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此女本非世上人

    三翻六坐八爬叉。

  意思是说,小孩子出生三个月后才学会翻身,六个月时腰板硬了才能自己坐稳,八个月时才会爬。

  当然,这说的是普通的小孩。

  在苏府,全府上下,无论婢女仆佣都知道苏家二小姐览月不是个普通的孩子,因为。。。。。。

  三个月大的时侯,奶娘出去如厕,一会儿的工夫就回了屋,谁知一撩开帘子就看见胖嘟嘟粉嫩嫩的二小姐,用肉滚似的小胳膊撑着床栏,努力的站起,还把一条小肉儿腿架在上面,作势欲翻。

  也许是没料到奶娘这么快救回来,二小姐也是吃惊不小,小胖腿儿还搁在床栏上,翻也不是,不翻也不是,只好尴尬的望着奶娘。而一只手还撑着门帘的奶娘则是彻底僵硬了。。。。。。。。。

  五个月大的时侯,有一晚当值的丫鬟失手打碎了塌边几上的一只玉脂瓶,恰好房中当时就只有二小姐坐在塌上玩耍,再无旁人。夫人责问起来,那滑头的丫鬟便诬赖说,是二小姐趁她不注意,爬到塌边碰翻了玉脂瓶。夫人听是二小姐之责,正欲说“既然如此,那便算了”之语,被奶娘抱在怀中的二小姐忽然轻轻说了声“撒谎!”声虽轻,语气却十分坚定。

  “唰”一下,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二小姐身上。夫人及满屋子的婢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奶娘则再一次僵硬了。

  “什。。么?二。。二小姐。。她说什么?!”夫人结结巴巴的问。

  拂云犹豫了一下,随即肯定的说:“娘,妹妹说她撒谎。”

  “唰”一下,众人的目光又齐齐聚集到那肇事丫鬟的身上,似乎都向她求证二小姐是不是说她撒谎。

  肇事丫鬟早蒙掉了,哪还敢再乱说,期期艾艾承认了是自己打碎了玉脂瓶,因怕夫人责罚,这才一时糊涂,想推到“还不会说话”的二小姐身上。。。。。

  又是“唰”的一声,全部的视线再一次集中到已经僵硬的奶娘怀中抱着的二小姐身上,屋里一片寂静。

  。。。。。。

  “啪、啪”,拂云拍手笑道,“妹妹好聪明呢!”

  自此,苏府谣言四起,有说二小姐是妖怪转世的,一出生就克死了亲娘,是来祸害人间的;也有说二小姐是仙子下凡,是来光耀苏府门楣的。。。。。各种版本不一而足。撇开真相究竟如何无论,众人倒是在某一点上有个共同的认知,那就是——苏二小姐决不是个普通的孩子!

  苏侍郎老爷捻着胡须,踱着方步,从左到右转了一圈,又捻着胡须,从右到左转了一圈。事实上,苏侍郎已经转了快有一柱香的时间了。

  在苏侍郎所转的圈子正中,软榻上胖嘟嘟的一个小女娃儿正满头冒汗,显然是快被苏侍郎老爷给转晕了。这个女娃儿不是别人,正是苏府里声名正响的二小姐苏览月。

  “老爷,”苏夫人徐氏忍不住埋怨,“老爷这是做什么,没得吓坏了月儿。。。”

  苏侍郎顿时有些尴尬。

  “夫人,你有所不知……”苏侍郎老爷吞吞吐吐,欲说还休,眉目间似是欢喜,似是忧愁。

  徐氏从未见过丈夫这副神情,不由有些担忧,莫非老爷在官场上遇有不顺?待徐氏说明自己的担忧,苏老爷却“咳”了一声道:“夫人你莫要胡猜,此事与为夫仕途无关,却是与我家两个孩儿有关。”

  徐氏听了,更是惊疑不定。

  见得夫人担忧,苏侍郎迟疑一下,还是慢慢道来。却原来,近日里苏老爷也耳闻那些个胡言乱语,当然苏侍郎断断不会相信自己冰雪可爱的小女会是什么妖怪投胎,但是想起这孩子从小没娘,甚是怜惜,不由得动了念头前去城外的上清观请观里的李真人为览月看看命相,又想着既然要去,干脆连拂云的八字一起带去请真人品断。

