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5 老常血赚

  其实也不怪他一开始未能将人认出,方才视线昏暗,他实在未能看得十分清楚——但此刻常阔借着车内烛火细观,却觉这个原因并算不得首要。

  主要还是这孩子变化实在太大了些。

  南边的战事打了近两年之久,他便有两年未曾回家,对女孩子的印象便尚且停留在她十四岁那年。

  若说五官,的确又长开了许多,颇有变化,但却又不仅于此,好像其它的什么也变得大不一样了。

  是因为扮作少年模样?

  常阔一时说不大上来,而无可避免的,他的注意力更多地是放在了眼前这让他摸不着头脑的局面上。

  “敢问魏世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知晓自家小姑娘自幼不善言辞柔弱内向,常阔下意识地先问了魏叔易。

  魏叔易看了常岁宁一眼,先将其被拐至合州之事言明了。

  “什么?!”常阔大惊:“竟有此等事!”

  他既惊且怒:“如此大事,岁安那臭小子怎也不曾传信告知于我!这混账东西,究竟是怎么做人阿兄的!”

  说话间,右手重重地拍在车内放置的小几之上,只听“嘭”地一声响,那弱小无助的小几在其掌下就此裂开。

  “……”马车随之的摇晃了一下,魏叔易下意识地扶着车壁。

  常岁宁看着那裂开的小几,却尤为顺眼。

  裂得很好。

  虽说是变成老常了,但好歹是个老当益壮的老常。

  见少女望着小几裂痕不说话,常阔的心都要碎了,双手抬起想要去扶女孩子的肩,却又不敢用力触碰,似挨到似没挨到,竭力克制着声音,只恐会吓到她:“这……怎会遇到拐子呢?!”

  “他们可有伤到你?”

  见少女不哭也不言语,常阔手足无措:“可是吓坏了?!岁宁……你可别吓阿爹啊!”

  常岁宁心口一梗:“阿——爹?”

  阿鲤竟还真喊上阿爹了?

  那她以后……?

  听得这声无比艰涩的“阿爹”,常阔的眼睛都红了,点着头轻拍了拍少女的肩,看向魏叔易:“魏世子,我家岁宁这孩子自幼身子弱,胆子小,这来龙去脉,还是劳烦魏世子来说吧……”

  魏叔易眉心微动。

  身子弱,胆子小……

  常将军虽为武将,倒是分外谦虚。

  他看了看常岁宁,未有细说她那些勇猛事迹,只大致道:“……魏某也是受喻公密信所托,才知常娘子流落合州附近,只是倒也未曾帮得上什么忙,说到底还是常娘子吉人自有天相,才能化险为夷。”

  一句“吉人自有天相”,便将一切勇猛之举悉数囊括。

  至于说与不说,那是常家娘子之事。

  常岁宁下意识地看过去,只见魏叔易眼底有一丝心照不宣的笑意。

  “如此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这必是殿……必是有神灵庇佑!”

  常阔庆幸万分,又觉对不住面前的女孩子:“岁宁可是怪阿爹两年未曾归家,疏忽了家中?的确是阿爹不好,让岁宁受苦了……”

  说着,愈发惭愧自责,继而保证道:“但你放心,待回到家中,我定好好教训教训岁安那臭小子一顿,非得打断他一条腿不可!”

  常岁宁:“……”

  老常表达惭愧的方式,竟是打断儿子的腿吗。

  “还有那杀千刀的拐子!老子必要亲手将他们碎尸万段千刀万剐剁成肉泥!”

  常阔的状态在暴怒与慈爱之间来回游走切换。

  只是实在又有些不知该如何恰当地表达这份慈爱,他粗人一个,从前这些年与这娇娇弱弱的女娃娃相处时,也都是手忙脚乱的——

  此刻见女孩子较之两年前虽长高了不少,却愈发瘦弱了,既自责又心疼,从一旁摸出了一张干饼,打开油纸,便递了过去:“来,吃个饼压压惊!”

  看着那张被突然拿出来的大饼,魏叔易有一心得——常娘子一家,皆非寻常人等。

  常岁宁看着那张干巴巴的大饼,以及那双干裂粗厚的大手。

  片刻后,她伸手接了过来,凑到嘴边咬了一口。

  军中干粮,只为果腹而已,自然谈不上美味。

  但这一口饼入口,却叫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回家了。

  见到大常,吃下这口饼,她才算真正回家了。

  有种被人扶灵归乡,入土为安,葬回故土的瞑目之感……

  女孩子低头认真吃饼,垂下的眼睛微微泛红。

  “慢些吃,别噎着!”常阔又倒了碗水递过去。

  常岁宁接过,“咕咚咚”地将一碗水喝罢,待抬起眼时,便对上了常阔那双犹自写满了紧张与担忧的眼睛。

  女孩子弯起嘴角,朝他笑了笑。

  常阔一怔之后,饱经风沙战火摧残的脸上也连忙扯出个憨态可掬的笑容回应她。

  这逗孩子般的笑容看起来实在太憨了些,常岁宁被逗到,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这便是她日后的“阿爹”了,世事造化真是莫测。

  实则,她从未唤过人阿爹。

  她原本的阿爹,唤不得阿爹。

  但常阔本就大她许多,按原本的年纪来说,也的确是做得了她阿爹的。

  且同生共死多年,她一直将他当作值得信任的家人看待,便是真喊一句阿爹,她也不算吃亏。

  当然,老常更是血赚。

  常岁宁忍回泪意,继续吃饼。

  魏叔易看在眼中,好笑道:“常小娘子这般,倒不知是魏某如何苛待了。”

  常阔闻言爽朗地笑了笑,这才顾得上同魏叔易再三道谢。

  “禀大都督,魏世子与一位少年郎同上了常大将军的马车,常大将军说是有私事要与魏侍郎详谈,特让人来知会都督一声。”元祥正将此事转达。

  “知道了。”马上的崔璟并未多言。

  “也不知跟着魏世子的那少年郎是何身份?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元祥有些好奇地道:“常大将军好像十分紧张那少年郎。”

  崔璟未接话。

  元祥习以为常,都督一贯如此,对什么事都不太好奇,更不会在意。

  哦,除了玄策军与战事,以及……京师大云寺里的“那件事”。

  他并不是很清楚大云寺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但他知道,那里有着都督极其在意之事。

非10 下载APP支持作者
大家不要攒文啊啊啊啊啊我真的会心碎!比长吉的嘴还碎!   (最近开始努力存稿,希望这本上架后能做到双更,让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_(:з」∠)_

015 老常血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