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灵能

  献祭,血祭。

  哪怕是最邪恶最扭曲的帝国贵族,也不会想要和血祭扯上半点关系,最起码表面上绝对不行。

  伊恩所在的哈里森港位于帝国南岭行省最边缘,旁边就是绵延千里的拜森山脉和红杉林,除却帝国移民外,还有大量土著村庄定居在红杉林内和沿海。

  这些土著大多信仰原始的图腾和灵能精魂,亦或是某种自然现象。

  除此之外,也有信仰智慧魔兽,乃至于诡异,邪恶异形的部落。

  无论这些土著部落信奉的是谁,他们都习惯血祭人祭,甚至在特殊情况下不介意食人。

  虽然传闻中他们非常热情好客,但因为他们大多定居在拜森山脉深处,也没人知道他们是为什么热情好客,故而移民者很少有人愿意进入群森,与他们交流。

  ——谁知道自己是客,还是被热情好客的?

  而伊恩的舅父却和这些人搭上线,或者说,被对方提供的黑菇提取物死死套住,成为了对方在码头的眼线。

  虽然舅父自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但觉醒记忆前的伊恩就已经足够聪慧,能记住那些奇怪举动和陌生打扮的怪人

  脑海浮现的图像中,和舅父交流的土著身材矮小,和孩童类似,而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满是繁复的图腾魔纹。

  伊恩仅仅是回忆,那些蕴含诡异力量的纹路就令他有些昏眩想吐,而对方腰间的黑曜石佩刀更是狰狞无比,沾满血腥气息。

  稍稍推断,提炼记忆中的关键词,伊恩就将舅父和那些危险土著的交易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是纯洁献祭。”他笃定。

  白之民虽然算不上什么珍稀少数民族,但血脉的确有特殊之处,属于和灵能比较亲近的族裔。

  而小孩子的灵性纯洁纯粹,自然是最好的祭品,应该是最近想要祭神的土著部落寻找不到合适的祭品,便与自家舅父作交易。

  “呼……人渣,纯种的人渣。”

  吐出长长一口气,从记忆中回过神的伊恩按捺住自己的愤怒。

  他开始理智思考:“以那人渣的角度来看,我已经八岁,能做一点家务和零活,再大一点,就可以去码头搬货分鱼,算是一个劳动力。”

  “也就是说,还有压榨的空间。”

  “但弟弟,两岁的孩子,根本就是赔钱货。干不了活,还成天吵闹,对于已经吸黑菇吸的神志恍惚的人渣而言,即便是扔掉都算赚,更何况卖给其他人?”

  很容易理解的思路。

  至于血祭祭品的遭遇多么凄惨……

  那人渣显然不在乎。

  “他该死。”

  伊恩的底线向来很低,甚至能通过换位思考理解种种重刑犯的心路历程,为此甚至差点没通过前世的登舰政审,被视作‘异常思维份子’。

  但这件事还是太过,他的确被勾起了怒意。

  不过,比起怒火,想到自己弟弟的他心中不禁一沉——两岁不到的孩子多吵闹谁都知道,房间内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显然不正常。

  伊恩转头看向房门,难道说自己弟弟已经被送走遇害?

  不谈对方可是自己这一世的弟弟,亲自唱摇篮曲哄入睡的那种。

  就单纯是两岁的陌生孩子,遭遇这种事,也足以令人愤怒。

  “倘若弟弟真的已经被送走……只能证明那人渣已经丧心病狂到极限,我的处境也极端不妙,他随时可能对我出手,之前的猜测全部都要作废。”

  伊恩目光凝重,他皱眉低语:“哪怕我是傻子,弟弟突然消失不见也一定会知晓,根本瞒不了多久。”

  “而他都吸菇到这个地步,完全不能用理智来判断他的所作所为。”

  ——这才是疯子最恐怖的地方,他们干什么都有可能,根本无法预测!

  残暴不是什么大事,无法推测的疯狂和残忍才令人畏惧。

  原本伊恩还打算多忍耐几天这位便宜舅舅的施暴,弄清楚周边情况后再做打算。

  但倘若那吸菇的人渣真的和土著血祭扯上关系,那他现在就要开始全力想办法,立刻展开逃跑计划!

