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重生

    京城陈家,主子下人半年前就开始筹备陈老太太的寿辰,眼见就要到了正日子,府里到处张灯结彩,今年寿辰陈老太太格外欢喜,只因正赶上朝廷三年考满,外放福宁任职的陈家三老爷带着继室和一双儿女进京贺寿。

  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只可怜了年幼的孩子,福宁到京城路途遥远,南北水土骤换难服,陈三老爷十三岁的女儿陈六小姐刚到京里就病倒了。高烧了三天,陈六小姐总算醒了过来。

  ……

  一连两日天气暖和,院子里的桃花一下子都开了,小丫鬟正挑选枝头的白桃花。

  开的最漂亮的花朵总是要被先摘下来,去掉多余的枝叶,拣去花萼晒干窨藏起来,留着将来做桃花水。

  桃花水做香膏是她最喜欢的,琳怡透过窗子看了一会儿,摘下额头上的护额。

  橘红急忙放下手里的汤药,“小姐还是多戴一日,这病还没好利索呢。”

  琳怡将护额递给橘红,声音略微沙哑,“我好多了。”比起在大火里不能动弹,现在的生活宛然天上地下。

  她在那场大火中昏过去,再睁开眼睛她竟回到了十三岁时,开始她还不敢相信,后来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

  琳怡伸手摸向梨花木雕枝叶的炕边,再看向床边的矮桌,上面摆着大小花灯,花灯上画着篙桨戴斗笠的架娘撑船去接岸上的女眷游园。这是她进京之后,祖母特意让大伯母从库里帮她选的。

  琳怡的母亲生下哥哥和她就去世了,母亲的同胞妹妹三姨娘嫁过来做了继室。这些年继母带着她们兄妹和父亲在福宁上任极少进京,这次也是大伯父写信给父亲,让父亲无论如何要将哥哥和她带进京城,这才有了此行。他们一家人在福宁的日子平和,所有的荣辱和波折都是在这次进京之后发生。

  进京前父亲和继母不止一次提起两位伯父和祖母,两位伯父对他一家人想来疏远,怎么会突然热络起来。当时她没多在意父母的谈话,只是听哥哥绘声绘色说着京城该有多热闹,现在想想让他们一家人进京就是谋算的开始。

  陈氏分两房,琳怡所处的是二房。陈氏二房老太太董氏并非是她的亲祖母。她父亲和两位伯父不是一母所出,父亲是过世的赵氏所生,两个伯父是现在的陈老太太董氏所生,按理说她的亲祖母才是正室,父亲是长子嫡出,现在的董氏是继室她生下的孩子虽然是嫡生却并非长子,陈家二房争长子名分已经不是一日两日,……她临死前只知道亲祖母被董氏从族谱中拿掉,父亲也从嫡长子变成了庶出。

  争嫡长子只是第一步,琳怡相信更大的利益在后面。

  琳怡看向窗外,初春的阳光依旧刺人眼睛。

  若是从前她一定不会想到,几年后会落得凄惨境地。

  成亲当日她被夫婿害死。

  一切就像张大网将她收在其中,等她发现的时候怎么都挣脱不了。

  至死她也不知晓到底是谁在背后谋算。

  现在她有了机会,不会再重蹈覆辙。

  ……

  “六小姐,快喝药吧!”橘红将矮桌上的药捧给琳怡。

  橘红和玲珑是从小就跟着她的丫鬟,又随着她一起嫁入林家,那天晚上林正青让人将两个丫鬟哄骗了出去,大火烧起来那一刻,她隐约听到橘红在门外哭喊。

  一切总算都过去了。

  琳怡舒口气接过药碗。

  橘红去矮桌上拿了蜜饯子,“小姐再忍忍,喝过这两剂说不得就好了。”

  她记得这场病只是个开始,从这往后她断断续续地生病,直到她和林家有了婚约身上的病才算真正好了。因要养病,她深居简出,大部分时间是在这个院子里度过,所以外面的事她鲜有听闻。

  在福宁时她身体向来好,为什么一进京就诸病缠身。

  琳怡将药放回桌上。

  橘红还要劝,琳怡已经伸手打开琥珀忍冬花痰盒将药倒了进去。

  “小姐……这……”

  琳怡伸出手指在嘴边“嘘”了一声,“我已经好了,不用再吃药。”任谁常年缠绵病榻都只能任人摆布,她要想法子将这件事弄清楚,在一切没有明了之前,她要小心谨慎不能走错一步。

  虽然开始是盲人摸象,只要让她看出些端倪,往后就会越来越容易。

  看着小姐脸上明快的笑容,橘红不自觉将要说出的话吞了回去。六小姐这一病之后仿佛是变了许多,到底是哪里不同了她说不上来,眉目更加疏朗,人也更加沉稳了。橘红还没回过神来,只听门外传来脚步声。

  玲珑推门进了屋,看到琳怡精神气爽地坐在床上,本来怒气冲冲的眼眉顿时扬起来,“小姐看起来好多了。”

  橘红笑着接过玲珑手里晾晒好的衣裙,“怎么出去了那么久?”

