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如何不心动

叫我如何不心动

三月棠墨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深夜惊喜

  夜色浓稠如墨,窗外雨声淅淅沥沥的,绵绵雨丝被风吹斜,拍打在窗玻璃上,卷着翠绿的叶子,黏在上面。

  房间里亮起一盏昏黄壁灯,照着有些凌乱的地板。宁苏意蹲在行李箱前收拾东西,大件的物品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寄回国内,剩下的都是些方便携带的日常小物件。

  留声机里播放着意大利语的情歌,宁苏意把银灰色的折叠电脑支架塞进行李箱盖子那一侧的格网里。

  手机铃声乍然响起,她收拾东西的动作稍顿,撑着膝盖起身,先去把留声机关掉,拿起手机接起来,用纯正的伦敦腔说着英语:“你好,哪位?”

  来电显示没有备注,她略微疑惑,谁会在深夜给自己打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陌生的男声,有些低沉,用同样流利的英语告诉她,她有个快递到了楼下,麻烦她下来签收。

  宁苏意愣住,心存疑窦,再次看了眼手机屏幕,眉心微微蹙起。她即将离开英国,只有寄回国内的快递,没有寄到这里的快递。

  难道,她填错了地址?

  这种愚蠢的事情她应该干不出来。宁苏意提高警惕:“你确定?”

  对方非常确定,说出了她的名字和具体门牌号,并且告知她,这个包裹是从中国宁城寄来的。

  宁苏意就是宁城人。

  因此,她打消了疑虑,挂断电话后,换上外出的鞋子,出门乘电梯下楼。

  一楼的声控灯可能坏了,她用力跺了两下脚都没有任何光线亮起来。四周黑黢黢的,有穿堂风从走廊尽头的窗口吹进来,雨声比屋子里更清晰,平添了些阴森恐怖的气氛。

  宁苏意吞咽一口唾沫,身体的反应很真实,神经一瞬紧绷,额头出了细密的汗珠,紧抿着唇瓣,哆哆嗦嗦打开手机电筒照明,伸手去拉面前厚重的大门。

  吱呀一声,门被拉开了,视线所及,空无一人。

  “酥酥,Surprise!”

  蓦地,大门左侧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宁苏意吓了一跳,猝然转头,在深深夜色里看到男人颀长的身形,穿着黑色长裤、黑色衬衫,撑着一把大黑伞,整个人几乎隐匿在这茫茫雨幕中。

  宁苏意心跳剧烈,还没回过神,仍怔忡在原地。

  直到那柄黑伞的伞沿缓缓向上抬起,露出男人冷白如玉的脖颈,喉结尖尖的,锋利得有些性感。再往上,是弧度漂亮的下颌、高挺的鼻骨。等到眉目完全闯入视线,便觉惊艳。

  在宁苏意认识的所有人当中,井迟的眼睛是最好看的。他是很明显的单眼皮,窄窄的,眼尾狭长,眼眸却圆润清澈,有点像小鹿的眼睛。

  井迟是笑着的,笑里带着点委屈巴巴的懊恼:“看来不是惊喜,是惊吓。”他看出宁苏意被自己吓到了。

  “确实,被你吓得不轻。”宁苏意嗔了句,想揍他,奈何手里没拿东西,便不客气地朝他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过来了?”

  “你说呢?”井迟一只手始终背在身后,这时候才拿到前面来,是一束香槟玫瑰,白里透微黄的花瓣,沾了雨水,娇软得像女孩子的肌肤,花瓣的间隙里夹着点点淡蓝色的满天星,漂亮极了,“如果没记错,明天是你的毕业典礼吧。别的毕业生都有家长来庆贺,我怎么忍心你受冷落呢。酥酥。”

  贫嘴。

  宁苏意把花抱在怀里,拿脚踢他,也没真的踢,就是用脚尖挑起地上的雨水溅到他的裤脚上,像小时候的恶作剧:“又不是第一次毕业了,没必要庆贺。”

  这倒是实话。宁苏意是博士毕业,而且是生物学和金融学双博士学位,前面研究生毕业和本科毕业她都经历过,毕业这种事对她来讲,家常便饭一样。

  “对我来说,很有必要。”井迟说。

  宁苏意把他带回自己的公寓,井迟看到客厅地板上散乱的各种物件,以及大敞着门的卧室里,同样的凌乱,连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遭了贼,或者是逃荒人经过此地,怎一个乱字了得。

