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天花

    翠玉阁坐落在佟佳府的西南角,以背靠满山翠竹而得名。原本是妾室们消暑用的,却不想现在竟成了嫡出后辈的住处。因离主宅太远,渐渐地这里也不再有人来了。

  然而木清雅却很喜欢这里,清清静静,自成一隅。上辈子寄居时,总是免不了卷入各种私宅纷争,现在倒好,怡然自得。至于章佳氏,到底只有那么几分钟的母女情分,让她拼了小命去报仇什么的,实在是有些为难她了。

  这辈子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和弟弟一起长大就好了。

  翠玉阁房间很少,只有一间正房,如今清雅与弟弟年幼,便一同住了进去。庭院倒是很大,清雅一见便兴奋异常,可不是个练武的好地方。原本她还想找个借口,如何将上辈子的武功使出来,没有想到这佟佳府里的主子们,竟是个个都会一招半式的。现如今她和弟弟都跟着大丫头春喜练练基础拳法。

  因为上辈子都练过了,清雅总是提不起精神来。她撇了撇一旁的弟弟,一脸的严肃,出拳收腿一丝不苟,身上的练功服有些短小了,洗得有些花白的布巴巴的贴在身上,浓浓的汗水气将原本皂角的清香全都遮盖了去。不知道为什么,清雅觉得自己的手心突然有些酸酸的。

  “三姐儿,福哥儿,嬷嬷给你们蒸了饽饽,快过来尝尝味道何如?”荣嬷嬷端着一盘金灿灿的饽饽,看着正在庭院里跟着春喜练武的姐弟俩,心里忍不住发酸。太太小时候何成吃过这种粗糙的玩意儿,现在倒好,太太拼命留下来的孩子们却过着这样的苦日子。

  木清雅看着荣嬷嬷略红的眼,叹了口气,嬷嬷只怕是又在为自己姐弟俩抱不平了。其实说来佟佳府也真是太过了,不知怎地,自章佳氏去了之后,阖府里都在流传着说这龙凤胎命硬克死了太太,鄂伦岱原本是不信的,可后来清云观里的大师也说,姐弟俩命中带煞,鄂伦岱从此便将姐弟俩扔在这偏远的角落,不闻不问了。

  所以即便是已经三岁多了,姐弟俩也没人给取个名字。木清雅便自作主张,自己还叫清雅,弟弟叫阿福。

  “嬷嬷别担心了,清雅与阿福在这好着呢,若是去了主宅,还不得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清雅想了想,对荣嬷嬷说道,好在古人早慧,知道得多些,也算不得啥稀奇的,“阿福,得净了手才能吃饽饽。”

  虽说是双胞胎,但是阿福和清雅长的是一点儿都不像。阿福一看就是佟家人,说得好听点是浓眉大眼,方正有型,说得难听点那叫长得有点糙。看着阿福,清雅不止一次庆幸,幸亏自己继承了章佳氏的好容貌。

  荣嬷嬷擦了擦眼角,“姐儿说得是,是嬷嬷多虑了。”

  “春喜姐姐,你也来一块儿吃吧,荣嬷嬷做的饽饽可香了呢。”看着拿着饽饽显摆的福哥儿,众人一下子就笑开了,“对了,春枝姐姐怎么不在呢?”

  说到春枝,荣嬷嬷就一阵憋气,当年太太去了之后,就只剩自己和两个大丫头春枝春喜侍候小主子。春喜是当年太太无意间救的一个孤儿,为人老实心细,对太太更是绝无二心;倒是那春枝,是个家生子,当年得了太太恩惠,倒是也没有离弃,只是小主子们落了难,她娘是厨房里的一个管事婆子,想着这翠玉阁的食材采办都要靠了她去,便越发的不上心起来,这才晌午就不见了人。

  “还能干啥,去她老子娘那了呗!”荣嬷嬷没好气的说道。

  “嬷嬷,阿福还小呢!别说这些。”清雅撒娇道。这下荣嬷嬷与春喜却都笑出声来。

  老实人春喜也忍不住打趣道:“姐儿和福哥儿可是同一天出生的呢?怎地平日里老说自己不小了。”

  清雅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又忘记现在自己是三岁多的佟清雅了。

  吃了饽饽,清雅便听荣嬷嬷的安排,与弟弟回房歇饷了,毕竟这具身体还年幼,容易乏。许是晌午练武有些过度,清雅很快便睡了过去。

  “阿姐阿姐,疼……”

  清雅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胸口闷得很,彷佛又回到了上辈子死去的那个时刻,她在水里拼命的往上游,却有个东西拼命的拽着她的衣角,又要溺水了么。

  “阿姐阿姐,疼……”

  不对,这声音是弟弟的。清雅陡然惊醒,噌地一下坐了起来,扭头便看见睡在一旁的阿福满头大汗,小手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衣角,口里喃喃地喊着疼。清雅伸出手,摸了摸阿福的额头,不好,滚烫的,这是发烧了。

  “荣嬷嬷,荣嬷嬷,快来看呀,弟弟发热了!”这古代缺医少药的,一点风寒都能要了人命,何况阿福还是这么个小孩子,清雅有些慌了神。

  荣嬷嬷闻言急忙走了进来,因着院子里人少,她总是趁着小主子们歇晌的时候,去帮春喜做点针线上的活儿。这一看,荣嬷嬷大惊失色,“三姐儿,怕是不好了,老奴瞧着福哥儿怕是见喜了!”

