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8 常家岁宁

  一行人在一间客房前停下,为首者开口:“敢问常家娘子可在此处?”

  “不认得!”守在客房外的男孩立时答道。

  为首的长吉瞥他一眼,认出了他正是那日溜进自家郎君马车内的少年之一,此时便示出了手中令牌。

  男孩看向他手中之物,目露不解——何物?何意?

  “……”长吉看得心口一梗,只得解释道:“我家郎君乃门下魏侍郎,我等奉郎君之命前来相请常家娘子。”

  见男孩还是无意让开,长吉皱眉之际,面前的客房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来。

  一名“少年”出现在了视线中。

  长吉认出了这是另一名昨日溜进马车里的少年,正色问:“敢问常家娘子何在?”

  少女:“……”

  有没有可能就在他眼前。

  见“少年”不语,长吉尽量耐着性子:“还请如实告知,必有重谢。”

  少女看着他:“或许我就是。”

  长吉赫然瞪大了眼睛。

  这声音……

  竟是位娘子?

  他竟没能瞧得出来!

  郎君只说找到那日溜进马车内的人,便能找得到常家娘子了,却不曾告诉他常家娘子便是那少年之一!

  一个京中闺阁娘子,怎扮男子扮得这般像?

  此时只听那常家小娘子问:“不知魏侍郎为何事相寻?”

  长吉平复心情,拱手行礼:“我家郎君想请常娘子移步别院暂居,以保常娘子安然无恙。待合州事毕,数日后即可动身离开,届时我等必将常娘子平安送归家中。”

  少女点头,即抬脚在前,往楼下走去,这般说走就走的干脆倒让长吉反应了一下,才赶忙带人跟上。

  “郎君,实在对不住……”一直在楼下留意着动静的伙计走上前来,满面歉然赔不是。

  换作旁人他敢拦上一拦,但这些人竟是京师魏侍郎手下,他恐楼上那小郎君同眼下城中的案子有什么牵扯,这才如实告知了所在。

  好在看这架势,双方是友非敌。

  少女淡声道了句“无碍”,走出了客栈。

  人声喧杂,街边几株柳树嫩枝初发,日光灿然如金。

  少女抬首,看向蔚蓝晴空。

  当年,除了阿鲤这个乳名,她还给那个女娃娃取名“岁宁”。

  只是究竟要随谁的姓,总是争论不休。

  现下看来,是随了傻大常的姓了。

  常岁宁。

  岁岁安好常安宁,倒也好寓意。

  只是她未有亲眼看到小岁宁是怎样长大的,而天未遂人愿,小岁宁消失在了这年春日。

  而阴差阳错,从此后,她便是常岁宁了。

  “常娘子——”长吉跟出来,抬手示意一旁备好的马车。

  常岁宁点头,弯身上了马车。

  男孩怀中抱着匆匆收好的包袱,跟着赶车之人,坐在了辕座之上。

  车轮滚滚,常岁宁于车内揭起一角车帘,看向街上情形。

  刺史府突然被钦差查抄,城中百姓却惊而不乱,街上也并未有乱象发生,可见这魏叔易办事不单神速,更是稳妥周谨,面面俱到。

  且竟这么快便找到了她——

  这一点,倒不像他阿父魏钦,也不像他阿娘段氏。

  想到昔年旧人,望着这方故土,常岁宁的目光不觉有些悠远。

  要回京师吗?

  自然是毫无疑问的。

  那里是她的家,那里有她的故人,也有她一直难以释怀的旧事。

  另外,她要知道阿鲤被人拐害之前,于京师上元节之夜落水,究竟有何内情在——她不能让阿鲤走得不明不白。

  ……

  马车在城中一处别院前停下。

  魏叔易此番是微服来此,故而暂居此处别院。

  “常娘子且在此安心住下,若有何需要,只管吩咐仆妇。”

  “另外我家大人说了,常娘子出现在合州之事,不会走漏丝毫风声,此一点请常娘子放心。”

  长吉一一说明。

  “多谢。”常岁宁于那座拿来安置自己的小院前停下脚步,向长吉问道:“只是不知魏大人为何知晓我在此地,又为何相助?”