  井迟摇摇头,无声地叹息。

  他的酥酥,从小收拾东西就很没条理,想到哪里就收拾哪里,常常收拾到最后还是一团糟。

  宁苏意把手里的花放好,转身就看到井迟利索地解开袖扣,挽起袖子,蹲下来替她收拾行李箱。

  宁苏意挑了下眉,乐得享受他的照顾。她拨了拨留声机的唱针,放到黑胶唱片上,继续听之前那首没放完的意大利情歌,还很惬意地拿了瓶棕红色的指甲油,坐在小圆桌边的白色长绒毯子上,一边跟着曲调轻哼,一边涂脚趾甲。

  空调徐徐输送着冷风,室内温度适宜。

  “还有哪些东西要带走,先跟我说好,我帮你都收拾了。”井迟将宁苏意刚才收拾进行李箱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重新整理,“我是真看不上你整理的这些,也不知道你一个人平时在英国怎么生存的。”

  宁苏意涂完一个趾甲,抬起手,用两根手指拈起一张纸递过去,上面列着清单:“喏,这些都是要带走的。”

  等井迟接过清单,宁苏意垂下头接着涂脚趾甲,遗憾地叹了口气:“这张小圆桌我很喜欢,想带走,这块长绒毯子我也想带走,只是不好运送。”

  她指的是放指甲油的小圆桌和垫在地上当坐垫的毯子。

  “说起来,这还是你送给我的,不远万里从国内寄过来的,我都用出感情了。”宁苏意两只脚交叉着放,下巴抵着膝盖,为了方便涂脚趾甲,姿势凹得十分别扭,整个人几乎蜷成一团儿。

  当初她浏览装修房子的网页,意外发现那张小圆桌的图片,保存下来发了条ins,问朋友们那张小圆桌好不好看,井迟二话不说给她买了,还是她自己动手组装的。后来又说得给圆桌配条毯子,他就一起送给她了。

  她平时就爱坐在毯子上,把电脑放在小圆桌上写作业、办公。

  “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要是喜欢,等你回国我再送你一套一模一样的。”

  井迟拿出她放在格网里的金属制的折叠电脑支架,放在行李箱最底下。照她这么放,行李箱上飞机托运时,遇到暴力的,支架的尖端准会划破格网。

  宁苏意轻啧了声,心说果然是井家小公子能说出来的话。

  这个小圆桌是深褐色的,打磨得光滑油亮,一看就颇有质感价值不菲。还有身下这块其貌不扬的毯子,六万多。

  她的好闺蜜邹茜恩半年前来英国度假,顺便过来参观她的公寓,特意强调一句:宁苏意啊宁苏意,你这是享受了井迟未来女朋友的待遇,以后千万别让他女朋友知道,不然她得妒忌死了。

  宁苏意深以为然。

  井迟看出她心中所想,嗤笑一声:“从小到大,给你买的东西还少了?”

  “说的也是。”宁苏意瞬间就心安理得。

  宁苏意边跟他聊着天边慢腾腾地涂完了右脚,保持一个姿势太久,半边身子都麻了,停下来缓了缓。

  井迟抬眸看她,以为她是涂左脚不太趁手才停下来,说:“我帮你涂?”

  宁苏意有些意外,还未开口,井迟就拿走她手里的刷头,往指甲油里蘸取少许,拿出来时刷头在瓶口处舔了舔,去除多余的甲油。

  “不是,你还来真的……”

  宁苏意话说一半,井迟就半蹲下来,左边膝盖抵着地板,手执起她的左脚,放在自己腿上。黑色的裤子,白皙的女人脚,贴在一起竟有股别样的诱惑意味。

  尤其是在这样烟雨蒙蒙的深夜里,宁苏意自己都觉得眼前这幅画面有些许色|气。

  从她的角度去看井迟,他低眉敛目,神情认真,半点旖旎的情绪也无,她那些突如其来的小别扭一扫而空,放松姿势背靠着沙发边缘,让他给自己涂。

  小时候,他也给她涂过指甲油,不过是手指甲。

  她上小学就很爱臭美,偷偷拿妈妈的指甲油涂,又不太会操作,常常把甲油涂到指甲盖边缘,染得手指头都是红红绿绿的。

  井迟看不过去,嘴上嫌弃她,却毅然拿过指甲油帮她涂。

  别看他从小身体不好,常年泡在药罐子里,跟个病西施一样,风一吹就倒,真真的弱柳扶风,做事却一直很稳妥,像个大人。

  想起小时候的事,宁苏意心情很好,支颐,弯唇笑笑:“小迟弟弟,你对姐姐真好。”

  一刹那,井迟就绷起俊脸,执拗地看着她,半晌,语气硬邦邦地说:“别叫我弟弟,我们同岁。”

