑子坏了也挺好的——在某种意义上,这代表着她什么话都能说,什么事都能做——毕竟她脑子坏了。

  嗯,如此思来,天高地阔,百无禁忌,未来大有可期。

  ……

  饭罢,常阔带着常岁宁走了出来。

  饭虽在一处用,但在常阔的坚持下,常岁宁还是要回魏叔易一行人安置之处歇息,常阔这边皆是军中兵将,多有不便,而钦差那边有仆妇照料起居。

  “你便是阿澈?”常阔问守在廊下的小少年。

  阿澈忙走了过来,紧张局促地行礼:“将,将军……”

  “方才我已听岁宁说过了,此番你能随她离开合州,也算是机缘。”常阔拍了拍男孩子瘦弱的肩,又缓步绕着男孩走了一圈,打量了一遍:“嗯……太单薄,弱了些,待回到府里,多吃些饭,练一练就好了!”

  常阔眼里容不下体弱之人,府里任何一个人不跟着练起来,他都会难受的。

  阿澈受宠若惊,眼神激动又坚定。

  而此时,隔壁院中忽有杂乱的声音传来——

  常岁宁下意识地看过去。

  细听了片刻,那杂乱中,似乎还有女子的哭啼声。

非10 下载APP支持作者
中午好,晚了十分钟,是因为我想和大家诉诉苦,想问问大家生活相处中这种情况正常吗?事情是这样的,我是真的受不了了,在一起已经五年了,对方不出去工作也不做家务,就等着我养,每天只会睡觉,吃饭还要我喂,最重要的是……还掉毛严重!本来只是这一个,可现在又多了一个……没错,继养了个五年的大狗子之外,前不久我又捡了个掉进下水道的流浪猫,是个小橘,现取名四郎(灵感来自嬛嬛里的那位大橘)没错,本人现已过上猫狗双全的生活哈哈(才不是炫耀嘿嘿   最后,听说大家最近书荒,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二谦的新书哈哈《退休后,我给男主当系统》——当男主的小祖宗!   (比我的字数多)

016 脑子坏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