  “见喜!那就是天花!天哪!天花可是会传染的。”清雅尚未开口,就听见一声尖叫,只见一个穿着梨花纹样春衫的俏丫头跌坐在门口,一手指着床上躺着的阿福,一手扶在门框上,花容失色。这丫头可不就是那“失踪”了的大丫头春枝。

  “闭嘴,在那里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春枝闻言一惊,这三姐儿平时总是笑眯眯的,何曾这样主子架子十足,一时间竟然让她以为面对的还是那位太太,顿时没了言语。

  清雅面色冰冷,心里一阵寒意,好好的怎么会得天花,莫不成是人为?我姐弟俩都已经退避到这种地步了,竟然还有人要出手害命,可是碍了她们什么道。“荣嬷嬷,你经验丰富,留在这里看着福哥儿,顺便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我与春喜去请大夫。”

  荣嬷嬷看着这样的小主子,顿时有了主心骨。看来自己真是老了,竟然被三岁的孩子比了下去。这小主子和太太一样,遇到大事,方显本性。“老奴定不负主子所托。只是我们翠玉阁的想见老爷怕是不容易……”

  清雅冷哼一声,从床头边的针线钵子里拿起一把剪刀,“嬷嬷别担心,清雅自有分寸。春喜姐,咱们走,上荣光堂。”

  春喜早在春枝大呼小叫的时候便在一旁候着了,见清雅拿了把剪刀,神色一凛,随着主子走出门去。今儿个看来有场硬仗要打。

  荣光堂是佟佳府老太爷佟国纲的住处。都说这佟国纲一介武夫,有勇无谋,仗着是康熙爷的亲舅舅,把满八旗的爷们都不放在眼里,嚣张得很。可谁又说他不是大智若愚呢,成了精的老狐狸,可不是清雅能小瞧的。

  “嫡孙女佟佳·清雅请玛法安!幼弟有疾,烦请麻烦速请太医救治。”刚想进那荣光堂的大门,便被那门口的护卫拦了下来。佟家三小姐他们根本就不认识,怎么可能放人进去。再说现在老太爷还在歇晌呢。

  “嫡孙女佟佳·清雅请玛法安!幼弟有疾,烦请麻烦速请太医救治。”

  “嫡孙女佟佳·清雅请玛法安!幼弟有疾,烦请麻烦速请太医救治。”

  一连三声请安,一声高过一声。佟国纲就是睡得再沉,也得被闹醒,可是荣光堂的大门口依旧空荡荡的,半个人也没出来,视乎嘲笑着清雅的不自量力。春喜虽然练过些功夫,但是怎么也敌不了这守门的护卫,而清雅上辈子虽然武艺不错,但这辈子的身体终究是太小了。看来只有那样了么。

  “诸位我乃佟佳府嫡出三小姐,你们若是想看着本小姐血溅当场,看着佟家老太爷如何逼死亲孙女就只管拦着!”尖利的剪刀划破了清雅白嫩嫩的脖子,鲜血顺着颈直直的流了下来。饶是经验丰富的侍卫们也愣住了,他们,被一个三岁的女娃儿以死相逼了。

  清雅见状向春喜使了个眼色,便直直地往内堂冲去。等侍卫们回过神来,清雅已经冲了进去,侍卫刚想要上前阻拦,便看到了拦在他们面前的春喜。

  “戏耍自己的孙女觉得很好玩么?”

  清雅走进荣光堂正厅,只见那主位上赫然坐着一位老人,浓眉大眼,嘴角含威,与阿福有八分相似,清雅敢肯定,这便是她那从未见过的玛法,佟国纲。

  佟国纲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姑娘,口里在质问,脸上却平静无波,一点怒气也找不到。他忍不住点了点,“清雅的名字是谁取的。”

  “清雅幼无所教,自己命名。请玛法速请太医。”

  佟国纲嘴角抽了抽,他不缺子孙,到现在除了嫡长孙补熙,其他的子孙都认不大全呢。这忘记取名字的倒还是第一个。

  “急什么,要死了么?”

  “天花!您不急么?”

  佟国纲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路威,速去太医院请王太医,说我们府里有哥儿出痘了。”

  “可隔离了。”天花可是了不得的病,万一传染开了,这佟佳府可不就全完了么。饶是佟国纲,也不敢大意。

  “翠玉阁地处偏远,玛法无需担心。若是无事,清雅心挂幼弟,先行告退。”在这里磨蹭了这么久,也不知道阿福怎么样了,不等佟国纲答话,清雅转腿就想走,却不想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佟国纲一惊,飞奔过去伸手揽住了将要倒地的小丫头,伸手一摸额头,不好,这丫头怕是也感染了。抽出手一看,红彤彤的,都是血。这丫头也太实诚了些,不知道装装样子么,到底还是太嫩了。不过这勇气,倒真是他佟国纲的嫡亲孙女。

  “路胜,你再去催催,让太医赶紧的。”

  路胜一愣,心里了然,看来这佟三小姐要得了老太爷的心了。这佟佳府的后院,怕是要有新的变化了。这不是他能明白的事情,作为佟府的侍卫,他要做的,只是听老太爷的命令就好了。

  不过那个敢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小姐,还真是值得期待呢。

饭团桃子控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二章 天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