  “我比你大两个月好不好?”宁苏意用手指勾勾他下颌,像给小狗挠痒痒,“你从小就不肯叫我姐姐,搞得我都没有当姐姐的乐趣。”

  井迟不理她了。

  他埋着头,小心翼翼地给这个女人涂脚趾甲,甲油是很纯正很浓郁的复古红,涂抹在脚趾上,衬得那片脚背晃眼的白,珍珠一样莹润好看。

  这个女人最擅长气他。他一直都知道,也拿她没办法。

  井迟很快给她涂好了脚趾甲,等着晾干,视线不由得落回她的脚,一颗颗脚趾挨在一起,小巧圆润,点缀着红。她太瘦,脚很单薄,能清晰看到脚背凸起的血管。视线向上转移,是她白皙纤细的小腿,她穿了条真丝的裙子,下着雨的缘故,随意套了件针织开衫。裙摆丝滑如水,稍微动一动,便蹭上去,露出更多的白嫩肌肤。

  她半边身子斜斜地靠着沙发,姿态太散漫,像娇贵的女王。而他,是匍匐在她裙下的臣子。

  看的时间久了,井迟的眼眸便深了些许,心底生出一股病态的冲动,想把吻烙在她脚背上……

  井迟沉沉地出了口气,闭了闭眼,压下那些翻涌而出的莫名情绪,拧上指甲油盖子,起身走到另一边,沉默地帮她收拾东西。

  宁苏意并未觉察他的异样,两只脚并拢,高高翘起,独自欣赏。

  手机突兀地响了几声,宁苏意放下脚,扭过身子伸长手臂从沙发上勾到手机,拿在手里。

  “富婆俱乐部”微信群里,好闺蜜正在召唤她。

  邹茜恩:“大博士,打算什么时候回国?准备好给你接风洗尘了。@宁苏意”

  叶繁霜:“我们酥酥是大忙人啊,回国就得继承家业当女总裁,有时间跟你这米虫吃喝玩乐?”

  邹茜恩:“劝你撤回,不然我们友情立马要没。”

  叶繁霜:“OK,我收回。”

  宁苏意看得好笑,手指随意地揉了揉卷发,解答她们的疑问:“过几天就回,到时候给你们带礼物。”

  邹茜恩立马来精神了:“我想要这条项链!图片发给你!”

  随后,她就毫不客气地甩过来一张项链的图片,大概是惦记已久。

  宁苏意保存了图片,又问叶繁霜:“霜霜想要什么礼物,不如也学‘邹米虫’直接说了,省得我挑选。”

  邹茜恩:“喂!你人身攻击!”

  叶繁霜:“我随便,有礼物收就行。”

  跟两个闺蜜聊了几句,外面的雨声渐渐停息,只剩下一些风吹落树枝上雨滴的啪嗒声。宁苏意关掉留声机,再看井迟的杰作,不免要给他竖个大拇指。

  不过一个小时,堆在地板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都消失了,不需要搬走的都归置好了,需要带走的都塞进几个行李箱里。整个家看起来焕然一新,只是因为少了很多东西,显得有些空荡荡。

  井迟直起身喘了口气,正好宁苏意递给他一杯水。

  他举着两只手,示意自己的手太脏,不适合碰杯子。宁苏意会意,把杯口凑到他嘴边,倾斜杯身,喂他喝水。

  井迟一口气喝完整杯水,胸口轻微起伏,一看时间不早了,催促她赶紧去洗澡睡觉。

  “客房的柜子里有干净的床品,你自己换。”宁苏意打了个哈欠,抻着懒腰往浴室的方向走。

  宁苏意洗完澡,坐在梳妆台前护肤,瓶瓶罐罐里的东西倒出来,在手心搓了搓,拍在脸上,正要涂润唇膏,外面就响起拍门声,显得很不耐烦。

  “来了。”

  宁苏意应了声,拍门声仍未停止,她趿拉着拖鞋快步走过去,一把拉开房门:“这么大声音,也不怕邻居投诉。”

  “宁苏意,你这里怎么会有男士内裤?”井迟沉着脸,手里拎着一条纯黑色的四角内裤,男士的。

  宁苏意愕然,根据以往的经验,他每次叫自己的全名,事情都不会太妙。

  

三月棠墨
好久不见,三月又来啦!!   如文案所示,这是个青梅竹马的故事,男主视角的暗恋成真,女主视角的“弟弟变老公”,沿袭三月一贯的温暖甜蜜的风格。   期待陪你们走完新的路程!   从明天起,每晚八点不见不散。(上架后时间再另行通知)   能不能多多留言,让我感受一下久违的热情。TAT

第1章 深夜惊喜

目录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红袖添香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4:40
00:04:40