  “再见,这个家真是一秒都不能呆!”

  吐槽一句,伊恩立刻起步,走向厨房的墙角——那正是男孩藏下用于逃跑的零钱所在。

  他虽然平时可能有点拖延症,但性命攸关之时,无论如何都该立刻行动起来。

  但伊恩挪开那团堆放在墙角的木屑柴渣,扑腾了满脸灰尘,却没有看见自己攒下的银币时,他的面色便微微一变。

  “糟糕……”

  伊恩凝视墙角尘埃与苔藓,不禁喃喃:“他发现了。”

  记错位置?怎么可能。

  现在的伊恩阅读自己过去的记忆,就像是翻书一般清晰,他百分之百确定,自己就是把钱藏在这里。

  而藏匿银币消失的缘由,只有一个。

  自家那个便宜舅舅已经察觉自己企图藏钱逃跑的意图,而且就在最近!

  “难怪这人渣最近下手越来越重。”

  肉体似乎本能地产生恐慌,畏惧即将到来的殴打,但伊恩却在心中腹诽:“感情是逃跑计划露馅。”

  “那个恶劣的人渣,指不定就等着看我发现银币消失时的绝望和茫然,并以此为乐。”

  总之,藏钱逃跑的计划已经被发现,出路被堵死一个。

  况且仔细想想,以成年人的角度看待这个逃跑计划,伊恩也只能摇头。

  ——过去的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好要逃跑去哪,更不了解哈里森港周边的地形和临近村庄的道路。

  再加上舅父肯定有熟悉这片地区的土著帮忙,单纯的逃,是绝无可能的。

  举报给白之民的长老也不现实。

  这个愚昧封建的年代,父母打孩子,舅父打外甥都很正常,真的打死也就是被人说闲话,自己拿不出舅父勾结土著献祭的证据,让长老第一时间出手把舅父抓起来的话,只可能被认作发疯。

  只要不能当场拿下,就是打草惊蛇,面对暴露的舅父,自己大几率当场去世。

  哪怕是小几率也不行,谁拿命赌?

  可继续等下去也不行。

  知晓自己有藏钱逃跑的计划后,那疯子舅父的惩戒肯定会越来越重,就是今天他突发恶疾犯病,一疯下来把自己顺手打死也很有可能。

  “那时,随便找个时间,把我的尸体往山里面一扔,就说带我进山的时候我因调皮失踪——虽然搞丢姐姐的孩子会被族人戳脊梁骨,但他又不在乎。”

  换位思考一下,伊恩登时摇头。

  嗨!何止可能,他简直是在预知未来!

  自己必须另想办法,尽快解决危机。

  “得找到他和土著勾结,支持血祭的证据……但这也太难了,这便宜舅舅是疯不是傻,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露出什么马脚。”

  认真地思索,虽然情况危急,伊恩的表情却并不凝重。

  他反而眯起眼,轻声笑了起来:“有意思,逃跑和常规举报都不行,难道只能找机会偷袭,杀了他吗?”

  “非常危险,却必须做好准备。”

  虽然有些迟疑,但伊恩正在认真思索着这个可能性,半点也没有排斥‘杀人’的念头。

  甚至因为对方是死了也活该的人渣,还有点跃跃欲试。

  他要排斥,也不至于差点政审没过关。

  伊恩的底线,在触及到自己核心利益时低的可怕,也就前世大同社会没有人触及他的利益,所以才不明显。

  “话说回来。”

  想到危险的计划时,伊恩仍低声自语,他嘴角翘起,打开房门:“异世界人的要害也和地球人一样吗?刚才我摸过自己的骨头,肋骨位置,心跳和腹部内脏分布应该都差不多……”

  “但也不能太过大意,针对要害的一击必杀不容失败,不然死的就是我自己。”

  打开门。

  出乎预料的是,本以为会见到一张空荡荡床铺的伊恩,看见了自家两岁幼弟安详的睡脸。

  门音咔滋,没有惊醒对方。一头短白毛的小屁孩甚至还砸吧了一下嘴巴,脸颊鼓鼓的有肉,小日子过的显然是比他滋润多了。

  “为啥啊?”最初伊恩的确不解,但仔细想想也是,土著要祭品,怎么想都不可能要个枯瘦如柴皮包骨的小家伙……

  猪都要养肥了才吃呢!