  其实苏侍郎本意也无非是希望从李真人嘴里听到个诸如“令嫒定会长命百岁”“一生平安”或者“姻缘美满”之类的吉祥之语,弥慰一下心怀。熟知那李真人拿到两副八字,原也没在意,随意看上一眼,忽然“咦”的一声,面露惊异之色。随后李真人便急匆匆领着苏侍郎入了后堂,屏退左右道童,合闭双眼,细细掐指算来。

  苏侍郎不曾与这李真人深交,却知真人名望甚高,京中莫说官宦显赫人家,便是皇室贵胄也对其甚是崇敬。因为这李真人的“真人”却是当今圣上亲封的,连这上清观都是圣上钦赐。苏侍郎这样的身份地位,是备了厚礼,恭恭敬敬的递了名帖,碰上运气好才得以一见,万不曾想竟得以进入内堂。而此时真人对着小女八字面色竟如此凝重,苏侍郎这心却是悬到了嗓子眼上。

  苏侍郎内心一边不断打鼓,一边又懊悔的埋怨自己“我这是干什么呢? 我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嘛?管她是什么投胎,既然投了就是我闺女,我就好好养呗。我干吗没事找事来断什么八字呢?这要是真人张嘴一说,你家闺女是妖怪,明天满城都知道我闺女是妖怪了,我闺女以后还怎么嫁得出去呢?咳。。。还想什么嫁不嫁的,活不活得下去还另说呢!我干吗呢自己找这破事儿呢我。。。。咳。。。。我苦命的闺女啊。。。可怜你没了娘。。。。”

  且不说苏侍郎老爷忐忑不安在那里胡思乱想。那李真人掐指细算,口唇轻动,似是念念有词,却听不到一点声音。足足一柱香的功夫过去,李真人忽然长嘘一声,松开了手指。额上闪亮,竟是渗出层层细密的汗珠。

  这一嘘,吓了苏老爷一跳,也把他从胡思乱想中拽回了魂。见真人不曾开口,苏老爷小心翼翼不敢出声,巴巴的望着真人,就怕他张口说:你家闺女是妖怪。。。。。。

  却见李真人眼中异彩闪动,半晌,忽然手指拂云的八字:“此女,凤雏也,大贵!”

  真人这猛的一指,吓得苏老爷心跳差点停止。待得听清真人说“大贵”,苏老爷心头这块石头才算落下,落到一半,复又悬起,于是恭敬询问:“多谢真人贵言,但不知吾家幼女命相如何? ”

  于是真人那根手指又转向览月的八字,半途却化作指为掌落在案上,四根手指不停轮流敲击几案,竟是沉吟不语。苏侍郎大气也不敢出,心里苦闷,这莫非竟真的是个妖怪投的胎? 唉,想我苏某一生清正,行善积德,想不到竟遭此劫,罢!罢!罢!管她是什么,终究是我的骨血,我定要保她此生平安。

  李真人却似看出了苏侍郎的苦闷,未解命相,却先开口安慰:“苏大人莫要担忧,令嫒命相决非苦命之人。只是。。。只是。。。。”却见苏侍郎听得这个“只是”脸都白了,忙道:“苏大人莫怕,唉,罢了,贫道今日也是遇上有缘之人,便向你泄露些许天机吧。。。”

  李真人说到此,面容整肃,压低声音:“此女本为不该出现在这世上之人,然其今却赫然现世,必是天缘巧合。我观此女命相,应为大人命中贵人,且与大人长女命相丝丝相连,只是变数甚大,贫道穷尽道力亦不能尽窥。唉,想那天机深奥,本也不是我等世人能觊觎的,偶知一二,已是有干天和。贫道也不敢再对此女有何断言,只是贫道有一语忠告,望大人能交付令嫒亲阅。此语亦是赠与大人,望大人以后日后以此行事,方不违天和。。。。。。。。”

  李真人说着便在白纸上写下数语,装入信封中蜡封了,这才交予苏侍郎。而后竟不多说一字,长袖一拂,飘然而去。

  苏侍郎呆立片刻,看看手中的信封,收入怀中,对着真人的背影深深一揖。

  

苏二.QD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二节 此女本非世上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读书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