  长吉闻言面上莫名有两分戒备,忙解释道:“我家大人是受了司宫台喻常侍相托,于合州城中留意常娘子踪迹。”

  想到京师那些为接近自家郎君而花样百出的小娘子们,又立时道:“我家大人忙于城中公事,此时不在此处。且既是受人所托,道谢之事便不必了。”

  却见那少女微微一怔,关注的重点并不在他家郎君身上:“司宫台喻常侍——喻增?”

  长吉眉头一跳。

  这小娘子怎敢与人直呼那喻常侍名姓?

  但见她等着自己回答,遂点头:“正是。”

  常岁宁略觉意外。

  阿增如今出息了,竟做了常侍,总管司宫台了。

  她有心想问一句如今大盛龙椅上坐着的是何人,但不大想被面前这看起来不太聪明的魏家近随当作傻子看待,遂未急着打听。

  见她未有多问其它,长吉暗暗放松些许,拱手后离去。

  别院中奉命照料常岁宁的仆妇十分周到:“……午后会有裁缝来替娘子量体制衣,不知娘子素日里喜欢什么颜色花样?”

  “不必麻烦。”常岁宁道:“出门在外,男子衣袍更为方便。”

  仆妇有些意外,却也不多作干涉,只应下来,另又询问:“那娘子日常饮用起居之上,可有需格外留意之处?”

  这便问到正题了。

  常岁宁认真道:“每餐多些肉食,不要过于肥腻即可。”

  多吃肉才有力气——是她多年来刻在骨子里的饮食习惯认知。

  仆妇笑着点头,退了下去安排。

  “周家村之事已经解决,我需回京城去。”常岁宁取出一只钱袋,放在桌上,同站在一旁的男孩说道:“这些银子你拿着吧。”

  男孩反应了一会儿,听懂了她的意思,却是“扑通”一声朝她跪了下去,有些语无伦次:“我……我无父母,无处可去,我虽只会做菜,但今后郎君让我学什么我便学什么,我什么活儿都肯做,只求郎君不要赶我走!”

  看着那似同将她看作了救命稻草般的小少年,常岁宁问:“你是想长久跟着我?”

  “是!是郎君救了我,我——”

  常岁宁打断他激动的话语声,直白道:“可我暂时没有足够的银子,可每月予你月钱。”

  虽说弄明白了如今的身份,但到底初来乍到,许多东西不好允诺。

  却听男孩诧异道:“……郎君已好心给了我差事做,为何还要给我银子?!”

  常岁宁:“……”

  这怕不是在考验她的道德底线……

  迎着男孩过于清澈的眼睛,她无言片刻,才道:“这话,莫要出去说。”

  不然少不得要被当驴抓起来,拉一辈子的磨。

  男孩半知半解地点头。

  “行了,起来吧,用罢午食,随我出去一趟。”常岁宁道。

  男孩喜不自胜,连忙应下。

  ……

  午后,常岁宁离开别院,在街边一处热闹的茶馆中坐了下来。

  “速让!”

  随着一道高喝,马蹄声传入耳中,一队人马穿街飞驰而过,百姓纷纷避让。

  临窗坐着的常岁宁看着那行很快远去的兵马及那面军旗,有些怔然,下意识地道:“那是……玄策军?”

  “郎君也知道玄策军?”正替她续茶的伙计搭话问。

  常岁宁轻点头:“知道。”

  岂止是知道。

非10 下载APP支持作者
大家晚上好,明天应当还是中午准时更新~   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感谢 明月无间、书友160524235315860、chlirose、本人只看书不留言、 冷眼看世界520等书友的打赏。

008 常家岁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