  “还没被送走,那还好……或许还有点时间给我准备。”

  松了口气,摇摇头,伊恩本打算关门离开,不影响弟弟的睡眠。

  但就在关门前一刻,他却在自己弟弟那张安静的睡脸上,看见了一些有异于正常情况的‘事物’。

  一缕缕黑色深沉,带着赤色血光的雾气。

  黑色的雾气,萦绕于额头之上,不祥的气息流溢。

  对应之前推断出的‘纯洁献祭’,作为预备祭品的老弟正应了伊恩前世老家的那句话‘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

  “这是……什么?”

  此刻,伊恩眼前显然超现实的画面,令他不由得一愣。

  伊恩怔然地凝视弟弟额顶那一缕不断翻腾,甚至隐约浮现出一柄‘黑曜石小刀’形状的黑红色雾气,不禁睁大眼睛:“这黑曜石小刀的样式,和便宜舅舅交涉的土著带的几乎一样……难道说——”

  “呜!?”

  一瞬间如遭雷击,大脑剧痛,伊恩发出了一声短促呜咽,他登时跪倒在地,双手按住头颅,双目紧闭,鲜血自绷带中流出,淌过脸颊。

  不仅仅是头上的伤口处传来阵阵敲鼓般的剧痛。

  大脑深处,亦或是说,并非肉体,但却同样属于‘伊恩’的一个器官,正在传递来足以瞬间令常人休克的剧痛!

  那是‘灵魂’的颤抖,‘意志’的战栗。

  倘若是普通的八岁孩童,早就该两眼一翻,昏迷过去。

  但此刻的伊恩却异常地保持清醒。在满腔铁锈般鲜血味道的刺激下,他从头到尾完完整整地承受了一遍这火烧般的痛苦。

  与之相对的,他的双眼处,传来的却是宛如远古冰川般死寂森然的冰寒。

  火热的剧痛和冰寒,两种冲突对立,仿佛要激起爆炸一般的奇异感知,令他双眼暂时不能视物——可就在一片黑暗中,伊恩却又看见了无尽的光。

  他看见,有无数星星点点的萤火,自黑暗的角落中不断涌出,汇聚。

  就像是一条光辉长河,最终在脑海的中央,凝聚为一颗明星……

  然后轻轻闪耀。

  “啊……”

  睁开眼,伊恩青色的眸子深处,闪烁着点点宛如萤火一般的光。

  ——前世今生的精神与魂魄汇聚为一,点燃了一团过去始终没有点燃的火种。

  伊恩抬起头,环视整个房间。

  霎时,无论是桌椅模板,房梁窗户,乃至于桌上放置的麻布衣物,全部都浮现出各式各样,深浅不一的‘颜色’。

  而整个房间中,最为深沉明亮的颜色,只有三个。

  伊恩站立起身,他的目光牢牢锁定在自己弟弟周身的黑红色雾气上,然后缓缓转头。

  男孩看向床铺旁柜上,用来盛放米粥的小碗中,有着残余的淡蓝色雾气氤氲。

  这蓝色的光晕流光溢彩,边缘处闪动着微微白光,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以及,最后,自己。

  伊恩看向自己的手——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一瞬后,所有的异象都消失不见。

  但他还是看见了,自己身上的颜色。

  那是已经深沉如墨,再也看不见半点光明的纯黑雾海,深邃的瞢闇中,不祥的事物正在翻腾滚动,宛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厚密阴云。

  雾海中,一两道赤红如血的闪电陡然劈裂雾云,在男孩双瞳内倒映出血色光影,狰狞可怖。

  沉默了片刻,伊恩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

  伸出手,擦去脸颊和眼上的鲜血,他的声音带着恍然:“这就是灵能。”

  伊恩缓缓握紧拳头,令掌心虚无的雾气弥散:“我的灵能。”

阴天神隐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二章 灵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