  玲珑的脸色顿时跨下来,吩咐小丫鬟收了衣裙,她就想着去厨房给小姐要些细软的吃食,谁知道听到厨娘好一阵数落,她辩驳了几句那厨娘的声音越发大了引得府里的下人都过来看笑话。

  “我们家也不是没有规矩的,只是小姐病着身子虚弱,这些日子不过就吃些粳米粥,身子虚空不补补怎么行。什么过时不食,大家又不是光头的和尚,要严守清规戒律。”玲珑说到这里,脸气得红起来,旁边的橘红也皱起了眉头。

  “后面的话更难听,说我们将这里当做了地头儿上的歇马凉亭……”

  橘红忍不住道:“这也太过分了。”

  陈家没有正式分家,可是父亲长期外放做官,祖宅又有董氏把持,也难怪他们的处境犹如寄人篱下。口舌之争都是小事,真正该在意的是被人算计还毫无察觉。

  董氏现在能掌控整个陈家二房,族谱上父亲却是正经的长子嫡出,董氏就算要改族谱也要买通族里,也就是说现在她还有时间改变将要发生的事。

  琳怡刚想到这里,只听外面有人道:“六小姐起来没有?”话音一落穿着褐色半臂的陈二媳妇堆着满脸的笑容进了屋,身后跟着两个拿着托盘的丫鬟。

  陈二媳妇见到琳怡立即躬下身赔礼,“都是奴婢们想的不周到,倒委屈了六小姐。”

  刚才还嚣张的人一下子就矮了身段。

  玲珑看着陈二媳妇低头的模样,嘴就弯起来。再怎么说六小姐也是主子,她们做奴婢的不敢太过放肆。

  一碗粥,一碟糕点和四个小菜摆上来,陈二媳妇脸上的笑容更深,“奴婢们是怕小姐身子弱,吃食也要有节制,否则府里哪里来的规矩呢,没想倒让小姐动了肝火。”

  陈二媳妇是大伯母身边陈妈妈的二媳妇,陈妈妈是大伯母身边得力的,协理大伯母身边的琐事,陈二媳妇管着大厨房平日里俨然半个主子,怎么会为这么件小事来给她赔礼。

  琳怡看向陈二媳妇领着的小丫鬟,两个小丫鬟缩着脖子放佛是受尽了委屈般。再瞧向桌子上的小菜,都是极为精致的福宁菜,米香四溢的糯米鸡球,细腻精致的六和猪肝,色泽红润的荔枝肉,连粥都有一股竹子的香气,想来是用竹筒饭做的,这么短的时间做出这么多福宁菜可真是煞费苦心。

  重活一遍,仔细看着身边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倏然发现她们的手段也不过如此。

  琳怡微微一笑。

  看到琳怡的笑容陈二媳妇心中也乐开了花,乡下来的土包子就是好打发。

  走出院子陈二媳妇很快伸直了腰板,脸上也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三老爷将来指不定能不能保住嫡出的名分,六小姐倒摆出正经主子的款儿来,陈二媳妇这样想着心中不快起来,好在她是个心路宽的人,权当是喂了牲畜。

  陈二媳妇转头去看身边的小丫鬟:“一会儿你给老太太屋里送盘子,遇到老太太身边的董妈妈该怎么说你可知道?”

  那小丫鬟忙低头道:“奴婢知道,就说六小姐要吃福建菜让人来大厨房闹,奴婢们都挨了骂。”

  陈二媳妇又拧了小丫鬟两下,小丫鬟疼得直吸气,“奴婢还挨了打。”

  陈二媳妇这才满意地翘起嘴唇,“记住不是给董妈妈看,是给长房来的姑奶奶看。”要让长房的人知道从福宁来的六小姐是个骄横跋扈的主,并不是长房老太太喜欢的那种温婉的大家闺秀。

  ********************************

  同学们别忘了——加入书架,这样我更新了系统会提醒亲们。

  有推荐票就砸过来吧~

  

云霓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二章 重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